白宮新聞秘書Kayleigh McEnany新聞發佈會講話(文字版)

川普總統恢復了這個國家的製造業,他制定了更好的貿易協定,把工作機會和製造業帶回美國

白宮James S. Brady新聞發佈室

美東夏令時下午3:35

麥肯尼: 大家下午好。首先,我想詳細介紹川普政府為對抗冠狀病毒而開展的具有歷史意義的公私合作計畫。作為一個商人又是總統,你們都會記得當時的總統候選人唐納德·川普,現任總統唐納德·川普堅決要將製造業帶回美國。

因為錯誤的預測,奧巴馬總統和民主黨人已經放棄了製造業,並說川普需要魔術棒才能把工作機會(從海外)帶回美國。事實並非如此。

事實是,川普總統恢復了這個國家的製造業,他撕毀了以前災難性的貿易協定,這些貿易協定使美國的工作流失,例如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以及當時正在實施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計畫。相反,他制定了更好的貿易協定,把工作機會和製造業帶回美國。

在與無形敵人的戰鬥中,川普總統採取行動支撐我們的國內供應鏈,以便向各州提供必要的個人防護裝備和其他醫療設備。

佩洛西議長和眾議院民主黨議員在他們一連串的對冠狀病毒危機無關緊要的民主黨優先事項中目前正在宣傳一個3萬億美元的自由願望清單,其中一項要求總統任命一個,引用:“醫療用品回復協調員”來“充當醫療系統,供應鏈官員和各州醫療用品的聯絡人。”

我很高興地來彙報,這個人已經存在了。 該法案無視現實,因為醫療用品官員已經存在了。 自3月份以來,他就一直在為此而努力,迄今已運送了數十億 – 我應該說超過數十億的個人防護設備到全國各地的醫院。

自3月29日以來,海軍上將約翰·波洛奇克(John Polowczyk),參謀長聯席會回議副處長,擔任FEMA供應鏈穩定專責小組的負責人。 這是在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下與私營機構之間的具有歷史意義的夥伴關係,FEMA(聯邦緊急事務管理局)指導了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最偉大大的私營部門動員。

海軍上將波洛奇克和FEMA迅速意識到了私營機構在應對冠狀病毒方面的力量,認識到六家最大的私營醫療分銷商將有能力在一個星期內完成採購,製造和交付多達10億件PPE。 這是我們私營機構的一筆非凡的成績。 在川普總統的領導下,波洛奇克少將和FEMA得以利用這一力量。

每天上午9點,海軍上將波洛奇克的團隊與這六家大型私營醫療分銷商聚在一起,他們一起審查博克斯醫生彙編的資料以及CDC提供的資訊,以確定優先次序並確保充足的物資不僅發放到縣一級,而且發放到醫院一級。

在集中關注區域之後,海軍上將波洛奇克及其團隊利用資料,確定了為公立醫院,VA和DOD設施,私家醫院,療養院,急診室診所,急救人員,和實驗室設定的即時護理點分配優先順序別。

在短短的兩個半星期內,海軍上將波洛奇克和他的團隊就能夠合併資料流程,利用來自DOD的供應鏈視覺化工具,並將資料登錄到雲端。 正如我指出的那樣,現在可以使用該系統為州長們生成報告,以顯示他們的州從聯邦政府和商業夥伴得到的資源,可以一直追蹤到醫院。

多虧了川普總統和他的這屆政府,現在州長們可以清楚地知道他們的物資發送到哪裡以及在哪裡接收的。 從3月1日到5月10日,這種公私合作關係帶來了 – 數量驚人的交送量 – 超過1.13億N95口罩,近五億外科口罩,近1800萬面罩和超過120億手套。 這麼多的個人防護裝備,我們非常感謝我們的私營機構合作夥伴與我們一起付出努力。

另外,我只想指出,今天早些時候,總統與全國數千個西班牙裔社區,企業和信仰領袖進行了一個小時的通話。 他認識到西班牙裔社區對我國的許多貢獻,並談到了一些重要問題,例如如何重新開放企業並再次建立歷史上最偉大的經濟。

最後,在我回答提問之前,我想籍此機會悼念一位著名的基督教護教家拉維·紮卡裡亞斯(Ravi Zacharias)的逝世,他昨天離開了這個世界。 在這個時候,我們為拉維的家人祈禱。 對於本屆政府的許多人來說,他的意義非凡。 正如我父親所說,葛培理(Billy Graham)是偉大的傳教士,拉維·紮卡裡亞斯(Ravi Zacharias)是偉大的護教家。 今天我們所有人都在懷念他,並把他和他的家人深深放在我們的心裡。

接下來,我來回答提問。 約翰。

問:凱莉,總統認為密西根州國務卿發出缺席選票申請是非法的嗎?他考慮從密西根州扣留哪些聯邦資金?

麥肯尼:所以,您知道,我不會具體來講資金方面的考慮。 我要指出的是,他的推文旨在提醒Mnuchin部長和Vought先生(OMB負責人)關於他對這些州的數萬億美元的擔憂,以及他對大量郵寄投票時可能發生的許多欺詐行為的關注。

因此,關於它的非法性和合法性,以及有關投票和投票的方式,這會是競選團隊的問題。 但我只想指出,他的推文旨在提醒OMB。 在向各州匯出數萬億美元的款項時,我們要非常小心,要牢記這一點,並確保我們的投票系統具有公平性和絕對準確性。

凱特蘭, 請。

問:但總統本人在兩個月前就通過郵寄投票表決了。 有好幾個共和黨州也在做這些郵寄選票的申請。 所以我很困惑,他認為密西根州發生的非法行為到底是什麼? 他沒有具體說明。

麥肯尼:因此,首先,關於總統進行郵寄投票,總統畢竟是總統,他現在華盛頓;他無法在他登記為居民的佛羅里達州投票。 因此,對他來說,這就是為什麼他必須進行郵寄投票。 但是他支持郵寄投票是有原因的, 當你無法當場投票時,是有(正當)理由的。

問:但是,現在有大流行病。

麥肯尼:有-現在有。 我們距離11月3日還很遠。 我會 –

問:但是6月有初選。

麥肯尼:很高興您有了預測工具,您可以告訴我們2020年11月3日將要發生的事情。我當然不會,總統也不會。

問: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即將要舉行初選,那就像內華達州發生的事情一樣。

麥肯尼:我會-我也會-我假設您也很關心我們選舉的公正性和準確性。 你不是嗎?

問:我當然是。

麥肯尼:當然。

問:但是沒有證據表明郵寄選票存在廣泛的選民欺詐行為。

麥肯尼:有-有證據。 您可以在ProPublica上查找。 對於大規模郵寄投票會導致欺詐,兩黨已經達成了共識。 非共和黨成員的卡特總統在2005年任命了這個委員會,還有詹姆斯·貝克(James Baker),得出結論認為這些選票: “仍然是潛在選民欺詐的最大來源”。

因此,這是一個問題。 總統對此有考量是正確的。 我們希望進行自由公正的選舉,這是他所關注的。

Zeke, 請。

問:凱莉,與此相關的另一個問題:總統刪除了他的第一條推文,該推文錯誤地聲稱密西根州向每個選民發送缺席選票。 實際上,他們發出的是缺席選票的要求。 總統今天早上收到錯誤資訊嗎? 而且,為什麼他只向密西根州傳達此資訊,而不是佐治亞州和其他向其公民發送類似的缺席選票請求的州?

麥卡尼:正如您指出的那樣,總統改正了他的推文。

關於一個州一個州地以及以查看他們如何分配選票,這該是給川普競團隊的問題,在這一點上,我請您聯絡精選團隊。

問:關於G7峰會,是否有更多時間安排上的細節,總統計畫什麼時候在華盛頓舉行? 這是否意味著在會議召開之前,可能會放寬目前對來自歐洲,中國和其他地方的旅行限制?

麥卡尼:因此,我不想深入探討具體的安排。 我要指出的是,總統真的很希望看到G7在華盛頓舉行,因為我們不僅在開始重新開放美國,而且世界也在重新開放。 他希望看到它在6月的某個時候發生,但是對於具體日期,我沒有任何聲明,也沒有關於我們將如何進行運作的機制的聲明。

請。

問:謝謝,凱莉。 有幾個問題要問您。 第一,川普總統是否支持週末發佈的CDC(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指南? 如果是的話,為什麼他們那麼悄無聲息的發佈? 為什麼不談論它,從這個講臺上推出?

麥卡尼:CDC指南-我想您指的是昨晚發佈的60頁的檔。 我今天早些時候與雷德菲爾德博士討論了這份檔,其中大部分已經發佈了。

附錄A,附錄B,附錄C和附錄D已經發佈了一段時間。 附錄E,他說會上周晚些時候發佈。 再說一次,這是他給我的粗略估計。 當時正在討論附錄F,抗疫工作組跨機構間流程對其有些建設性的批評意見。 所以經過了修改。

我要與您分享的是,長達60頁的文檔就是許多已經發佈的內容的匯總,因此,並不是我們要宣佈的新資訊,只是我們幾周前發佈的“美國重新開放”指南的更多後續的指南。

問:總統是否支援指南? 他是否認為美國人應該遵循這些指南,還是應該遵循從這個講臺上推出的最初指南?

麥肯尼:總統已經很清楚地表明他支持“美國重新開放”的指南。 CDC指南與這些指南是一致的。 他想安全地重新開放這個國家。 我們這樣做非常重要。 很高興看到大多數州-我認為基本上所有的州現在都制定了重新開放的計畫,而且我們開始看到一些州已經安全地重新開放了,和很多美國人已經重新開始工作了。

問:剛才發生了一件事:美國護士協會的一份聲明說:“美國護士協會尚未收到護士或其他前線醫護人員使用羥氯喹作為預防COVID-19的報告。” 總統為什麼繼續說成千上萬的一線工作人員正在服用作預防呢?

麥肯尼:嗯,亨利·福特醫院正在對此進行研究,3,000名一線工作人員將服用羥氯喹,研究它的預防作用。 我相信坦帕總醫院有數百或190名工作人員。 因此,有人正在使用它。

關於羥氯喹,我想指出的是,因為我認為對我們的報導要保持盡可能準確是非常重要的:羥氯喹作為用於治療狼瘡,關節炎和瘧疾的藥物已經65年,它具有很好的安全性。

但是對於任何藥物和任何處方,都應由醫生根據給予患者。 因此,在沒有醫生處方的情況下,任何人都不應服用這種藥物。

話雖這麼說,但我已經看到很多關於羥氯喹的瘋狂報導。 你們讓吉米·金梅爾(Jimmy Kimmel)說,總統是“在服用它自殺”。 你們讓喬·斯卡伯勒(Joe Scarborough)說,“這會殺了你。”  尼爾·卡維托(Neil Cavuto)說:“你還能失去什麼呢? 不就是生命嗎。” 你們讓克裡斯·庫莫(Chris Cuomo)說:“總統知道羥氯喹沒有科學支持。 他知道它已經被他自己的人標了警告但還是服用它。”

還有,庫莫為此嘲笑總統。 有趣的是,我在來到這裡之前剛剛發現:羥氯喹當然是經過FDA批准的藥物,並且在安全性方面有悠久的歷史。 事實上,克裡斯·庫莫(Chris Cuomo)服用了並不安全的奎寧,奎寧因其嚴重的副作用,包括死亡,而於2006年被FDA撤出市場。 因此,他對總統的批評真的很諷刺。

另外,說到克裡斯·庫莫(Chris Cuomo),我想請他問問他的哥哥紐約州州長庫莫(Cuomo)州長,他對羥氯喹有數項在案記錄的聲明,他說:“我是個樂觀主義者。 我對這種藥物充滿希望,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一拿到它就會在紐約嘗試使用。 有傳聞說這很有前景的藥。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  如果你們中的任何人對此感興趣的話,我這裡還有引用庫莫州長的其他的八句話。

問:凱裡,你剛才引用的只是研究。 他們處於初期階段的試驗。 您是否有證據表明成千上萬的前線工作者正在使用它,因為他們認為這樣做真的會預防COVID-19?

麥肯尼:FDA(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已批准將其用於非標籤用途。 您知道,這位總統堅信“嘗試權”,人在最後的-,

問:但是有任何證據成千上萬的工作人員正在服用嗎?

麥肯尼:總統實際上已經提到了一些研究,我也請您參考。 在法國,有一項涉及1,000多名患者的法國研究,發現絕大多數患者的臨床療效良好。 絕大多數情況下,超過90%。

一項義大利對65,000多例患者的研究表明,只有20例接受預防性測試的患者呈陽性。 還有一項韓國的研究。 因此,是有一些研究的。

而且,如果您有需要 — 這是一種安全的藥物 — 和您的醫生—重要的是要強調這一點—並且您的醫生開具了預防或在與COVID接觸後使用的處方,那麼就請您服用, 如果醫生開了處方,應該服用,這是您個人的醫療選擇。

請。

問: 凱莉,州長DeSantis剛剛建議總統下周前往佛羅里達參加SpaceX NASA的發射活動。 準確嗎?

麥肯尼:我們在這方面沒有任何安排。 但是,如果我 – 如果將來有消息,我一定會為您提供。

請,傑夫.

問:凱莉,總統有多經常與OMB 主任 – 或OMB代理主任 – 對話?

麥肯尼:跟誰?

問:OMB的代理主任。

麥肯尼:經常。 他剛剛就在總統的橢圓形辦公室,所以他們經常講話。 我沒有總統的時間表,但他們確實會定期講話。

問:因此,如果他想向他表示對密西根州的擔憂,他為什麼不只是告訴他是要發送推文?

麥肯尼:因為總統相信前所未有的透明度。 而且我敢肯定,作為記者,無論您是在Twitter上還是透過我在這兒的講臺上,能即時瞭解總統的決策過程,都會感到非常興奮。

問:但是你剛剛說了那是 – 那是他表達他的擔憂的根據嗎?

麥肯尼:我不是說那是根據,而是說這位元總統是透明的。 我認為那是您應該稱讚的,而不是質疑他為什麼決定發推文。

問:除了馬克龍總統之外,您是否還有其他G7領導人答應他們願意—肯定願意來這裡嗎?

麥肯尼:我不會參加到總統與世界領導人的私人對話和來往,但我們確實希望看到這種情況發生。 我們希望 –

問:有什麼回應 –  您會如何來描述他們的回應:好主意,不錯,或是考慮中?

麥肯尼:我沒有任何有關世界領導人回應的資訊,但我們當然希望看到它發生。

請。

問:謝謝。 您能否澄清一下川普總統關於說這是一個好主意的評論 – 是因為對COVID-19有如此多的感染是一件好事嗎? 鑒於很多人對此表示質疑,因為我們實際上擁有世界上所有病例的三分之一實在是太糟糕了。

麥肯尼:好吧,我要指出:總統說的是我們在進行檢測。 當有更多病例時,為了確定這些病例,必須進行大量檢測。 因此,測試的越多,病例的數字就越多 – 不一定是感染人數的百分比,但是數字上的 – 如果只看數字 – 只看檢測的純粹數量。

總統在這方面做得非常出色。 《華盛頓郵報》對州長辦公室和州衛生部門進行了調查,發現至少有十二個州的檢測能力超過了患者量。 我們的聯邦政府在支持各州方面做得非常好。 再次引用紐約州州長的話說:“我們擁有的網站和檢測能力超出了我們的需用範圍。” 因此,我們正在進行大量檢測,因此發現了很多病例。

但是,當我們安全地重新開放時,在這方面確實有一些令人鼓舞的數字:我們繼續看到每週的下降人數,僅在上周死亡人數下降了15%。 從4月1日到5月中旬,新住院人數下降了50%,今天不到25,000例。 因此,我們看到了進展。

請。

問:凱莉,您能告訴我們什麼法律,具體的,總統認為密西根州發送申請表違反了什麼法律? 佐治亞州是否也因為發出初選申請表而違反了該法律?

麥肯尼:再次,我請您聯繫競選團隊。 這些是投票問題,請您聯繫競選團隊。

問:但是他可是總統,而你是他的發言人。

麥肯尼:他是我的前雇主。 我目前的雇主是白宮。 所以,謝謝。

問:是對,但是-

麥肯尼:什麼?

問:但這不是關於競選的問題。 那可是美國總統說的一個州違反了法律。

麥肯尼:這是有關選票計畫的競選問題-

問:不是的。

麥肯尼:是關於缺席選票的。 因此,請您詢問競選團隊。

我要向您指出,許多通過郵件提交的選票可能是欺詐性的。 我引用了兩黨的研究。 我可以再讀一次。 也許當我第一次閱讀它時您並沒有注意,所以我會再讀一遍:卡特總統 – 民主黨,不是共和黨人- 還有詹姆斯·貝克得出結論,這些選票仍然是潛在選民欺詐的最大來源。 因此,如果您通過郵寄方式進行選票欺詐,那是非法行為。 我會指出這一點。 更進一步,我要指出的是我的前雇主,就是川普競選團隊。

問:總統是否擔心喬治亞州的欺詐行為?

麥肯尼:還有其他問題嗎? 是的,先生。

問:是的,謝謝你,凱莉。 如果可以的話,有兩個問題。 首先,是關於機場。 據報導,TSA正在考慮在機場進行體溫檢測。 考慮到很多無症狀感染者或沒有發燒的病人,您認為那樣做足夠嗎? 而且,為什麼沒有更多的措施儘快在機場進行檢測,尤其是鑒於眾議院監督局的調查,該調查指出在3月從國際熱點進行檢測“有限而緩慢”?

麥肯尼:總統正在與TSA合作。 他正在與航空公司合作。 我們要確保我們的TSA員工安全,旅行的人安全。 他已經進行了這些對話,我們正在確保TSA和乘客安全。

問:超過500名TSA員工生病,已有6人死亡。 再說一次,您認為已經採取了足夠多足夠快的行動了嗎?

麥肯尼:我們已採取了行動。 我們正在與TSA合作。 我們正在保護美國的重要行業的工作人員安全。 我們為所有受到冠狀病毒感染的人們祈禱。

問:然後,在另一個方面,我想問一下關於總統的兒子和商業夥伴埃裡克·川普(Eric Trump)。 他最近談到冠狀病毒時說,“民主黨人正在利用這個(病毒)”並預測說,它將“神奇地突然消失,每個人都可以在11月大選後重新開放” 。” 您認為埃裡克·川普的評論正確和適當嗎?

麥肯尼:我認為我們都希望冠狀病毒消失。 我認為我們總是對總統及其家人斷章取義,我們應該努力-

問:那個是直接引用的。

麥肯尼:那就準確地引用。 而且,我認為我們都應該希望冠狀病毒消失-

問:你是在說引用不準確嗎? 因為它是準確的。

麥肯尼:我們都應該希望冠狀病毒能夠消失。

請。

問:有沒有 – 有沒有一個時間表允許英國和歐盟公民和訪客返回美國?所有歐洲國家都會包括在內嗎?還是要逐案處理?

麥肯尼:我們目前還沒有這麼一個時間表。 我可以告訴你,總統的首要關切是確保美國人的安全。 正如Fauci醫生和其他人所指出的,他的旅行限制令挽救了生命。 因此,我們沒有何時恢復這些的聲明,但他最優先的是,他的首要任務是美國至上,而國家的健康和福祉則是第一位。

請。

問:謝謝,凱莉。 惠特默州長的發言人說,她一直在計畫與總統會面,但還未收到明天會面的任何邀請。 我想知道是否有原因 –

麥肯尼:惠特納州長-惠特默說-

問: 密西根州的惠特默,並未收到明天面見總統的邀請。 我想知道他不和其他州長一樣會見她有沒有什麼原因。

麥肯尼:我不認為有什麼特別的原因。 我 – 這項沒有出現。 但是,您知道,而我,就此而言,我想問惠特默州長。 聽起來她對邀請很好奇,但她應該感到非常高興,多虧了這屆聯邦政府,FAMA向密西根州提供了超過2.162億美元的支援,860萬台N95呼吸器,740,018口罩,311,571面罩 – 我要是一一讀出來,我們要一整天都待在這裡 – 760,000手套,700台呼吸機。

總統為密西根州做了很多工作。 她關心卻只是一個邀請,她應該感謝總統向她的州提供的所有物資。

請。

問:好的,凱莉,總統已明確表示,他擔心公司現在重新營業時的責任問題。 白宮是否與共和黨參議員就此問題進行了接觸? 總統會否簽署另一項法案 – 另一項不涉及任何責任的新冠法案,?

麥肯尼:我不會就將來的的任何立法列出總統的條件。 他提到了這個 – 這是需要仔細研究的一件事 –  他正在仔細研究,並且他正在與國會討論此事。 但是他已經明確表示,就第四階段而言,他希望在我們進入第四階段時要放慢腳步,不要急於花掉數萬億美元的納稅人的錢。

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做了很多工作,他將在未來做更多的工作。 責任問題絕對是他關注和努力解決的事情。

請。 就是那邊。

問:關於G7的又一個問題。 您是否?您認為在美國在仍不允許普通公民自由旅行,例如從歐洲出發的情況下,在美國舉行G7峰會是否合適?

麥肯尼:是的,你知道,總統希望我們開始重新開放。 您知道,在解除旅行限制令之前他要確保美國人的生命會得到保護。 話雖這麼說,但我認為在這裡設立G7峰會是完全適當的,總統也是如此。 美國正在重新開放; 世界正在重新開放。

我們在這場大流行病中的奮勇前進的時候,讓這些國家的所有領導人聚集在白宮,一如既往地開展工作,那將是多麼好的顯示力量和樂觀的機會。

還有我沒有點到的人嗎?- 我想沒有了吧。 好的。 好的,那我們就再多幾個問題吧。

Q(聽不清)

麥肯尼:我剛剛對您的問題有一個簡短的回答了,所以您請講。

問: 凱莉,蘇珊·賴斯(Susan Rice)昨日在《紐約時報》上寫了一篇專欄文章,說川普總統已經向習近平總統 “ 叩頭了”,並且還說 – 他對冠狀病毒的反應是“致命地” – 都說成致命的錯誤處理了。 白宮對此有何反應?

麥肯尼:所以你說那是蘇珊·賴斯說的,是嗎?

問: 是的

麥肯尼:好的。 因此,首先,我想花一點時間來說說總統的回應,因為總統對冠狀病毒的反應非常早。 我要指出的是Birx醫生說過:“川普總統的早期工作,包括旅行限制和檢疫,為我們贏得了使防疫工作組非常有效工作所需的時間和空間。”

Fauci博士說,總統的反應令人印象深刻。 他無法想像在任何情況下任何人還可以做得更多。

我可以一一列舉這些行動。 其中有一個詳細的時間表:1月6日,武漢發佈旅行 – 美國有零病例的時候關於武漢發佈的旅行通知。 1月17日,報告的美國病例為零,在美國主要機場已經實施了公共衛生入境檢查。 當然,臭名昭著的旅行限制令在1月31日被民主黨人稱為仇外心理。 2月在開發檢測並確保我們在此方面儘快推進採取了許多行動。

請記住,僅僅 – 在2月,佩洛西(Pelosi)還在說:“來唐人街吧。 非常安全。” 但是總統已經採取了非常早期的行動。

而且我知道您是在這個背景下提及Susan Rice的,但是我將在另一個同樣具有新聞價值的背景下提及她,那就是就職典禮當天Susan Rice解密的電子郵件,非同尋常。

要設置場景,就在就職典禮當天,要離開白宮的時候。這是地球上最有權力的建築。蘇珊·賴斯(Susan Rice)正在搬家,回想著她在這裡的時間,她在做什麼呢?她沒有收拾箱子。她並不懷念在白宮的時光。她當時正在寫一封電子郵件,其中三遍寫著奧巴馬總統強調要對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進行調查,“嚴格按照規章辦事,嚴格按照規章辦事,嚴格按照規章辦事”。她寫了三遍。正如莎士比亞所說:“抗議太多了 (意指假冒偽善), 蘇珊·賴斯(Susan Rice)“。他當時沒寫蘇珊·賴斯(Susan Rice),是我加上的。

第二,她被專門詢問過關於1月5日與奧巴馬在橢圓形辦公室討論抹黑揭露邁克爾·弗林的事,在她在就職典禮當日給自己寫了那封電子郵件以後。一位元好記者裘蒂·伍德拉夫(Judy Woodruff)向她詢問了有關這封電子郵件的事,不,是關於抹黑邁克爾·弗林的, 不是電子郵件,是抹黑的事。她被具體詢問到了有關Nunes的主張。

因此,讓我澄清一下,這是Nunes的主張。 她說:“我對此一無所知,所以這是個謊言。” 然後是蘇珊·賴斯(Susan Rice)- 既然沒有人提出來,我來提。 她的律師說,這是第一次機會,在橢圓形辦公室會議三周後,她必須寫一封電子郵件來記錄她與巴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討論邁克爾·弗林的橢圓形辦公室會議。 她說的,那是她的第一個機會。

嗯,很有意思,因為她在1月10日的那三個星期中有機會與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進行過交棒,當時她還讚揚了他,祝他成功,並談到了向白宮過渡。

然後,在1月12日,她得以參與了當天發表在《華盛頓郵報》生活專欄的一個故事。 因此,直到就職典禮那天,她才有時間寫這封電子郵件,當時她忙著進門,那時她才有機會去做所有這些事情。

我就把這個話題留給你們了。 感謝您提到Susan Rice,雖然不是在我希望的背景下,但是感謝讓我能夠與您分享。

結束
美東時間 下午4:01

翻譯:【JoyJoy】校對:【木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1

"For everyone practicing evil hates the light and does not come to the light, lest his deeds should be exposed." [John 3:20] 5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