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農戰情室EP187:參議院全票通過追責中共上市企業法案!

作者:starwar                文字編輯:flasher

內容摘要:

– 美國製造業發展見成效,出口呼吸機

– 開放商業和生產的追責保障問題

– 對中共國經濟戰重要勝利,參議院全票通過追責中共上市企業

詳細內容:

主持人班農首先介紹美國目前經濟情況,上周全國失業申報人數為二百四十萬(2.4M),經濟衰退繼續。好消息是川普總統將去密西根州(美國中西部,汽車城底特律所在州),走訪福特汽車工廠。福特汽車用了6周時間把生產線改裝成呼吸機生產線,現在生產的呼吸機已經足以供應國內需求,而且還在出口給其他國家。主持人班農和傑森(Jason)盛讚以福特為代表的美國製造業公司,響應川普政府國防生產法案的號召,在美國本土生產製造,扭轉了不久前還呼吸機短缺的局面。

主持人討論,美國擁有強大的科研和創新能力,但是製造業被依靠剝削自己國家的人民勞動力的中共搶走了。現在美國要做的,是像福特汽車那樣把製造業帶回美國,而且要把大型製造業所需元器件的製造和供應也帶回美國。這就是下一步要做的。

班農強調,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前不久重新簽署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三國),就是川普總統用來戰略性地和亞洲製造業競爭的行動之一。川普總統尋求盟友與合作方,他絕不是隔絕主義或排外者。北美自由貿易的三國有很好的資源來互相合作。班農提醒觀眾,拜登曾是達拉維爾州的議員,他代表的選區是最典型的推崇全球化主義的區域,所以拜登就是代表全球化主義者利益的政客。

主持人傑克、拉希姆談到,在第三世界國家,比如南非,之前疫情高峰期沒有到來的原因可能是人員流動沒有其他地區頻繁。現在疫情高峰期到來的跡象逐漸出現在這些國家。

主持人提到,美國重新開放商業和生產,最大的挑戰是誰來承擔風險的問題,所以這段時間在首府華盛頓,各個保險公司最為忙碌。因為商家不會願意承擔客戶因為感染病毒而被起訴的風險。大衛·瑞金(David Rivkin)連線,討論他和麥克在華爾街日報發表的關於感染追責的文章。他談到,目前商業還沒有完全開放,就已經有上千個法律訴訟了,與旅行和病毒感染相關。商業主很難為自己辯護,因為很難證明這些病毒感染不是從你的商店(花店、酒店、零售等等)來的。對很多商業活動來說,這是非常棘手的問題。

班農補充,他認識的一個非常有名的體育界商人,一切都計畫好恢復了,後來無法從保險公司得到追責保障(liability insurance),最後只有放棄。同時提到,目前的第四階段——經濟恢復,最重要的問題就是這個追責保險。大衛講到,他和麥克提出了一個方案,那就是在6-8個月的時間內,給所有商業不論大小,完全的免責。這樣這些商業所有者才會放心恢復運營和生產。他後來又補充,這種免責不是對所有行為都免責,比如商業上的失職行為,或者沒有履行地方政府或州政府的基本法規,不遵守商業法規等行為就不會被免責。

班農說:可以預見到,這會是這段時間華盛頓爭吵最激烈的問題。如果現在不解決這個問題,商業就不會真正恢復。大衛說,目前的方案是一個妥協。他們沒有要求永久免責,而是給了一個6-8個月的期限。在這個期間,每個行業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提出各自不同的標準和要求,這樣在免責期之後就可以過渡。而且目前來看,也沒有別的選擇。

傑克問大衛,在恢復商業的挑戰方面,美國目前的情況和之前1968-69年香港的大流感有什麼不同。大衛認為,情況完全不同。各個州關閉都是不理智的,而且以前商業運營也沒有這麼多追責的問題,現在的法律讓人們很容易申報、訴訟。很多商業會被這些毀掉,很多年不能恢復。傑森提到現在的調查,共和黨80%是支持商業恢復的,民主黨相反,只有20%左右支持。並問道,川普的行政命令可以直接推動這個提議嗎,還是一定要通過國會。大衛回答說,很多這種追責法案的指引都是在州政府級的,每個州都不一樣,所以總統行政命令沒有這個權力。主持人後來又提到CDC最近給的指引沒有實際用處。指引檔長篇大論,又加了很多引述,主要是免得給自己惹麻煩,帶來訴訟。

節目最後一部分,凱文·弗裡曼(Kevin Freeman)連線,討論對中共的經濟戰。主持人播放了參議員霍利的採訪,霍利提到目前中共國是最大的威脅,也是經濟上最大的威脅,它們搶走了製造業。現在是改變我們(美中)關係的時候了。

班農:大家要關注霍利提出的法案,該法案提議取消中共的主權國豁免權,讓每一個人都可以起訴它們。凱文,請給我們談一下昨晚取得的重大勝利。

凱文:昨晚在參議院投票100:0,100贊成,0反對通過了要向中共追責的法案。只要上市的公司沒有遵守美國的法規,只要不能證明是和中共沒有有關係的,就會被追責。

班農:上一次參議院100:0全票通過應該是香港法案那次。你覺得眾議院那邊投票會怎樣?關於向中共追責,眾議院民主黨那邊會怎麼樣?

凱文:現在的情況是中共國在和我們打經濟戰。我們只是要求它們(中共國在美國的上市公司)遵守美國的法律,現在的情況,幾乎是不可能投反對票,幾乎可以肯定會通過,送到總統那。下面應該去關注多久之後中共的這些上市公司會回應和遵循。

傑森問道,有人在說那些到中國的“其他通道”被關閉了,比如蘇世民告訴王岐山或者劉鶴,他們私人的投資和利益怎麼規避審查。現在一些幕後的討論是怎樣的,如何讓錢不再流向中國?凱文回答,已經很明確了,你不能既支持中共,又支持美國,現在兩者是不相容的。在超限戰這本書裡,金融戰就是要進入股票市場,操縱匯率。中共的公司已經在這麼幹了。如果有人想搞“其他通道”,他們就得悄悄地,但我們不會讓這些事悄無蹤跡,我們一定會大聲揭發。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9306/ […]

0

熱門文章

GM67

5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