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P交通部:你解釋一下什麽是“統貸統還”的政策?

作者:文小明

此山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要打此路過,留下買路錢。原本計劃在6月30日結束的高速免費時間,已經于5月6日恢複正常收費。

CCP政府宣稱:得益于全國上下百姓以及奮鬥在一線醫療人員的努力,目前大部分地區的疫情已經達到了有效控制,這次中國可以說是打了一場“漂亮的勝仗”,爲了體恤老百姓們的出行負擔,這場有史以來持續最長時間的高速免費也告一段落。至此,老百姓“歡呼雀躍”的說,終于收費了!虎門大橋“激動”的虎軀震動了好幾天。引得一波又一波專家來公款消費的好幾天。

根據交通部發布的通告,從2020年2月17日開始免費的高速公路截止到5月6日一共持續了整整79天的時間,從5月6日0時開始高速恢複正常。在高速持續免費的這段時間裏實行的所有車輛免過路費,每天大概減免了15億左右的通行費用,也就是說在這將近80天的時間裏高速虧損了1200億之多。

但是,按照前年交通部公布的過路費收入情況來看,2018年全年共計收入5550億元通行費,當年關于高速支出費用卻高達9600億之多,也就是說在正常收費的情況下,高速一年下來卻虧損了4000多億元。每天虧損達到11億。

根據交通部發布的《2017年全國收費公路統計公報》顯示,2017年末,全國收費公路債務余額持續上升,增至52843.5億元,比上年末淨增4288.8億元,增長8.8%。

而從收支對比結果來看,2017年全國收費公路總虧損4026.5億元,平均每天虧損12億,比上年減少116.8億元。

2010年至2017年度,收支平衡結果依次爲:32.5億元、-323.3億元、-565.7億元、-660.5億元、-1571.1億元、-3187.3億元、-4143.3億元和-4026.5億元。

整體來看,全國收費公路收支缺口是越來越大的,根本就是入不敷出的狀態。

相信每個人看到這樣的數據結果都覺得難以置信。

事實上,隨著中國汽車保有量的持續增長,高速公路已經成爲實實在在的“搖錢樹”。因爲在汽車保有量大的情況下,中國高速公路收費標准依然總體偏高,因此其實有很多高速路段已經還清了貸款。

既然這些高速公路已經還清了貸款,那麽就應該停止收費了吧?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因爲,我們國家和地方政府建設運營的收費公路實行的是“統貸統還”的政策,也就是說只要有一條路還沒有還清貸款,所有其他路不管還清、到期與否,都將繼續收費。

簡單來說就是,只要公路網絡還在不斷建設,地方有修不完的路,貸款一天沒有還清,那麽就不會有停止收費的一天……按照CCP的尿性是不會舍得這麽大的一顆搖錢樹,永遠不會停止收費……

“北京機場高速”的例子相信很多人還記憶猶新:

北京首都機場高速公路當初立項時定爲“政府收費還貸公路”,其特征是不以營利爲目的,貸款全部還清後就應停止收費。但建成收費三年多後,該公路的性質“自覺”轉爲“經營性公路”,並重新核定了30年的收費權。

2008年2月,國家審計署就將首都機場高速收費定性爲“不合理,但不違法違規”。據審計署報告,該高速公路總投資11.65億元,其中銀行貸款7.65億元。據悉該高速公路自1993年至2005年底收費已達32億元,預計其剩余收費期內還將收費90億元。

一方面是無限期的收費,一方面是無休止的“虧損”。只要“虧損”就必須持續收費,只要有收支就“很大幾率”虧損……這筆買賣,簡直可以做上幾代人,“子子孫孫無窮匮也”。真正的達到了“萬歲萬歲萬萬歲”的至高境界了。

公路收費“虧”成這樣,關鍵原因不僅僅在于當前的高速公路管理和收費模式出了問題,更重要的是CCP政府的腐敗把有車一族當成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

盡管官方一直宣稱,我國高速公路漸漸走出粗放型擴張之路,但事實說明,高速公路的粗放型管理模式依然存在。例如各地盲目舉債上馬高速項目,本身就是粗放型發展和管理模式的體現。明知道短期內不可能收回投資還貸款,還是拼命上項目。這種不計成本、甯撞牆也不回頭的“湊政績”行爲本身就存在很大的隱患。

CCP政府擁有著世界上70%的收費道路,踐踏著法律法規,玩弄著權利,肆意篡改著收費的准則,將這個最大的搖錢樹變爲你自私、貪婪、斂財的工具,去充實著你自己的口袋和所謂的中國夢!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 年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8858/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2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