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政求生與百姓求活

作者 玉米地大姐

福布斯近日有篇文章,分析今年第一季度,中共經濟萎縮了6.8%,在短短三個月內,就抹去了上一年所有的增長。無獨有偶,署名“槽點挖掘機”公衆號20日發文分析中共財政困局,題爲“財政求生”。

作者首先列舉一組數字:

2010年我國財政赤字規模不大,僅爲3938億元人民幣,占全口徑財政收入的比值僅爲3.3%。此後財政赤字規模迅速放大,到2019年上升到55341億人民幣,占財政總收入的比值提升到20.1%。

然後與歐美高福利國家比較:

想想財政收支的缺口已經超過了兩成,必須要靠借債來填窟窿,簡直讓人難以理解。如果這事放到歐美國家還勉強能夠解釋,畢竟人家有著巨大的社會福利負擔,尤其是西歐那些腐朽的超福利國家,老百姓每天躺在家裏吃失業救濟,一個月也能領一千多歐元的福利補貼。

所謂的精英白領每天工作三小時就喊累,需要一周休4天假才能恢複過來。對比我國那些日常996、007的寫字樓民工,我大中國政府搞出如此大比例的財政赤字,簡直就是匪夷所思。

作者比較之後認爲:

你要說爲啥我大中國居然有如此龐大的財政負擔,這事要解釋起來不容易。首先我國是個負福利國家,這一點毋庸置疑,正常人都非常理解,財政負擔可能不會落在普通老百姓的社會福利上。

財政負擔爲什麽不會老百姓頭上,作者給出兩點理由:

第一是政府的投資負擔過重。與歐美各國不同的是,我國各級政府在本質上其實是個公司,發展經濟是其第一職能。民間企業投資意願不強的時候,各級政府就必須親自下場拉動投資,這是其無法推卸的天然義務。

在數據上,2010年我國財政預算內資金用于固定資産投資的資金規模僅爲1.3萬億,到2018年上升到3.9萬億,足足上升了三倍。單就2018年而言,財政固投資金占總收入的比值就達到15%。

2019年之後我國不再公布財政資金用于固定資産投資的具體數額,不過想來占比也不會低到哪裏去。2020年我國財政大力推進新基建計劃,想來占比還會繼續上升。

另一個重要的負擔項,是對離退休公務員的補貼。2016年我國對離退休公務人員的養老補貼(不計醫療補貼)規模爲0.52萬億,到2018年提升到了0.85萬億,占財政總收入的比值約爲3%。

作者推出結論:

政府投資+離退休公務員補貼,這兩項加起來,大致就是我國的財政赤字的由來。

作者認爲今年財政赤字直奔10萬億的大窟窿,不能再依靠老百姓購買國債和地方債去填充。畢竟2016-19年的國債+地方債的累積發行規模已經高達33.3萬億,這些錢現在可都是沒還的,這已經相當于把老百姓的錢包給清洗了一次了。

作者指出要改變政府自我授信的荒唐局面,必須由人大給政府債務授信:

在財政收支問題上,我們必須給人大以真正的權力,賦予各級人大代表以真正的財政預決算的審核權。財政赤字規模以及相應的發債彌補虧空計劃,都必須經由人大審核;每一項開支經過人大公開審核的債務發行計劃,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是合理合法的,當然也能得到老百姓的支持。

在中共兩會召開之際,出現這樣一篇文章,可見中共病毒下的經濟糟糕到連財政也要求生的地步,老百姓的生活狀況可想而知。

作者列舉的那些官方數字其可信度令人存疑,中共數字造假曆來不擇手段。凡是中共說不好的事情是1的時候,後面加上00才是本來面目,說好事情是100之際,減去00就對了。可總結爲八個字:好大喜功,掩蓋真相。

作者認爲“政府投資+離退休公務員造成了財政赤字”只看到冰山一角。中共黨政不分,其龐大的黨務系統開支是個無底洞,每年究竟吞噬掉多少財政,估計中共自己也搞不清。

還有不能擺到台面上的維穩經費,據海外媒體估算早已超過國防預算開支,加上盜國賊家族明搶暗劫,如海航公司,真金白銀全部轉移到海外把債留給國內,這些爛帳都得靠財政來消化,最終全部轉嫁到老百姓頭上。

每年對外大撒幣算不算財政支出?新近宣布捐助世衛組織20億美元,這筆錢要是真兌現了,今年財政赤字的窟窿又大了一圈。

至于作者認爲給人大以審核財政收支權力的設想是天方夜譚,人大橡皮章若擁有實權,你讓盜國賊情何以堪?這與他們的獨裁、邪惡本性不兼容。

作者本意上爲中共財政困局解惑出招,可謂“皇上不急太監急”。問題是就算太監急出小雞雞來也沒用,因爲皇帝思考問題的角度和太監不在同一個維度上。皇帝覺得裸奔是好的,誰說不好誰就有問題。

中共治下的財政求生,等于讓盜國賊繼續盤剝、魚肉人民,換句話說,財政不死,人民沒活路!

原文鏈接:https://posts.careerengine.us/p/5ec3b590ecef6b650e9cc4ed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