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期間,聊點“人代會”的幕後花戲!

作者:六月飛雪

5月21-22日,中共政協和人大“兩會”召開,新華社發文稱有七大看點,是“非常時期的非常之策”。仔細一看,可歸結爲四點:繼續抗疫、繼續維穩、繼續榨民、繼續耍賴國際,做最後的垂死掙紮!

輿論上聲勢浩大的造勢,人民大會堂的莊嚴隆重,代表們的器宇軒昂,一切都是那麽神聖偉大,讓草民們不得不誠服跪拜。我雖然沒有當過什麽代表,但擔任過十多年基層“人代會”會務組工作人員,親眼目睹了許多幕後事,那才是最真實的一面。

人民代表是如何産生的?

我剛參加工作,就被編入鎮人民代表換屆選舉籌備委員會。我的主要工作是文秘和選民登記。很快,鎮人大代表及縣人大代表的候選人名單張貼出來了,大約有二十多人,將以差額的方式選出十幾名正式代表,其中我負責登記的城鎮選區將選出4名。

中共《選舉法》第2條規定,縣級及鄉鎮級人民代表大會代表,由選民直接選舉,而縣級以上更高級別的是間接選舉。法規還特別強調,直接選舉相對于間接選舉更爲民主……哦!原來我現在參與的是直接選舉+差額選舉,是最民主最優越的選舉方式!

接下來,選舉日到來,全鎮設置了多處分會場,而我所在選區和其他幾個選區合並使用一個會場,在一個可容納上千人的破舊電影院裏。走進隆重的會場,便見一個高高的舞台上,拉起了巨幅標語,安上了大喇叭,領導們坐在了台上。

會議由一個女副鎮長主持,而我坐在台下,和我負責登記的選民們坐一起。全部選民都按照選區劃分而坐。整個選舉會場像一個放鴨場,秩序混亂,人聲嘈雜。電影院有兩個大門出入,不斷有人進進出出。

我肩負著記數和發放選票的任務。當女副鎮長一聲令下“報數”時,我絞盡腦汁數著顫動的人頭,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總算把我的區域人數弄清楚,急忙大聲報出來。然而女副鎮長要求我們這些各選區記數員唱報三次。于是,我數得大汗淋漓,每次勉強數清楚了進進出出、時增時減的人頭,報了出來。

可是,別的選區每次報的數目都是一樣的,唯有我每次報的數字不同。聽到我最後一次報完數後,女副鎮長臉色大變,嚴厲批評我每次報的數字有變,還嘲諷說一個大學生連數都數不清楚!

頓時,上千人的會場哄堂大笑!

我猶如遭遇晴天霹雳,恨不得地上突然出現一個裂縫,讓我可以鑽下去。這時,旁邊有個好心人安慰我說:“別人都懶得數的,直接把登記數稍微減幾個就報上去了,只有你認認真真地數,這進進出出的人,誰數的清?”

他這麽一說,我恍然大悟,怪不得其他人報的數字前後一致,原來不是實際數來的,是自己編的。可是,選票是按照報上去的數字領取分發的,那領下來的選票多或者少,該怎麽辦?填選票的時候,我偷偷觀察各選區的情況,原來有的一人填幾張,有的一張也懶得填。

那位好心人又對我說:“大家都知道選舉是走過場,這些選民,尤其是村上的,村幹部都要承諾每人發兩元錢,人家才會來開個會,不然誰願意耽誤這閑工夫?”

哦!原來這選票價值兩元啊!後來,隨著物價上漲,選票也漲價了,鎮上的破電影院也重建了,只是《選舉法》規定的最民主最優越的基層選舉大會依然一片混亂,依然上演著群演大戲。

因爲老百姓都知道“兩元錢”比填選票實惠,候選人都是鎮黨委指定的。

代表職責是如何履行的?

人民代表選舉出來後,不久就舉行“人代會”。我又參與了會務組,主要負責會議材料和後勤服務。人民代表的職責歸結起來有三點:選舉領導幹部、立法、參政議政。而基層人代會沒有立法權。所以鎮人代會主要兩大議程,選舉鎮政府領導班子,和聽取、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各種建議。

會議非常隆重,整個政府會議室張燈結彩,大幅紅色標語高高懸挂,街上最豪華的酒樓裏定下好酒好菜,給代表們准備的精美紀念品也早已齊備。

上午是又長又臭的各種工作報告,領導們拿著秘書寫的稿件一字不漏地念。中午是觥籌交錯,代表領導們推杯換盞,稱兄道弟,大快朵頤。我們後勤組還給代表們送上禮物,派上紅包。

下午舉行選舉和表決,一切進展如預期。問題是,代表們辛辛苦苦選舉出來的鎮長和副鎮長,是一個多月前上級紅頭文件早已任命且就任的領導們,而且沒有選錯一個。

先選舉後就任,這跟花開後才結果一樣的道理,可是中共官員先任命再選舉,就是先結果再開花的“逆襲”,而且還能確保不出半點差錯。可想而知,這些人民代表能代表人民嗎?他們連自己都代表不了,一切都得聽黨的安排!

後來,我參與了縣級和市級人代會會務組,發現“人代會”的演戲本質都一樣,只是級別越高,會議程序和細節安排越嚴謹,代表們吃喝、禮品和補助越豐厚。比如,選票會准備兩套,做好選舉失敗補救預案;會場外配備公安、信訪人員等,防止意外發生;會場內代表們投票路徑提前演練彩排好……總之,黨的安排要100%落實!

人代會在中共政權體系何地位?

總所周知,中共政權體系是“五套班子”,即黨委、政府、紀委、人大、政協。黨委管一切,政府落實和執行黨委決定,紀委完善黨內監督,人大按照“黨管幹部”意圖選舉政府等機關主要領導人、按照“黨指揮一切”的原則參政議政,政協只議政。

關于人大的地位,其他不說,我們僅看一點,地方各級人大主席幾乎都是黨委或者政府“一把手”挪移過來的,也可以說是他們奮鬥一輩子升不上去了,即將退休前的最好過渡。 這有點類似“年老色衰”打入冷宮的嫔妃。主子命運如此,那些散布民間的“人大代表”,還能發揮多大的作用呢?他們連自己都不能完全代表,豈能代表人民的意願?

當然,也許全國人大代表的能力強一點,那也主要是代表他們背後“盜國賊”家族的利益,離廣大的14億中國人民利益相差十萬八千裏。但我們不能一竿子打死,正在舉行的“兩會”裏也會有良知的代表,希望他們壯起膽子,多爲普通民衆講幾句話。

要想真正代表人民大衆發聲,只有取締中共極權體系,建立真正的民主、自由、法制、信仰自由新中國,讓人民一人一票直選“代表”,一人一票直選主要官員。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2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