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中共洗腦下國民的認知缺陷

作者:共和青年社

在中國,有這樣一類群體,他們自認“歲月靜好”,“國泰民安”,從而擁護獨裁專制,並稱之爲“制度的優越性”,同時加以抨擊其他民主國家,從中得到一定的快感。造成這種可悲局面的原因與中共長期的教育馴化與內部環境構造有關,當他們在電視上看到中共的各項“豐功偉績”,心中不由自主地會升起一種政治認同。當他們在抖音上刷到一些“愛國”視頻與“厲害了我的國”之類的言論,便會在滿是五毛粉紅的評論區也抒發一陣“雖遠必誅”的“豪情壯志”。在中共的紅色教育體系與漫天飛舞的假數據、假新聞下,作爲一個普通民衆是很難對事實有一個清晰而完整的認知的,而民衆長期地生活在紅色簾幕之下,也自然而然形成了認知上的巨大缺陷。當真相擺在他們面前,他們甯可固執己見,也不願相信事實。當邏輯在他們面前成立,他們甯可相信所謂“辯證唯物主義”的“萬能通法”,也不願對邏輯背後的深層生發進行探究。我將在這篇文章中著重分析這一認知缺陷發生的邏輯底蘊,同時也揭露中共如此爲之的狼子野心。

從我的身邊談起,中共有一本高中教育用書——《生活與哲學》,其間的邏輯建構與理論表述,簡直是粗糙無比,不堪卒讀。這裏我不談其中理論謬誤,單論教師之授課方式,便可推究一二。書中觀點的論證,在課堂上是不使用邏輯證明的,教師往往采用描述現象(舉例子),來糊弄含混之,使之形成一種表面上的邏輯自洽,從而論證書中觀點是正確的。須知,例子僅僅起到方便理解的作用(即通過例子重塑大腦連接,強化記憶),其本身只是一個單稱命題,是不能拿來證明像“矛盾論”“辯證法”這類的全稱命題的。然而,在這樣嚴謹的、純邏輯演繹的“哲學課”上,中共的教育似乎並不重視其“嚴謹”,也不在乎其是否采用“邏輯演繹”,而僅僅只是爲了利用看上去顯得高大上的“哲學名號”,來課堂上裝神弄鬼,使學生不明覺厲,從而在心底向中共紅色理論傾倒跪服。回過頭來看,倘若長時間缺乏對邏輯的探究,而一味使用例子來迎合自己的“具象思維”,會造成什麽樣的後果呢?要知道中共統治下的國人,一直以來都張口“辯證法”,閉口“矛盾論”,閃爍其辭,跳躍兩端,真有耍不盡的滑溜與“機智”,盡管他們根本沒弄懂這兩個馬克思天天挂在嘴邊的“實用主義法寶”究竟是個什麽東西。一旦發生具有爭議的事件,他們的第一反應不是探究緣由,也不是商議解決方案,而是先拿起“辯證法寶”舞弄一番,“這個事情雙方皆誤!”“凡事要一分爲二的看!”結果在打了雙方的圓場之後,他們又不自主地回到了那個唯一的,一元的,絕對的起點:“我們要堅持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你也許會驚訝,這樣一個全然自我矛盾的精神狀態,居然能在中共統治下的國人身上大行其道,甚至與諸多知識經驗並行不悖。爲什麽他們能將自己完全不了解,甚至只是聽過這個名詞的知識大肆用之,還用的如此的純熟有技巧?從中共的教育體制與紅色環境構造可以得出結論。今天的中共國民,在紅色教育體系的荼毒下,已經全然喪失了自己的知識體系與正常的世界觀,即已經失去了對信息的篩選與鑒別能力,成爲一個思維上殘缺的人。同時在紅色環境的構造下,大批官媒所撰寫的一篇又一篇具有強烈指向性的“碎片化文章”在網絡上鋪天蓋地,導致許多民衆對許多知識概念的理解太過淺薄且具有紅色性(也就是五毛爲何成群成片的原因)。我舉一個例子,在中國,穩定和靜止的概念一如民主和民粹等概念被亂用的現象太多,在穩定上,民衆往往描述的只是一個穩定的籠統效果與模糊影像(國泰民安、看似的動亂較少),卻並未觸及到“穩定”這一概念的宏觀微觀的內涵。這就好比看一個人,只關注其毛發,卻不關照其五髒六腑一樣。這些概念被誤用甚至亂用的現象,正是中共國國民缺乏自然常識的表現,因爲缺乏深度,所以一切概念都呈現爲“平行等量化”,從而完成對概念的“等價混淆”,殊不知這些概念背後都有著其深層生發,涵蓋,影響等系統性意義。在微信群,你會看到許多長輩轉發著所謂“科學知識”“政治秘密”。在微博上,你會看到許多年輕人在概念都理解不清楚的情況下“大型互噴”,似乎誰言辭最激烈,誰就獲得了理論上的徹底勝利一般。在b站上,你會看到許多在封面上大寫“某某知識”“某某觀點”的“大佬”,然而其視頻內容不過是堆砌信息,加以現象扶持論證的“毒雞湯”“大道理”。在這樣的文化背景下,一切的真知灼見在這些已經喪失認知能力的中共國國民身上都顯得極爲無力。我想,這就是文貴先生所說的:“中共的專制統治,所傷害的會是3-5代的中國老百姓。”

當統治文化主導了生存文化(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當極權政治性完全遮蔽個人自然性(一切聽黨),導致既定概念替代自然規律(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最終缺乏自然常識認知能力。把局部的體驗極端化認爲是終點規定(高考決定論、官本位論),比如將死亡上升到一切利弊的主要規定衡量參照,比如管控和管理概念不分,在各種概念之間完成粗糙的,字面意義上的統一。人類文化的多元性不是行爲的形式區別,更重要的是對自然更深邃的發覺,認識到衡量體驗的標准均態化分布(邏輯思維)。我想,這才是中共國民對中共死心塌地的背後的邏輯底蘊,因爲中共國民也沒有傻到那種生下來就任人宰割的程度,不管口中念叨的是什麽理論,什麽思想,他們所信奉的只有“實用主義”,所使用的只有“經驗主義”,僅此而已。當民衆喪失了認知能力,當思想成了任人擺布的“方向盤”,就好像騎驢者在驢的面前吊了一根蘿蔔,民衆便朝著他那顆“共産主義的偉大蘿蔔”邊流口水邊貪婪地往前跑去,盡管前面是萬劫不複的懸崖。

一個國家的建立與運行,不僅是政治制度的完善,也不僅是經濟上的平穩周轉。民衆的精神、思維,更是一個國家形貌的縮影。在未來的64,在未來的沒有共産黨的新中國,我想,民衆的思想解放思潮,仍應繼續奔湧!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