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用“家法”控制官員

作者:三票先生

中共通過對官員的控制實現其對國家行政權力的控制。對官員的監督和處罰是國家的重要權力,西方國家的各級行政首長是由民衆選舉的,其他主要官員的任免必須經過議會通過,有嚴格的法律程序。如果官員違法,其取證、抓捕、起訴、審判,更是有一系列嚴格的法律規定和程序。但中共國的法律只是擺設,其對官員的監督和處罰執行的是黨內的“家法”,而執行家法的機構就是其各級黨委下設的紀律檢查委員會(紀委)。

紀委查處其管轄下的中共黨員官員,其最主要的手段就是臭名昭著的“雙規”,即在規定時間規定地點交代問題。對非中共黨員的官員(中共爲了點綴民主和籠絡人心,會任命一些民主黨派和無黨派人士擔任副職),其手段是“兩指”,即在指定時間指定地點交代問題。“雙規”和“兩指”(以下統稱雙規)有以下特點:

1、無期限。按法律規定,任何人被限制自由,比如傳喚、監視居住、拘留、逮捕等都有規定的時限,超過這個時限還沒有證據就必須放人。但雙規是沒有時限規定的。

2、無法定地點和監控記錄。按法律規定,限制公民自由必須在看守所,這樣被限制自由的人有數碼監控記錄,有身體狀況記錄,有提審程序和記錄,比如每次提審不得超過一定的時間以保證其正常休息。但雙規可以由紀委任意選擇關押地點,一般是在賓館,除了紀委需要的筆錄外,可以沒有任何記錄。

3、不通知家屬,不得請律師。

由于有以上特點,紀委可以對被雙規的官員實施任意的非人道的刑訊逼供。最常見的有連續不讓睡眠,紀委官員分三班輪流審訊,連續數日不讓被雙規官員睡眠,用大功率燈光照射其臉部,最長的記錄長達七天七夜之久,達到了人類的生理極限,很少有人能熬過三天。其他方法有不讓喝水,保持一個姿勢連續站立或下蹲,用手铐將其吊在高處讓其只能腳尖著地,等等。由于沒有監控和身體記錄,你能想到的酷刑都可以實施,有些酷刑超出人類想象,令人發指。有個別意志堅強的,或者翻供的,由于雙規沒有期限,上述程序可以不斷重複,有官員被雙規長達數月之久。被雙規官員生不如死,只得按紀委的要求招供。紀委通過這樣的方式非法取證,然後再把證據移交司法機構,司法機構再完成取證、逮捕、審訊等法律程序,一切就變成合乎中共法律的了。中共對爲其效力的官員都如此殘暴和不人道,其對民衆的殘忍可想而知。

中共監督和查處官員的標准不是看其是否失職是否違法,主要是看其對黨是否忠誠,也即是對黨的領導人是否忠誠。官員被查處的最主要原因是得罪了黨的領導人,所謂跟錯人站錯隊,通過對這個官員的審訊,尋找與其關系密切的更高級官員的犯罪證據。江澤民掌權時期,爲了控制官員對他忠誠,故意縱容官員普遍貪腐,這樣官員就有把柄在黨手上,如有不忠便可能被雙規。不貪腐的清廉的官員黨反而不放心使用,造成了官場的逆淘汰機制。習王掌權時期,王岐山擔任中央紀委書記,更是濫用家法大肆黨同伐異清除異己,堪比明朝的東廠西廠,造成官場人人自危,官場有“甯見閻王不見老王”之說,有官員平時趾高氣揚人模狗樣,在被宣布雙規的時候當場癱軟大小便失禁,也有官員提前得知要被雙規,忍受不了恐懼和即將到來的羞辱奮而跳樓自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前中共查處官員的最高領導人王岐山最近被曝遭到軟禁,孟建柱、傅政華、孫立軍被曝遭到“雙規”並被抄家,上演了一出現代版的周興和來俊臣的“請君入甕”,在中共這樣沒有法治保證的極權體制下,誰都不安全,誰都隨時可能被“雙規”。

西方國家還有公民舉報和媒體監督,中國在表面上也有這兩個監督渠道,但是實際效果大相徑庭。中共有公民舉報的安排,但是中共不受理匿名舉報。對于實名舉報,由于是否查處被舉報的官員需要由黨和黨的領導人的意志決定,不僅得不到處理,反而舉報材料會被透露給被舉報的官員,舉報人因此受到打擊報複、威脅甚至迫害和追殺。這方面的例子俯拾皆是,最著名的如2012年11月舉報三聚氰胺事件的蔣衛鎖意外遇襲身亡,當局至今沒有公開凶手是如何判決的。

中共國的媒體也是由黨控制的,是否報道官員的貪腐也是由黨和其領導人決定的,也是黨同伐異的工具,最著名的就是胡舒立的《財經》報道的《誰的魯能》,那是因爲胡舒立聽命于王岐山,胡是奉王之命打擊政治對手。胡舒立還承王岐山之意發了《權力的獵手》抹黑郭文貴。偶爾有不受黨的控制報道成功的,但媒體或者記者也沒有好下場,2011年報道地溝油的洛陽電視台記者李翔被搶劫,身中11刀而亡,凶手被抓但判決如何至今找不到任何報道,官方和家屬均聲稱和地溝油無關,但疑點重重。

互聯網出現後,網絡上出現了一陣民間監督的小陽春。最著名的有河北官員李剛,因爲其坑爹的兒子交通肇事後說的一句著名的“我爸是李剛”而被查處;陝西官員楊達才被網絡曝光戴名表被查處,網絡戲稱其爲“表叔”;南京官員周久耕被網絡曝光抽天價名煙被查處。這些官員都因爲偶然在網絡曝光激起民憤,當局來不及遮掩而落馬,遠遠談不上制度性安排。後來中共覺得這樣會失控,加強了網絡監管,包括有組織的刪帖封號,被舉報的官員也花錢刪帖,網絡監管也成了故事。更多官員吸取教訓,公開場合不戴手表但卻可以看到手腕上的一圈白印,甚至出現當著記者的鏡頭匆忙摘下手表的荒唐而滑稽的舉動。

中共就是這樣用一黨之家法壟斷對官員的監督,堵住民間監督之路,目的就是牢牢控制國家和政府官員服從黨的意志,置國家和人民的利益而不顧,爲一黨之私服務。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5332/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5332/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