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在即,給央記的一點建議

作者:八角棒槌

5月21日,中共的兩會準備在北京召開。以往的兩會我都沒看,可不知咋回事,一想到屆時頭頭們的精神面貌,我就感覺自己像個老練的两會央記,對那一張張陰重不洩又強裝微笑的臉表示印象深刻。根據以往經驗,頭頭們偶爾會因沒壓力而微笑過頭,但只能保持一秒鐘,作為兩會的資深央記,我深知當下應立即按下快門,否則等到下一秒,那張臉又會回到陰重不洩。

每場會議中,我都全程舉著相機,可任務只有一個,叫“捕捉領導們最美的瞬間”。任務看似簡單,可新手們往往幹不來。幹不來的原因有三,除了耐心和體能,就是一旦抓不到最美瞬間,就會抓到最醜常態。對新手來說,這一關最難,需要反复磨練,年復一年後才有勝算。別說新手,直到今天,我也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既然我是資深的,就證明在這方面我有自己的一手。總體說來,除了維護領導們高大全的形象,央記簡直沒事可干。弄清楚這點後,就可以在省去諸多麻煩的同時,把精力盡可能投入到彌補環節上。

跟攝影師一樣,央記的工作也分前後期。所謂彌補環節,說穿了就是後期。跟攝影師不同的是,前期素材不可P,老實說,剪起來也挺危險,因此,文字便成了最佳方案。只要能配出一串叫人既看得懂又看不懂的語句,經喉舌一番解讀後,最醜常態就會被百姓理解成黨的威嚴。雖然我從沒做過央記,資深更無從談起,可對此竅門的把握,跟資深央記們一樣,我也很有信心。

今年兩會召開在即,除竅門之外,對當前時局的把握,相比資深央記,我或許還更勝一籌。基於這點優勢,我想對央記們提議:別指望這次捕捉得到領導們的最美瞬間。我若沒理解錯,一旦川普總統宣布跟他的朋友斷絕關係,就說明上海幫已嗝兒了屁。就算幫派代表坐在那兒,你指望得了他微笑?另外,查封海外資產勢在必行,再不乖就斬首行動。故此非上海幫你也別抱希望,總之搞前期的能混則混,沒必要浪擲自己的耐心和體力。

說起搞後期的,身為一名屌絲,從你們的文字中,我也曾領受過黨的威嚴。可從古到今啊說來話,不過是屁而已。有些人快要死了,明明是一副彌留之際的臉,卻在你們的生化妙筆下,硬被定義成依舊堅挺。然後有些人就信了,折服於你們憑空捏造的威嚴之下,稀里糊塗就賠了財,送了命。而我看穿了你們的把戲,於是屢屢在五五開的概率上玩命。據我所知,“如實”乃記者的信條,然而一到你們這兒,則變成了“如屎”。依此信條,你們捏造出成坨的報導社論,並因此而自豪,那股子得瑟勁兒,彷彿有十成把握獲得了永生。

不得不承認,我罵得很爽,可話得說回來,我始終相信對多數而言,捏造並非出自他們自己的意願。按文貴先生的說法,不管誰嗝兒屁了,就算再壞,都沒啥好開心的,因為誰嗝兒屁不是目的。排乾沼澤也不是目的,而是堅守良知產生的連帶效應。我曾一度有觸摸到文貴先生的高度,可剛一買完G幣,自願的也好,受迫的也罷,只要是中共的幫兇,我都巴不得他們快點滾蛋。說到G幣,我倒建議央記與其為中共賣命,不如多了解了解這東西。我雖遠不及文貴先生的胸襟,捫心自問,起碼不至於害你們。

作為戰友之家的成員,若你們有意加入,我舉四肢歡迎。我們的Sara姐雖然嘴上鋒利,其實是很溫柔的人。再不濟也可以屯水屯糧,像我一樣盡快把房間堆滿。除了有利於對抗災難時期,平時還能躺在大床上,望著周身高高摞起的物資,充分感受被包圍的幸福感……總而言之,無論做哪件事,效果都還呆在大褲衩實際。當然,最終選擇不在我,所以我說的你們也可以不聽。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5177/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5177/ […]

0
trackback
1 年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5177/ […]

0

熱門文章

GM67

5月 16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