剝開中共欺世盜名的“選舉”畫皮

作者:三票先生

中共號稱有民主選舉,黨任命的官員都是人民選舉出來的,代表人民的利益,以此掩蓋其政權的非法性,欺世盜名。中共控制幾乎所有的選舉,因爲人大有立法、審查預決算、選舉和任命國家和政府人員等權力,我們只分析和人大有關的選舉。

中共人大代表的選舉,表面上可以十人聯名推薦參加選舉,實際上都是黨決定人選。在八十年代還有像點樣子的選舉,雖然候選人只是發個簡曆,不用發表演說,也不用同選民見面,但形式上還是有選票選舉的。九十年代後基本沒有什麽選票選舉了,變成了指定。少量地區有選舉,但是因爲選民對候選人不了解,就是走過場。前幾年上海地區選舉還出了笑話,選民對走形式的選舉不滿,選舉蒼井空爲人大代表,選舉機關宣布重新選舉才作罷。

如果你不是黨推薦認定的人選,你要找十人聯名推薦參加選舉會如何呢?2011年江西新余的維權人士劉萍、魏忠平等人宣布參加人大代表選舉,有218名村民聯名推薦,結果被中共當地警方傳喚、跟蹤、威脅、關押,最後被抄家,以放棄告終。同年著名足球評論員李承鵬在成都宣布參選,因爲他是名人,所以中共當局對他做法溫和,就是委派居委會官員每天不厭其煩地去他家裏勸他放棄參選,弄得他不能正常生活,這些官員還威脅周邊居民不得聯名推薦他,最後只得放棄。迄今爲止大概有不超過10個人以這種方式成功當選,但這些人要麽沒有起什麽作用,要麽被威脅陷害甚至坐牢。所以這個方式就是鏡花水月,裝點門面的。

再看當選人大代表後,選舉行政領導人的控制過程。首先,候選人是由上一級黨組織決定,以推薦人選的方式秘密確定爲候選人。然後,上一屆人大的主要成員組成一個叫主席團的臨時機構,顯然這個機構是聽命于上一級黨組織的。主席團正式向人大代表提出候選人。爲保證選舉不出意外,所有人大代表按地區分成若幹小組,在每個小組裏面成立臨時黨組織,由于人大代表中中共黨員占70%以上,所以這個臨時黨組織就控制了這個小組,以保證選舉按黨的意志進行。

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中共人大選舉還是實行差額選舉,內定一個確定要當選的候選人,再選擇一個沒有聲望和知名度的人作爲陪襯,以彰顯民主,又做婊子又立牌坊。但是,1993年浙江省長選舉,中央委派的正牌候選人葛洪生落選,做陪襯的候選人萬學遠當選。三天後,貴州省也出現了類似的事,代表們聯名提名陳士能爲候選人,和中央指定的候選人王朝文PK,結果陳士能當選。從此以後,中共就取消差額選舉實行等額選舉,把這個遮羞布也丟掉了,直接裸奔。爲敬效尤,萬學遠和陳士能後來的仕途非常不順,中共不允許這樣犯上作亂選舉失控的事情再度發生。

按中共有關選舉法規定,只要有20名以上的代表聯名推薦,也可以成爲候選人。2011年43歲的成功地産商曹天宣布參加鄭州市長的競選,並自願拿出1億元人民幣作爲廉政保證金。他在自己的博客上發布了參選聲明和綱要。這樣離經叛道的事使黨非常不滿,中共鄭州市委立即成立由國土局、公安局和稅務局三部門組成的聯合調查組,調查曹天的地産企業偷稅漏稅和行賄等非法行爲。于是在他宣布參選後的第七天,他不得不離開鄭州成爲一名逃亡者,最後他的公司被稅務部門罰款三千余萬元,他本人關閉企業到處流浪,至今下落不明。從此無人再敢嘗試。

中共就是這樣用近乎黑社會的手段操控各級人大的選舉,看主席台上一個個衣冠楚楚人模狗樣,實際上背地裏暗箱操作強奸民意,化國之公器爲一黨之私器,上演一出出沐猴而冠、皇帝新裝的鬧劇,不僅欺騙國人,還欺騙全世界,造成中國也有民主選舉的假象。在一次全國人大選舉江澤民爲國家主席的選舉中,有代表氣憤不過,填寫了宋祖英和李瑞英(坊間流傳爲江澤民的情人)。在唱票的時候,主持人念到兩人的名字,會場裏爆發出嘲笑聲。18大後,由于在選舉的時候安排軍人正步進入會場,公然用槍杆子威懾代表,代表們連這樣調侃娛樂的機會和勇氣都沒有了。我們一定要跟隨爆料革命,向全世界戳穿中共假選舉的畫皮,滅掉中共,讓中國人民有選票有尊嚴。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