邏輯和理性:缺失與彌補

作者:dX

又聽了一遍戰友嘯天、博博士和艾莉上Bannon先生War Room接受采訪的節目,並非是對內容不熟悉,而是因爲一種很深的觸動和感動。從幾位戰友接受采訪中,透過具體的言語陳述,我看到的是事實、邏輯和理性,看到的是正義、勇氣、責任和擔當,也看到蓬勃向上的朝氣。

我自己所從事行業與教育有關,經常與年輕的孩子打交道。或許是囿于所接觸群體的範圍以及了解的深度,至少我眼中看到的共産黨制下防火牆內,這些我們國家民族未來希望之所在的年輕孩子身上,普遍性地最缺乏的,正是這樣的心智和精神特質。

這裏不想把話題鋪開,單就其中第一點,尊重事實與邏輯的理性精神和能力問題,發表一些個人看法,希望與感興趣的讀者討論交流——筆者認爲,牆內教育體制下的孩子,普遍性(當然不排除仍有一些出類拔萃的)表現出:

不善于區分事實與個人意見;
很輕易將問題討論與態度立場拉扯到一起,比如討論使用筷子還是刀叉進餐的問題,他/她可能本能地冒出來說,用筷子吃飯是我們傳統,使討論難以進行;
難以接受不同意見,容易將他人不同意見視爲對自己的一種人身攻擊;
討論問題中常常概念不清,或者是由于邏輯推理能力本身的問題,或者是因爲利益攸關或個人情緒喜惡等,而偷換概念、跳轉話題;
審辨思維或批判性思維(critical thinking)不足,對問題缺乏反思能力,比如對待所謂傳統文化,對共産黨“領導”中國人民、占有中國的問題,由于自小灌輸教育、盲目接受的慣性,缺乏追問爲什麽、憑什麽的能力;
。。。
而事實上,這些問題不僅表現在年輕孩子身上,就我所接觸,很多很多不是一般多的教育從業者,也同樣存在這樣問題。比如A說本科畢業論文答辯必須嚴格要求,答辯組所有教師都要准備提問,然後B討論回應說,就我們本科學生,答辯通常是形式大于實質意義,況且我們教育何曾培養過他們邏輯思維能力和理性深究一個問題的能力(就差沒說:我們很多教師,包括論文答辯教師,又有多少真正能清清爽爽寫出一篇理據充分、邏輯明晰的論述文章來)。A可能第一反應直接就惱怒了,尤其如果他/她是答辯組組長或什麽頭目的話。

這種事實、邏輯、審辨與批判反思的理性精神和能力的缺乏,其成因,不僅有當前共産黨制下的教育問題,也是我們文化幾千年教育的“傳統”病症,只是共産黨秉承“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洗腦教育,動機更自私,目的更邪惡,行徑更無底線,使問題更加惡化了。又比如說中國傳統文化中,老子(以及老子的老子們)靜坐冥思提出來宇宙本源“道”的推測和假說,我們博大精深浩瀚文明這多年,幾曾有幾人提出過不同邏輯推斷。反而到今天你仍然更可能會看到,某某什麽“導”的教授級人物,一手持《道德經》,口中念念有詞,望著青山野雲“發呆”。至于儒家那一套倫常、攻“官”學,就更別提了,直接弄出個如黑格爾所言:中國沒有曆史。

我們能否如北京大學前道德哲學倫理學教授王海明所說(大意),我不管是中國的還是西方的,我只認事實和邏輯。(這裏,我也不妨推薦碰巧路過的感興趣的讀者,除了必須接受爆料革命的洗滌,同時去看看方外學者王東嶽和中國第三次啓蒙運動“新批判主義”發起者鄧曉芒的一些東西,相信不會讓你太失望。)

因此,筆者認爲,要從根本治療理性精神和能力欠缺這一曆史與現實病症,使國人在未來沒了共産黨的新中國,能真正充分享有法治民主、平等自由,使中華民族科學技術、思想文化長遠發展,我真誠建議,未來新中國學校教育中,必須大力推廣邏輯教育,甚至用邏輯學課程,直接取代現有共産黨政治思想洗腦課程,將邏輯教育設定爲我們通識教育最重要的一部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