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結合時事,談談美國精神

作者:八角棒槌

前兩天,川普總統禁止了聯邦退休基金投資中企,並要求所有投資必須於5月13日全部撤離。針對聯邦退休基金跟中資的苟合,這條行政命令雖包含兩重意思,卻可以合在一起理解:還沒成的就別想了,成了的必須給我火速斷絕。至於細節方面,路德所說的種子作用,以及博博士提到的示範效應,都立馬勾起我對《生化危機3 重製版》的記憶——面對一大灘爛泥的噁心Boss,Jill唯有集火攻心。既然是種子,必定也是弱點,打掉爛泥還會再生,因此,路德先生稱此擊為重磅,你就能很容易理解。

此外,調查中共的病毒、他們的海外資產,連同已經和正在通過的一系列法案……一切就好比Jill手中的那把超級巨槍,要發揮一擊穿心的威力,就必須得提前充電。把當前時局比作電子遊戲,也許會有人指責我不夠正經,而支撐著我理直氣壯的,除了我堅信的場面神似外,原因還包括Jill本身。如果把大爛泥Boss比作中共,Jill就是美國的化身。坦白講,除了Jill,Ada和Claire我也很喜歡。雖然得承認自己心有不專,但作為一名死宅,我敢保證我的不專僅限於次世代領域。何況這僅是就美貌而言,若談及她們身上所具備的美國精神,我的喜歡就說明不了我花心,相反,或許還挺能證明我的專一。

美國精神,老實說,我也不知道自己從哪兒學來的這個詞,以前也從沒用過。不過我自知既然出於讚譽,就肯定是個好意思,更準確的說,應該是集諸多好意思為一體的一種統稱。Ada Wong身為華人,但她身上就有美國精神的氣息;那些給中企帶去種子的,即便WASP的血統再純正,我也沒有勇氣承認他們有美國精神。美國人不一定有美國精神,有美國精神的也不一定是美國人,這就等於說不管是誰,只要跟中共苟合的,都跟美國精神沒半毛錢關係。善待好人使自己更好,善待惡人則讓惡人更惡,米開朗基羅若總結的沒錯,我就敢斷定作為美國的總統,川普認為給惡人的這點兒顏色還不夠。

禁止聯邦退休基金投資中企之後,今天又得知美國延長了對華為的禁令,以及國會立法敦促白宮制裁中共的消息。古人說,山雨欲來風滿樓。一看到中共目前的處境,想必光是這風,就足夠中共喝兩壺,後果雖不至於墜樓,起碼也已是暈頭轉向。正在中共找不著北時,文貴先生順勢一G幣彈過來,那酸爽,恐怕唯獨中共自己說得清。當然,要說清的前提必須得活著,倘若體制內高層全都一根筋,那我可以肯定,這感受將成為千古之謎。

如今距6月4日僅剩兩旬。經過三年爆料革命的洗禮,中共把自己送往了流放地,在流放地等待中共的,卡夫卡說是一架刑具。有關刑具的樣子,他也做了詳盡描述。簡言之,其結構好似兩把毛刷,針尖對麥芒般呈上下狀態對峙。唯一不同之處是它沒毛,取而代之的是鋼刺。中共一躺在中間,看上去就像塊三明治。如果說上排刺來自美國,下排則來自人民。只需開關一按,我把結果交給各位去想像。

最近兩天事有點多,但基於忙裡偷閒的個性,我認識了GTV上很多妹紙。其中包括一名女畫家。當時她直播給我們看她的一幅油畫,經她講解後,我才明白她作畫的用意。她說現在在中共國,父母普遍只有一個孩子,想再生一個吧,經濟上又不允許。因此,她才畫了四個人,有父母,也有哥哥和妹妹,一家四口同乘一艘帆,在蔚藍的大海上暢意航行。雖然她說話很慢,性子也很沉靜,可當時在她身上,我的確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氣息。

現在回想起,那應該就是美國精神,更進一步說,其實是一種英雄主義。但這麼說還不夠准,最為準確的說法應該就是英雄主義。因為“這世上只有一種英雄主義,那就是看出世界的本來面目並仍然去愛它”。倘若沒有羅曼·羅蘭的話為我撐腰,想必我也不會如此有信心。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3407/ […]

0

熱門文章

GM67

5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