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宜昌醫生攜子跳樓,中共體制下活著有多難

作者:立武

5月12日,湖北宜昌一名醫生攜子跳樓自殺,當場死亡,中共聲稱是家庭矛盾導致的。

據瞭解,該醫生是宜昌市中醫醫院重症醫學科的主治醫師,在疫情防控期間曾支援宜昌市第三人民醫院,在今年2月份還被當地媒體報導過,描述其不吃不喝連續工作6小時的狀態。

就是這樣一名樂於奉獻、前途美好的醫生,一名“口碑挺好”的醫生,攜帶自己的兒子自殺了,很難讓人相信僅僅是因為家庭矛盾。

這讓我們想起了殺父弑子的楊改蘭,由於中共獨裁體制的壓迫,生活壓力巨大的楊改蘭選擇了自殺這條路。但作為一名主治醫師,生活條件應該不錯,也受人尊敬,這樣的生活怎麼會逼迫一個醫生選擇自殺呢?

這意味著生活條件優不優越不是導致自殺的根本原因,在中共獨裁體制下,生活的壓力不僅僅來源於物質條件的匱乏,心理上的壓力也很容易導致自殺。由於是疫情一線的醫生,除了身體上的辛勞,面對真相無法如實的面對,社會輿論的壓力和來自院方的壓力都會帶到家庭裡去,一旦在關鍵時刻沒有承受住,最終選擇了自殺。然而,只要中共一直掩蓋真相,犧牲醫生為代價,這種事情將會愈演愈烈。

這已經不是幾個月的唯一一起自殺事件。

在原國開行董事長胡懷邦被批捕兩個多月後,中共報導了其妻子跳樓身亡之事,不管是被自殺,還是為了維護某些人的利益而自殺,或是承受不住調查的壓力而自殺,這是中共體制下一個“正常”的現象。在去年,涉及胡懷邦案的原國開行山東分行行長鐘小龍被報導在家割腕自盡。選擇自殺也許成了許多體制內出局者的最好的選擇,像王健那樣被自殺的至今依然死不瞑目。

大到達官貴人,小到“奔湧後浪”,都沒法避免成為這個體制的犧牲者。5月6日,寧波銀行支行一員工被報導跳樓死亡,中共稱是抑鬱自殺,據瞭解,由於其手上項目多,加上疫情的影響,和“逼到自我認知全部崩塌”,在上有老下有小的情況下,最終選擇了輕生這條路。很難想像,他到底經歷了什麼樣的事情,但可以知道,在金融系統即將潰爛之際,很多銀行都面臨壓力大的處境,而這僅僅是整個社會經濟崩潰前的一個縮影。

問題的根源依舊是中共獨裁的體制,作為底層的草根,永遠是被中共拋棄的稻草,楊改蘭不僅是過去式,在接下來中共經濟崩塌之際,將可能出現無數個楊改蘭,沒有工作生活不起,找工作壓力大,工作也無法維持房貸、車貸,這是中共體制窮苦百姓的現狀,自殺了連個墓地都買不起。

不管是哪個階層,自殺和被自殺一直在中共的體制下不斷上演,這已經不僅僅是生活成本高的問題,這個絞肉機體制的犧牲品是每一個人,當時孟建柱在趾高氣昂地聲稱東南亞百分百控制的時候,他也許永遠不會想到現在自己的家庭被整得這麼慘,一切的根源在於這個邪惡的體制。(立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7

5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