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傳統宗族到現代公民的社會轉型之路

作者:XQ

郭文貴從爆料到革命的延展,已經形成一種前所未有開天辟地的景象,可稱爲文貴現象。它是一個個人的個人功利與社會責任有機結合,延展到制度構建,開創出人類曆史新紀元、新世界的光榮革命。

中國傳統社會是以自然經濟和農耕形態爲基礎,以封建統治和集權統治爲骨架,以家族或群體本位爲思想觀念的社會文化形態。現代社會是以工商經濟和市場形態爲基礎,以政黨政治和分權制衡爲構架,以公民或個人權利本位爲思想觀念的社會文化形態。文貴既有傳統家族觀念,又有現代公民權利意識,這樣的結合,將是未來國家轉型的個人價值導向,從它個人來講,傳統與現代並不衝突,而是有機的結合,一個農民,自诩爲草根;一個商人,自信爲草根,平民主義是這種價值導向的內涵。

在現代性的域境下,社會高度分化,個人在社會中從原有較爲單一血緣宗族關系轉變爲多元的社會組織成員,即個體的異質性不斷增強,隨之對自由、自主需求增強,同時,社會的高度組織化與現代化,使得社會對個體的滲透反而強化,對個人的規範與監控逐漸加強,個體承受社會化的壓力,相互之間的張力彰顯,即體現出社會與個人之間的衝突與壓力,在現代社會,通過個人功利的彰顯,在轉型域境下,實現兩者動態平穩的狀態,是確保社會穩定與個人自由、發展的出路,無出其右,確保兩者動態平衡的關鍵是現代民主制度。然而,專制極權制度,缺乏權力體系的制度約束,濫權與亂權成爲普遍現象,阻礙個人功利彰顯,加劇個人與社會衝突。在權力體系內部,形成等級森嚴的附庸關系,就像文貴所說,爲了權,爲了錢,官員們大多無所不用其極,對上,卑躬屈膝;對下,頤指氣使,團團夥夥,拉幫結派,把一個國家搞的烏煙瘴氣;尤其是在工商經濟與市場形態發展起來的商人階層,大多淪爲權力的附庸,成爲上層血緣關系(生殖器)構建政治家族的白手套,絲毫沒有發展出獨立人格與企業家精神,相反,成了媽咪(權力)與小姐(商人)的關系,甚至不少商人的夢想居然是亦商亦官,兩頭都占,既拉皮條,又做婊子。文貴作爲一個商人,用它的經商曆程證明,一個有獨立人格,自由思想的企業家,完全可以通過自己的努力過得好,過得潇灑自在,過得有滋有味,資本主義,有資本,才有主義,商人本應該是市場的中堅力量,而在中國,卻淪落爲權錢勾搭的食利階層,甚至在所謂馬列主義邪說下,天生背負罪惡感,隨時成爲被宰割的對象。其荒謬在,天天灌輸你,你被資本家剝削,卻不告訴你,自古以來,在極權政體的構建下,官民矛盾始終是主要矛盾,你時刻被官僚階層壓榨與欺辱。現在中國激化的個人與社會衝突,實質上是民衆與黨國的衝突,歸根結底是官民衝突。

常有人說,中國人缺鈣,這個鈣都是德。無德便無道、無術。道德滑坡問題,與個人功利方面的無限擴展有關,典型的就是極端個人功利,而這種極端個人功利的泛濫實質上是專制極權制度本身。從原有“一大二公”的計劃經濟體制向“多元主體”的市場經濟體制過渡,即使産權(所有制)關系、分配和利益格局的變動,以及其運行機制和環節領域諸多變動,依靠壟斷權力,形成特權階層,占用社會絕對資源,形成兩極社會,一面是統治階級,驕奢淫逸,腐敗墮落;一面是廣大的被統治階級,生活艱困,辛勞度日;而剝削與被剝削,統治與被統治的關系貫穿始終。貪腐、道德淪喪等極端的功利欲,與個體不擇手段的追名逐利現象只是引入市場,激發個體功利欲望的社會表象。誠如文貴所說,海裏面沒有好東西,什麽這個派,那個派,都是抓權抓錢的一幫混蛋,什麽深化改革,制度創新,大多想的都變著花樣的損招、陰招,不過是割老百姓韭菜的鐮刀,而圈豬理論一直通行,豬肥了,就可以用斧頭宰。無道無術,因而寡廉鮮恥,正道不行,歪門邪道盛行;正氣不彰,歪風邪氣橫行。

工商經濟以個體功利的彰顯爲特點,一是在經濟方面,以個人的財産權爲核心,以權利的延展爲表現,突出個人的基本經濟權利。文貴站在喜馬拉雅的高度,洞悉政治與經濟的實質,對他來說,錢只不過是個數字,而錢能幹那些事,才是他關心的實質,從起初的爆料,喚醒大家戳破中共的謊言與欺騙的心靈震撼;再到動員國際力量聚集,認識到中共與納粹、蘇共一樣對威脅世界的實質;再到推翻一個舊世界,建立一個新世界的夢想實踐,以錢爲核心,以利益爲紐帶,調動前所未有的力量,以一己之力與一國對抗,他的決絕意志,他的自由思想,他的社會責任,其個人價值的彰顯已前無古人,已融入曆史,只可與喜馬拉雅來比擬。二是在政治方面,個人經濟權利的延展自然訴求到政治權利,然而秦始皇加馬克思的黨國,裙帶關系、家族勢力壟斷政治權力,暗箱操作與黑幕政治依舊;同時,個人對政治權利的訴求增強,與政治權力壟斷之間的矛盾加劇,集中體現在官民矛盾更趨激化。文貴用一種前所未有的形式,將原子化分散的小螞蟻聚在一起,搭建平台,傳播真相,既要用真相的力量,聚集人心;也要用資本的力量,凝聚人心,人心就是政治,人心得失是政權合法性的根基,以思想灌輸,謊言欺騙和防火牆構建起的所謂先鋒隊與堡壘,在真相傳播的面前搖搖欲墜,而在資本的選擇下,轟然倒塌,錢沒有主義,那裏安全就跑向那裏,那裏賺錢就往那裏去,當美國認識到中國經濟的實質,特朗普只有將聯邦退休基金撤出的一條路,當産生一個安全增值的金融創新,數以億兆的資本蜂擁而至,顫動人心。

中國社會由傳統宗族向現代公民轉變,由相對分割地域的宗族關系向開放整體的公民關系轉變,一是需要開放,即地域之間、階層之間相互的流動,即個體的獨立流動地位;二是自由,即個體享有流動中的基本權利與保障,以期實現流動的質量,彰顯個體的功利。個人的自由、發展是社會自由、發展的前提,尊重個體的權利,維護個體的利益,彰顯個體的勞動價值創造,在個人創造的勞動價值,得到社會的基本尊重與維護的前提下,以公民的現代身份來劃定其應承擔的社會責任,實現個人功利與社會責任的恰當結合。台灣的民主實踐已經證明,中國人的勤奮、智慧,善良與謙和,更適合現代民主制度,現代國家的理想實現正在逼近,一個東方強國引領世界的潮流正在到來,向喜馬拉雅致敬,向文貴致敬。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1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