黨軍、中共病毒兩者關係?

【中英对照翻译】https://spark.adobe.com/page/xsutJbkExEeVK/

新闻来源:The Daily Telegram

翻译:雅典娜Athena

简评:海阔天空

PR:Roberts

简评:

又是军民融合!中共军方参与病毒研究的证据浮出水面!那些发表的论文就是军方参与研究的铁证!但遗憾的是,每日电讯报即使不屈不挠的在追踪证据,但真相似乎还是扑朔迷离。在每日电讯报追踪到的这篇文章,仍然在放冠状病毒来源于海鲜市场的烟雾弹,又要栽脏给穿山甲。蹊跷的是,为什么这篇论文是在2020年2月发表的呢?而且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就在顶级《nature》自然杂志上神速发表?霍姆斯教授真的是独立研究的吗?他的研究真的是严谨的,符合学术最高标准的吗?为什么他是是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公共卫生学院联合会的成员中唯一的西方科学家?西方从教授到顶级期刊的学术界究竟是怎么样被中共一步一步渗透的?细思极恐。

原文:

冠状病毒报道:红色军队是如何监管冠状病毒研究的

独家报道

中共人民解放军参与了由澳大利亚政府共同资助的科学研究,探讨了冠状病毒的起源,该文章已发表在顶级的医学杂志上。

一项由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和中共政府共同资助的研究在一份重磅爆料的文件中得到了透露。悉尼大学称之为帮助解决了CCP冠状病毒的难题,即如何从动物传染到人类,这个“基因序列”和“病毒隔离”的实验是在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某研究所的一个重点实验室中进行的。

微生物研究所所长曹务春教授在论文致谢中被作者感谢他的“重大贡献”。他是一名上校,是武汉病毒学研究所委员会成员,他的职位表明,他显然与本研究有相关利益。

这项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是彤易刚(音译),于2005年开始在解放军所属的微生物研究所工作。

武汉病毒研究所是全世界调查的中心。这项研究调查自然产生的冠状病毒是从实验室意外泄露出来的,还是来自当地的海鲜市场。写作该论文的科学家认为后者的可能性较大。

这项研究是悉尼大学病毒学家和进化生物学家爱德华·霍姆斯(Holmes)教授与中国研究人员共同撰写的两篇关于冠状病毒的科学论文之一,他们获得了中共政府的资助。

霍姆斯教授在他的研究领域里声誉甚高,他是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和公共卫生学院联合会的成员中唯一的西方科学家,他在1月11日第一次上传了冠状病毒基因序列。

很难认为霍姆斯教授的研究项目是完全独立的,严谨的,有最高科学标准的。他的论文撰写得到了澳大利亚的基金资助。

他在2020年2月的研究中研究了一种叫做穿山甲的动物——而不仅仅是蝙蝠——可能成为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以传染给人类。

军队的设施

霍姆斯教授利用这项研究呼吁禁止海鲜市场和野生动物的贸易。

这项研究名为“识别马来亚穿山甲中与冠状病毒有关的SARS-CoV-2”。论文于2020年2月7日完成并提交,3月2日在《自然》杂志上进行了同行评审,并于3月26日发表。

虽然蝙蝠可能是SARS-CoV-2的主要宿主,但任何可能导致人类感染的中间宿主的身份未知。”研究报告在总结部分这样写道。

“在这里,我们报告了在中国南部反走私行动中查获的马来亚穿山甲与冠状病毒有关的SARS-CoV-2的鉴定。”

《每日电讯报》可以揭示这项研究所依赖的“序列”和“病毒分离”是由解放军在中共的实验室里进行的。

在论文末尾的致谢部分里,作者写道:“我们感谢曹务春教授、娜佳博士、张亚伟博士、姜佳富博士、姜宝贵(音译)博士和他们在北京市微生物与流行病学研究所国家病原体和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的团队对本研究做出的重要贡献,包括在研究中进行协调病毒分离、定量多聚酶链反应以及测序。

国家病原体和生物安全重点实验室是隶属于军事医学科学院的北京微生物与流行病学研究所的一部分。

军事科学院是中共人民解放军最高级别的研究所。

研究人员排名

北京研究所所长是曹务春教授,他也因为“对这项研究的重大贡献”,包括“与不同的部门合作”,在研究论文中获得了最高的赞誉。

在他的正式简历中,他穿着军装,显示了他有“上校级别”的军衔。

简历上说,他“现在是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微生物学和流行病学研究所所长,病原体和生物安全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据武汉大学新传染病中心科学咨询委员会网站的介绍,曹上校也是该委员会的委员。

悉尼大学的一位女发言人称,霍姆斯教授的工作“在学术上是独立的”,他没有从中共政府或中国公司或机构那里获得任何研究基金或个人资助。

她说,“他与中国来的科学家一起做研究工作,他的工作得到了澳大利亚研究委员会、国家卫生和医学研究委员会以及悉尼大学的资助。”她说。

“我们坚决捍卫我们的研究人员根据澳大利亚所有相关法律和政府的指导方针与世界各地科学家合作的权利。

“霍姆斯教授与军事科学院没有任何联系。他们对这项研究参与是在鸣谢部分里声明的,这是标准的做法。

在霍姆斯教授参与之前,曹博士协调了实验室工作。他没有指导或监督霍姆斯教授独立开展的工作。

悉尼大学的网站上写道:“霍姆斯教授是该论文合写者中唯一的非中国学者。

另一篇由霍姆斯教授参与合写的论文发表在《细胞》杂志上,对从武汉海鲜市场采集的样本进行了评论,并指出,“并非所有早期的新冠状病毒都与市场有关,所呈现的故事有可能远比最初怀疑的更复杂”。

中共国驻澳大利亚英联邦大使馆在一份新闻稿中引用了这一点,该新闻稿批评媒体的报道“玩弄所谓的中国海鲜市场”。

令人担忧的联系

查尔斯·斯图尔特大学公共伦理教授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支持莫里森政府议员关于建立监督机构的呼吁。

虽然对澳大利亚研究人员的诚实和专业精神方面并没有置疑,但对于中共军方的参与却应该提出合理的质询。

他说,“很明显,这些大学并没有对他们的科学家正在进行的合作进行适当的监督,因为在澳大利亚各大学里有许多敏感的研究案例,是与中国科学家合作进行的,与中共军方有联系,或者他们可能会向中国的公司或情报部门传递有价值的信息。”

各大学一直不愿承认所存在的问题,并且躲在《国防贸易管制法》背后。该法案禁止出口敏感的技术,但没有禁止中国军事科学家在澳大利亚实验室从事敏感项目的研究。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对中国机构的分析,将军事科学院(Academy of Military Science)定为解放军军事科学的首要机构。它负责领导和协调整个军队的军事科学。

新闻来源

编辑 【喜马拉雅战鹰团】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202562/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