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5月8日郭先生GTV直播連線戰友文信

战友之家听写组

郭文貴先生:抱歉抱歉抱歉,非常的不舒服.昨天到現在啊,我非常不舒服,抱歉抱歉啊!

文信先生:您總對我們戰友說抱歉,我們自己也有點承受不起。我們應該說的是對您說謝謝,真心的多謝七哥,真的真的沒有您的出現,我們就沒有戰友。我們找了這麽些年,找的就是您這樣的,我不能說太大了,就是英雄,您是為我們全中國的人民在打流氓,我的口頭禪就是說,我站在英雄好漢的後面我給英雄好漢倒壹碗水而已,謝謝七哥,真的謝謝!

郭文貴先生:非常榮幸今天跟文信連線,首先非常的抱歉,昨天到現在占用了妳很多時間卻沒連好,另外壹個,這勞斯萊斯都來了,全歸文信啊,開玩笑。我昨天才知道我們現在的G幣在關閉之前我們有六億金幣在APP裏面,嚇死我了。如果要不關掉的話妳想想多可怕,現在是600萬美元,400萬還是600萬?600萬好像是,這個太嚇人了,400萬600萬我忘了,反正是將近5、6億的金幣,太可怕了,那麽今天咱們已經停止收金幣了。但是大家妳看到都在給文信打賞金幣,意味著什麽,這是真愛,不是戰友拿著金幣摟著不動了,而且是還給他打賞,兩臺勞斯萊斯,壹臺勞斯萊斯是3600吧,兩個已經是7000了,三臺了,這7000多了,妳的已經現在,這未來就是真的妳可以買壹臺車了已經,妳可以買壹臺車了,這不是開玩笑,不是開玩笑。妳看這金幣,妳看這嘩嘩的妳看看,這是金山銀山。啥是戰友?文信這個時候妳能看到不放棄;不拋棄;不忘記;還有無我,妳看戰友的金幣。首先道歉了,然後現在請文信開始,謝謝!

文信先生:首先是對咱們文貴先生表示崇高的敬意,我是自從2017年年末11月份左右,從油管上看到了文貴先生的直播,然後我就是壹發不可收拾,當時的心情也怎麽樣呢?就是說我當時看郭德綱相聲的時候,他說了壹句話我就非常的激動,他說的今天晚上說壹個電視臺不讓說的,我就有點心情激動。結果當時看了文貴先生出來壹說王岐山,中國共產黨,當時我不認為是滅共,我認為這是壹個反共人士,我就拍手叫好,本來我是坐著看,我壹下拍手就站起來看了,我老婆還說妳幹嘛呢,還激動。我說這個人敢罵共產黨,當然我們家的也是罵好多年共產黨了,從我爺爺,我大伯,我爸那就壹直罵共產黨,我們家的祖墳是…,幾百年了是多少年,甚至更早在天津市東麗區被共產黨已經拔了。咱們不是說有徹底仇恨什麽的,就說這個黨組織真的是太邪惡!七哥您說歷朝歷代的官府有說把妳平民百姓的祖墳扒了,它征用的嗎?沒有其它只有中國共產黨,也許我是孤陋寡聞,但是我是這麽認為的。七哥當時壹出現我真是天天看天天看,後來路德出來,我又天天看路德的節目,然後路德又給我發了壹個小板手,壹直就是說別說是堅持,根本就是我的喜好和我的信仰,談不到堅持,就是壹直走到今天。所以說對七哥別說是敬仰,您是舍棄了家人的安全,員工,公司的資產到了國外爆料,然後我們就是天天看天天看,然後就是、妳就是說,妳整個就是說,我們的壹種信仰和寄托消滅這個中國共產黨。

郭文貴先生:哇! LadyMay。

文信先生:謝謝!謝謝!謝謝!

郭文貴先生:這誰打的,這誰打的LadyMay?這是。

文信先生:我壹會得回放,我看壹下,我壹定要謝謝人家,記住人家。

郭文貴先生:三臺勞斯萊斯、四臺勞斯萊斯,壹臺LadyMay.哇塞!這金幣。

文信先生:謝謝金幣、謝謝金幣,我這有點激動,說這不激動是不可能的。這是、這是近距離跟七哥接觸而且這也是我這個,壹個草根人生的壹個怎麽說呢!今天也是個重大意義。謝謝七哥!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妳說呀,妳不是要問我問題連線嘛!妳忘了妳幹啥了,妳忘了妳的角色了。妳這草根咋當的呀!誰跟誰,妳是主持啊!

文信先生:我之前有壹個,確實有壹個問題來的,但是這個問題有點太老了,我想回背壹下。

郭文貴先生:老的問題最好妳別問,妳問壹些大家感興趣的問題,好吧!

文信先生:好,那我就問壹下現在的壹個問題,也是最直接也是我的組員、想直接問的問題。比方說草根小哥呀!我的組員啊!說的咱們天天打擊這個欺民賊,問問七哥,這個欺民賊是、將來是什麽命運,是、有沒有什麽法律、法規要制裁他們。這個問題是我滅賊小組還有這個,我的直播的組員們就最關心的,因為他們也在天天跟著我滅欺民賊嘛!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謝謝啦!今天妳的開頭用了大概是8分鐘,文信妳看著沒有,妳的講話占了8分鐘,這就是妳要未來妳跟,哎!這大飛機來了。這飛機16888金幣。哇噻!這、這可買臺車了。妳這個以後主持的時候,妳不能壹開頭妳就直接還沒問問題,妳就聊了8分鐘。妳要到FOX電視臺,妳直接就被炒掉了,妳知道嗎?文信。

文信先生:好的,好的。

郭文貴先生:開玩笑啊!我想、我想回答妳第壹個問題。關於欺民賊的下場,無非就是兩個。第壹個這些人百分之百的都會在他的所在國,什麽澳大利亞呀!新西蘭吶!還有這個美國呀!壹定完。哇!這玫瑰花太好了,都是送給文信的,不是送給我的啊!我知道這是女的送的。

文信先生:謝謝!謝謝!

郭文貴先生:這個、啊!又來勞斯萊斯了,5臺勞斯萊斯了。哇!這個所有的這些人壹定會受到法律制裁。沒有壹個國家,我告訴妳像莊烈宏他說的這些話,像他幹的那些事兒。像這個黃河邊、黃河大便的那個混蛋,還有像什麽這個曾宏,還有這個Inty,妳的、妳的曾經的哥們的Inty。

文信先生:不是。

郭文貴先生:妳跟他同車共枕,同車共行的Inty,壹定會受到法律。像郭寶勝、夏業良壹樣,就像熊憲民,熊憲民說過壹句話,他說的心裏話。他天天睡不著覺,惶恐不安。他有兒子在美國,妳知道嗎?他有兒子在美國,他把這錢放他兒子那裏。像這個韋石,他把錢是放在北卡羅來納州他的女兒那,他家人那,他弟弟那。

這些非法的財富,以犧牲戰友和中國民族愛好自由人士的安全為代價,包括熊憲民做假政庇等等。假牧師這些人,包括那個Bob Fu,傅希秋,所有這些人,他壹定會。妳記住我今天說的話,我們壹個都不會放過,我們壹個都不會放過,讓他這輩子只幹壹件事。他只能壹生中要麽在法院過,要麽在監獄裏過,他不會有第三個地方。妳記住我今天的話,要麽在法庭上過,要麽在監獄裏過,壹個都不跟他拉倒。

他們頭兩天還幻想著把案子給他撤銷,他沒想到該撤的撤,不該撤的就不撤。妳像有些識時務者為俊傑的,站在了我們爆料革命這壹方的,妳比如夏業良頭壹段時間,專門找人,壹個我們中間朋友,壹個教授給我打電話,說能不能求文貴把我這個案子給撤了,我說先讓他先挺支持爆料革命,夏業良,可以這十萬美金不要,但妳先站出來道歉,我可能考慮、可能考慮。
他說他把他老婆已經接出來了,現在過得生不如死。然後能不能把這10萬美元給免了,我說可以呀!先支持爆料革命,我可以考慮.然後他也沒有,還來騙我來了,怎麽可能!

我告訴妳文信所有戰友們,所有任何罵我們戰友的包括侮辱我們爆料革命的壹個都不會放過,不是在法庭就是在監獄不會有第三條路,謝謝!

文信先生:好的好的七哥,這個解釋呢就是比較簡單明了,相信這戰友們聽了也是非常的這個滿意.然後那個第二個問題呢,我是想問壹下什麽呢,現在這個在這個中共要是已經就是被這個消滅在即了啊,已經被推翻了馬上就要被推翻了,然後呢在這個中共病毒的這個事件的情況下呢,咱們的新中國成立了然後那麽咱們這個新中國的這個產業鏈,或者就是說怎麽樣能夠,什麽當然金融我不懂啊,怎麽樣能夠這個國家怎麽能夠重新,咱們建立這個自己的這個家園,從經濟上從這個生產力上,當然那糧食上我是之前那個您是說了壹些,然後這國際救援物資啊什麽的,我想從這個這個中國怎麽能夠再次的把家園建立起來,然後怎麽能夠以後再跟那個國際社會有這麽壹個對接,也不是說的無縫對接,就是壹個最起碼有壹個對接,跟這個世界的怎麽有壹個壹個怎麽正確的友好的壹個連接方式,謝謝,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妳的問題能記住的人我估計世界上只有郭文貴了,妳的問題太長了文信呀,以後問問題真不能這麽問啊,問問題不可以,事實上這個問題太大了,哪那麽具體呀。這個妳問的問題很大,那我壹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這個根本問題呀,這中國未來就是我壹直說的正道主義,中國人要想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以後第壹個要有信仰。壹個沒有信仰的民族啊這個跟這個咱們這個動物世界或者說就我們對面的這個山林裏邊這個野生動物沒有任何兩樣的。

因為妳沒有信仰就沒有底限,道德是人就是人和狗和畜生的分別,中國人連道德都沒了,這就是很可怕的,先建立這就是為啥中國教育重要,信仰和道德法治,妳這個人和動物的不同不就有法治有規矩嗎有行為標準嗎?是不是,這是根本的差距嗎,這些東西的先建,妳不建的話沒有的;另外壹個跟國際的關系,妳知道現在中國人妳老是覺得我十四億人,就像當年的奧巴馬總統說,怎麽看待中國現在,他說就像壹個過得好好的壹個大家庭世界,哇又壹LadyMay,妳贏了仨LadyMay了六臺勞斯萊斯了,當壹個大屋子裏邊過的好好的,突然來了壹個大猩猩他也不管妳怎麽著,往那壹坐它想幹啥就幹啥,這叫不遵守規則。就是這個世界上也有規則,個人要有道德,這是壹個根本。

那麽跟國際的關系如何相處?當妳覺得妳塊兒大的時候妳也得遵守壹個規則,那就是中國人要成為世界上受尊敬的、有信仰的、有法治的,還更重要的壹個要尊重國際秩序和世界共處的這麽樣的壹個民族才可信。

所以說建立好壹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必須在這幾個方面,信仰、道德、法治、國際關系、民族、國家、人民形象的建設。我們海外多少中國人啊,如果中國人給戴這個標簽是制造病毒要殺死全世界,或者都是騙子或者都是永遠像那極端民族主義者,人家班農在Warroom已經說了,最大的種族主義者就是共產黨,共產黨對待自己的人民連貓狗不如,而且最瞧不起的就是中國老百姓,不給他們的孩子不給他們起碼的尊重。這是壹個常識。

所以說建設新中國絕非壹朝壹日。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我可以告訴大家,到那個時候妳們會發現我們所失去的,我們所面臨的困難都是妳今天腦子連想都沒想過的而且是巨大的。不管是帥哥還是美女還是老人還是孩子,昨天有壹位這個戰友的母親,戰友給我說他把他母親接到了這個某個國家,他母親來了以後天天罵美國,後來就讓他母親聽爆料革命,聽了爆料革命老人家開始最後拿著耳機子睡覺前她就聽,最後是徹底認清共產黨不行了。她的爸爸媽媽也都被共產黨給殘害死的,她的先生也是,她的孩子把她接過來,現在完全支持爆料革命。所以我告訴他說,妳記住實現喜馬拉雅以後,妳帶著妳老娘來,我單腿跪地,我到外面去接去。

為什麽我要這麽說?壹個老年人被共產黨洗了壹輩子的腦,自己的父母都被共產黨弄死了,自己的先生也被弄死了,孩子把她接到國外的時候,她還在罵美國人,還替黨說話呢。然後她自己還能醒過來,她能找到壹個人的壹個正常的位置,最後面對真相,支持爆料革命,堅決支持滅共,這樣的老人家她人生是完美的。我失去過,我墮落過,我迷失過,可我又重塑了我自己。牛,偉大了,那麽多少中國人能做到這壹點?

唉,妳剛才問的問題,這是我們可能面臨最大的問題,多少無知的人啊,這些人壹說:哎呀!這個怎麽樣,怎麽樣,壹切都是否定。可是很多人就沒有能力告訴他,妳告訴我,妳否定爆料革命的時候,除了爆料革命,我還能選擇什麽?共產黨?假共產黨?腐敗共產黨?妳還能選什麽黨,妳告訴我?然後選擇那些披著宗教外衣的壹幫假和尚騙子。絕大多數的中國場合成了壹幫逃竄犯,流氓犯,勞改犯,以及地痞混的斂財騙錢的地方,妳不覺得中國的宗教場所已經到了很可怕。我走訪過無數的山,我到了山廟,和尚,道觀,我看完以後太可怕了,誰惡誰能占住壹個廟。誰跟當官的好,誰能占壹個廟?誰能欺騙更多的錢,誰能霸占更多的女人,這是什麽天下這是!中國人心不重新建,人們的規則不重新建,沒有了共產黨的新中國更可怕。我回答完了,謝謝,文信!

文信先生:我個人是這樣認為的,這個文貴先生的出現,然後這個我們戰友當然跟著這個文貴先生發起的這個爆料革命推翻了這個中共之後,我個人的想法是文貴先生他的這個魅力和信仰,亦會影響到新中國的方方面面。

首先我們這個戰友呢就跟著七哥學做人的最基本的這壹些信仰和這個禮儀,這是我們中國人必須要恢復的。因為七哥總說:妳看這個臉,總是板板的,我們要學會微笑和自信,贊美對方,這是首先的。

然後呢,我想是七哥會影響到全中國的方方面面,尤其這個宗教界。當然我對宗教也有壹定的信仰,但是我談是談不好的,我不能具體的談。另外我要問壹個問題:也是我們現在工作的問題啊,我跟我的直播小組在推廣這個氯喹,目前在疫苗沒有出來的時候,氯喹還是能救人的。當然了,這個問題好像不像是個問題了。我可以問這個問題嗎?這個氯喹能暫時救人命,它是排在第壹位嗎?

郭文貴先生:妳想問我氯喹到底管不管用,還是別的意思?

文信先生:應該沒有比氯喹更好的藥物了吧?七哥。

郭文貴先生:那完全是錯誤的,氯喹到目前為止很多人傳說啊,這個說他是這個關鍵的壹種藥,我現在我覺得大家我們不能去否定去,這咱沒有能力,也沒有資格否定。但是我個人現在跟很多國家政府部門的合作,據我所知,有很多很特別的辦法,我在這兒不能隨便的說,因為要負責任的這個。

另外壹個呢,我覺得大家現在要對這個藥有個清醒的認識,現在我們有很多這樣的藥,很多戰友向我要這個藥,我們現在這個香港和臺灣有大量的這個藥。但是現在壹個都不讓妳寄,妳壹打開包,壹個不讓妳寄,這是壹個。

我們在美國往歐洲寄也不行,也就是寄就是個問題,所以很多戰友要藥,但是寄不了。但是同時也說明壹個問題,這個藥並沒有完全得到所有的官方認可。妳不要真的亂吃,我強烈建議妳們推羥氯喹的時候,妳們壹定要註明妳們不是醫生,妳推薦的時候不要讓亂吃。我們很多戰友說給老人吃了,我說妳瘋了。這個羥氯喹如果沒有醫療界的證明,妳吃了這種副作用是可能比這個冠狀病毒還可怕,我們不能這樣的無知啊。另外壹個,共產黨只要說的藥妳壹個都不要碰,絕對不管用,而且要妳的命的。

另外妳看到馬雲,我推出的視頻,他不戴口罩,旁邊有服務員戴口罩,他在這塊到處晃蕩。那馬雲是萬億身家,是共產黨的絕對代言人,他壹定有什麽辦法知道了不戴口罩我怎麽能不被傳染,傳染上我如何能治病,他絕對不是吃的羥氯喹,我可以告訴妳,他絕對不會吃的羥氯喹,壹定有另外幾種藥,我希望這些藥能盡快的公布出來。

另外壹個大家可以擁有做備份,但願大家都不要攤上。可以羥氯喹阿奇黴素,但不要提前吃,而且我也建議妳們不要老在節目裏講,好像給大家壹個誤解,有病吃羥氯喹就好,肯定不要染上病。染上病現在我可以告訴妳沒愛情,沒未來,沒有朋友認識妳,沒有工作,妳去哪裏都是比什麽都受歧視,會無數個機構場都會來限定妳。(鈴聲響起)我的會議時間到了。絕對不允許冠狀病毒復還者,復愈者去參與這事情,這是很可怕的,請文信。

文信先生:好的,好的,七哥,這個問題的好像是有點——,我問的——,抱歉,抱歉。我下壹個問題就是說那個您就是說從這個年輕的時候從20幾歲然後就捐了壹臺摩托車被共產黨給妳抓進監獄去了,然後呢就是認識了之後認識了壹些高人啊。我簡單的說,先敘述壹下,最後那您就是建了河南裕達,然後再之後什麽盤古,妳是這期間您已經就是給您打造了壹個首先是壹個經濟上的壹個強人了,但是後來那您把您自己又給打造了壹個就是壹個滅共者的壹個巨人,這些個都是您按部就班的這麽設計在軌道上進行的,還是說,怎麽說呢?還是說就是說,雖然說有這麽壹個發心,壹個大的發心想滅共,但是說那又有神助和您壹個堅定的信仰,就是說壹步壹步的就是到了壹個今天形成了壹個真正意義上的壹個滅共者,而且您這個滅共者整個地球上是壹個唯壹前無來者後面也沒有第2位,我們這是舉目共睹的,謝謝七哥。

郭文貴先生:妳的問題是什麽?妳得問我。

文信先生:我的問題就是說現在您這個——,爆料革命出來。

郭文貴先生:出來做生意是有計劃的?還是沒計劃的?還是啥意思?妳的問題是我有計劃還是沒計劃的?

文信先生:妳是有計劃的還是沒計劃的?

郭文貴先生:OK,好,明白,謝謝。

文信先生:妳的計劃是常人不能達到的?

郭文貴先生:好,我明白了文信,謝謝,妳問的問題很好。首先壹點我想跟文信妳分享的是什麽呢?在清豐看守所之前,我非常清楚,我當時做生意是讓我爹我娘能有錢買醬油買鹽,是吧?早晚有頓肉吃,不要老撿肉脂蠟吃,有點油吃,這是最根本的。

後來是在89年,我不是20歲,我是89年,真實出生應該是1970年,19歲的時候,這個89進去。那個之前我家裏邊,我的哥哥被當地的官員給打的,幾個人攮了很多刀,上百刀差點滅門,當地的所謂的官二代欺負,官家後人。後來我父親妳也知道是被打成右派的,腿打斷,這種仇恨他不是說,在我很小時就已經發生了。那麽當我父母窮人窮困的時候,我是很早的,七,八歲的時候我就賣過糖葫蘆,串糖葫蘆,八,九歲的時候我就賣過冰棍,冰糕,冰糕,冰糕,冰糕,冰糕了,賣過冰棍,就想家裏太窮了。

後來妳知道我在89年的時候我已經結婚了我都倆孩子了,壹兒壹女,又遇到了(視頻有停頓),我當時賣掉了摩托車也好,我當時是倒賣摩托車還有汽車,我做生意就是為了讓家人過的更好。那個時候就已經恨共產黨了這是毋庸置疑的,因為那時候我父親我母親我家人的經歷太慘了,那個恨吶找不著表達方式,後來有了89.64,哇!壹下就爆發出來了,所以義無反顧的把摩托車賣掉了就捐進去了。那麽後來在看守所的時候那就很清晰了就滅共、民主、法治、中國所有的原因,我家人災難、困苦、的這種原因。

堅決滅共從那以後就是有計劃了,非常有計劃,出來以後就是首先讓自己,要把家人、孩子、父母在世的時候要把老人送走要把孩子養大,這是個人的起碼吧?父母在不遠行,兒女小妳要盡責任。然後積累實力經濟、人脈,包括鍛造塑造自己讓自己強大,了解更多的關於政治、經濟、中國歷史、中國現狀的壹些信息,多交朋友,這都是有計劃的。當然妳沒有錢是什麽都別扯,壹個沒有錢沒有經濟實力的人說妳想幹啥實際上在今天這個世界幾乎是幻想,幾乎是幻想!那麽這都是在計劃之中的。所以說沒有打造這個詞兒妳這個詞兒用的非常不好,沒有打造,妳的信仰和理想和妳的(視頻有停頓)是打造不出來的。像我這樣想要滅共想要報仇、保命、保財、甚至我當時很清楚的知道共產黨必須消滅!

消滅共產黨靠什麽?我的信仰,我要確定我的信仰,我要首先把我自己培養成自己內心世界真正的在知識領域在各方面都能確實跟我追求的信仰能配的上也就是重塑自我,重塑自我!

這是壹個過程到最後就是更加相信是天意,包括現在我跟妳連線什麽的我覺得都是天意的安排。昨天沒有連成今天不就連成了嗎?不放棄,不拋棄,那不就連成了嗎?所有絕大多數人昨天晚上沒連成今天就不跟文信連了,去跟另外壹個人連,我說不可以,我很難受,我今天拿著電話我跟我的團隊說最多的——我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妳們讓我壹晚上跟文信沒連上我很丟人,我不能答應文信的事情我做不到!我做不到我很難受!我不能跳過文信去幹別的事。我今天早上剛剛跟華盛頓開會,華盛頓昨天壹整天的會今天還壹整天的會都是重大事件,但是這件事我不能忘,我要跟文信聯系,就剛才我說,妳看我嗓子都啞了我之前還含著藥……

文信先生:喝口水喝口水七哥!

郭文貴先生:我說我必須要實現我的諾言,任何壹件小事我都做不到我怎麽可能做大事呢?行為方式和妳的道德和妳對待事情對待人的方式決定了妳壹個人的結果,謝謝文信。

文信先生:好的,首先先謝謝妳七哥啊!就是說您的這個行為方式當然是受到我們的尊重,就是說您對每壹位就是說呢,我的形容不對啊口才有限,就是最草根的戰友就拿我文信來講吧,對吧?您也是用壹天的時間還在惦記著這個事還在那個……剛才我在跟您連線之前呢我正在那個穿著個小褲衩光著膀子,正在看路德社當小扳手呢,然後我突然間就聽到“文信,連線!”哇!我第壹下蹦起來……(視頻停頓)

感謝非常感謝啊,這是誰?沒看見,文虎小哥,文虎大哥啊謝謝,謝謝,非常感謝小鄭州是吧?好的,謝謝金幣!謝謝諸位的支持啊!謝謝謝謝!非常感謝!今天也是對我壹個……(視頻結束)

1+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8699/ […]

0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