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察使用手機搜查令,正成為所有香港人的安全隱患

據美國《石英財經網》報道,從9月下旬到11月初,數百名警察共花了21個小時在香港商業區中心香港警察總部22樓的一個房間里,對香港民運人士黃之鋒的(Joshua Wong)的蘋果手機數據進行了導出檢查。這位23歲的民主運動人士幾個月後才得知,在當局2月份向他提供搜查令時,他的加鎖手機已被破解。去年夏天他被捕後,他的手機也被沒收,逮捕罪名是在香港針對有爭議的引渡法出現的大規模抗議活動中,煽動他人參加非法集會。

周婷(Agnes Chow),另一名香港民運人士,民主黨的創始成員。她與黃之峰一起被捕,黃之峰和周婷的司法審查記錄了這些細節。警方同時沒收了她的電話,法庭文件顯示,雖然警方設法侵入了黃之峰用四位數字密碼鎖定的手機,但他們並未設法使用警隊現有的數字取證工具獲取周婷的谷歌手機的內容。 周婷說她的電話仍在警察的掌握之中。根據香港安全部長的說法,去年6月至11月期間,警方共破解了 4000部屬於在押人員和嫌疑人的手機,黃之峰的手機只是其中之一,1月份提交的兩項司法審查詳細說明了措詞模糊的搜查令的濫用(基本上與向王和周所用的搜查令相同),使警察能夠廣泛有效且無限制地沒收因抗議活動而遭被捕人士的數字設備。就像針對黃之峰和周婷兩人的搜查令一樣,警察可以把沒收的手機帶到警隊總部的房間進行“所有內容信息”的訪問。換句話說,警察得到了表面上搜查的手令,實則是警察獲取了對個人手機中信息的訪問權限。

一位了解案件的香港律師說,香港警察含糊其辭的逮捕令被一些法律專家認為在法律上是有很大缺陷的,而最壞的一點就是濫用司法和法律。伯克曼克萊因研究中心的律師兼哈佛大學互聯網與社會研究員內森·凱澤(Nathan Kaiser)說:“很明顯,在我所知的司法管轄區(美國,瑞士,德國或《歐洲人權公約》所規定的司法管轄區),香港警察的行為和說辭是站不住腳的。”他解釋道,在搜查令中通常涉及兩個當事人:搜查方和被搜查方。 但是在這裡,搜查令是給警局總部的,這根本說不通。警局總部不屬於搜查方和被搜查方的任何一方。他將這種情況與乒乓球比賽進行了比較:同一方同時在乒乓球桌的兩邊玩,而手機被沒收調查的一方甚至不在乒乓球桌邊上。

使用這種含糊不清的搜查令可能會在更大範圍內威脅香港公民的隱私權,尤其是考慮到警察越來越頻繁地進行大規模逮捕,包括那些剛好在抗議現場走過但仍冒險的旁觀者,也被警察使用授權書檢查其數字設備。自去年6月抗議活動爆發以來,截至1月初,警方已逮捕了約7,000人。其中只有不到六分之一被起訴。

聊天群有危險

一位駐香港的網絡安全專家為香港警察的網絡安全和技術犯罪局提供了培訓,但因為這個問題“在政治上過於敏感”他不願透露姓名。他對警察有能力破解被鎖定的手機並不感到驚訝。他表示,即使由於不清晰授權的合法性受到質疑,最終在法庭上接受所收集的證據不能被採納,從手機中提取數據仍然可以幫助警方開展調查工作。這位專家以被香港示威者廣泛使用的電報(Telegram)聊天群為例,即使警察沒有提取特定的消息作為證據,他們也可以找出管理員和聊天組的其他成員是誰,並利用這些信息來進一步進行調查。他說:“除非他們需要在法庭上出示這些證據,否則沒人會知道他們如何得到這些信息的。”

紐約大學布倫南司法中心研究員邁克爾•德曼(Michael German)表示:“政府真正感興趣的是聯繫人。”他補充說,從聯繫人分析中收集到的信息通常比手機內容更完整。而且,當必須將這種情報作為證據提供給法庭時,調查人員會通過合法途徑以“平行建構”的方式重建信息。在政府的起訴團隊提交的法庭文件中,香港警察透露是使用以色列移動取證公司Cellebrite和瑞典移動取證公司MSAB的軟件從鎖定手機中提取數據的。

數字安全的受害用戶

黃之峰認為,香港警方專門針對逮捕國際知名反對派人士的一部分原因是,他們可以使用手機來收集情報,上個月逮捕了該市親民主運動的15名退伍軍人就證明了這一點。包括媒體大亨黎智英(Jimmy Lai),律師吳靄儀(Margaret Ng)和李柱銘(Martin Lee),以及前立法會議員何俊仁(Albert Ho)。黎氏媒體公司高級主管馬克·西蒙(Mark Simon)表示,黎先生的手機被沒收了,儘管他沒有具體說明是否提供了搜查令。何律師說,他的電話也被沒收,但他現階段不是特別擔心,因為他援引了法律專業特權,警察不會隨意查看他的手機。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說:”香港當局出於政治目的而有選擇地使用執法手段,美國對此深表關切。”

24歲的抗議組織者陳皓桓(Figo Chan)是上個月被捕的15個知名人物之一,他收到搜查令,警察可以自由搜索他所有的數字設備一個月。他說,他並不太擔心從設備中提取數據,因為他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持電話機密通信,但確實擔心隱私權在香港日益受到威脅。 “我們的數據,我與朋友的交流會落入警察的手裡嗎?沒有人對此進行監督。”

評: 在香港司法日益受到中共破壞之時,在香港警方濫用司法迫害抗議人士時,所有追求自由,法制和人權的香港人都處在極度危險的境地里。手機作為現代人必不可少的隱私設備,警方可以毫不費吹灰之力就能調查到所有抗議者的信息,這是多麼邪惡和可怕的手段。從去年6月至今,導出手機信息成為助警方一臂之力抓捕香港民運人士的重要渠道之一,共產黨當下還依舊向世界各國推送5G技術和設備,可想而知一旦5G被各國所採用,那麼世界各國的安全信息將一覽無遺,5G成為中共控制世界的最有效渠道。最近世衛組織推出的immunity passport(免疫護照) 就橡給每個人裝了一個隨身監視芯片一樣,全球每個個體的信息都將掌握在中共手中。無論是CCP病毒, 新疆集中營監視,還是5G網絡等等這些科技資源,只要落在中共手裡,就是世界最大的災難。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Hakunamatata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0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