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5月6日郭先生GTV直播连线Twins

战友之家听写组

郭文貴先生:今天郭叔必須說,因為妳們到這個平臺上開始,首先我要感謝妳們兩個後代到這直播,帶來的這種新的壹代潮領的效應,因為妳們在家裏不能上學,妳們這個直播讓很多妳們這樣的壹代的人來關註著我們現在在做的事情,非常非常的感謝。

Twins:我們好喜歡在GTV上直播,好好玩。

郭文貴先生: 這個真的是屬於我們中國人的,妳們兩個是第壹個Twins上來的,妳看妳兩個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Unique是Twins,每個人都羨慕妳們Unique(獨特),人家說Twins是上天給的禮物,是好幾世爸媽結的善緣,是妳們已經很Unique了,然後又到了壹個最Unique的中國的壹個社交平臺,然後呢,妳倆又Unique玩音樂的,在咱這表演音樂的,傳達精神上最高的境界。傳播宗教,傳播陽光,傳播力量,最好的方式和傳播正義是音樂,所以說妳們又是第壹個,妳們有太多第壹了,上天給了妳們太多了,要珍惜!。

Twins:謝謝!太謝謝了!我們在GTV上覺得好好玩了,我們第壹天直播的時候就做了4個Video,好好玩,我們就是喜歡,就是喜歡這樣子。

郭文貴先生:這金幣真多,可能妳倆的金幣是最多的。今天妳倆是金幣在APP改版第1次使用,妳倆都碰上,說妳倆這個命太好了。

Twins:給這個都是因為妳在這裏。

郭文貴先生:那也不是,妳的家人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所以我說妳倆就是我的孩子,妳知道我為什麽這麽說嗎?妳倆能不能告訴我貝拉米拉,

Twins:I don’t know。

郭文貴先生:我來告訴妳,因為妳的爸爸,妳的媽媽,妳的家人還有妳們,我們正在壹個平臺上,這個平臺就是我們的家,就是妳直播的平臺,同時我們有壹個共同的夢想,我想妳們倆都懂,我不想妳倆談那麽多的政治,妳倆不要談那麽多的政治。我們正在創造壹個喜馬拉雅式的大家庭,妳的家人是我的老朋友,很多關系都是我們的老朋友。我們正在創造壹個大家庭叫喜馬拉雅,妳們是我們喜馬拉雅的孩子,當然就是我的孩子了,而且妳們是有標誌性的孩子,所以說妳們很重要,妳們是有使命的喜馬拉雅大家庭的孩子,太棒了,謝謝!

Twins:喜馬拉雅是什麽意思?

郭文貴先生:我今天壹會我給妳爸、叫妳爸回去教妳什麽叫喜馬拉雅,我不要教妳。Himalaya大家庭就是我們現在做的,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壹個有民主、法治的自由的新中國,然後叫妳們這樣的孩子,沒有危險的新中國。

像妳們兩個在中國多危險吶!又漂亮、又不差錢、還有天賦,是吧!那又是twins。妳知道嗎?很可怕的。我的七星級酒店裏邊有雙胞胎,在我那裏工作,最後都讓她們離開了。為什麽?她們是家庭壹點也不缺錢,跟妳們壹樣,家裏邊有金山銀山。但她們想工作,她就在我那裏特別喜歡。但是來的壹般都是共產黨的流氓貪官,他們每次來都要,哎!我要這個雙胞胎給我服務,然後就說壹些很低級下流的話。不但如此,他們還老是有壹些,啊!妳爸爸媽媽是誰呀?妳在哪裏上的學呀?妳要不要我送妳壹臺奔馳呀?都是這種流氓級的。

人家好好的孩子,人家不差錢。在他們腦子裏面,每個人都是可以用錢買的,如果錢買不到的時候,我就要妳的命,我抓妳的家人,我甚至設計妳要犯罪,這就是共產黨,太危險了。所以孩子們,妳們在家庭的壹個安全的雨傘下,妳沒有這種感覺,妳們還很幸福。但畢竟妳是要走向社會的,所以說壹個幹凈的、安全的、沒有恐懼的、公平的、法治的、信仰的壹個社會就叫喜馬拉雅。

Twins:喜馬拉雅,懂了,現在懂了。

郭文貴先生:兩個笑的真甜,但是妳倆笑的甜的背後,有問過妳爸爸、妳家人,妳問問他們是不是都像妳笑的那麽甜?他們的人生是否都像妳們那樣甜?不是的。妳們笑得甜是家人的所有的付出,妳們倆不在中國了,現在當然啦!妳倆可以這麽笑,在中國人裏面,每個人都可以這麽笑嗎?不可能的。
來杯咖啡,妳倆要不要喝杯咖啡呀?

Twins:我們有在喝茶,對,綠茶。

郭文貴先生:妳爸爸媽媽都是這麽棒的人。

Twins:是,我們給。

郭文貴先生:妳們說。

Twins:是的,他們真的是,那我說照相的時候。

郭文貴先生:妳們倆太幸福了。

Twins:我們是很幸福,是的。給爸爸照相的時候,他說不會笑。

郭文貴先生:妳知道他為什麽不會笑嗎?妳的姐姐就像妳爸爸,有時候壹回唱歌的時候,我發現、突然間妳們兩個壹會,我要給妳倆提建議再說。就妳的姐姐最像妳爸爸的臉。妳的臉,嗯,笑,嗯,就這樣。因為妳像妳爸爸,妳的妹妹呢!就像妳的妹妹呢!就有時候就笑的比較“啊”很開花呀!很天真吶!妳就像,妳姐姐就像妳爸爸壹點。

為什麽?因為妳爸爸的內心世界裏邊,並不像妳們想象的那麽快樂。因為他知道,他擔心著妳們倆的未來,擔心著妳倆的未來安全和幸福。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是很險惡的,特別是我們的國家中國。所以妳爸爸不會笑,他不是不會笑,她比妳倆還會笑,妳倆就是妳爸爸的真實的鏡子,因為妳爸爸在擔心著兩個女兒的未來和安全。

他知道中國有紅黃藍幼兒園,連那麽小的孩子都不放過,而且他知道妳們的安全,他壹直在擔心著。做爸爸的永遠在想著自己的孩子如何安全,如何不被人家欺負,特別像妳倆的twins,妳爸都在想這個。所以妳爸怎麽笑的出來呀!

妳兩個是上邊有雨傘,打雷下雨有雨傘,下面當然不用愁眉苦臉了。妳們要理解爸爸的愛和爸爸的擔心,都是因為妳們兩個。雖然妳倆現在不在中國,有這麽好的生活環境,但是妳爸爸為妳們的擔心,那是很大很大的。

Twins:嗯!爸爸很難啊!

郭文貴先生:我想、我想請教妳倆三問題,妳們兩個晚輩要直接告訴郭叔叔,第壹個問題:什麽叫音樂,妳給我說壹下?

Twins:什麽叫音樂,有點像那個說壹個故事,可是是有個旋律,就是妳可以,我覺得應該就是可以妳很容易的就是最像Express(表達)的壹個感覺,壹個故事壹個發生的事情,都可以說用壹些歌詞都可以說,可是變成壹個旋律壹起,而且寫成壹首歌就是妳永遠都可以有這首歌,妳永遠都可以妳聽這首歌妳就會記住妳以前寫這個故事的東西。要壹起有了壹首歌如果妳是講壹個事情的話,妳以後聽這首歌妳還會記住那個時間那種感覺。

郭文貴先生:妳知道希臘女神繆斯嗎?是幹嘛的。

Twins:啊!不知道。

郭文貴先生:妳知道中國人的音樂和西方人的Music有什麽不同嗎?

Twins:他們用更多(聽不清說什麽)

郭文貴先生:哈哈!所以啊!妳倆還小,妳倆不應該知道,妳倆要知道了,對於我就該嚇跑了。所以說我們這經歷了很多生命我們才懂得。我生命中有很多很多世界上最棒的音樂家最棒的音樂家,這個我包括妳們所說的就是還有歌星啊,歌星和音樂不是壹回事啊妳不要搞錯了。歌星他是壹個以音樂為工具的職業者叫歌星,歌手就是說把歌和音樂放在壹起的用嗓子表達的作為工具生存的和表達的叫歌手。完全又不同了啊!

我問妳的是音樂和Music西方的音樂,Music就是繆斯女神的她的力量,她傳達的力量和聲音,還有他對整個的上天和神的表達,它是壹種把內心的世界和物理的世界和過去和未來來綜合來表達的壹種祈禱的方式祈禱的方式。我要幹什麽、我想什麽、我發現了什麽,發自內心的那是壹種。
但中國人是完全是不同的,中國人的Music造出的音和樂,音就是妳自己的表達,就是聲音是壹種動作語言。那麽樂呢是妳的心是妳的心裏的想法。用簡單的話說是我看事情的方向和標準來自我心的對事物的壹個便捷的方法和結果,然後用我的嗓子來表達出來,所以它叫音和樂。就是發自身心的壹種聲音的表達方式,完全不同。

壹個是祈禱上天,祈禱的把我全內心的祈禱,哇!我的生命啊!我的愛呀!蒼天吶!大地呀!神吶!這時候祈禱哦!然後是怎麽樣怎麽樣是吧。不要那麽早讓我面對死亡啊,不要有那麽多恐懼呀,讓我的家人幸福啊!這是追求的是壹種祈禱。中國人是壹種是我內心對事情的想法,妳發現中國人啊,音樂這個樂器是世界上最棒的,笛子啊、二胡啊、嗩吶呀,是吧,都是最棒的。但中國的聲音好聲音是來自於新疆來自於陜西,嚴格講都是少數民族的,因為漢人的嗓子並不那麽好,我們的肺活量也沒那麽好。更重要的是我們的血液當中從來不允許妳想真實的表達妳內心的想法和聲音,壓抑了不允許,久而久之中國人就失去了那個功能了。

所以音樂在中國是極為奢侈極為高尚,到了中國近代的時候共產黨把音樂就給壟斷了,不允許妳說出妳的心聲,用妳的嗓子要用妳的嗓子說出我黨的聲音來騙別人,來掠奪別人。
所以中國沒有音樂只有哀樂,所以中國人到農村吶吹那個嗩吶的時候,哇哇,所以說為什麽叫嗩吶妳們知道嗎?嗩吶是幹什麽用的妳倆懂嗎?

Twins:嗩吶?我們知道二胡,不知道嗩吶。

郭文貴先生:中國的嗩吶跟中國二胡壹樣是很有代表的,包括笛子。嗩吶要麽把妳吹進了洞房,就是結婚的時候給妳入洞房用的,要麽把妳吹進了火葬場,吹進了墳墓,這死人以後吹的送行,所以他們紅白事死人和結婚用的,它是同壹個樂器,那種哀鳴和那種的悲傷是壓抑了中國人幾千年文明在血液裏邊最浪漫的表現。人死了用壹個喇叭啊…給吹走,送到死亡。然後到妳結婚、到妳新生命來的時候,嘩….也吹嗩吶,中國人把生和死用壹個音樂表達得淋漓盡致,在嗩吶之間的音樂有兩個,最核心的壹個是笛子,表達愛情,這吹笛子的基本上就跟情有關系的,所以叫笛子情。二胡是幹嗎的?很悲傷,二胡是無奈,笛子情悲傷的二胡和送生死的嗩吶,都是中國民族文化中悲劇啊。妳就不要說邊遠的,蒙古的大馬琴,人家那種奔放,但都表達了哀傷,所以在中國的大地上音樂絕大多數是哀樂和哀傷。但是妳到了西方,吉他呀,甚至西方最流行的電子樂器它是壹種什麽?都是蹦擦擦蹦擦擦,它給妳壹種心臟…都是以心臟為基礎的,心臟撲撲…這個為節奏的,是吧?是跟著心臟節奏的壹種表達物理的、生活的壹種感情的抒發方式,絕大多數是快樂的。所以西方有迪斯科這種快樂的音樂、電子音樂。人家有音樂,人家敬奉上天,人家的表達愛情,人家享受著年輕的身體和愛情,憧憬著美好的未來,我們的音樂絕大多數都是哀樂。中國人就沒有嗓子,不允許用嗓子,為什麽?妳要用嗓子唱出妳的美妙和妳生命的美、生命的妙和愛和情的時候,妳就會被殺掉,因為官員不需要妳有愛情,不希望妳表達感情,更不希望妳比他聰明、比他美好。他妒忌壹切,他要掠奪壹切,所以都幹掉。只剩下什麽?用樂器表達他不懂啊,就二胡拉壹拉吧,吹吹嗩吶吧,他聽不懂也就算了,所以說中國的音樂壹直是被壓抑,甚至可以說是,完全是已經被埋沒了,但是中國的音樂也是人類上最棒的。我告訴妳孩子,我再問妳第二個問題,世界上表達的樂器當中最高級的樂器、也是最能表達感情的也是最美妙的,把身體和嘴巴發出的氣結合為壹體的樂器是什麽?最早的、最厲害的。

Twins:嗯….不好意思。

郭文貴先生:笛子,笛子,把嘴和樂器結合的就是笛子,妳倆現在玩的叫吉他,是手玩的,是身體的,妳沒用嘴巴的,唱歌是嘴巴和身體的結合唯壹的就是笛子。我告訴妳最厲害的笛子是哪年代有的,是什麽笛子,妳倆知道嗎?來自於哪裏?
Twins:不知道。

郭文貴先生: 我告訴妳,人類上最早的笛子,妳知道笛子是七個孔,對吧?現在的笛子都是七個孔,最早的笛子是九個孔,九個孔,妳壹會可以上網查,來自於中國商朝之前發現的,在河南省鄭州市博物館的叫九骨笛,九孔的骨笛,九個孔。那個音樂吹出來九個孔,孩子妳想想當時的人類,中國人是多麽的美妙啊,

我到印度,到達卡,有壹次把我嚇壞了,我喜歡印度的很多音樂,因為是跟佛教有關系的,它特別棒。很多人說叫巫樂,妳那個身體被它的音樂帶著妳好像不搖壹搖不唱壹唱就不行,這個音樂就很美,那個節奏,妳就情不自禁,情不自禁就是音樂最高的境界了,因為她讓妳控制不住的情不自禁,這是最高的境界。靈魂已經在身體裏達到最高境界了,這個我就喜歡,我就陶醉,不喝也醉,音樂把妳搞醉了,停不下來,這叫音樂。這就是宗教的魅力,壹直停不下來。

後來他們告訴我說印度的文化很古老,但是這個東西來自於中國。哇,我就很震驚,他說這就是中國的九骨笛來的。佛教才兩千多年,公元才兩千二百年,那個是七千年前發現的,七千年前!有人說五千年、七千年,就說五千年,中華大地上就有九骨笛了,比佛教、比耶穌還早。所以我們這個民族、這個國家是很偉大的,但是這些年被徹底的給幹掉了。

所以孩子我看妳們幾集的音樂的時候,第三個我想問妳們的問題,表達音樂的最基本的基礎是什麽,妳倆給郭叔叔說說。我要收錢,妳倆以後賺的錢我要分成了,我要給妳倆講,收錢,哈哈。

Twins:是旋律…
郭文貴先生:不是旋律,旋律都是以後的事情,妳發現所有的唱卡拉OK也好、還有歌星上舞臺也好、還是說在大街上賣藝的也好,妳發現所有的音樂家還有歌手,表演到最高境界的時候他們的身體語言有三個方面,妳知道哪三個方面嗎?第壹個,閉上眼睛,在舞臺上啊~,就閉上眼睛了,壹定要閉上眼睛,到了壹種狀態了。妳倆老睜著眼睛,使勁睜著。它是壹種情不自禁的表達方式,他到了那種狀態了,他想找壹種感覺。有的是真達到了,有的是演戲,在舞臺上看,那叫舞臺之風,所以說他要閉眼睛。

第二個,妳發現,他那個頭、身體語言是壹種無我的狀態,已經不在乎誰在看我,哇,就是無我的狀態了,身體和他的音樂融為壹體。

第三個,妳看到所有的在歌廳、在舞廳還有在卡拉OK,當大家唱到、或者表達最關鍵的時候,就是身體最累的時候,全身心的精力表達,聲音壹直唱不停,身體達到了壹種境界,表達憤怒也好、興奮也好,迸發出壹種力量的絕境。

這三個是到達了音和樂,Muse的藝術的最高境界,妳倆在表達當中,還太小。第壹個,很在乎形象,老睜著眼睛,還要在乎對方,分心了吧。妳倆的聲音是我見過最棒的之壹,我不給妳倆開玩笑,我不會說壹句的。妳倆具備上天給妳最好的樂器,樂賦,還有外在的形象,她叫體。妳倆叫Twins就是體,上天已經給了妳最美麗的容顏、最美麗的雙體、還給了妳倆這麽好的嗓子,但是妳倆因為在乎對方,老睜著眼,感覺還沒到,當我和對方不用看的時候,已經到那種感覺的時候,那就到那種境界了。

另外壹個,當妳表達到壹定的時候,妳根本不會在乎別人怎麽看妳,因為妳到那個感覺的時候,這就叫音樂。真正的好音樂沒有壹次是壹樣的,只要是表達壹樣的歌手,現在的歌手唱壹個音樂能唱壹輩子那不叫音樂,那就是壹個歌的工具。沒有什麽創新,藝術就是唯壹性,沒有第二次,沒有其它標誌,藝術就是唯壹的unique。重復的叫標準,標準的歌手。妳倆人是每壹次唱的都用生命唱,所以妳倆不要在乎別人怎麽看,誰都不要看,就是盡情的來抒發妳們內心的感受;
另外壹個,我感覺我看妳倆唱得,這麽小,有時候就到了壹種迸發出壹種全身的洪荒之力,演的時候我很驚訝,這孩子很有天賦,妳倆未來不得了。就是不要有在乎,音樂不是給別人,是給自己的。只要是別人說妳好的時候,實際上妳的音樂已經輸了,因為都懂的時候,它已經不叫音樂了。音樂這東西絕少數人能懂,因為妳的感情別人怎麽突然都懂了呢?怎麽可能呀,妳的身體講出妳內心什麽,他怎麽懂呢?

比如我們喜歡《相思小螞蟻》,是那個年代記住了我們生命中的某個時刻,它在我們心目中已經不是音樂了,它是壹個回憶的工具。妳倆唱的時候要把那個相思小螞蟻唱到壹個妳倆的境界,那才是牛了。“哇”我們又回到了那個時代,但是我們又不同,不同的境界。

最美的繆斯的藝術也叫音樂,就是把妳壹個人帶到妳從來沒有去的境界,每次都讓妳去到不同的境界,那就牛了。這就是妳倆,妳倆Twins ,妳想樂器又玩那麽好,妳倆練熟以後,往舞臺壹站,達到那種無我的境界,洪荒之力的表達,所有人都被妳帶到壹個高度的時候,妳知道那叫什麽?中文叫升華,Different the level ,升華了,帶到妳。

真正的西方人叫什麽,西方人就是到了神的境界。就是,就是說妳到達了已經完全沒有自己,100%的愉悅的境界。西方人都是吸毒才到那境界,妳倆可千萬不要碰那玩意。我見過壹個家都吸毒的,很可怕的,不要吸毒。它都有借口,“哇”我不吸毒我達不到境界,我說妳是瘋子,那不叫音樂,那叫毒樂,千萬不要吸毒。我告訴妳爸爸,如果妳倆吸毒,我要跟妳爸爸算賬。

我認識的這些音樂家,過去都像妳們,很早很早的音樂家。後來我看到他成長,我看到他出名,全中國出名的,還有外國的,法國的好幾個小孩。 他的爸爸都是跟妳爸爸壹樣是我的好朋友,我看到他們很小出名,現在都是妳們的偶像了,我不能說他們的名字,都是非常好的。好幾個西方的孩子,有好萊塢的,有印度的,就是寶萊塢音樂家,都是我看著長大像妳們壹樣。幾年後,有的兩年後,我就看著完全不認識了,因為他們出名了,有無數的粉絲,看到我,因為我是他爸爸媽媽當中最年輕的朋友,都跟我差不多年齡的,雖然叫uncle Miles,跟我差不多,有的甚至是跟我同齡的,叫uncle Miles ,我整個傻眼了。當然了,長大了、時尚了,有女朋友,也有男朋友的,都有了。最可怕的是,他們幾乎都吸大麻吸毒,我真很傷心,我看太多太多了。然後說,因為我成人了,妳不能再說我了。妳倆可能過兩年聽郭叔說話覺得這都是廢話,我不愛聽了因為我見太多了。

記住孩子,在妳們這個行業領域裏面最忌諱兩大忌諱,第壹個就是愛錯了人,因為妳們遇到的都是壹些drunkar、瘋子,幻想者,妳們就喜歡這樣的人,妳們知道嗎?哇”,妳們就喜歡那樣的人,妳知道嘛!妳們見到了,“哇”這個我覺得非常unique。哎呀,完了,結束了,結束了。就是不現實的愛情,這個千萬得…。我最佩服的是什麽?音樂是愛好,然後回到家以 後正常地生活,這才是牛人。就妳不要又當鬼,回到家還當,把家裏邊兒當地獄,這是不可以的。音樂是壹種神和鬼的結合。妳回家有正常地生活,正常的人生。別要自己搞得好像,完全跟所有人都看不上,自己多麽unique,不對的。正常地生活,還有音樂,這是我希望妳做到的。

另外壹種,妳知道最可怕的很多人,就是吸毒的。就是,靠大麻呀、毒啊找出感覺來,“哇”這個太災難了。所以妳看,妳告訴我妳們心中的偶像有多是好下場的?妳知道我們喜馬拉雅農場本來要買Michael Jackson那個房子。我去過幾次,妳們有去過Michael Jackson那個房子,妳去看那個現場的時候,妳會發現,這真是個天王!他每天從家裏,他家裏有壹棵大樹,壹百年的樹,樹上有壹個椅子,像鳥巢壹樣,他就坐在那裏寫歌詞的。他壹坐在那兒幾個小時啊!他不是開玩笑的,他那個舞臺就做到當年,就是到今天都是最牛的。壹個大的電影院在家裏邊兒,然後弄個舞臺上做的聲音,角度都是最棒的,完整地保存在那裏。他後面兒是壹個大山,山上就是開滿了每年都是那個罌粟花,就是做大麻的罌粟花,他要在那裏坐下來唱歌,寫歌,談音樂,壹談就是幾個小時十幾個小時,就是這麽個人,連口水都不喝的。就完全無我了, 這是真正的天王啊!妳能看到壹個音樂大師的當年的孤獨,和對音樂的崇拜。他在山下邊兒有無數個,他在就像非洲壹樣,他來自非洲嘛,就種的那大樹,都跟非洲壹模壹樣,還養著大象,養著孔雀,養著家裏邊兒 好多動物,他有個動物園兒妳知道麽?然後還有小火車。這是他的世界。

他,他真的很了不起啊!就妳到那兒壹看,“哇”,Michael Jackson絕對是壹個音樂天王!他最討厭的,他所有的管家都跟我說,因為他活著我見過他當年,我去過那裏。那個人吶,生 活中人很小,他個很高很瘦很瘦的,他對人特別靦腆,特別好的人。我那時候還很小,我見他的時候,他很客氣啊,然後他還說:“哎,妳們隨便吃東西啊。”給我的印象,“哇,這個天王,哎喲,那就是 Michael Jackson!”那時候我覺得簡直是太厲害了!可是我發現這個人很憂傷,很憂傷。後來又發生了,妳知道就是,改皮膚啊,然後什麽醜聞吶,壹系列。

可是我現在我再去,我現在去他家去看的時候,那個山上,我理解了這個人。這個人說見面時間最短的人是什麽人?——他的經紀人。他跟普通人都可以談壹天,壹個小時,經紀人幾分鐘,“yes,no”,不想談、多談。還有所有的,他那些商業夥伴,最討厭見這些人。所以他不是壹個愛錢的人。那麽他是喜歡音樂的,但是他又被那些經紀人給綁架了,他很可憐的孩子,妳知道吧?當音樂跟商業金錢掛鉤的時候,就變 得醜陋無比了。

所以說,我要告訴妳,最後他沒辦法,壹個音樂大師成了別人的工具,因為錢。所以,孩子,別沾上毒,別沾上錢,只要這樣的音樂,妳就是幹凈的,真正的,繆斯的藝術。那就是表達自己,和上天上神未來溝通 的壹個工具,表達妳內心世界的,那才是最棒的! 這金幣太多了!

Twins:yes,我們就覺得就是,也是我看到好多就是,在網上看就是,很多就是比如說Queens,就是很著名的壹個Band,就是唱歌的。就是我看很多,他們就是,他們好多好幾首歌曲全是抽大麻的時候寫的。因為他們就是說只有抽大麻的時候,才能進入這個感覺,來編出來就是這樣子。Queen有個電影,有個電影他是也說,like(抽大麻),我也覺得很奇怪。可能我們不會是他吧。

郭文貴先生:千萬千萬不要,我希望我過10年20年30年我們再出現在鏡頭裏的時候看到的壹個twins還想今天的臉壹樣那麽純凈那麽幹凈而不是大麻還有酒,還有留下的還有金錢還有留下的滄桑的痕跡,我希望妳們不要是那個樣子。我相信妳爸爸和妳媽媽能做到的,能讓妳做到,壹定的,呃,我覺得那才是妳真正的成功。郭叔叔壹輩子啊,我從小……我那天我給我家人還說我學過二胡還學過打揚琴,哎呦這誰送的lady May啊?

Twins:謝謝,謝謝

郭文貴先生:妳倆壹半我壹半啊,咱們分了啊,三分之壹

Twins:那肯定的不用說的

郭文貴先生:這個,我都學過還學過這個什麽笛子啊,什麽的都學過,但是因為我家太窮了我們連飯都沒得吃,我連喝水都沒有地方,就是學這些東西對我來講太奢侈了,沒有這個條件也沒有人願意教我。可是我小的時候對我觸動最大的,在我山東的老家每天晚上有人來就是那個山東快板書妳知道嗎?就是那個鄉村的晚上還有打揚琴的來表演,他演完以後就是那些村民們自願的給壹些打賞,不是G幣也不是LadyMay也不是飛機,給壹點面,也沒人給現金,給拿幾個饅頭,給拿點吃的,就這麽可憐吶!現在中國也這樣事實上。那麽我就,他壹來呢這個村子很多人喜歡他們就多待幾天,有人提供免費的住宿是住在村……。 哇!這個大飛機,哇,這誰送的呀?我的天吶!16000G幣壹個大飛機,16000G幣啊壹個大飛機啊,10000G幣壹個LadyMay,哇,未來這很值錢妳倆可留著不要花掉。我給妳講我們農村裏面那個……。我說那些音樂家就是為了那個,為了那壹點點吃的東西就在村裏面那個演出,後來啊我就是愛上了那個就是中國打揚琴的音樂。我跟那個打揚琴的其中壹個女孩兒,我就說怎麽玩啊?讓她教我,她就是為了吃的就是每個村子每個村子去敲敲揚琴。妳看她多麽可憐在中國,但是那個揚琴吶太美了!她從很小記事起爸爸媽媽就教她打揚琴所以她完全不用什麽看吶什麽的,就是完全倆手邦邦邦邦邦邦……就是這麽壹直打,啊,壹直打,邦邦邦邦……唱什麽就來什麽,妳點什麽就來什麽,她已經進入到血液裏去了。然後我就看她沒有不開心的時候,我說妳那麽窮妳為什麽不去幹點別的呀?我說妳有沒有什麽不開心?她說“我最開心的就是這個打揚琴”這就是音樂的魅力,它是無價的!它是最高尚的,它是表達人的感情和內心世界是最美的!最美的!最純潔的!

所以說孩子妳們是最高尚的,永遠珍惜上天給了妳們壹個選擇,twins是非常unique不要想當明星,要讓明星去當妳妳才牛呢,妳不要想去當明星讓明星想當妳。現在哪個明星不想有個twins妹妹啊?妳們倆已經有了。妳倆的健康的生活,妳爸爸媽媽妳們家不缺錢永遠都不會缺錢的,所以妳倆不要為錢活著啊。所以說不要想當明星讓明星想當妳,第二個要記住,孩子,所有的音樂是表達妳感情,讓妳來到這個世界上愉悅,找尋到信仰和人生快樂和真諦那個鑰匙的工具和妳自己的唯壹性,千萬別把它當成謀生的工具,太可憐了,不要把它當謀生的工具。還有壹個孩子記住,音樂這個是無限的高,妳可以發展到任何境界,最後的時候最高的音樂都是為表達宗教表達信仰的。希望有壹天妳們能達到這個境界,郭叔今天就跟妳倆說道這。妳倆可以問郭叔倆問題,問完倆問題我就離開了,妳倆繼續直播,好不好。

Twins:好,妳是最喜歡哪個歌手?

郭文貴先生:哎呀,我還是我真最喜歡的歌手,可能妳倆還真是特別特別奇怪啊。我喜歡臺灣的現在有個歌手,叫王建的這個歌手,我特別特別喜歡,現在很新的歌手。還有中國出來壹個剛剛被封殺的叫李誌的歌手,他是唱的這種民間搖滾樂的,我特別喜歡這兩個。然後呢,西方的是,我喜歡的音樂,妳倆都不知道,就是曼哈頓我最快樂的,就是我住在紐約麽,我到紐約我壹定會幹兩件事情,每次來。去百老匯看所有的舞臺劇,我都喜歡,Lion King我看了10遍以上,20遍以上,然後呢,我壹定會最快樂的,就是我去上城,還有到布魯克林,去看哪個黑人的音樂,那個club,我去聽他們。我的名字叫Miles Guo,我的英文名字就來自Miles David,那個爵士音樂的創始人,我喜歡Jazz Music,所以說我的英文名字叫Miles Guo,人家叫David Miles。因為我都去那個黑人俱樂部那裏面去聽他們的Jazz Music。

現在在布魯克林,有壹個,也是雙胞胎,是個非洲的黑人的,從來沒有出國什麽唱片的,我特別特別的喜歡,他們叫 Black Michelle壹個Team。每天晚上大概幾十個人,我每次聽他們,我都會覺得他快樂了,我覺得我太舒服了。還有到紐約上城的還有壹個兄弟,就是叫非洲兄弟,就是那個踢踏舞,然後呢,踢踏舞完以後,啊,太酷了,然後我看他們每次跳踢踏舞,我都會跟他們壹起跳,跳到全身出汗,然後聽他們靜下心來,坐在那裏,陶醉的在,大家再吹這個薩克斯,Jazz Music,我太喜歡了。完了,回答完畢。

Twins:我們也很喜歡Jazz Music,我們也去新西蘭壹個小島在bar裏面聽Jazz Music,就覺得聽著好舒服,是不同的感覺。

郭文貴先生:妳們可以再問個問題,問完妳們就繼續直播,我就要離開了,好不好。

Twins:好的好的,妳能不能給我們唱壹首歌?

郭文貴先生:妳倆過去沒有看郭郭叔直播,我們家人啊,就是每次告訴我,說妳什麽都可以說,妳可千萬別唱歌。如果我要唱歌的話,妳倆,我相信妳倆這壹輩子不會再唱歌了,妳倆就躲到深山去了。郭叔叔的歌啊,我唱卡拉OK的時候,每次壹拿起麥克風,只要我剛開始壹擡頭,以開始屋裏很多人,我壹拿麥克風,熟悉我的人,發現屋裏壹個人都沒有了。連唯壹的掌聲都不給我。因為大家說,真的,我不跟妳倆愛玩笑,我唱歌基本上跟殺人差不多。所以說我呢,但是我呢,我特別喜歡,因為我的嗓子,唱歌就是別老說,完全是跟不上,本來是壹個普通的歌,讓我給唱成了壹個,就像是殺豬壹樣的,所以每個人都受不了,都會捂耳朵跑掉了。所以,妳倆永遠不會希望我唱歌的,因為我唱歌會傷害妳們對音樂的感受。所以妳倆個晚輩妳要記住,我和妳爸爸最羨慕、最想擁有的就是妳們今天擁有的,音樂、自由、快樂、單純還安全。這就是我們要給中國人和妳們這些人要準備的,希望我們的下壹代都像妳們壹樣這種愉悅的快樂的安全的沒有恐懼的這樣生活著。我們的音樂可能完全可以表達的,但是由於在那個環境長大,我們已經沒有了表達的能力和這個功能。這就是孩子妳們要記住叔叔是佛教徒,妳爸也是佛教徒,人活在世界上壹定要感恩就是壹定appreciate。

妳倆這個容顏是unique,在這個基因裏面是多少人,百萬人才有壹個twins,妳是百萬分之壹。又長得那麽好看,又家裏條件那麽好,妳們現在又成長在壹個這麽安全美麗的國家,還有這麽壹個偉大的爸爸媽媽在為妳們的未來在打拼著,妳們要感恩上天,壹定記住神和萬神萬佛的眷顧,給了妳們這些美好。妳要想的不是去享受這個東西,而是妳要想到的是感恩,如何幫助別人也擁有妳們這樣的生活,不是得到。剛才說的很多都是自我自我,妳們人生要學會了給別人,當音樂到達最高境界的時候已經不是說閉著眼睛自我陶醉洪荒之力了,而是把壹個妳認為的美好和神的想法、佛的想法和妳認為的美好分享給別人,讓別人也能得到。我的天吶,這世界還有第二個郭文貴嗎!

所以最高的境界的時候妳倆就可以給別人真正的達到那個讓別人為了妳倆的音樂閉上眼睛,然後身心陶醉無我的境界,然後愉悅在妳的音樂之中。就像妳倆現在聽著twins的音樂的時候妳倆會很舒服,那是別人用生命給了妳壹段美好的音樂,壹個工具,妳倆應該給別人更多這樣的東西。當妳想到別人的時候,想到神的時候,

如果有壹天妳到教堂裏面壹站在那裏面的時候,妳就完全達到壹種狀態,就是說能演出來說讓妳更加了解上帝,神,天主,佛,各種上天的存在的時候。哇,妳倆就成功了,妳倆就成功了。

所以說謝謝兩位孩子,今天跟妳們兩位晚輩學了很多,妳們在這個平臺上的直播將帶來壹個歷史性的時刻!我相信會很多很多孩子會跟妳們壹樣的。因為我有很多像妳們壹樣的孩子,14歲到30歲之間,很多孩子在香港,妳知道在香港現在發生了什麽,在過去的11個月裏,有幾十萬個像妳這樣的孩子是完全跟郭叔站在壹起的。很多女孩子都是已經被警察抓起來,給傷害以後扔到了大海了說她自殺的,妳知道那個多漂亮的陳彥霖,她媽媽和她全死掉了是吧,還有很多人死掉了,都是非常棒的學生。

那麽這個周末,五月十號香港將有200萬人上街,郭叔是這個五月十號的生日,他們說Miles我們送給妳最大的禮物,五月十號重新上街!我要告訴妳的事情:美好是要靠自己雙手賺取的,自己努力後才屬於妳的。香港這壹代的孩子太了不起了,妳想想他們妳們應該怎麽做,妳們應該怎麽感恩?妳父母把妳帶到這來,讓妳們今天這樣的生活多麽地不容易,每天早上起來第壹個要擁抱自己的爸爸媽媽,感謝他們給妳們生命,給妳們美好的壹天,讓妳擁有這壹切。妳帶著這壹切,感恩的心情去看妳的父親母親的時候,妳的感覺完全不壹樣了,妳的壹天的心情完全不壹樣了!每天早上起來我要這個,壹睜眼睛我要這個,give,give,give,總是give,give me,give me,this my,this my妳就lose everything,right?妳要give her appreciate father appreciate mother,beat future,這是不壹樣的,好吧。謝謝了。

Twins;謝謝郭叔叔,給我們學了很多的東西,音樂的東西,中國的History。謝謝謝謝!

郭文貴先生:妳倆的金幣真多,別忘了分我三分之壹,咱們三個壹人三分之壹。愉快幽默地生活這才是快樂的,我最討厭中國人臉上老是帶著憂傷,我們要愉快幽默地生活,為什麽不呢?是不是?要愉快要幽默,不要太多在乎。好,代我向妳爸妳媽問好啊,再見再見。好的好的,Goodbye

1+
5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1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6381/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6381/ […]

0
trackback
11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6381/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6381/ […]

0
trackback
1 年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6381/ […]

0

熱門文章

GM01

Hi Everyone◉‿◉! 5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