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知識界精英們犯上了比中共冠狀病毒本身更為可怕的精神病毒

著名電視評論作家安德魯•克拉萬(Andrew Klavan)在每日有線新聞網(Daily wire.com) 撰文指出,這次中共冠狀病毒在西方精英階層所引發的內心精神毒性比物理毒性更為可怕。

克拉萬針對本周在大西洋網站上發表的一篇文章而得出以上的結論。該文章由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傑克·戈德史密斯(Jack Goldsmith)和亞利桑那大學法學院教授安德魯·基恩·伍茲(Andrew Keane Woods)合作發表。這篇大西洋網站的文章認為,在這次遭遇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美國科技公司“很自豪地彼此合作,並遵循政府的指導,過濾與中共病毒有關的所謂有害信息。 他們正在與聯邦和州政府合作,利用驚人的數據收集能力來提高接觸追蹤、強制隔離及其它衛生措施。讓克拉萬感到驚奇的是,這些教授們並沒有認為這些對公民的跟蹤與強制隔離舉動的有害性,或應該至少認為在危機結束時需要撤銷這些緊急應對的措施。相反,這些教授們認為大企業對美國人的審查和監視應該成為新的常態。更甚者,他們認為在過去二十年來有關網絡自由與控制的重大辯論中,中國在很大程度上是對的,而美國在很大程度上是錯的。 重要的監視和語音控制是成熟和蓬勃發展的互聯網的必然組成部分,政府必須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以確保互聯網符合社會的規範和價值觀。

克拉萬認為這兩位精英階層代表的教授們的觀點體現了一種壓迫和專橫性的中共式思維,就像中共病毒一樣,正在傳染着美國的知識界。這是對西方任何意義上的道德觀、倫理觀或法律準則的背叛。 因為這些法律教授們的觀點有太多值得質疑之處。這些中共集權式的措施與美國哪些社會規範和價值觀能夠兼容? 如果政府和大型企業合謀對言論進行審查並破壞公民的隱私,那麼他們的行為將以何種方式與美國的規範和價值觀走到一起?

本報道作者在本周採訪了保守的中國問題專家史蒂文·莫舍(Steven W. Mosher), 莫舍著有《 亞洲霸王:為什麼中國的夢想是對世界秩序的新威脅》一書 。 他講述了他在1980年代目睹的令人心碎的強迫墮胎場景。一個9個月大的嬰兒,在孕婦的尖叫聲中被活活弄死,並對孕婦強制進行了絕育手術。因為他發布這些悲慘的真實事件,在來自中共國的強大壓力下,斯坦福大學於1985年開除了莫舍。

莫舍先生還表示非常確信中共在集中營里強行摘取異議者和其它少數民族群體的器官的不可思議的事實。這些報道聽起來像是一些荒誕的驚悚小說,但去年得到了一個國際法庭的證實。 莫舍先生說,中共利用從美國引進的技術使這些囚犯大腦死亡,以保持器官新鮮。

可悲的是,現在美國許多高等院校仍繼續與中共分享美國的技術和研究,把中共當成國際上一個正常的鄰國。1月份聯邦調查局逮捕了60歲的哈佛大學化學與化學生物學系系主任查爾斯·里伯(Charles Lieber)。 利伯被認為是未來的諾貝爾獎獲得者,他被指控參與中國千人計劃。 此外,還有許多其他頂級科學家參與了該計劃。現在美國司法部已將此計劃視為旨在竊取受美國保護的研究和技術的間諜活動。

比這些糟糕的現狀更令人不安的是,美國的精英名嘴階層對中共的經濟實力和學術影響力的叩拜態度令人作嘔。 本周紐約時報刊登的一篇文章,竟然抨擊特朗普政府調查中共病毒來源的舉動。 美國民眾已經看到, 這些精英階層為了討好他們的中共主子,電影製片廠、美國職業籃球協會(NBA)和美國橄欖球聯盟(NFL)抑制對台灣和香港自由鬥士的支持。托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這種對獨裁主義渴望的作家,發出“哪怕能成為中國僅一天時間”這樣的言語。這表明他與美國的“規範和價值觀幾乎完全脫節。

克拉萬明確指出,他反對的是中共這個集權統治階級,而不是普通中國人。統治中國的中共與美國在道義上是格格不入。他們絕不只是美國可以與之競爭與合作的商業實體,他們更是一個有帝國野心和壓迫人民的邪惡實體。 美國不能讓思維上的中共病毒來滅掉真實的美國思想。美國將不得不與這些魔鬼作戰,希望是以冷戰而不是以熱戰的形式進行。為了人類的利益,美利堅一定要贏得這場戰爭。

原文鏈接

翻譯報道:佚名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 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forms.gle/wfiLGYNLSbZanFa59。🌹 欢迎大家订阅:1. 油管频道: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6K3m7kzxk5GXCkaUEP96kQ; 2.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5月 04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