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本位與國家權力

作者:悉曇伽藍

社會的基礎是建立于一個自願交易、分工合作的網絡之上。每個人在自發市場上交易互換自己的邊際勞動成果,彼此受益,進而促進個體和社會普遍的福祉,乃至文明。貨幣是任何經濟體乃至社會極其重要的指揮中樞。以價格爲表相的貨幣向社會各個層面和個體傳達反應在市場上的訴求,進而協調全範圍的合作。

貨幣,顧名思義有兩個組成,貨與幣。貨是實物,貨的稀缺性與被需求程度是幣的保證,可以稱作“本位”或者“錨”。幣是代幣或稱“信用”。幣與貨相應,百分比相應。一盎司的金券的背後有一盎司的實物黃金做支撐。如果沒有,那就是欺詐。相信沒人會懷疑這個判斷。有貨有信用,沒貨沒信用。

人類曾使用過各種各樣的貨幣,如貝殼(寶貝一詞的源頭),鹽(薪水的本意)等等。期間,兩種貴金屬脫穎而出:金與銀。最早的金質貨幣出現在六千年前的古埃及。金銀的數量恰好達到可“貨幣化”的標准,這使它們優于其它貨幣商品。金銀供應的稀有程度保證了穩定的價值和每單位重量的高價值。因而便于人們攜帶和在日常交易中使用。其次,其稀有性排除了突然大量發現金銀進而增加供應的可能性,天然限制了黃金造假以及通貨膨脹率。另外它們經久耐用,具有很高“保存價值”。大塊金銀可以進一步分割成小份而不損壞其價值。與鑽石不同的是,在地球上的任何一個地方,黃金是同質的。每一錢,每一盎司都等值。因此黃金是天然的國際通用貨幣。黃金本位是世界各地的人們在六千年的市場實踐中自發選擇的結果,絕非政府強制。使用黃金貨幣是個人自由的一部分,天然制約了政府的集權。

所以任何壟斷暴力的政府對黃金本位都有天然的敵意,除之而後快。由于政府本質都是寄生性的、非生産性的;是靠強收保護費來生存。他們總是要等到韭菜有産出後才能收割,而且還不能把韭菜一次都拔了,所以他們總是缺錢花。而難以造假的黃金硬通貨極大地限制了王權的擴張。雖然黃金的稀有性和高昂的開采成本限制了黃金的造假,但山大王們試圖暴力突破天然限制的努力從來沒有停止過,甚至有的人還爲此付出生命的代價。

中國早期有記載的就是王莽的“一錯金”,一刀平五千。一刀兩字是由少量的黃金嵌入當時的刀幣。在當時,一刀的實際價值不過百铢(铢是當時的貨幣單位)。但王莽用皇令規定這樣的一枚刀幣等值于五千铢,並用刺刀來強迫社會接受。當然王莽不是要收藏自己的發明,而是用來強取民間的真金白銀。這就是王莽篡漢立新之後的所謂貨幣改革,把鑄幣國有化,用刺刀保證劣幣驅逐良幣,掠奪社會財富。後果是必然的,公元九年王莽篡位,一七年綠林起義;公元23年,王莽被殺,他強硬的貨幣擴張嘗試沒有硬過黃金,以失敗告終。他的首級更是被一直保留到公元295年,以警後人。荒唐的是,後世還不斷有聲音稱頌王莽的貨幣改革太超前!細想這話似乎也有一點道理:中國的官僚制引領全球,搶劫盤剝百姓的武功蓋世無雙。不超前也難呐。

在十六世紀的英格蘭,偉大的英王亨利八世是降低貨幣成色與分量的佼佼者。在他的任期,銀質分幣的重量下降了83%;1544年,4便士銀幣的純度更從.925降到.333。金幣的成色與重量也被王室壟斷的造幣廠(London Tower)人爲降低。在武力的護航下,用粗劣的替代高成色的,必然導致了劣幣驅逐良幣和金銀比價的震蕩,更導致了社會的動蕩。這種掠奪性的貨幣政策在總趨勢上一直在延續。從1605年到查理二世即位之間,金銀成色繼續下降,金銀比價則上升32%。這也是查理一世試圖盤剝市民私産,擴大王室財政收入的手段之一。最終查理一世在王室與代表市民工商的議會之間的內戰中敗北,以叛國罪被斬首。成爲唯一的被自己人民處決的英王。

官家人爲篡改金銀成色與重量的實質就是合法地僞造貨幣,用權力收繳民間財富,進而制造更多的僞幣來換取資源去支撐權力的維系與運作。 所以權力每時每刻都在爭取對貨幣的壟斷,也想盡辦法诋毀黃金,讓貨與幣分開。

在六千年來權力與自由的鬥爭中,國家權力終于在1933年取得突破性的進展—羅斯福利用大蕭條,利用所謂的新政廢除了金的流通;並在1971年得到鞏固—尼克松徹底讓美元與黃金脫鈎。從此我們人類社會進入了法幣時代。政府權力終于可以隨心所欲地利用央行系統來掌控幣的按需發行與流通,而且再也沒有什麽實物/錨能約束信用的擴張。法幣的直接超發還是不能滿足政府不停膨脹的需求,所以一系列更專業更隱蔽地割韭菜的金融手段紛紛登場:部分儲備金制度、利率、彙率、保險、杠杆、理財等等。基本上都是在央行協調下,政府透過各個銀行金融系統,在爲幫凶們特制的法律的保護下,大肆洗劫民間財富,要讓每個老百姓的每個毛孔都出血。

首先來粗略分析一下央行直接的貨幣擴張/直升機撒錢。國家權力增發的鈔票不是讓老百姓率先用的。新增的法幣一定是用來支付暴力機器的運作,以及與權力同謀的銀行保險系統、政府合同承包商等等。錢是來花的,先拿到新錢的就會到市場上掃貨。新錢會按照與權力中心關系的緊密程度向外輻射—即非均質的漣漪效應。隨著掃貨行爲的發展,物品及服務的競價會越來越激烈,物價就上漲。所以最受傷害的人就是遠離權力中心的勞苦大衆,是那些拿死工資,拿退休金的屁民。他們所持有的錢只能買越來越少的物品,不知不覺中,越來越窮。

其次也有必要簡單分析部分儲備金的盜竊財富的實質。假如陳小二打工賺了1000塊,以活期存入中行,准備日後娶媳婦用。假設現在央行規定的儲備金率是10%。按一般人的理解是中行只需要把100塊存入央行作爲儲備金,銀行可以放貸1000。似乎一點問題都沒有。但是中行的實際操作會把這1000都存入央行,讓央行看起來好像自己有10000塊的存款可以放貸,這就是部分儲備金的制度魔力。再愚鈍的人也會認識到是銀行僞造了9000塊的存款。但這就是制度允許的操作。也就是銀行造假是合法的。市場上憑空出現的9000塊必定會讓單位貨幣的購買力下降,物價就會上漲。信用擴張與貨幣貶值的實質就隱形的第二稅收,是對勞動人民血汗的洗劫,讓他們更窮。這只是最簡化的模型,實際上的操作遠比這複雜N倍,是絕對不能讓民衆知情的。

政府權力正是通過廢除人民選擇的金本位,控制了法幣的發行與運作,搜刮了天量的社會財富與資源,讓權力機器在史無前例地膨脹。這是爲什麽土共有那麽多富可敵國的盜國賊;爲什麽每年維穩費用可以是天文數字;爲什麽可以頂著國際壓力鎮壓香港人民將近一年。這也是爲什麽大陸老百姓越來越困頓。

法幣帶來的是全球範圍內的紙幣印刷大競賽。反複且愈加頻繁、愈加強烈的商業周期就像魔咒一樣套在全球每個人的頭上。黃金價格從35美元/盎司升到今天1700美金左右。不是黃金漲價了,而是我們手裏的紙幣一直在貶值。是紙幣的購買力在下降,是老百姓的財富在縮水!當然這也是國家信用的透支,總有一天,革命成爲必然,靠刺刀維護的紙幣面值一定會回歸到廁紙的價值。

指望國家權力自己去放棄幾千年竊取到手的權力,放棄法幣,回歸金本位是根本不可能的。就好比讓一個殺人犯去調查自己的罪行,判自己有罪並最終絞死自己一樣。現在我們看到一絲希望,那就是正在籌劃中的以實物黃金爲錨的G幣。以爆料革命爲契機,以黃金爲骨,以全球追求自由的戰友的信任、信心爲魂,G本位也許能扭轉自由頹喪的劣勢,讓人類不以暴力革命的方式回歸自由與共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