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品供應鏈必回遷美國,中共經濟哀鴻遍野

【中英對照翻譯】https://spark.adobe.com/page/tYCdI62bqwpsh/

新聞來源:The Washington Post華盛頓郵報

作者Laurie McGinley Carolyn Y. Johnson

翻譯:毛毛貓貓

簡評:海闊天空

簡評:

中共國自從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就像一個八爪魚一樣深深地浸淫到世界經濟體系中,全球資本家在利潤的驅逐下,爭先恐後地將供應鏈轉移到中共國。中共國出賣人權、出賣環境、依靠全世界最大規模的奴工建立其產品競爭優勢,各國卻被中共國深度綁架。此次冠狀病毒,美國人猛然發現,不僅美國使用的許多藥物都是在海外生產的,而且這些藥物的關鍵成份(以及用於製造它們的化學原材料)也都是在中共國和其他國家大量生產的。美國危難之際,中共國竟然威脅要切斷美國的藥品供應鏈來要挾美國。這無疑對美國脆弱的供應鏈敲醒了警鐘。4月30日,眾議院共和黨領袖凱文·麥卡錫(共和黨-加州)在週一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需要一個「大膽的、放鬆管制的議程」來恢復美國的製造業。麥卡錫說,他與專家和眾議院共和黨人討論了世界和美國在製造業上對中國的依賴。從Gibson女士的深入調查到班農先生的大聲疾呼,到美國眾議員共和黨領袖呼籲政策上的大膽放鬆,美國供應鏈的遷移勢不可擋。離開了美國以及世界的巨大市場,能想到中共國的民不聊生、百業蕭條、消費冷凍、繁榮不在。不禁感慨中國人民生之艱難!

冠狀病毒疫情引起美國人民對本國藥品供應鏈中斷的擔憂

許多藥物的活性成份是中共國製造的

聯邦政府官員,制藥公司和公共衛生專家正在密切監控中共國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他們同時也意識到中共國目前是世界上最主要的成份藥的生產國(iStock)。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正在加強對潛在的藥品供應短缺的監控,這其中包括20種可能由於這次的冠狀病毒爆發而導致的中國生產鏈的大面積停擺而處於供應短缺危險之中的產品,並引起了人們對美國複雜且高度外包的藥品供應鏈的擔憂。

這場危機凸顯了日益嚴重的美國藥品供應鏈的脆弱:不僅在美國使用的許多藥物都是在海外生產的,而且這些藥物的關鍵成份(以及用於製造它們的化學原材料)也都是在中共國和其他國家大量生產的。 現在,醫藥領域供應鏈的觸角已經延伸的太遠,以至於很難完全預測可能出現嚴重短缺的環節。

羅斯瑪麗•吉布森(Rosemary Gibson)是《China Rx》一書的作者,也是生物倫理智庫-——黑斯廷斯中心的高級顧問。她說,中共國在構成某些藥品的關鍵成份之化學原材料領域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以往我們在鍵盤上敲擊幾下就能買到我們想要的藥品,我們從沒有關心過這些買來的藥品的來源和成份,」她說: 「我們依賴於從中共國進口的藥物,而當某天我們特別需要這些藥物的時候,中共國卻告訴我們:他們將為自己的人民保留這些藥物,不能出口給我們」。

隸屬於美國能源和商業委員會的健康小組委員會主席,眾議員Anna G. Eshoo(D-Calif)也有類似的擔憂。 她說:「紅燈已對我們亮起。」 「讓中共國為我們製造運動服是一回事,但是要完全依靠它們來供應我們藥品則是另一回事。 後者是不可接受的」。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表示,至今都沒有收到有關公司報告與冠狀病毒有關的藥物發生短缺。 但為了防患於未然,該機構的發言人說,FDA已與180家有中共國背景的處方藥製造商聯繫,要求他們評估其目前的供應鏈狀況,並提醒他們如果未來有任何生產被中斷的可能,都要通知FDA。許多美國制藥公司都會大量購買中共國生產的活性藥成份(稱為API),從而避免數以周,月甚至一年的藥品供應被中斷。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說,該機構正在密切關注的20種醫藥產品全部使用了來自中共國的原材料。

由於此次疫情屬於突然爆發,並且缺乏有關中共國工廠何時能恢復正常營運的信息,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專員-斯蒂芬·哈恩(Stephen Hahn)警告說:「疫情可能會影響美國的醫療產品供應鏈,包括潛在的供應中斷或關鍵醫療產品短缺」。

藥品的供應鏈在很多情況下是不透明的和複雜的。大多數情況是,消費者甚至醫院都不清楚他們的藥品或製成藥品的原料是從哪裡來的。甚至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也承認,它們也不清楚從中國運來的成份藥物的數量。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藥品評估與研究中心主任珍妮特·伍德考克(Janet Woodcock)去年秋天對國會表示:「我們無法精確地確定進入美國市場的由中共國實際生產的活性藥成份(API)的數量。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藥品評估與研究中心確實追蹤了這些藥品生產廠家的位置,並於去年的報告中說,生產活性藥物成份(API)的這些廠家約有14%在中共國。

伍德考克告訴國會,由於廉價的勞動力,寬松的環境法規以及對大型工廠廠場地的需求,中共國的這類工廠的數量在近年急劇增加。

Eshoo和其他人抱怨在複雜的藥品供應鏈產業上沒有足夠的公開信息。很多信息是專有的,並被制藥公司和監管機構密切掌握著。

前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負責人Scott Gottlieb在最近一場關於美國應對大流行病的預防措施的聽證會上警告說,不僅要警惕美國對藥物中的活性成份的嚴重依賴,更要警惕對製造這些活性成份的化學原料的依賴。他指出:「隨著時間的流逝,中共國已經成為那些利潤較低,技術含量較低的初級原料和成份藥的唯一貨源地。」 他並說,「其中許多材料就是在這次中共國冠狀病毒的爆發的中心——湖北省生產的」。

「我們甚至可能都不知道這些漏洞到底有多大。」 Scott Gottlieb 說到,「在許多情況下,我們甚至都沒有建立跟蹤這些成份藥的層級系統。」

數據和分析公司——GlobalData PharmSource的副編輯Fiona Barry表示,僅在中共國的湖北省就有44家醫藥生產工廠,均已獲得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或其歐盟同行的認可,可以為受到嚴格監管的美國和歐盟市場生產藥品。這其中,有35家可以生產活性藥物成份,有5家可以生產成品制劑,有4家這兩種都可以生產。

一些立法者正專注於蒐集更多有關潛在的藥品短缺的信息。參議員蘇珊·柯林斯(R-Maine)和蒂娜·史密斯(D-Minn.)希望以立法的方式強制藥品生產廠家不僅報告製成品的短缺,還要報告成份藥的短缺。

柯林斯在一份聲明中說:「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需要對藥品的供應鏈有更深入的瞭解,以便他們能夠更好地評估在藥品的供應鏈環節的潛在的由於生產被中斷而帶來的風險。」

如果此次中共國冠狀病毒帶來的威脅迅速消退,則對美國的藥品供應鏈的影響可能很小。 但是後果也可能因公司而異; 有些公司可能有多達一年的額外儲備,並且在多個國家/地區設有多家工廠,而另一些公司則可能在其供應鏈中儲備了較少的冗余。

諾華制藥的發言人埃里克·阿爾索夫(Eric Althoff)表示,該公司已採取了措施防止供應短缺,包括保留安全庫存量和從多個供應商處採購原料,所以他們暫時不會出現供應鏈中斷的情況。

印度制藥公司-Lupin Ltd的發言人曼吉拉·戈什·夏瑪說:「目前沒有藥品從中共國運出,當地的局勢依然很複雜。但是我們已經儲備好了8至10周的關鍵庫存。」

在今年2月初的一次公司的內部電話會議上,另一家印度制藥公司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描述了藥品供應鏈的複雜性。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的公司董事總經理Dilip Shanghvi表示,一些藥品的原材料幾乎全部來自中共國,包括阿奇霉素,青霉素和頭孢菌素等抗生素。為了向大家進一步解釋藥品供應鏈的複雜性,他指出,從印度購買的原料藥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於來源於中共國的成份藥。

有人說藥品的供應鏈太複雜了,遍及許多國家。 但是,制定藥物質量標準的非營利組織——《美國藥典》的首席執行官羅納德·皮爾文森齊(Ronald Piervincenzi)表示不同意,他認為多樣化的供應網絡可抵御內亂,疾病暴發和颶風等自然災害造成的破壞。

羅納德·皮爾文森齊(Ronald Piervincenzi)說:「在一次像2011年的颶風「艾琳」那樣的危機中時,您將不會希望所有的藥品都是從新澤西州出產的吧。」2011年,颶風「艾琳」波及了美國加勒比海和東海岸的大部分地區。

但是,他說,「這是一個問題,這麼大量的活性藥成份是在一個國家(中共國)生產的,美國的衛生保健提供者和消費者很難知道他們使用的藥物及其成份在是在哪裡被製造出來的。如果一家醫院想知道其抗生素供應是否脆弱,它需要知道它使用的藥物及其成份來自何處。」

羅納德·皮爾文森齊(Ronald Piervincenzi)說,「現實情況是,這些醫院目前沒有辦法知道這些抗生素的來源或者其成份的來源。」

新聞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