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無面者一出,中共瞬間斃命

得知杜麗娘死後,一時間所有的劇中人均慌亂無措。先前劇情的單線性節奏瞬間被臨時的混亂打破,湯顯祖不得不受作品的牽引,順勢做出多線並行的決定。然而,等到了安排家庭後事的橋段,杜老爺的寥寥數句,千頭萬緒又瞬間收煞。“許多頭緒,數語已括”,吳人三婦人的這句點評,顯然是向湯顯祖高超的敘事手法致敬。

source

我的目的本並非要講《牡丹亭》,只是發覺繼去年6月9日後,香港人持續受中共迫害的同時,現實劇本的走勢頗有湯顯祖手筆的痕跡。“是的,我看到了!”,在我看來,川普總統的話似乎預示了收煞那刻的即將來臨。在高度程式化的藝術表現形式中,事態往往發展到最為膠著時,下一秒馬上便撥雲見日。金聖嘆為之拍案叫絕,大叫羯鼓解穢!羯鼓解穢啊!按亞里士多德的觀點,缺乏“突轉”的劇情稱不上劇作。

眼下,受中共藍金黃的裹挾,美國學術界和情報界的淪陷,似乎讓川普總統那邊陷入了死局。正如路德先生所說:剛拔出泥潭,又陷入另一個泥潭當中。況且不僅是川普總統個人,由於中共全球暗勢力的作用,邪把正,以及亦邪亦正者全拖入了三角迷踪。如果按劇本的思路,便意味著反轉很快將至,誰來反轉呢?只有爆料革命。

路德最近的兩期節目,大體可視為劇作的上下集,上集中透露最為核心的信息,按路德的話說:基於法律依據的前提,能揭露真相的只有爆料革命。結合之前文貴先生提到的,正在戰友們熱議G幣的當口,最最關鍵的人物已安全撤離,因此,不難聯想到後續事態的突然轉折,將會怎樣出乎所有人意料。假如此推斷成立,中共自殺式襲擊威脅的動機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釋:它是害怕突轉的必然結果。跳脫了學術界和情報界,常規的間諜已然落後,取而代之的是皈依布拉佛斯千面神教後的二丫,以完全融世的形象和身份徹底隔離的姿態,隻身一人幹掉夜王。

作為現實劇本的另一個翻版,若論及最大的不同,就是現實裡的二丫很可能是中國人。路德節目中對此雖有透露,但我認為哪裡人並非關鍵,關鍵他有像王健之死那樣,手中掌握著能一劍封喉中共的證據。大家應該還記得,王健死後文貴先生公佈了一系列證據,其威力件件足以致中共於死地的同時,中共死都想不出那些證據是從哪兒來的。當然,奇詭、隱蔽且精密的潛伏工作並非一朝一夕,培養二丫必須從娃娃抓起。也就是說在培養潛伏者的問題上,所有行動必須具備不可間斷的連續性。而中共慾遮掩事實而毀屍滅跡的一切所為,在面對這種連續性時顯然不堪一擊。

今天胡錫進發文,對P4實驗室混有美國線人提出質疑。照我看,這是典型的自作聰明,看似一切盡在掌握,實則對長久以來無面者的潛伏一無所知。雖然不知道無名氏是誰,可痛苦的是中共又知道確有此事,畢竟一個王健案就教中共吸取了足夠的教訓,依我之見,這正是中共在臨猝死前極度狂亂的原因。

紛繁的頭緒結合史詩級的場面,一個堅不可摧的夜王瞬間被斃命。有人說《權力的遊戲》很爛尾,我看他們無非是沒想明白,因此也就參不透千頭萬緒,瞬間收煞的魅力。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1gnewsreader
1 年 前

“最最關鍵的人物已安全撤離,因此,不難聯想到後續事態的突然轉折”
Our government probably won’t tell us everything.

0

熱門文章

GM09

5月 0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