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Trump如何打贏“第三次世界大戰”

作者:RC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沒有,Trump總統連續三年在聯合國年度大會上抨擊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思潮和制度,更是在2019年提到,共産主義政權殺害了過億的民衆,等于宣判了社會主義和共産主義的死刑。那時,我們雖然能感受到他對共産主義政權的痛恨,也有想法要消滅共産主義政權,但可能還沒有真正地列入到他的日程中,而此時世界上最大的共黨政權就是中共。估計他會步步爲營,穩紮穩打,一步步地去削弱中共,最後再徹底消滅之。看他過去3年的步調,首先是加關稅,既增加國庫收入,同時給各大企業提供充足的時間調整供應渠道,減低對中共供應鏈的過度依賴。其次,加速把生産線轉移回美國,大幅削減企業稅,並爲企業將囤積在海外的資金轉回美國提供8%稅收的優惠政策。限制美國各大基金投放中國股市和債券市場,減緩中共經濟、軍事實力發展勢頭。第三,嘗試打擊中興、華爲,阻斷中共竊取知識産權的能力,判定中共的真正軟實力,爲後續致命一擊奠定基礎。第四,更重要的是,利用幾年的時間,把那些與中共狼狽爲奸的“美奸”從他的政府中清除,最後再與中共決一死戰。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中共如此的邪惡,竟敢不顧世界規則,不顧自己國民和世界民衆的死活,制造和發動了這場生物戰爭。逼迫Trump總統不得不立即出手,挽狂瀾于既倒。

現在我們來看一看,Trump總統是如何反擊的。

首先是穩住陣腳。這場生化戰,可以說是第三次世界大戰,中共已經出手,打了美國個措手不及,從戰術上看,中共這一手幹的非常漂亮。在把病毒傳播到全世界的同時,中共大肆采購、囤積醫療防護裝備,包括一般口罩,醫用口罩,防護服等,僅2月份一個月,光口罩就囤積了22億個。再與WHO合謀,誤導美國和全世界,導致美國在疫情爆發後,毫無准備,醫療機構防護裝備不足,使得疫情控制變得極爲困難。舉兩個例子說明有多難。第一個例子,口罩匮乏到難以想象的程度,CDC不得不教美國民衆如何自制口罩;第二個例子,超市中烘焙用的酵母菌,每人每次只能購買一小盒。在這種情況下,就看出了Trump總統的領袖魅力。在中共、WHO沒有提供任何可靠信息的情況下,僅僅憑借爆料革命提供的資訊,就于1月5號,由CDC發布中國旅遊警示,緊接著17日開始,在洛杉矶、舊金山、紐約三大國際機場,檢測從中國來的旅客,隨後于1月31日,在美國還沒有一例病例的情況下,迅速切斷中美航班,禁止非美國公民從中國入境,接著限制旅客由歐洲入境,成立白宮冠狀病毒工作組。隨後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基本關閉美墨、美加邊境,爲美國抗擊這場疫情搶占了極大先機。自3月14日起,每天一場1-2小時的新聞發布會,除第一場外,川普總統每次都親自上陣,冒著被傳染的風險,向國民及時傳遞最新病情狀況和應對措施,公開透明,穩定民心。根據專家建議,提出保持社交隔離和居家隔離措施,減緩和控制病毒傳播。

其次,3年來,與國防、通訊、醫療相關行業的部分企業已經返回美國。鑒于疫情爆發突然,總統基本采用了戰時動員方式,要求全國生産抗擊疫情的戰略物資,並協調相關聯行業,轉變生産線,加速生産“戰時”必需物資,包括清潔用品、口罩、防護服,呼吸機等醫療用品。已經知道的如啤酒廠變成消毒劑廠家,枕頭生産者轉爲生産口罩,通用汽車去生産呼吸機。難能可貴的是,在此危難時刻,有些企業,例如Metronic放棄他們的專利,不但公開他們生産呼吸機的設計,還提供技術支持,讓那些有能力、有意願去生産的相關行業可以快速參考,並啓動生産。對那些擅自提價,自私自利的企業,則毫不猶豫地動用國防生産法,強迫其生産。與此同時,FDA也爲抗擊大流行的各類檢測試劑、儀器的審批,藥物研制和臨床試驗,擴大藥物適用範圍,疫苗的生産和臨床測試,開辟綠色通道。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雅培的5分鍾快速檢測儀,使得大規模檢測和快速檢測成爲可能,目前全美已經檢測超過了6百萬人次,爲控制疫情奠定了堅實基礎。在具體操作層面,總統動用了國民警衛隊和聯邦緊急救援署,基本按照戰時作業模式,建設戰時醫院,調配海軍醫療船的使用。在疫情重災區,如紐約,新澤西州,利用軍隊運送和部署物資,解決現實問題,穩定國民情緒和政局。

第三,關愛國民。首先,包專機從日本接回鑽石號郵輪上的美國公民,染病公民回到美國後隔離治療;其次,由于疫情爆發,國際航線幾乎停頓,導致上萬美國國民滯留海外。總統指示國務院,動用一切可能力量,搶救國民返美,共安排750多架次航班,包括軍用運輸機,非法移民遣返用專機以及商務包機,從127個國家接回近8萬民衆;再次,針對另一艘遊輪,鑒于已經有遊客患病、死亡但沒有任何國家允許該郵輪靠岸,川普總統親自出馬,安排郵輪停靠佛羅裏達,妥善安置各類人群,凸顯人道理念和人文關懷。最後,與中國將各類先進醫療設備送往北京、上海不同,美國政府采購的1萬8千台雅培快速檢測儀,則送到了那些缺少檢測能力的地區,比如印第安人保護區,阿拉斯加,邊遠地區的小型社區,不但真正控制了病毒的流行,也真正體現了美國全民平等的原則。

第四,總統、副總統親自和各個行業舉行會談,包括與保險公司商討全民免費病毒檢測事宜。陸陸續續與銀行業、醫療業、運輸業、制藥行業、能源業、旅遊業、食品業、通訊網絡界、高科技産業,供應鏈行業、護士、中小企業、體育業等會談,探索最佳解決方案。爲保證國民生活,快速通過了多個法案,包括每個家庭都收到了1200美元/2400美元的支票;爲每一個失業救濟金領取者額外提供每星期600美元的補貼,爲中小企業提供貸款支持等,總共投入了大約3萬億美元,限制和打擊囤積、肆意提高物價的行爲,保障居民生活用品和必需品的供應和市場穩定。

第五、穩定外部。每當中美面臨衝突的時候,伊朗、北韓等流氓國家總是跳出來搞事。面對疫情的挑戰,針對伊朗在海灣地區的挑釁行爲,總統授權海軍可以擊落和摧毀任何騷擾美國艦只的伊朗炮艇和飛行器。金正恩恰恰在此時出事,國際原油價格也莫名其妙地暴跌,令北韓和俄國都無法挑釁,也算十分巧合。總統充分運用這個難得的戰略機會,與俄羅斯普京、沙特王子、EPEC國家元首以及墨西哥總統通話,要求他們穩定國際石油價格,穩定世界格局。向全世界疫情嚴重的國家提供呼吸機、防護設備和技術支持,控制全球疫情擴散。

第六,針對WHO的不作爲和誤導,果斷暫停WHO經費,並對WHO的行爲展開調查,真相馬上就會大白于天下。同時,要求各科研和情報部門,全面調查病毒來源。據文貴先生爆料,帶有武漢病毒P4實驗室資料的戰友已經平安到達歐洲,以我的理解,他/她(們)應該是到了美國。Trump總統已經有了非常充分的和資料和證據、證人。打蛇打七寸,看來中共的七寸已經被Trump總統捏住了。

第七,經過3年來爆料革命的不斷提醒,美國人已經陸續覺醒,已經能夠把中共和中國人分開來看。最近幾個月,衆多政界、財經界、科技界人士,在媒體上不斷提醒和告誡美國民衆,中共在此次疫情中所扮演的角色,他們都幹了什麽,給美國人、全世界帶來了多大的災難。這些人中有班農,龐佩奧,納瓦羅,盧比奧,麥康奈爾,凱爾巴斯,斯伯丁將軍等。聯邦政府也及時已經出手,采取措施,反擊中共的大外宣。登記中共的電視台、新華社等爲中共代理人,限制中共喉舌在美國的人數和采訪權限,調查海外欺民賊的虛假宣傳等,爭奪輿論話語權。

第八,經濟上繼續打擊中共。要求4家中國通訊公司提供非政府所有證據,調查中共國有企業在美上市公司的虛假報表,准備清理美國市場中的中資概念股,限制高薪技術産品,包括軟件、芯片、高速計算機以及監控設備出口。禁止美國各大基金,包括養老基金,退伍軍人基金等投放中共市場。相信後續還會有更大的動作,更激烈的打擊手段,打掉中共香港、上海和深圳股市,掐斷中共通過香港、台灣獲取海外資金的能力。

第九,與全世界民主國家重新結成反共同盟,這個趨勢正在形成。世界上許多國家和民間團體,已經陸續開始要求中共賠償冠狀病毒所造成的損失和傷害,並且越來越多。從國家層面看,德國、印度等已經陸續提出要求,非洲國家則要求中共免除債務;從州的層面看,密蘇裏州已經正式對中共提出指控;從民間團體和個人層面看,在美國,多個團體已經將中共告上法庭,包括Buzz Photos,Freedom Watch,Bella Vista,Logan Alters,Berman Law Group等。29日Trump總統的玫瑰園講話,已經明確表明,美國會要求中共賠償,並且非常容易就會得到所求償的數額,據說是20萬億美元。

第十,許多法律專家談到,有人會引用國家主權豁免條款來搪塞。看來美國已經想到這一點了。4月14日,參議員Harley提出動議,要求通過法律,剝奪中共的國家豁免條款,理由是,中共是一個非法政權,因此法律不適用。另外,退一步講,既使國家可以豁免,但中共作爲一個政黨,是無法豁免的,中共高官的海外資産,也是無法豁免的,是要被查封的。除此以外,班農先生提到,美國可以和正在考慮將中共列爲恐怖組織,以反人類罪,對其進行紐倫堡審判。

美國是個法律國家,既然司法體系已經開始行動,那就不可阻止了,一切都已經開始,看來中共真的挺不了幾天了。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91443/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5月 0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