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分析9000萬黨員如何看待“自願”捐款

https://spark.adobe.com/page/GjnBymfAXlfYX/

作者:城堡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相信這句話是在疫情中被“自願”捐款的眾多基層黨員的心聲。

筆者有幸在三月份與多位政治面目為黨員的普通人、各級幹部、街道社區黨組織成員,就這個問題分別有過交流。結合筆者自身對黨組織入駐企事業單位運作方式的了解,想簡單分析幾條新聞,並從新聞中,一窺9000萬黨員對冠狀病毒肆虐,對共產黨的一黨獨裁體制,以及對於滅共爆料革命的心態。

首先回到2月26日,一則名為《總書記習近平等7名政治局常委“響應黨中央對廣大黨員的號召”,為支持疫情防控工作捐款》,但並未提及習近平等七常委捐款金額的新華社新聞,拉開這場風波的序幕。我們大家都記得《讓子彈飛》電影中,姜文、葛優與周潤發,飾演巧取豪奪騙捐套路的經典鏡頭:“縣長上任,得巧立名目,拉攏豪紳,繳稅捐款。他們交了,才能讓百姓跟著交錢。得錢之後,豪紳的錢如數奉還,百姓的錢三七分成!”可笑的是,如今的“豪紳”已經不用真的拿錢先演一出“捐款的假戲”,而只需要讓黨媒喉舌發一則“領導帶頭捐款的假新聞”,就可以開始商量如何分賬了!

僅在4天后,第一批首先響應“組織號召”的捐款數據就出來了。 1037萬人“自願”捐款11.8億元,首先1000多萬人,相對於9000萬黨員來說,人數較少,大多屬於必須要起“表率作用”,距離中央較近的部門,但時間僅有4天,這也顯示出共產黨的黨組織架構的運作,還是有一定的效率。首先絕大多數黨員都是因為工作需要、評職稱、或晉升需要、或為謀求自己企業發展,才不得不加入黨組織成為黨員,而真正被徹底洗腦,願意“為共產主義事業奮鬥終身”的人極少,從捐款數額上也可見一斑。平均每人113.79元(四捨五入,下同),完全吻合微觀上,基層黨員普遍的“不願捐,但又不得不捐”的心態。被逼捐的普通黨員普遍存在的心態是:既然是政治任務,那我看大家捐多少,我也捐多少,既不冒尖也不拖後。所以基層普通黨員每人捐100元,成了一種心照不宣的“潛規則”

在第一批與黨組織距離較近的黨員,做出“表率作用”之後,類似的模式很快推廣開來,3月4日新聞:全國廣大黨員“積極踴躍捐款”,4128萬人“自願”捐款47.3億元。如此算來平均每人114.58元,新增部分3091萬人捐35.5億元,平均每人114.85元。但為何這時平均數穩定在114元左右這個區間呢?因為在上級派發必須完成的捐款政治任務之後,各級非常為難:讓多捐下面不樂意,捐款過於整齊劃一,每人100不多不少又顯得“逼捐”成分過於明顯,對上面又說不過去。所以在基層黨員每人100的“潛規則”之上,又有一條“潛規則”,那就是號召普通黨員捐款,幹部要帶頭多捐,每人200元。以2016年公佈的公務員人數716.7萬計算,佔4128萬,捐款人數17.36%。這部分人捐200元,則平均捐款數額應為117.36元左右。減去一部分堅決“自願不按潛規則捐款”的人,數據基本吻合。 (方法並不100%嚴謹,但大致符合邏輯。)

一個星期後的3月11日,新聞顯示7436萬多名黨員,繼續“積極踴躍自願”捐款,共捐款76.8億元,平均每人103.28元。新增部分3308萬人,捐29.5億元,平均每人89.18元。我們看到,在黨中央發起號召的前兩週,有職位在身的黨員,不得不按規矩交錢了事之後,各地的社區街道,也逐步開始對離退休黨員,在社區黨組織微信群內徵收捐款。而這部分人員由於缺乏經濟來源,在當下疫情導致豬肉價格、蔬菜價格大幅上漲的情況下,對於這種逼捐行為,也更加反感和抵制。不僅掏錢的速度更慢,同時平均捐款數額也低於100元(不排除在後續接收捐款過程中,基層有貪污截流情況)。

到了3月底,最近一次的統計數據是,7901萬多名黨員“自願”捐款82.6億元,平均每人104.54元。新增部分465萬人,捐5.8億元,平均每人124.73元。這次統計,距上一次過了15天,但增量很少,表明剩餘未捐款的1000萬左右的黨員,屬於中共在後續也很難擠出什麼油水的有骨氣的人,或者特殊情況。這新增的一小部分捐款平均值較高,包含了少量經濟情況困難,到之前無法按“潛規則”足額捐夠100元,後來補交的部分。總體的平均值104.54元也說明。共產黨員對於汶川地震等過往歷史災難中,捐款往往去向不明,加之這次紅十字扣押口罩,黨內貪污腐敗成風,早已是心明眼亮,不願再自掏腰包去養肥一個個“碩鼠”。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中共第一次打9000萬黨員腰包的主意了。 2016年前後的“黨費風波”還歷歷在目。當時黨中央為了“提高黨員的黨性修養”,居然拿出共產黨建立初期的原教旨教條,赫然要求9000萬黨員“按時足額繳納黨費”,甚至還要補交過去少交的部分。按照這個“中央指示精神”,月收入在5千元人民幣左右的普通黨員,可能要為這個拍腦袋的決定補交上萬元。這不僅完全不可行,甚至還動了眾怒,一時間黨內人人敢怒不敢言。後來中央意識到在錢這個問題上,與9000萬黨員反目成仇的嚴重後果,悄悄下令停止徵收補交黨費,已經徵繳的部分原路退回(但由於中共對此事低調處理,沒有公開新聞報導,除部分良心企業退還員工外,大量已徵繳黨費如石沉大海從此不知去向)。而在黨媒宣傳上,中共也“高高舉起,輕輕放下”,不再大肆宣揚什麼“不交黨費就是黨的觀念淡漠,應該被追責”云云。

比起要交一筆不菲的保護費,更令廣大黨員憤怒的是,各大機關在職人員,在被徵收、補交黨費過程中,發現自己需要補交的部分,被明目張膽地從應發工資中直接扣除;而在本次疫情要求捐款的過程中,也完全不是根據自身意願和能力捐款,而是強制攤派任務,並且在交代“政治任務”的過程中,直接以工資待遇、獎金等作為要挾。這和川普總統領導下的美國政府,兩黨搶著立法,要給每位受到中共武漢冠狀病毒影響的成年人,發放1200美元現金,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9000萬黨員,是中共籠斷中國所有精英人才以及他們上升渠道的體制下,為了換取家人更好的生活條件,犧牲自己政治信仰的自由,不得已才選擇加入的這個組織。但是他們不傻,表面上都是高呼共產黨萬歲,只有共產黨才能領導中國,實際上心裡真正想的都是“我真的有兩頭牛”的笑話。這不僅是中國人看到外面世界,中共那套洗腦宣傳就會失效的必然結果,也是廣大黨員對於中共近些年來,種種惡行心生反感的必然體現。由此看來,一旦中共對美國開戰,中共宣傳機器炮製“抗美援朝”中,“摳門外婆捐陪嫁首飾”的虛假故事一定不會出現!

正如郭文貴先生所言,9000萬黨員中絕大部分都是好的,只不過被中共綁架了。而在這場爆料革命中,我們從點點滴滴細節都可以看到,中共不僅得罪了非黨員的絕大多數中國人,連9000萬黨員,也開始對極少數盜國賊家族嗤之以鼻。就如同所有王朝的覆滅,都是從內部開始離心離德一樣,共產黨這個體制也已即將滅亡!

參考資料鏈結1

參考資料鏈結2

參考資料鏈結3

參考資料鏈結4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 年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6397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4305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63970/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