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 1984” :奧威爾的噩夢社會

https://spark.adobe.com/page/Oi99rJ2oJZIEU/

來源:ZeroHedge, Tue, 02/25/2020 – 18:15

作者:Tyler DurdenAuthored by James Rickards via The Daily Reckoning,

翻譯:Demos迪陌思; InAhurry

簡評/PR: TCC幸福堂

簡評: 1948喬治.奧威爾出版的經典反烏托邦小說《一九八四》已經在二戰後為世人帶來了預警。 在70年後的今天,我們看到了在中共的掌政下,這噩夢般的社會型態已在中共國開花解果,不但如此,也快速地向西方國家甚至全世界蔓延。

在中共國現在正在使用人臉識別軟體和無處不在的數碼監控來跟蹤其人民。 互聯網被高築的防火牆屏障且受到中共的審查和監控。在 現實生活中,如果你反對政府或國家政策,員警就會找你“喝茶”或直接逮捕你。 像學習強國軟件的推出就是一種洗腦的手段來控制人民的思想與行為,尤其是經由該軟件所獲得的社會信用評估,對反對者於以逞罰,對支持者施以小惠上,更凸顯現出其邪惡本質。 看看新疆的維吾爾族的“再教育”中心所執行的洗腦、監禁、或非自願性切除器官以移植他人的事件層出不窮。這些都是極權統治的做法和結果。

雖然這些暴行對美國或西方國家來說好像是天方夜譚,但中共的監視模式已經以初級版的形式出現在西方國家了。例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Snapchat、YouTube和其他一些平臺, 就是與論審查開始的地方。例如 “影子遮罩” –你的帳戶看起來似乎是正常運行,但你卻不知道,其實大部分人可能看不到你的帖子或一些流行的功能,如 “喜歡”和“轉推”也有可能被截斷而無法傳播。 即使是美國總統也無法倖免。上個月,川普發佈了一條推文,指出了烏克蘭電話門的所謂“舉報人”而導致他的彈劾案事件。Twitter 用系統臨時“斷電”的藉口而封鎖了川普的推文。這些只是冰山一角。現在不少社交媒體公司,已經從政府那裡接管 “言論審查員” 的任務。鑑於他們龐大的媒體覆蓋範圍,他們對西方大眾可產生非凡影響。加拿大也正積極使用數碼監控來追蹤守法公民的活動。

更可怕得是很多人基於方便而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這些侵入式監控技術,如谷哥家庭運用軟件來控制日常生活或在皮膚下注入小微晶片來取代全部個人訊息。已有超過4千瑞典人自願將微晶片植入他們身體的事實,已證實其書中所述, “有老大哥在監視著你的一舉一動” 。

如果西方社會不及時看清楚中共的野心與作為,仍然天真的以為這噩夢已不復存在;只希望享受科技的進步而不反思可能迷失自我與失去自由民主的代價。《一九八四》奧威爾式的噩夢社會可能會在不久的將來實現於西方社會中。亡羊補牢,恐怕為時已晚。

“1984” 奧威爾的噩夢社會現在進行式­

你可能熟悉喬治.奧威爾的經典反烏托邦小說《一九八四》(它出版於1984年)。 它是在1948年寫的,標題來自扭轉1948年的最後兩位元數字。

ZeroHedge 文章原圖

這部小說描述了三個全球帝國的世界,大洋洲,歐亞大陸和東亞,處於持續不斷的戰爭狀態。

奧威爾為他的書創造了一個原創的詞彙群,如果使用今天的諷刺用法,其中大部分詞彙是常見的。 諸如思想員警,大哥,雙重思考,新話和記憶黑洞等術語都來自《一九八四》這本書。

奧威爾想把它作為一個警告,告誡某些國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和冷戰開始之後可能會如此發展。 他當然擔心史達林主義,他的警告也適用於西方民主國家。

當1984年來到了又過去了,許多人松了一口氣,因為奧威爾的預言沒有成真。但這一放鬆還是為時過早吧。 今天,奧威爾的噩夢社會是以中國共產主義的形式出現在我們面前…

中國擁有奧威爾的書中描述的極權主義社會的大部分高科技。 中國使用人臉識別軟體和無處不在的數位監控來跟蹤其公民。 互聯網受到中共審查和監控。 現實生活中,如果你反對政府或國家政策,員警就會逮捕你。

數以百萬計的中國人被逮捕並被送到”再教育”陣營洗腦(比較幸運的人)或被不經麻醉的非自願性切除器官(不幸的人在極度痛苦中死亡,最終被迅速火化)。

雖然這些暴行現在不會發生在美國或西方國家,但中共的監視形式可以以較輕微的方式出現在西方國家的。 雖然你可能不會因為表達不受歡迎的意見或挑戰流行的教條而被逮捕(至少目前還沒有),但你可能會面臨其他制裁。 你甚至會失去你的工作,並發現幾乎不可能找到別的工作。

你當然可能被社交媒體永久封號…

除非你是一個保守派或政客,所有事情都在社交媒體上,例如Facebook、Twitter、Instagram、Snapchat、YouTube和其他一些平臺。 這就是審查開始的地方。

許多保守的社交媒體參與者已經被中共關閉或暫停了他們的帳戶,不是因為具有威脅性或內容粗俗,而是為了對中共的“進步”提出批評(儘管有一些尖銳的角度)。

與此同時,那些具有進步觀點的人幾乎可以在社交媒體上隨意說話,包括對暴力的含蓄支援。 而且他們都相安無事。

其他保守派被報告是”影子遮罩”的目標。你的帳戶是開放的,似乎正常運行。但你卻不知道,其實大部分其他網絡看不到你的帖子或一些流行的功能,如”喜歡”和”轉推”也被截斷而無法傳播。

這就像是一個職業運動員發現體育場是空的,發現門票沒有被出售。 這已經夠糟糕了, 但Twitter的把對這些保守的人做出更進一步的打擊。

Twitter上最被廣泛關注的帳戶之一就是唐納德*川普,他擁有六千八百萬名粉絲。 川普總統使用Twitter宣佈政策倡議和人事變動,並對政治對手提出批評。 這是他最重要的平臺。

上個月,川普發佈了一條推文,指出了烏克蘭電話門的所謂”舉報人”而導致他的彈劾案。 這聽起來不奇怪,因為華盛頓的每個人都知道誰是告密者(你可以在網上查看他的名字),甚至他不是真正的告密者,因為他沒有達到法定要求。

不過,Twitter封鎖了川普的推文。 Twitter的藉口是系統臨時”斷電”,但這種說法非常可疑。 後來,川普的推文被恢復了,但川普與此事相關的原始帳戶已被刪除。 從來沒有人說過政治是公平的。

但是推特對選舉的公然幹預可能會對推特公司在川普的第二任期間造成不利影響。

現在不少社交媒體公司已經從政府那裡接管了工作,成立事實上的言論審查員。鑑於他們龐大的媒體覆蓋範圍,他們對美國的公眾能產生非凡的影響。

他們事實上已經成為了宣傳口。

當然不僅美國有這種情況。例如,加拿大正在積極尋求通過數碼監控來追蹤守法公民的活動。

加拿大銀行的一份報告說,從數碼交易記錄中收集的財務資訊可用於“員警和稅務機關的資訊共用”。

如果所有的交易都是數碼交易(包含信用卡和儲蓄卡),當局就可以追蹤你的下落, 購買習慣, 餐廳選擇等等。他們還可以揭示你的政治傾向和個人交往。

這一點都不難想像員警和稅務機關會利用這種權利找那些批評政府或批評類似“氣候變化”等神聖的意識形態的人的麻煩。如果你認為這聽起來很極端,事實是已經有人建議將氣候變化的“否定者”監禁起來。

你覺得我在編故事嗎?

好吧,一家名為’氣候鷹派選舉’的服裝品牌的執行董事說:“ 把拒絕科學的官員關進監獄。”

《國家》雜誌還發表了一篇題為“氣候變化否定主義正在殺害我們:他們是謀害哈維颶風的受害者,不是風暴”的文章。

文章的作者這樣問道:“還要多久我們才會讓這種氣候災難的真正始作俑者對他們造成的災難負責?”

而小羅伯特·甘迺迪(Robert F. Kennedy Jr.)說,科赫兄弟“應該和其他所有戰犯一樣進監獄”

好吧,大衛科赫自那以後就去世了,他自然逃脫了甘迺迪的譴責。

但他們所謂的“戰爭犯”是由那些質疑媒體不斷向我們宣傳的,氣候變化警報主義的資助機構組成的。

但你知道嗎?事實上有大量的, 可靠的科學證據駁斥了警報主義的觀點。本文不是深入討論這個的地方, 但駁斥氣候變化警報主義的科學論據要比支持它的科學論據強有力的多。

但是如果你不同意官方的觀點,無論你的觀點有多正確,今天的科技審查員會讓你禁聲或讓你邊緣化。

糟糕的是這種趨勢正在快速的朝著難以停止的方向發展。而且用於監視公民的先進技術也已經面世。。。

例如,具有最近一代監控技術的攝像頭可以實時識別和匹配數百萬張面部,而且準確度為99%。他們被吹捧為反恐和反犯罪工具,當然確實如此。

但正如史達林部下,不擇手段的秘密警察局長拉夫裡蒂尼·貝裡亞(Lavrentiy Beria)曾經說過:“ 找出你要的人,我就能找出他所犯過的罪”。這可輕易看出,這種權利已經被濫用在日常公民的身上。

(順便說一句,貝利亞最終證明瞭他自己的觀點,因為他自己後來就是因為叛國罪而被逮捕處決的)。

然而事實是,很多人基於方便而對這些侵入式監控技術表示歡迎。以微晶片為例,人們在皮膚下注入一個小微晶片。微晶片已證實與奧維爾式惡夢有關連:有老大哥(源於老大哥真人秀)不斷的監視著你的一舉一動。

但是你看,已有超過4千瑞典人很高興得自願將微晶片植入他們身體。

除了儲存帳戶資訊以免除攜帶現金或信用卡用於支付外,這些微晶片還能儲存個人信息。這一切都發生的如此之快。在幾年前,僅僅關於這種微晶片的想法已讓大多數人不寒而慄。

但這就是多快“老大哥”式監控可以從惡夢變成現實,但在表面上看似良性甚至是有益的。

“老大哥”式監控已經在中共國全面鋪開,但不久之後這模式就可能出現在美國了。

新聞來源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