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利普金先生接受央視及“楊爛”的採訪

作者:Diago

看到楊瀾女士採訪利普金先生的新聞—— “病毒獵手”利普金:新冠病毒非人造精確檢測試劑將於本週送到中國 (發佈時間:02-2512:17中國新聞網官方帳號)後,為了詳細了解利普金先生,我就整理了利普金先生近期的活動軌跡,在中國媒體和英文新聞中關於利普金先生的公開活動軌跡如下:

1、 China Honors Ian LipkinGLOBAL HEALTH , INFECTIOUS DISEASE Jan. 07 2020) :2020年1月3日利普金先生在中國駐紐約領事館接受了總領事Ping Huang的頒獎,這次頒獎的特殊意義在於這個獎章是為了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週年(筆者註:英文原文——“During the January 3 awards ceremony in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New York, Counsel General Ping Huang presented Lipkin with the medal, which had extra significance because it marked the 70th anniversary year of the founding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為表彰利普金先生對於中國的傑出貢獻,中國政府為利普金先生授予獎章(筆者註:英文原文——“The government of China honored Ian Lipkin with a medal recognizing his profound impact on their country.”)

頒獎現場照片是這樣的:

獎章是這樣的:

2、 #央視專訪美國病毒獵手#新浪微博2月23日08:01來自微博雲剪已編輯);

3、 “病毒獵手”利普金教授:中國奮力抗擊疫情令人感動 (來源:央視網2020年02月23日09:11)

4、 美國“病毒獵手”利普金教授:中國奮力抗擊疫情令人感動微現場央視網發佈時間:2020年02月23日10:40);

5、 “病毒獵手”利普金:新冠病毒非人造精確檢測試劑將於本週送到中國 (發佈時間:02-25 12:17中國新聞網官方帳號)。

綜合5條來自不同來源的新聞,可以得出利普金先生的活動軌跡是:

1、2020年1月3日他在美國紐約總領館接受了中共駐紐約總領事的頒獎,非常奇怪的是這個為了紀念中共竊據大陸70年的獎章是在國殤日10月1日過後的四個月才頒發;

2、2020年1月28日-2月4日,利普金教授來到中國與政府高級官員和專家見面研究疫情。因為時間緊迫,他與老朋友鐘南山院士曾在機場就疫情相關情況進行面談。對於利普金先生的這次赴華訪問,我非常奇怪,因為川普總統已經先後四次與中共方面提出派專家和物資援助中國抵抗武漢肺炎,截止目前均未得到同意,而利普金先生作為一名美國專家卻能夠進入中國並與鍾南山院士進行交流和其他活動,看來川普總統與中國打交道的能力還真不如利普金先生;

3、利普金先生返回美國並接受了隔離後於2020年2月21日接受央視在美國的記者採訪,於2020年2月24日接受鑰匙瀾的採訪,對比央視先後三次發布的關於2020年2月23日關於利普金的採訪內容和中國新聞網發布的2020年2月24日鑰匙瀾對利普金的採訪內容,基本上內容相似,內容最為詳細的就是鑰匙瀾的這次採訪,所以在此對於鑰匙瀾的採訪進行重點剖析——

“病毒獵手”利普金:新冠病毒非人造精確檢測試劑將於本週送到中國提到:

“他和其他幾位知名科學家還證明,新冠病毒是來自大自然,而非實驗室人工製造的產物。”;

“利普金教授還在採訪中指出,他和其他幾位知名的科學家都證明了新冠病毒是來自大自然而非實驗室人工製造的產物。

第一,他的團隊在基因測序中發現該病毒與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武漢地區發現的一種蝙蝠病毒極其相似。

第二,新冠病毒基因結構中的一些部分展現了適應性的改變,顯示它曾在動物和人類宿主體內發生變異,逐漸發展出與人體細胞受體結合更緊密的機制,最終成為人與人之間高度傳染的病毒。

第三,自2003年以來,科學界已經研究出一些成熟的基因編輯工具,但在新冠病毒中沒有使用這些工具的痕跡。 ”;

“當他看到他們或是因缺乏必要的防護裝備,或因與病患過於頻繁的近距離接觸而患病,甚至犧牲時,他非常難過。”

對於鑰匙瀾採訪中提到這種證明,作為一名非專業人士我是非常不認可的,特作說明如下:

1、關於“第一,他(利普金)的團隊在基因測序中發現該病毒與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武漢地區發現的一種蝙蝠病毒極其相似。”,首先來說不知道利普金的團隊是從哪裡得到的九十年代中期武漢地區的一種蝙蝠病毒,其次這種極其相似的百分比是多少,再次在利普金先生的團隊不能把武漢肺炎病毒與石正麗團隊在以下發表的論文中(筆者註:石正麗團隊先後發表的論文題目為——

Bats Are Natural Reservoirs of SARS-Like Coronaviruses ,( Science 28 Oct 2005:);

Isola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a bat SARS-like coronavirus that uses the ACE2 receptorPublished: 30 October 2013 );

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Published: 09 November 2015

Fatal swine acute diarrhoea syndrome caused by an HKU2-related coronavirus of bat originPublished: 04 April 2018 ))提到的病毒進行比對的情況下、不能在不受限制的情況下對武漢P4實驗中存有的冠狀病毒毒株進行比對的情況下,他的團隊所做出的結論是片面的、沒有代表性的,更不能就這樣下結論病毒不是來自於實驗室的人為洩露,因為他的團隊並沒有與實驗室內存在的冠狀病毒毒株進行比對,這是非常重要的;

2、關於“第二,新冠病毒基因結構中的一些部分展現了適應性的改變,顯示它曾在動物和人類宿主體內發生變異,逐漸發展出與人體細胞受體結合更緊密的機制,最終成為人與人之間高度傳染的病毒。”武漢肺炎病毒顯示出了它曾在動物和人類宿主體內發生過變異,並不必然就能說明這種病毒不是人工合成的,因為即使是人工合成也不能完全抹去新冠病毒曾在動物和人類宿主體內的變異,就像轉基因大豆是人工合成的品種,但是人工合成的品種也只是對天然大豆的基因進行了比例非常小的改造,相信這一點作為科學家的利普金比我更清楚。

3、關於“第三,自2003年以來,科學界已經研究出一些成熟的基因編輯工具,但在新冠病毒中沒有使用這些工具的痕跡。”就這一點我用一個利普金先生和中國同胞同樣要經歷的因武漢肺炎而進行的隔離來進行說明,利普金先生在美國的隔離與中國同胞在國內的隔離是完全不同的,利普金先生肯定此生從未經歷過這種非人的隔離,但他並不能因為沒有經歷過這種隔離就否認這種隔離的存在,對於他所了解的所謂“成熟的基因編輯工具”而言,在中共國也還存在著他不知道或不願意承認的殘忍的活體器官移植,但這些殘酷的事實並不因利普金先生的不了解而不存在。

最後一點我要為利普金先生對於“當他看到他們或是因缺乏必要的防護裝備,或因與病患過於頻繁的近距離接觸而患病,甚至犧牲時,他非常難過。”,我們更是非常難過,因為造成這一切的就是那個給他頒獎的中共獨裁政權,在武漢肺炎每天都在以指數級擴散和殺人的同時,中共政府先後四次拒絕美國川普總統的提出的幫助中國抗擊武漢肺炎的要求,在外部援助物資很難進入中國的情況下,中共其實就是在利用武漢肺炎開展對中國人民的大屠殺,我也很難過,我的難過在於利普金先生的莫名其妙的難過!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