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2020年2月21日郭先生參加班農戰鬥室訪談

戰友之家聽寫組 翻譯組

這個病毒是個惡魔,而我們不能允許惡魔躲藏。日本一個公交司機感染病毒,新冠狀病毒已經使100多人死亡,並感染了4500人。我們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否則最壞的情況就會發生。疫情戰鬥室,歡迎我們的直播,史蒂夫•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歡迎收聽疫情戰鬥室,我是史蒂夫•班農,在國會山向您直播。今天是2020年2月21日,周五。今天我們邀請了華盛頓時報的比爾•格茲先生作為我們的嘉賓,以及傑克•麥克西作為戰鬥室的主持每天為我們提供分析。今天還榮幸邀請到了郭文貴先生在紐約喜馬拉雅大使館,也是G-news的廣播中心一起加入我們的直播。郭先生加入了我們,我們在John Frederick的電台網、塞勒姆電台、美國之音新聞,也就是美國川普總統運動的平台向全國廣播。我們也同時在芝加哥的FM99.1和103.9廣播。

我們很榮幸能作為風城這個芝加哥包容城市的一部分。病毒是個惡魔,而我們不能允許惡魔躲藏。為什麼我們要做疫情戰鬥室?這是第22集。疫情戰鬥室節目的22集了,目的何在?疫情戰鬥室我們已經開始有差不多一個月了。因為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件,中國發生了人類歷史上非比尋常的事件。而當今天我們坐在這裡,你們收聽我們的節目,一小時里我們為您提煉所有的關於疫情的資訊。

我們處在一個世界人口數量為75億到76億的世紀,人類十分之一的人口,十分之一的人類,十分之一的人口正在中國被不同程度的隔離。一億人口被某種強制隔離,4到5億人被某種程度的封鎖,工廠關閉,而這將會嚴重影響世界經濟。

比經濟更重要的是,這次疫情已經傳染了全世界31個國家。當一個月前我們剛開始做節目時,我記得那時3號、4號,事實上主要是關於Rohini的阿薩姆城報道,其他戰鬥室隊伍製作的是關於BBC和其它的一些內容。而事實上,你看這有多過時了。15個人,我認為那裡已有15人死亡,至少成百上千的人傳染,至少報道的有這麼多,而且還在擴大。晚間新聞還報道了伊朗的狀況,我們也開始著手了解,不過看來伊朗的疫情將會爆發。而這是一個人們都說,嘿,他們並沒有去過中國。而如果是有人去伊朗的這些地點,這些地點在伊斯蘭教中都是聖地,尤其是在什葉派伊斯蘭教中。我們稍後會詳細討論。

今天我們想要做的一件事就是,由於這是我認為最受爭議的部分,並且我們邀請了Steven Hatfill博士,他是我們關於病毒的專家。還有來自軍事醫學研究所的Han Fro博士,他是來自多佛的專家。當他說生化武器被釋放後,很多人開始明白髮生了什麼。我們邀請了比爾•格茲先生,比爾•格茲先生是最精通中國問題的記者和分析師。他已經研究中國超過30年,此外20到25年前,在WTO之前的柯林頓政府就有卓越成就。比爾•格茲先生因對中國的了解而聞名,比爾•格茲先生也因報道了成百上千則新聞而聞名。

他與Spaulding將軍的書《隱形戰爭》,這是另一本《瞞天過海:中共內部的稱霸野心》,是現在的必讀之物。特別是當你讀過Pillsbury教授幾年前寫的《百年馬拉松》之後,《百年馬拉松》也是對我最愛的書《超限戰》的回應。《超限戰》展示了解放軍對西方的資訊戰,經濟戰和潛在的動力戰,Pillsbury博士的書是對此書的回應。這也是總統一直在Lou Dobbs的節目上,而這本書是更新更詳細的版本。《瞞天過海》十分精彩,並且作者在隻手遮天的中共高層中著名。

在過去幾天我們其實是在紐約的喜馬拉雅大使館做的節目,這裡是布萊特巴特大使館,那裡是喜馬拉雅大使館。郭先生有他自己的廣播中心,人們應該知道郭先生。人們對郭先生是很有爭議的,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爭議的人之一了。郭先生被認為是歷來從中國出來的最頂尖的吹哨者。而我一直告訴人們,嘿!我是個古板的人,我只會看結果。順帶一提,郭先生提過海航對嗎?大多數美國人不知道海航。海航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貿易公司,在全世界擁有資產。擁有部分德意志銀行,部分瑞士銀行,擁有各種公司(股份)。而其實是從中國一個省的小航空公司發展起來的。郭先生說,這公司完全是中共的,是為了取得美國的信任。他被詆毀,被控告,所有人離他而去。而事實證明他完全正確!當你看到高盛集團,美國銀行,他們都偃旗息鼓。他們最後都說他(郭先生)是對的!郭先生已經說了一年了,海航會倒,他們完全就是龐氏騙局。昨天海航被中國收為國有資產,而他們把這個部分歸咎於疫情而不是他們洗錢。

當沒人關注時,他就在呼籲關注香港運動。他說香港運動會成為焦點,人們還嘲笑諷刺。所以比爾•格茲先生和郭先生這兩位,比爾•格茲先生作為外國專家,作為美國人報導了中國25到30年;郭先生偉大的吹哨者,每次他說的都最後被證明是對的。雖然有可能會花點時間,但最後結果都是對的。

現在關於病毒的整體情況,這是習主席說出了病毒是個惡魔,而我們不能允許惡魔躲藏。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把這句話放在了片頭,也是為什麼我每次節目重複這句話。人類歷史上前所未有的情況正在中國發生。作為世界生產物流中心的如此發達的經濟體,美國和中國兩大經濟體,他們不可分割的息息相關。這個經濟體正在做自由落體,他們封鎖了一個具有14億人的國家。其中至少50%到60%是真正的在封鎖中,有的是強制隔離,有的是類似的隔離。

談到隔離讓我們回到武漢。對於我們的聽眾,尤其是美國芝加哥的聽眾們。我從幾周前剛認識這個城市,是一個比紐約更大的城市,人口約為1千1百萬到1千4百萬。春節時離開了5百萬,是芝加哥的兩倍,這是一座大城市。它是中國的匹茲堡,坐落在長江流域,位於中國的腹地。湖北省是中國的中心地帶,大小相當於法國,現在正被隔離。而現在他們派去了副總理、孫副總理,她是中共高層之一,她到了那裡。然後實行了她認為的隔離:我們會挨家挨戶上門。順帶一提,在武漢挨家挨戶上門相當於在整個紐約市挨家挨戶上門。我們會挨家挨戶上門測量體溫。如果我們認為你感染了,你當場就被抓去隔離。不是去醫院而是去隔離!而離開隔離的地方只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在裝屍袋裡坐著救護車去火化爐,所以這本質上是判死刑。如果我們認為你感染了而你不肯走,我們就把你的門釘上。所以我但願你能靠水生活,因為當你食物吃完之後就只有自來水了。我的重點是,這就像二戰時赫魯曉夫去斯大林格勒,這是中央辦公室派來的鐵榔頭,來了新的警長,現在我們得這麼做事。

但就像郭先生一直說的,你會注意到12個中央委員會裡沒一個人,沒有習(近平)、沒有王岐山,一個都沒有到武漢!我問了郭先生這是為什麼?(他解釋說)第一,他們不想攪渾水,因為情況不會變好。第二,他們不想死。

傑克,我想要提一件事。武漢的醫院院長,武昌醫院院長在武漢因病毒感染死去,又一個中國的英雄。這些中國的醫生,這些英雄們真的難以置信,就如同李醫生。他是個院長,你會認為他有最好的防護。他死了,但最讓人痛心的是視頻里,他的妻子追著救護車。

我想在這先深挖一下,等會兒再連線郭文貴。你寫了幾篇文章,你往這個火堆里添了關鍵幾把柴。比爾•格茲是你先發難,後來有湯姆•科頓,郭文貴還把我捎上了…隨你。中共的人民日報摘錄了柳葉刀的一篇文章,說很多專家都說這個病毒爆發很可能是由於自然基因變異,這個就是核心問題。這是自然的變異,起始於海鮮市場。蝙蝠傳人,又人傳人,或者這某種程度上和武漢P4實驗室有關。碰巧P4實驗室就在武漢,離華南海鮮市場就4英里遠。巧合得很,但沒有所謂的巧合!你最先寫了兩篇文章揪出了這事,現在事大了。柳葉刀的人都出來說話,說沒有這事,人民日報說這是美國佬比爾•格茲在搞事。

比爾•格茲先生:首先我想說的是,沒人知道這個病毒的來源。上周白宮辦公室簽署了技術條例,命令國家生化專家調查病毒的來源。他們說我們知道一些事實,1月27號我寫了一篇文章,說這個病毒可能是從一個生化武器項目中來。我引用了以色列前軍情特工丹尼•肖漢姆,他研究了中國的生化武器專案。他認定武漢病毒研究所正在進行研究。

班農先生:等一下,進行什麼研究?疫苗還是?P4實驗室本是用來進行研究的,他們在做什麼研究?

比爾•格茲先生:我們不知道,因為是秘密。

班農先生:好,P4實驗室本應用來進行什麼研究?

比爾•格茲先生:研究冠狀病毒。甚至說過這個武漢實驗室進行的是炭疽(研究),它就不算病毒,而是生化武器。我們知道蘇聯時期,就有釋放炭疽的。所以說我們應該進入那個實驗室,中國政府對此諱莫如深,我認為美國應該用《生化武器公約》,中國也在上面簽字了。用它作為武器來獲取資訊,這是唯一的途徑來找到病毒來源。

班農先生:在這停一下,停一下…你說的太遠了。我想拉回來一點,因為這點很重要。這個柳葉刀雜誌,首屈一指的雜誌,上千個世界頂尖病毒專家簽名說,基本上都說比爾•格茲在帶風向,想把我們帶到坑裡去。你的回應是?

比爾•格茲先生:我的回應是那些聲稱知道病毒來源的或知道病毒不是來源於哪裡的,他們要麼不誠實,要麼不明真相,或二者皆有……

班農先生:我記得有人說過,海德•菲爾博士也說過,印度理工學院(IIT)的人,還有世界上其他的人也說過,你可以看到基因序列是被調整過的。菲爾博士和其他人說過他們看了基因序列,它看起來像。柳葉刀也說,很有可能不是生化武器,不是100%,但很有可能不是生化武器。你怎麼說?從基本的科學層面上來說,我知道你不是病毒學家。但從基本的科學層面上你怎麼說?

比爾•格茲先生:我和一位美國前軍官、博士聊過。他進行過40項美國的生化武器的研究。

班農先生:40項生化武器的研究,那簡直是…這不是CDC,那是真正的…

比爾•格茲先生:他告訴我說冠狀病毒不是一個好的生化武器。

班農先生:為什麼不是?

比爾•格茲先生:因為它很難控制。讓我們來看一種理論,咱們就說中國的生化武器實驗室是秘密的、不明的項目,和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及其他研究所有聯繫;還有,武漢是解放軍的醫學研究中心,地位就像聖安東尼奧在美國軍隊的地位一樣。這是解放軍運作的地方,中國的軍事和監控是徹底整合了的。實際上習近平主導了軍事和監控的融合,所以說它只是一個監控的研究實驗室是完全錯誤的。

班農先生:簡直就是無知得可怕!

比爾•格茲先生:沒錯,如果你想研究一種冠狀病毒作為生化武器,你想找個地方來實驗,比如香港。你肯定首先得有疫苗或者解藥。那我們假設研究疫苗時病毒泄露了,感染了一個員工…

班農先生:這些都是基於假設的假設的假設,你剛剛提到了一個他們的秘密項目,這個P4實驗室的目的。記著!是為了讓觀眾明白這個實驗室是在SARS之後,在法國人的監督下建立的。全世界只有十幾個這樣級別的實驗室,美國也有幾個,歐洲有幾個,全世界上就那麼幾個。中國被認定為可以作為發展中國家(享受援助),而且在SARS之後他們需要能研究病毒的即時級的設施。這就是他們如何達到第四級的原因,正確嗎?

比爾•格茲先生:是的,而且整個危機期間,幾乎沒有聽到任何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聲音。想像一下,如果是在美國,就相當於美國爆發了疫情,CDC一聲不吭。是的,我們就是沒有聽到武漢病毒研究所發聲。

班農先生:我們要進個廣告。一會兒連線郭文貴,他一直是位頂級吹哨人。我們看到了吹哨人的下場,李文亮醫生。李醫生是一位勇敢的醫生,有一批醫生在12月他試著警告大家武漢現在有SARS的情況。他遭到當局訓誡,被迫承認錯誤。在訓誡書籤上字,說你是造謠者,會被送進監獄。後來的事實證明他是武漢疫情的吹哨人,讓大家警惕武漢出了大麻煩。當時看似一切正常,這也是為什麼後來大爆發的原因。之後李醫生又自願回到一線,在訓誡之後照顧患病的人民。明知道有生命危險,回到崗位兩周之後李醫生去世了。他是前線醫務工作者中的英雄!但是文貴,你的觀點是什麼?您對武漢所發生的事情的看法,比如這是來自海鮮市場的天然病毒或者是您相信並且可以證明這實際是出自生化武器計劃?

郭文貴先生:謝謝您,先生。我相信毫無疑問這是人為的,不是來自海鮮市場或動物市場。這太荒謬了!這沒有理由,就像說美國漢堡包來自樹上,樹木永遠不會給你漢堡包,漢堡包是在廚房裡手工製作的。
所以我們應該將精力集中於非常重要的事情,比如過去15小時在中國武漢發生的一切。現在我認為武漢的疫情更加嚴重了!我認為從第一天開始,其根本的原因就是他們想創造這種冠狀病毒。是有意地,至少部分有意地殺死香港人。現在這是真正在部分實現「沉船計劃」 ,所以現在中共已經閉關了。武漢和湖北的所有地方,人們可以進,但不能出,並且所有的中國人都要回到工廠工作。還有過去8小時,在武漢,政府告訴所有湖北人民:你可以離開家,不再隔離,你可以出去工作。他們把人們放出來,但是你不能離開湖北,武漢人不能離開武漢,你不能出城。所以現在我真的相信(這是)有意地,在執行沉船(計劃)。這是中共的戰略,這很危險,這是又一個此生災難。先生!

班農先生:好,文貴,等一下,我只是想確保聽眾們明白你所說的。順便說一句,文貴和我將暫停片刻。你和比爾,我們已經請您留下來,進一步深挖這個問題。
您說在過去17到24小時內,湖北和武漢發生了重大變化,這就是他們解除對老百姓嚴格隔離的原因。也許在湖北省,希望他們回到工廠去工作,這樣經濟才能恢復。但是他們不能離開湖北省,他們實際上在整個省被隔離。他們不希望湖北人(南)下深圳或南方的任何大型工廠。但是,聽眾們又在問,我們只剩一分多鐘,我想你在廣告之後考慮一下這個問題。
我要你和比爾一起回來(這個節目)。就是你們二位現在有什麼證據,證明這是武器?(讓人們)了解漢堡不是從樹上長出來的,(而是)在廚房烹飪出來的,您和比爾怎麼支持這個論點?因為這將成為一個重大的國際事件。因為已經有柳葉刀和世界各地的頂級病毒獵人在說:「嘿,它(病毒)看上去很自然!」而且你看到《人民日報》立即採用了這篇文章,他們本質上是在攻擊比爾•格茲、參議員卡頓等。
好吧,我們要在這裡插播一段廣告,出售一些廣告,以確保我們(的節目)可以持續。這是疫情作戰室第22集,我們有《華盛頓時報》的比爾•格茲,我們有來自作戰室的傑克·麥克西,今天很榮幸能與郭文貴一起(做節目)。文貴在紐約G-News的廣播中心。G-News是吹哨人的網站,每天在那裡向中國,給中國人民帶去一些光明。一分鐘後,作戰室繼續。同時還有郭文貴在紐約的喜馬拉雅大使館,他每天都在曼哈頓的公寓里直播,告訴中國人民關於中共的真相、關於他們的自由、還有他們是如何被壓迫的。VPN上的資料顯示,每天都有數千萬的人觀看他的直播。傑克·馬克西也是作戰室的一員。
整件事最離譜的是,任何時候任何人要先打破砂鍋問到底:為什麼這事重要?有些廣播上的聽眾在問,芝加哥的聽眾問,為什麼這事這麼重要?因為這是一個全球性的瘟疫,它是全球性的,這個病毒很厲害,而且致死。問題是它是怎麼開始的?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發生?怎麼擴散到全球的?為什麼在湖北武漢千萬人被隔離?為什麼有上億人被限制移動?為什麼世界經濟都因此陷入停滯?這些問題都要被回答。這裡面最驚人的事,在美國,哪怕是對川普總統最惡毒的媒體,最讓我驚訝的是什麼?
有些人,比如參議員湯姆·科頓,置之不顧那些在國會山或國土安全部的狠角色們;或者比爾•格茲這樣的在中國有過20多年經驗的人,報道了很多關於中國的重磅消息。先把郭文貴和班農我們這種激進的人排除在外。當你採訪那些專業的人時,他們被主流媒體口誅筆伐。主流媒體特別是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有線新聞,他們站在了共產黨那邊,他們引用中共媒體的報道。我們每天在這聽到看到的,噢,7萬6千人感染的,2100個死亡的。所有人都知道這些數字是被篡改過的,真實的要遠大於此。香港的梁卓偉醫生還有其他人都知道,這統統都是謊言!但他們每天都重複、重複、再重複!
當人們討論這個武漢的實驗室時,要記住,我絕不是一個陰謀論者,我不相信暗勢力那一套。可以當你面講,我一點不信陰謀論,但我也不相信巧合。好吧,我不相信巧合!好吧…這個實驗室恰好位於武漢!解放軍的醫學研究中心恰好在武漢,這事怎麼在武漢出來了?從那個農貿市場。
我們現在從WHO和CDC等機構都知道那些關於海鮮市場的說法都是謊言,還有那些視頻。從那個視頻出來的第一天郭文貴就告訴我了,視頻里那個女孩在吃蝙蝠的頭…活的蝙蝠。他說那是中共的宣傳伎倆。中國老百姓太愚昧了,他們要把鍋甩給野生動物,甩給那個市場。現在我們知道了0號感染者從來沒有去過那個市場,那是12月1號的事,現在我們知道那是在之前發生的事了。CDC不被允許去中國,川普總統提了大概有5次吧,讓CDC最好的專家去援助,被中共完全拒之門外。習主席讓WHO的總幹事來了,現在看來他就是個災難。之前印度裔的大衛·拉馬薩米來上過節目,他之前在索馬利亞工作過,他就說過那個WHO總幹事是個災難。他們現在在北京的五星級酒店高級房間里讀著中共提供給他們的資料,他們也沒有去武漢。所以我現在想問你個事,文貴我一會再問你,你曾經堅稱有一個秘密武器計劃,有美國政府的檔案記錄在案的說關於感染是怎麼一回事?有關於那個P4實驗室的檔案。你怎麼支持你這個說法?

比爾•格茲先生:是這樣,去年夏天國務院發布了一份軍備控制遵守情況的報告,在中國那一塊是符合生化武器公約的。那個非保密版的報告里相當直接的表明了美國相信中國正在進行進攻性生化武器的研究,他們列出了中共的一些活動,再者這些都是非保密的正在進行的,事實上中國並沒有公開也沒有討論過。報告說美國同中國進行了接觸並向他們了解情況但我們基本上被無視了,所以說再一次……

班農先生:等一下,你也對我說過,我想你也支持一下你的這個觀點。你說過他們建造這個實驗室是經過同意了的,之所以這個第四級實驗室那麼有爭議是因為這樣以來你就有能力製造生化武器了。你本來不應該這樣乾的但你的能力已經在那了,如果你找到對的人。順便提一下他們派了一個少將過去好像叫陳薇,一次談話中文貴提過的。她是一名少將她曾在美國上學她在這個領域很知名,現在她是這個項目的負責人。回到你說的事情上來,他們承認了那確實有一個項目是匹配第四級別的實驗室的,也保證不會再有了對吧?

比爾•格茲先生:好的,接著說,人們總認為中國和美國一樣覺得有監控系統、軍事設施,但在中國這些系統是徹底整合在一起的。所以中國基本上是在用這些監控系統,報告上說叫軍民兩用系統,換句話說就是軍用監控系統。所以你可以假定如果只有一個P4實驗室的話那就是用來進行生化武器研究的。

班農先生:這麼重要的原因是就像哈特菲兒博士說的,只有兩種解決方法。要麼製作出疫苗,但疫苗還要等一年至一年半;或者社會分離,這是一種奇特的方式就是隔離,你基本上要把人們分離開。哈特菲兒博士說至少在他看來隔離不起作用,因為在中國疫病仍然在繼續增加。關於它是自然變異從動物到人再人傳人還是說這是武器,這個區別的重要性是解藥。如果是武器製作疫苗要看它到底有多致命,如果是武器,或是出問題的實驗,或是研發疫苗時出了問題,那它的致命性會更加高…

比爾•格茲先生:史蒂夫,我來講一點,你需要明白中共政府充滿了謊言。他們第一個發表了這個病毒的基因組,他們說的任何話你都要以懷疑的眼光去理解,因為謊言就是他們的戰略。我們現在在打輿論戰,他們的敘述是:任何提出的觀點說病毒是人造的都是陰謀論。我們看在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身上都反映出來了,我堅信任何人說他們知道什麼是這個病的原因或什麼不是都是資訊錯誤或不誠實。

班農先生:在福克斯電台Laura Ingraham的節目上,她是最棒的採訪家。她採訪Falchion博士,我說的話是忠言逆耳,我認為Falchion博士在媒體上是個災難。他一天這麼說另一天卻又那麼說,在John Carts Mattidy四周前的節目上就在我們剛開始時他說「沒關係,不著急」,現在卻是世界瘟疫大爆發。在John Carts Mattidy節目上她問他「你說的那個問題」,他說「不不,我跟中國的醫生談過,他們告訴我什麼什麼的」,太天真了!在這麼重要的事情上這麼天真。我認為他們從我們在那裡工作的人得到對事情的描述。人們不應被允許上電視不想好就隨便亂講!文貴我想轉回問你,你現在有G-news網站,G-news是中國的爆料網站。你看它有數以億計的頁面瀏覽量這些都是中國人通過VPN翻牆的點擊量,你今天已經發布了一個消息。如果我說錯了請你糾正我。你的團隊從俄羅斯政府網站下載的一個文檔,它是俄語的,我知道你的團隊正在翻譯它。但你能否告訴我們這意味著什麼?這個文檔說了些什麼?關於武漢的設施和在武漢發生的事情。

郭文貴先生:是的,先生,昨天我們G-news從俄羅斯政府網站,這是一份由專家給出的政府報告。這是一封官方信件,說中國的冠狀病毒是100%的人造的,不是天然的。所以另一方面,先生,你需要知道,過去兩年,2018年和2019年在中共的中央電視台及其軍事頻道,他們總是談論中共有能力製造冠狀病毒。是的,一樣的名字,冠狀病毒。他們說他們可以完全控制生化武器和冠狀病毒,他們是世界第一,擁有世界第一的能力。
然後你知道,自2019年以來在12月,英雄李醫生是個爆料人,還有另外7名醫生說出真相。然後中共逮捕了他們,然後有些人死了,另外6人還有他們的家人現在被逮捕。還有一些領導在武漢說這種病毒來自動物,它來自海鮮市場。我們完全控制了局勢,沒有人傳人,只有動物傳動物,完全可控。2周後,武漢被隔離了,失控了,現在他們說這是人傳人。說這是從動物來的病毒,他們在中央電視台製作了假視頻,原來的視頻帖子來自另一個國家帛琉。
所以先生,你需要問這個問題:如果這是來自動物,來自海鮮市場,為什麼你要掩蓋真相?為什麼從2年前開始中國軍人在中央電視台談論說我們有完全的能力干倒美國?這是官方說法,不是我的話。你可以去G-news看,G-news不是觀點,是事實。你在那裡可以看到證據!

班農先生:但是,等一下文貴。主流媒體和你作對,他們說文貴是一個瘋子,但是我說:嘿,你去看看海航!

郭文貴先生:我不是瘋子!別這樣說先生,我不喜歡這個說法。我是唯一合法的從零創造了500億美元的中國人。我不是瘋子,別那樣說。

班農先生:不,我是說他們怎麼說你的,你知道他們是壞人,那些和你作對的人,

郭文貴先生:只有中共!不是別人,只有中共!所有的騙子都在談論我,他們在撒謊,我是好人!

班農先生:順便提一下,大家在北京畫面中看到的高樓是文貴在北京建造的酒店群樓。我想回到一件事上,你一開始就說了,比爾•格茲也說了相同的話。人民日報、CCTV、CGTV、今日頭條、環球時報等等他們都是政府的喉舌,官方的國家媒體。國務院的麥克•彭佩奧,不是史蒂夫•班農,不是比爾•格茲,不是郭文貴,他們在另外一天曾經正式指出這些媒體是國有企業。國家控制的媒體,本質上是政治宣傳。現在我們將限制他們,現在我們在美國有了限制令。對吧!所以說文貴,這些事情你說了有一年了,國務院最終採取了行動。所以這是文貴提出的另外一個證據 「嘿,你們應該報導這個!」 特別是主流媒體他們接受這個。當他們攻擊文貴,當《環球時報》攻擊你或者我,主流媒體認為這是真新聞,然後主流媒體就報導這些。

比爾•格茲先生:是的,這是對等往來的重要一步。這是發生在里根政府期間發生過的事情,他們制定了《外國使團法》。它是針對蘇聯和華約組織的官方機構設計的,用以施加對等限制。現在我們把它用於中國,這是另一個跡象,我們認識到我們面對著一個新的敵人。

班農先生:這是一個巨大的舉動,這是我們在冷戰期間對蘇聯所做的,因為我們意識到這些都是持續了20和30年的政治宣傳。而郭先生從第一天就說為什麼你們會允許國家控制的宣傳機構像真正的新聞報道一樣行動?你們的媒體採用這些宣傳併當作事實報導,可事實上這些都是來自敵人的謊言!

比爾•格茲先生:並且我們看到中共獨裁驅逐了三名在中國報導的華爾街日報的記者。他們的專欄與Water Russell和我無關,報導的標題是《中國生了重病的人》。然後中國打了種族牌,說這含有種族歧視。而我可以告訴大家,我這周已經上報了,國務院準備好採取相應報復措施,並驅逐一部分他們送來美國的宣傳機器。

班農先生:這是為了每一個坐在家裡收聽的觀眾,這是很重大的行動,並使局勢更加緊張。麥克•彭佩奧是個公平的人,他在的國務院川普總統很少在。現在中共僅僅因為專欄趕走三名華爾街日報的記者使局勢正在逐步升級,而我敢說任何人回頭看這個專欄都是非常客觀的。而Russell和我是說的重點,也是我們現在在疫情戰鬥室說了四星期的內容,就是中國正在經歷巨大的事件。而官方不顧人民的利益掩蓋了一切,更別提世界其他國家的利益了。他們的報道非常公正,而對聽眾來說,最重要的就是知道國務院現在不會坐以待斃。他們趕走我們在中國的主流媒體的記者,我們也要趕走這些為宣傳機器工作的人。再一次我要提到郭先生,郭先生一年前就講過了。郭先生在美國之音節目採訪中被斷播後他立馬說,你允許你敵人的這些大外宣在華盛頓肆無忌憚的橫行。他們不是真的記者,他們是大外宣,他們屬於中共情報部門。你默許這些謊言那會傷害到中國人,不要以為你是在幫中國人,你是在傷害中國人民。文貴,我現在想把話語權轉交給你,告訴我們一些關於你對中國官媒和宣傳的看法和堅決態度。國務院說,事實證明你是對的。告訴我們你的想法。

郭文貴先生:是的先生,100%正確。先生,很重要的是在過去的15年中,中共已與美國簽署了近1000個合同。您見過中共有兌現任何一個合同嗎?在過去的三年中,我們已經告訴了大約1000人,也看到了一些效果。中共的一切都是假的!因此,當您查詢有關中國的任何資訊時,一切都是宣傳。都在中共的完全控制下,不要相信他們的話!我們的決策都是基於內部知情者的情報。中共現在不想在透明度上進行合作,也不去研發治療方法。他們只是採用了果斷的辦法,把責任推給別人。過去八小時的中文微信已經製作了三個視頻,是非常專業的,是中共解放軍製作的。說這個冠狀病毒100%是自然的,而且是美國中央情報局製造的。即使病毒真的是天然的或來自動物的,他們也不想承擔責任。他們想藉此責怪美國,他們想掩蓋事實。還有個大問題,西方媒體談論任何事時,都是以利益為驅動的。他們不喜歡追求真理,這是一個問題,(班農)先生。

班農先生:我總結一下,文貴說現在他們想在病毒是否人造這件事上先發制人。在掩蓋病毒武器這方面,他們的辦法則是:嘿!就算不是CIA,這也是美國試圖摧毀中國共產黨。因為他們對中國共產黨有仇恨…這就是我們這些人。我想回到你剛才提到的話題,我們在這裡要闡述我們的觀點。生化武器和其它(東西)的公約,帶聽眾們了解是怎麼回事。難道我們就坐在這裡讓中共拒絕疾控中心和其他真正的專業人員進入武漢?不是去北京坐在一個會議室里查看中共提供的資料!而是聚集全球最好的人才,香港的梁卓偉博士,亞特蘭大CDC的人, 帶他們去武漢,帶他們進入武漢實驗室。現在沒人討論這個,有些是我們不知道的事情。你說你想援引公約,說明人們了解一下公約的內容。為什麼很重要?它可以用來做什麼?

比爾·格茲先生:《生化武器公約》是一項國際武器協議。是說簽署國必須申報並放棄本國所有的進攻型生化武器項目。中國在1985年簽署加入了公約,但他們沒有公開他們的進攻型生化武器。

班農先生:他們撒謊,然後他們還承認自己撒了謊。讓他們得到p4實驗室時,在2004或05年SARS疫情之後,他們必須坦白交代一切。他們基本上承認了從85年開始20年來,他們一直在執行專案,對嗎?

比爾·格茲先生:對的,我在華盛頓時報專欄的報道里寫過。當年吵得很厲害,就是說法國政府該不該給他們建這個實驗室。為什麼會吵呢?安全部門和情報部門相信,中國會拿它用來研究生物戰爭,他們也的確在這麼干。理解這點很重要,這是一個真實的項目,秘密的項目。那些軍備控制者們都在哪?那些自由派軍備控制者都跑哪去了?

班農先生:紐約時報的專欄文章呢?你的職責是讓人民知情,這是個很要緊的事件,是美國人民應該關心的事。美國媒體合起伙來,不斷攻擊像郭先生這樣的人,不斷攻擊像你這樣的人。他們不願花哪怕一秒鐘時間去核實那個集權主義的獨裁國家放出來的消息。現在我們知道了這次的瘟疫,我們做這個節目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要揭穿他們在欺騙全世界。十二月他們騙了全世界,一月他們又騙了白宮,一直撒謊。他們拿李醫生開刀,李文亮醫生是個英雄,全世界的英雄。他幫中國人了解了真相,是他說認為有SARS疫情,有麻煩了,咱們必須控制它。他們找到他,還要把他弄進監獄。他們逼他簽悔過書,承認自己是造謠者,還要保證不再犯了,他自願回到一線結果去世了。文貴,時間要到了,非常感謝你抽時間來參加我們的節目。這期疫情專題非常精彩。再說一次,文貴,國務院說事實證明你又對了。中國的媒體絕對是宣傳部隊。所以恭喜你又勝利了。

郭文貴先生:謝謝您,謝謝比爾,謝謝傑克。

班農先生:比爾·格茲的新書《瞞天過海—剖析中共全球霸權的野心》,這本書必讀!比爾·格茲來自華盛頓時報,我想感謝你做客疫情節目。下期節目是下周一,談論全世界正在升級的危機,War Room疫情直播。非常感謝,周一見。

0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There you will find 53908 additional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23823/ […]

0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23823/ […]

0

熱門文章

GM39

2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