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是一個人的悲劇,遺忘是一個民族的悲劇!

作者:唯真不破

成都七中老師開課致辭: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開始,有些人已經埋在了冬天,還有些人應該埋在冬天!

林蔭校區的同學們,高新校區的同學們,網校的同學們:

你們好!

在這個非常時期,我很榮幸能代表我們語文備課組,和大家重聚在這個特殊的課堂裡。今天,我們以連線代替了會面、屏幕代替了黑板,雖然形式簡陋,但是我們為高三同學助力的熱情不変。

已經立春了,但今年的冬天卻似乎長得沒有盡頭。新冠肺炎還在肆虐,不知還有多少人正面臨著生離死別,還有多少家庭從此沒有明天。

“時代的一粒灰,落在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對現在還掙扎在痛苦中的人們,談生活太奢侈了,有些時候,光是活著,就已經拼盡全力。

所以我們需要對眼前的苦難哀悼,感同身受地深深地哀悼。現在是未來的過去,我們對眼前的苦難哀悼是為了銘記。多年以後,春天來了又去,當陽光鋪灑在草地,當我們自由地呼吸空氣,當我們開心的歡聚,我們必須記得起若干年前,雪曾落在這片土地。死亡,是一個人的悲劇,遺忘是一個民族的悲劇。

我們還需要懺悔,因為真正的哀悼開始於懺悔。我們應當懺悔, 明明索爾仁尼琴的警告振聾發聵,我們卻裝聾作啞、卻隨波逐流, 甚至推波助瀾。最終,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墨寫的謊言掩蓋不住血寫的事實。 “有的人, 為了守住不會帶到棺材裡去的利益與權柄,在他們還活著的時候, 就因為貪婪而吞食了自己的心肝。當他們開始習慣性撒謊的時候, 也在將自己的親友與同胞推向深淵”。

歷史不會因為無視而消失,責任也不能因為迴避而逃脫。加繆在《鼠疫》中寫道:“這一切裡面並不存在英雄主義,這只是誠實的問題。與鼠疫鬥爭的唯一方式,只能是誠實。“

李文亮醫生走了,“我們憤怒於你的預警被當成謠言,我們傷慟於你的死亡竟不是謠言”。說真話的人,我們應該為他們豎碑,要有名有姓,拒絕一切匿名的紀念。

苦難必將過去,但我們不能把喪事當成喜事,不能把質疑換成讚歌,不能把追責偷換為免職。不能把冬天唱成春的開始,有些人已經埋在了冬天。

苦難必將過去,但僅止於哀悼和懺悔是不夠的,我們必須反省。

災難面前,最容易看清人性;一場瘟疫,撕下了誰出將入相的遮羞布?又有哪些媚骨在譁眾取寵中撿拾著人血饅頭?

如何讓我們的孩子不成為這樣的人?如何能在下次災難來臨的時候,有更多的口罩,有更少的恐慌,有更多的擔當,有更少的推諉。

災難面前,也最容易看到人類內心深處的光芒。

哪些骨頭在風中挺立成了傲岸?哪些天使逆行走向了疫情最前線?哪些普通人的善良讓我們熱淚盈眶?哪些陌生人的溫暖讓我們重燃希望?

這些無懼無畏,這些不屈不撓,這些點點滴滴,讓我們看到了支撐這個民族歷盡滄桑,飽受磨難,依然屹立不倒的那根脊梁。

我們避免不了災難,我們卻能做好自己,我們預知不了未來,我們卻清晰的知道,未來在孩子們的手裡。

今天的這些數字,這些故事,這些人物,這些精神,這些教訓,這些反思,不能只出現在多年以後的課本里,成為僵硬的答題要點。

這些真實的一切,應該讓孩子們知道。一張安靜的書桌來之不易,不能只安放沒有思想的大腦。

我們不是局外人,現在不是,未來更不是。因為,“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和我有關。”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21972/ […]

0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