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8日美國政要推文精選

川普總統連推:說到外國購買美國產品,我們現在不能、將來也不會成為一個難打交道的地方,即使以常用的國家安全為理由也不行,如果那樣,我們的公司為了保持競爭力會被迫搬走。我們要把產品和商品賣給中國及其他國家。這就是貿易的意義所在。我們不想把跟我們做生意弄得難上加難。那隻會讓訂單流失到其他地方。例如,我希望中國購買我們的噴氣發動機,那是世界上最好的。我看到現在正在流傳一些法規,包括國會正在考慮的那些,這很荒謬。我希望把跟美國做生意這事簡單化,不要復雜化。我政府中的每個人都接到了這個指示,沒有任何藉口。美國歡迎生意往來!

卡爾·巴斯先生:中共用中國特色(讓世界)蒙羞。當然,這能幫助阻止武漢冠狀病毒的擴散。但令人驚訝的是,世界其他地方全都無動於衷,就那麼看著反人類罪行在中國發生。

Bill Bishop:把不戴口罩出門的人綁在樹上和柱子上示眾…

參議員Marsha Blackburn:中國政府綁架維吾爾人,強迫他們接受“再教育”的幾個原因:—有宗教信仰—無故拜訪別人—在國外有親戚

美聯社:從中國西部偏遠地區流出的數據文件詳細說明了國家如何實際上把信奉伊斯蘭教的個人和整個家庭罪名化。

參議員Tom Cotton:《中國日報》及其同類機構現在不得不把我們一直都門兒清的事公諸於眾了:他們是國家資助的中共大外宣工廠。

福克斯新聞:國務院將把五家中國媒體機構定義為“外國任務執行機構”(在國外執行長期任務的組織或機構,編者按)

參議員Tom Cotton:我說我們尚且不能排除任何有關武漢冠狀病毒來源的解釋,《華盛頓郵報》卻聲稱我在重複已被專家揭穿的“陰謀論”。華郵自己的專家說過他不能排除病毒擴散是“實驗室事故”的結果,並承認該實驗室手上有類似的冠狀病毒。 《華盛頓郵報》必須撤回(其言論),否則有繼續淪為假新聞的危險。

參議員Tom Cotton 連推:《紐約時報》“記者”Alexandra Stevenson撒謊說,我聲稱武漢冠狀病毒是“橫行無阻的中國生物武器”(這是她的用詞,不是我的)。我說的是,我們尚不能排除任何病毒來源的可能性,包括實驗室事故。她把實驗室洩漏可能性的說法叫做“故事”和“陰謀論”。如果她做點功課就會知道,實際上專家們不會把實驗室事故排除在來源之外。難怪公眾已經對《紐約時報》失去了信任。

比爾·格茨先生:武漢病毒危機蔓延之際,美國和中國的轟炸機在台灣附近你來我往。

華盛頓時報:在台灣附近,中國轟炸機的突然入侵遇到美國B-52轟炸機的飛行動作

參議員Josh Hawley:冠狀病毒疫情非常清楚地說明,美國工業界早就應該把製藥和科技產業供應鏈搬出中國了。這裡面的風險太大了——我們太依賴於(他們)。美國工人付出的代價也太大了。

參議員Josh Hawley:這令人震驚。據說彭博新聞社試圖噤聲並毀了一位說出中共腐敗的女記者。民主黨競選辯論時,麥克·布隆伯格會被問及此事嗎?

The Intercept新聞網:當彭博新聞社對中國的報導受到我的挑戰時,布隆伯格企圖因我發聲而毀了我

參議員Rick Scott:今天,我訪問了美國海關和邊境保護局(CBP)國際郵件處,參觀了他們為打擊來自中共國的假冒商品所做的工作。正直冠狀病毒威脅之際,我們必須謹慎對待從中國進口的產品。感謝海關和邊境保護局的人員和動物們的辛勤工作。

參議員Rick Scott:完全同意國務院的決定。幾個月來我一直說像《中國日報》這樣的機構應該被明確標記為中國大外宣,他們就是大外宣。

斯伯丁將軍:就是說,加州公務員退休基金付給華爾街“政策建議專家組”十億美元多一點兒,讓他們把加州人的錢送到中國去。而與此同時,大量工業正撤離加州。我想知道有多少這樣的“外部”顧問是中共的人?

斯伯丁將軍:既然他們在使用MSCI(明晟)一類的指數,為什麼不把這十億美元直接投入加州的製造業和基礎設施建設中,反而浪費在華爾街呢?

斯伯丁將軍:我猜想,一個安慰加州人的說法是,他們(的錢)為布隆伯格競選提供資金了。

斯伯丁將軍:約翰·保羅二世(JPII)在哪裡? “中國的天主教會正在被“謀殺”,而梵蒂岡卻在一旁無動於衷…然後約翰·保羅二世出現了,第一位來自共產主義國家的教宗,他挑戰了這些政權最薄弱的一點:他們的道德權威。”

華爾街日報:觀點|梵蒂岡並不神聖的中國交易

斯伯丁將軍:對我在全球檯灣研究中心的演講很好的摘要

大紀元—中國內幕:美國空軍退休準將斯伯丁先生說,威脅中共的三個“黑天鵝事件”是川普政府、香港抗議遊行和冠狀病毒爆發。這些危機事件正在“給中國政權帶來極大的壓力”。 (Black Swan theory,黑天鵝效應,指極不可能發生,但實際發生,又帶來嚴重後果的事件,維基百科)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65

2月 1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