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王延軼是王岐山的女兒?

應對病毒的擴散,衛健委選擇了隱瞞不報。關於病毒的危害性,路德收到內部戰友的情報,1月19日將其公佈於眾。寫上篇文章時,由於手上缺乏確鑿的證據,針對衛健委的惡行,我並沒在行惡的時間點上糾結。考慮到報導有失實風險的同時,我認為考據時間點也沒太大意義。也就是說,不管19日前還是後,瞞報本身是板上釘釘的事。光這一條罪狀,就夠衛健委喝一壺。

另外,中共放毒雖有待坐實,但結合所有已知的線索,我看金田一早釐清了真相,只差手指向中共,冷拋出一句:兇手就是你!在此前提下,衛健委不過是螳臂當車,只是它自以為事態可控,遂安之若素;等路德爆完料,才發覺事不可控,遂慌不擇路。這就表明,在時間點上考來考去,最後只能考出一個結論:之前很穩,後來慌了。我相信就算不考據,結論誰都知道,所以認為沒太大意義。

上篇東西剛發出去,就收到戰友發來的資料,是一張武漢P4實驗室內部郵件的截圖。相較上述的結論,這張圖則意義重大。作為衛健委罪行的鐵證,如果提早收到此圖,本可以合到上一篇文中去,但現在想想,不管收到時間早還是晚,我都覺得有單獨成篇的必要。

除了隱瞞真相的事實外,必要性來源於三點。其一是犯罪的時間點。截圖中顯示,郵件發送時間為1月2日10點28分,昨天接到的國家衛健委電話通知,那麼衛健委犯罪的準確時間剛好就是元旦。當然,此結論想要成立,必須以發件人沒撒謊為前提,否則時間還得往回推。由此引申出一連串問題,電話是誰打的?誰授權此人打電話的?想要順藤摸瓜,首先就得問發件人。發件人是誰?這是第二點。就此問題,我看到推特上已展開熱議,結合所有目前我所了解到的信息,匯總成一張圖,坐等“時間法官”來敲錘。

王延軼的相關資料還有很多,有興趣的朋友可按圖索驥去查。我看到牆內有篇爆料,說此女的本不叫王延軼,叫王延鐵。兩個字在簡體中文下非常相似。至於陳全姣實名舉報王延軼,那篇微博被刪除,現在已經看不到了。所以我把這篇爆料複製了下來,作為附件放到文尾。作者是否別有用心,我不敢斷定,其中所涉及到的內容,我更不敢保證百分之百真實,放上來沒別的意思,僅供參考而已。

有關最後一點必要性不來自截圖,來自陳全姣的實名舉報上。如果我沒記錯,直到今天,所有站出來實名舉報的人,舉報的內容似乎都有意在往華南海鮮市場上引。問題是實驗室有多少動物,值得海鮮市場去進購?就算有很多,從實驗室出來的動物,攤販有沒膽進購本身也值得推敲。可以肯定的是,假如我是攤販,哪怕有天大的膽我也不敢。出於同理心,我認為這謊撒得實在沒水平,但要我全然否定,相信又會有更多串通好了的蹦出來,致我於死地:怎麼不可能?用量子力學的理論講,人還有可能穿牆呢!一想到會淪落此境,我就無話可說。

謊言正在一個個被戳破,中共的生存空間正在急速收縮。他們在泥沼裡靠人摞起了金字塔,最下面每個人不得不抬起一隻腳,看上去像在練金雞獨立。底層有些人被吞沒了,下場只有被推出去,中層再被吞沒的人,再繼續被推出去。按此順序吞沒下去,頂層人的命運可想而知,中共面臨的困境,大致就是這麼個情況。

從這些證據上,不僅能看到中共的內鬥,也可以一窺他們的抱團。意思無非是大家別破壞了規矩,把病毒朝華南海鮮市場上引。有此統一的口徑,對外便安全無虞,然後為了生存把別人推出去,對內就有了安身之地。借《寄生蟲》裡那位父親的話,最牛逼的套路就是沒有套路,看來我得把這話反過來,再送給中共:最稀爛的套路就是全是套路。

作者觀點僅代表本人,文中提到的附件: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25823 more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7578/ […]

0

熱門文章

GM09

2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