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了生化武器冠状病毒的中共银行

https://spark.adobe.com/page/yNXavWi2sFIEm/

作者:by Tyler Durden Tue, 02/11/2020 – 09:15

翻譯:newbief(文蟠), PR:TCC幸福堂

簡評:TCC幸福堂

簡評中共銀行界也受到武漢病毒的衝擊,其嚴重度不亞于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

中共央行在去年11月份的沙盤演練中發現,如果GDP從原來的6%下降為4.15%,30家主要銀行中的17家便將面臨倒閉。 而華爾街主流金融公司等也已經預估中共今年GDP嚴重下滑,並稱, 如果新型冠狀病毒在最近幾周內無法達到控制,其今年GDP將可能出現有史以來的負成長。

近期多家銀行已經出現了倒閉,出現了被國有化或被迫接受救助的現象。 即使沒有爆發病毒疫情,也已經暴露了中共銀行體系本身的問題-不良貸款,層層剝削,被盜國賊利用為洗錢的工具。 由於與美國近兩年的貿易戰,資本不足的中國銀行業,將在即將來臨的運營和流動性緊縮中首當其衝。

此次疫情的爆發,破壞了中國最具活力的小型企業,許多企業將陷入困境,無法償還貸款。 最近全國的一項調查突顯了小型企業的困境。 有85%的受訪者表示,以他們可用的現金將無法維持運營超過三個月。 沒有這些小型企業的輸血,中國的銀行業已經面臨了創紀錄的貸款違約。

目前一致的共識是: 疫情持續的時間越長,能圓滿結束的機會就越小。 這場經濟蕭條已經席捲了中國的銀行體系。 而冠狀病毒疫情的爆發更是雪上加霜。 最糟糕的時刻還沒有到來!

如果疫情不盡快得到控制,中國銀行業將會因冠狀病毒而面臨6萬億美元的災難

在11月的一則引人注目的帖子中,我們報告稱,作為中國央行在2019年上半年進行的壓力測試的一部分,對30家大中型銀行進行了測試; 在基本情況下,假設GDP增長降至5.3%,則30家大型銀行中有9家倒閉,其資本充足率從14.43%降至13.47%。 在最壞的情況下,假設GDP增長降至4.15%–這比最新官方GDP資料低約2%–則超過一半的中國銀行或 30家主要銀行中的17家便無法通過測試。 毋庸置疑,對於擁有約20萬億美元「有問題的」銀行資產的中國金融體系(其規模約為41萬億美元)的影響將是十分可怕的。

我們為什麼現在提這個呢? 因為根據許多的華爾街預估,隨著冠狀病毒大流行導致經濟放緩,中國的經濟增長將急劇放緩,摩根大通(JPMorgan)等一些銀行現在預沽,如果在接下來的幾周內疫情能夠得到控制的話,第一季度的中共國內生產總值增長率僅為1%; 如果不是這樣,中國第一季度GDP增長可能有史以來首次出現負增長。

這是一個非常嚴峻的問題,因為如上所述,如果中國人民銀行的2019年壓力測試是可信的,那麼如果GDP降至4.15%,中國一半以上的銀行將無法通過「壓力測試」。 人們將無法想像,如果GDP表現為負數,中國的銀行將會發生什麼。

或者,人們可以讀一讀那些精細的資料包表,我們發現GDP緊縮出現的第一個直接的後果就是中共國30家最大銀行的不良貸款率將上升五倍,無數萬億美元的非金融資產貸款氾濫成災,並可能引發銀行違約海嘯。

當然,忠實讀者們會意識到,隨著去年經濟以三十年來最慢的速度增長,中國的銀行業已經遭受了創紀錄的貸款違約。 這場經濟蕭條席捲了中國41萬億美元的銀行體系,不僅迫使包商銀行被國有化,這是二十年來銀行第一次被沒收,也使中國恒豐銀行錦州銀行被迫接受救助,還有兩家問題纏身的銀行,一個是在本月初出現問題的中國河南宜川農村商業銀行,最近又有營口沿海銀行。

與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一切相比,這些只是開胃菜而已。

美國金融發展局(National Institution for Finance&Development)駐上海的分析師尤淳(音譯)對彭博社說:「銀行業正遭受重創。 」 「疫情已經破壞了中國最具活力的小型企業。 如果持續下去,許多企業將陷入困境,無法償還貸款。 」

儘管市場上充斥著中國經濟將倖免于難的樂觀猜測,但我們已經知道,中國最大的鋁買家已經援引「不可抗力」條款,取消了與世界上一些最大的銅生產商的合約。 我們懷疑這些是唯一有問題的,否則中國的銀行必將以某種方式逃避(拒絕支付息票或到期債務)使數百萬的企業毫髮無損並凍結其業務的。 這意味著,由於與美國近兩年的貿易戰而資本不足的中國銀行業,將在即將來臨的運營和流動性緊縮中首當其衝,而北京將被迫在救濟數百家銀行或讓其倒閉之間做出選擇。

可以肯定的是,摩根大通並不是唯一一個做出如此糟糕的GDP預測的:瑞銀(UBS)估計,第一季度的增長率將從年底的6%放緩至3.8%,如果該病毒在三個月內被遏制,則將在2020年增回5.4 %。 如果病毒肆虐時間更長,那麼年增長率可能會下降到5%以下。 高盛(Goldman Sachs)同樣預測該季度將大幅放緩至4%,而仍預計全年增長為5.5%。

情況會變得更糟。

彭博社根據中國的壓力測試進行自己的計算,據標準普爾估計,最壞的情況將導致不良債務激增5.6萬億元人民幣(合8000億美元),比率約為6.3%, 中國銀行業坐擁2.4萬億元人民幣的不良貸款。 (這個數位,就像病毒感染的數字一樣,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了,即使持保守且懷疑的估計,其實際數位卻非常的高)。

標準普爾預計,銀行其經營業務集中在湖北省及其首都武漢-疫情的中心和受病毒打擊最嚴重的地區-將有可能出現最大的問題貸款增長。 截至2018年底,該地區擁有160家本地和外國銀行持有的4.6萬億元人民幣未償還貸款,其中一半以上在武漢。 根據官方資料,五家大型國有銀行在該地區的業務為2.6萬億元,其次是 78家當地農村銀行。

問題是,北京最近「建議」包括中國工商銀行在內的最大型銀行履行其公民的職責,通過提供更多廉價貸款,結轉債務和免收手續費等方式拯救數百萬陷入困境的小型企業,,這些措施只會增加壞賬的總額。

因此,正如中國倉惶地淡化疫情的影響一樣,官員們也試圖減輕對銀行業遭受打擊的擔憂。 中共銀行業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副主席周亮週五表示,不良貸款的潛在增加是「可控的」,並沒有弄清何種的不良貸款將變得難以控制。 他說,僅去年一年,中國的銀行就解決了3萬億元人民幣的不良貸款,並補充說,中國小型企業的不良貸款比率為3.22%。

最近全國的一項調查突顯了小型企業的困境,其中大部分是積欠中國銀行的。 這調查顯示,大約有30%的受訪者表示,他們預計今年由於病毒將導致收入暴跌50%以上;而有85%的受訪者表示,以他們可用的現金將無法維持運營超過 三個月。 也許他們是在誇大其詞,希望得到北京的足夠同情以進行全面的救助。 也許他們只是在說實話。

無論如何,如果在未來幾周內不能遏制住冠狀病毒,那麼中國的銀行和小型企業就將面對此病毒所帶來的災難。

在此之前,銀行別無選擇,只能繼續投入良好資金,這加劇了他們的困境:以譚明(音譯)為首的標準普爾分析師在最近的一份報告中表示,「社會穩定對中國當局至關重要」, 「因此,已經要求銀行説明承擔這場因疫情暴發 所導致的重擔。 」

情況變得更糟:在銀行迫切需要任何流入現金的時候,北京要求它們收取更少的現有貸款利息,有效地將它們的命運與根除冠狀病毒的成功(或失敗)綁在一起。 正如彭博社報導的那樣,儘管大多數國有銀行同意將受病毒侵害的公司的借貸成本削減0.5個百分點,但國務院現在要求它們確保小型企業在政府補貼下的支付不超過1.6%。 即使廉價的融資可能有助於整個經濟,但低於5%的利率意味著銀行在考慮了違約風險後幾乎無法賺到足夠的錢來支付其融資成本。

這使我們在SARS疫情、甚至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又要再一次發生不愉快的應對經歷:香港惠譽國際評級大中華銀行負責人Grace Wu 說,當前事件與2008年或2003年的不同之處在于「 現在缺乏銀行資本來支援銀行主導的激進信貸舉措,」「鑒於近年來中國銀行的盈利能力呈下降趨勢,它們現在不具備補充資本的能力。 」

即使是北京政府,也無法神奇地召集數萬億美元的新資金來紓解整個銀行系統,而不為這個已經遭受9年來最高通脹的經濟體造成災難性的後果。

這些投資者是不可倖免的,他們如今對中資銀行的態度越來越悲觀,其股票在過去五年的大部分時間裡都落後于基準指數。 「四大」國有貸款人,共同控制著超過14萬億美元的資產,目前的平均交易價格是其預期帳面價值的0.6倍,接近歷史最低水準。 這也意味著在市場眼中,目前多達6萬億美元的銀行資產一文不值!

銀行股對此作出了對應的反應,彭博社報導稱,擁有逾4萬億美元資產的中國信貸巨頭工商銀行迄今已下跌11%,而中國第二大銀行中國建設銀行(China Construction Bank Corp. )截至2020年迄今已損失了7.6%。

然而,最糟糕的時刻還沒有到來,因為出人預料的冠狀病毒流行現在已成為對中共最大的考驗,疫情持續的時間越長,能圓滿結束的機會就越小:標準普爾分析師說過「中國銀行體系的彈性可能會接受嚴峻考驗」。

原文鏈接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3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3877/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3877/ […]

0
trackback
10 月 前

… [Trackback]

[…]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3877/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