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兩次的吹哨醫生,為誰敲響了喪鐘?!

https://spark.adobe.com/page/b6MsoNH3dJzUS/

作者:?Jane簡愛?

文章摘要:本文從大量的事實證據和法律角度解讀分析吹哨英雄李文亮醫生死亡的真正原因以及帶給我們的思考。臺灣知名作家龍應台說:悲憤若是深沉的社會醒覺,轉化成巨大的改變的力量,李文亮的死重如泰山。悲傷若是一時的集體發洩,李文亮的死則輕如鴻毛。醫生是少數入行需要宣誓的職業之一。人為什麼而宣誓,當然是信仰,有些人是為了共產主義,有些人是為了健康和生命。希波克拉底誓言最末“尚使我嚴守上述誓言時,請求神祇讓我生命與醫術能得無上光榮,我苟違誓,天地鬼神實共亟之。”李文亮醫生用生命踐行了這個誓言,他配得上無上的榮光,雖然他只是千萬醫生之中普普通通的一員。物傷其類,對吹哨英雄白衣天使的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祭奠就是傳播真相!嚴懲兇手!滅共!這既是如今暫時還苟活於人間煉獄中的我們對吹哨英雄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祭奠,這也是我們每個想要有尊嚴、有自由的活著的人的唯一途徑和出路!否則,我們早晚都會淪為萬惡之源的CCP的殉葬品!

看到這個標題,肯定會有不少人驚歎:李文亮醫生死了兩次?!是的!死了兩次!一次是生理時間:2020年2月6日晚21時30分!一次是政治時間:2020年2月7日淩晨2時58分!無論你選擇信還是不信,時間和事實都會證明給你看!其實,但凡關注七哥引領的這場爆料革命的人,只要有些許的思維縝密與心細如發,都會從紛繁複雜的各種資訊中找到鐵證如山的證據所形成的嚴絲合縫的證據鏈,從而推理得出合乎邏輯常識和法律構成要件的結論!

在2020庚子年的歲末年初爆發的這場人造生化冠狀病毒疫情中,李文亮是第一個發現該病毒的感染者並最先向外界披露疫情的醫生。被人們親切的稱為“疫情吹哨人”。然而,滑天下之大稽,甚具諷刺意味的是,這個出身名牌大學,具有醫學博士學位的專業醫生,在生前試圖以醫者仁心的情懷竭盡全力去挽救一城甚至是一國的行為,不但沒有得到鮮花與掌聲、褒獎與讚美,得到的反而是警察的批評、教育、訓誡、CCTV等各大媒體對其定性為“違法造謠者”的報導,以及一張被公安機關責令強制簽名的訓誡書!該訓誡書赫然寫著:“2019年12月30日,被訓誡人在微信群“武漢大學臨床04級”發表有關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7例SARS的不屬實的言論。現在依法對你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屬實的言論的違法問題提出警示和訓誠。你的行為嚴重擾亂了社會秩序。你的行為已超出了法律所允許的範圍,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的有關規定,是一種違法行為!公安機關希望你積極配合工作,聽從民警的規勸,至此中止違法行為。你能做到嗎?答:能。我們希望你冷靜下來好好反思,並鄭重告誠你: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會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答:明白。被訓誡人: 李文亮。訓誡人:胡桂芳、徐金杭。”該訓誡書並沒有寫明訓誡的具體內容,因此,從法律效力的角度上講,這是一份違法的司法文書。

相信良知未泯的人讀完這份訓誡書都會氣憤不已,而更讓人義憤填膺的是,這分訓誡書至今未被司法機關撤銷!有人說最高法發表文章為李文亮醫生正名了!在此,姑且不去評論中共國最高法發表的那篇文章的內容(筆者曾就該文專門寫過一篇讀後感),僅就最高法發表的那篇文章的法律效力而言,筆者想特別說明一個基本法律常識:那篇文章不是司法文書,不具有法律效力。只要該訓誡書未被司法機關撤銷,李文亮在法律上還是個違法行為人,即造謠者! 被稱為吹哨人的李文亮醫生,生前受訓誡,死後不但被辱屍,還要受輿控!2020年2月6日晚21時30分,被中共國公安機關定性為“造謠者”李文亮醫生走了。而中共官方卻反復更改李文亮醫生的死亡時間,最後蓋棺定論的時間是2020年2月7日淩晨2時58分。根據網上曝光出來的諸多證據顯示,這是因為中共看到李文亮的離世迅速引發網路上千萬的熱搜輿論!尤其是平安武漢的官方微博下罵聲一片,該微博因此關閉評論功能。

為了爭取時間對沖民意,在李文亮生理死亡後,又進行了三個小時的維穩型心壓、政治性ECMO、表演式搶救,李文亮應該什麼時候死得根據中共領導的指示!活著的時候要他回答“明白,能。”他死之後,他的遺體也沒能逃脫獨裁暴政用謊言和假像統治老百姓的政治道具的厄運。

領導說讓他晚點死,就算他的身體已經進入生物學死亡期,已經不可能再起死回生,也得給老百姓演一齣正在竭盡全力搶救的大戲以充分體現政府的人文關懷和人性。而甚為諷刺的是,在李文亮醫生生前,醫院對其卻沒有做到最基本的救治,也沒採取最基本的醫療措施,故意釀造慘案,涉嫌故意謀殺罪!(參見大衞作戰室-誰害死了李文亮?!中國人該醒了![17:06])

2020年2月6日郭文貴先生接受班農先生戰斗室訪談時說:“李文亮醫生對武漢政府和中央政府說,這個病毒疫情很糟糕,對當地居民很危險。但是幕後掌權的是中共中央常委和警察,他們把醫生的家人抓了。沒人談這件事。這位醫生幹了件好事,但為什麼要抓捕李醫生的家人和朋友呢?雖然中央常委,武漢市長,湖北省長從他們那裡聽到了真相,這還不算災難。但是現在我認為一切才剛開始以後會越來越糟糕。”新京報快訊(記者李丹丹)2016年11月17日,第三屆世界互聯網大會進入第二天。國家衛生計生委主任李斌在“互聯網+智慧醫療”論壇發表致辭時表示,中國已建成全球最大的傳染病疫情和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網路直報系統,疫情資訊從基層發現到國家疾控中心接報,時間從5天縮短為4小時。然而,讓人不可理喻的是,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醫生發現病毒疫情及時上報,不但國家疾控中心沒有向全國發出預警,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卻因為說真話被員警訓誡,真相被掩蓋直接導致的後果是病毒迅速蔓延全國乃至世界,從而使數以萬計的人感染致死,其慘烈程度讓人痛心疾首! 世間最令人扼腕歎息的莫過於為眾人抱薪者,卻凍斃於風雪!讀罷那篇名為《表演式搶救——李文亮醫生死後的12個小時》的文章,我已悲愴的無法說出“走好”、“安息”。

不知道當初為李文亮被訓誡的新聞點贊的那64萬苟活的人如今有沒有一絲的愧疚?!林語堂有句名言:有這麼一群人,本身生活在社會的底層,自身權利每天都在受到侵害,卻具有統治階層的意識,處處為統治階級辯護,就是動物界也找不到如此低智的人。有生以來,我從未為一個素未謀面的人流過這麼多的眼淚,為他哭泣,也是為自己生於這個操蛋的時代哀嚎。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是個懼怕光的時代,當有一束光照進房間,房間裡的骯髒齷齪被顯現,這束光便有了罪。我們這個時代,不但缺乏忠言直諫的人,更缺一個可以傾聽、包容不同聲音的文明的制度! 朋友說吹哨人李文亮醫生去世之日是國殤之日!我倒覺得這片土地,不配擁有他。因為當世衛組織發文:“我們沉痛悼念李文亮醫生的去世。我們所有人都應該向他應對肺炎疫情的所作所為致敬。”以及華盛頓郵報、CNN、焦點週刊等世界媒體都在以各種形式對李文亮醫生的去世表示悼念時,他的祖國卻在大肆刪帖!中共的卑鄙與邪惡的罪行罄竹難書!這不僅是一個吹哨醫生的悲哀,更是生活在這個虛偽謊言肆虐的荒誕時代的我們每個人的悲哀和恥辱!

七哥說,李文亮醫生是英雄,也是2.0版的楊改蘭。李文亮醫生的悲慘事件遭遇暴露出CCP:以假治國,以貪治國,以黑治國,以騙治國的醜惡嘴臉。CCP統治老百姓採取的辦法就是騙,就是黑,管理水準之低劣,之醜陋,對人類的危害程度遠遠超過人造冠狀病毒本身!中國人被洗腦之嚴重,社會道德淪喪,法律蕩然無存,震驚世界。 吹哨的英雄李文亮醫生已經去天堂,在人間煉獄的我們還在苟且偷生,有誰知道我們還能苟活多久?!李文亮生前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讓大家知道真相比自己平反更重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該只有一種聲音。”國際新聞網快訊:2020年 2月8日,國際媒體組織(IMO)授予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國際新聞自由獎”,以表彰他在促進新聞自由方面所起的特殊的、無可替代的作用。

李文亮醫生不是新聞工作者,他與同事們發出了最及時、最真實的新聞,李文亮醫生與其他無辜的人一樣因真相被掩蓋而殞命。真相,能穩定人心,他用生命追問真相!正義,能凝心聚力,他用生命捍衛正義。國際媒體組織(IMO)授予李文亮醫生“國際新聞自由獎”,不只是要感謝他的善良、英勇與奉獻,更要從此事件中吸取教訓,捍衛社會公義,促進新聞自由。這是世界人民對李文亮醫生最至高無上的褒獎!也是對萬惡之源的CCP的巨大諷刺!

CCP人為製造的生化武器冠狀病毒如今已經蔓延發展到全世界,試問:死了兩次的吹哨醫生李文亮為誰敲響了喪鐘?引用美國著名記者、作家海明威在《喪鐘為誰而鳴》的一段話:所有人是一個整體,別人的不幸就是你的不幸。所以不要問喪鐘是為誰而鳴,它是為你而鳴。社會是一艘大船,所有人都在同一艘船上,當船上有一個人遭遇不幸的時候,很可能下一個就是你!

我深信:蒼天始終注視著這世界,沒有放棄,善惡終會清算!對英雄最好的祭奠正如英雄所言:“真相最重要!”傳播真相!嚴懲兇手!滅共!這既是如今暫時還苟活於人間煉獄中的我們對吹哨英雄李文亮醫生最好的祭奠!這也是我們每個想要有尊嚴、有自由的活著的人的唯一途徑和出路!否則,我們早晚都會淪為萬惡之源的的CCP的殉葬品!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1702/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