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棄鄂保京海的戰略執行中上海已經略勝一籌

作者:Diago

郭文貴先生在2020年2月8日郭文貴先生直播回答武漢疫情為何是中國共產黨製造並釋入出來的 11:56時間點直播中提到了棄鄂保京海的戰略,在直播中郭先生是這樣說的“一月初就已經警告所有人遠離湖北、遠離香港,到了一月中下旬已經明確得說,大家一致意見,棄鄂保京海,棄鄂保京海!”現在我們就來分析一下中共的這個戰略中鄂、京、海三方的博弈結果:

這三方中鄂是京、海兩方的棋子和執行單位,棄鄂是必然,只不過棄鄂的結果未必按京、海兩方明面上說得那樣,因為京不能滅掉海、海不能滅掉京,所以作為提議方的京一方會提出棄鄂保京海,京最希望的是棄鄂滅海;反觀海一方,海一方本來在製定南普陀計劃的時候,希望京方就是做個聽話的傀儡,在京方希望不做傀儡並且希望平起平坐進而取而代之的時候,海方在聽到這們計劃的時候首先就會想到的是棄鄂滅京保海。所以京、海兩方在桌面上達成了棄鄂保京海的戰略以後,在桌子底下的博弈也同時開始了。

在說完了主導方的京和海以後我們再看一下被棄的鄂一方,作為執行者,鄂方的主政人員必然是有京的棋子也有海的棋子,現在我們看看鄂方的兩個重要人物——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和武漢原市委書記陳一新,我們對照一下百度百科蔣超良的湖北經歷和武漢市委書記陳一新簡歷 ,王歧山的馬仔蔣超良的經歷是:

習近平主席舊部陳一新的武漢任職經歷:

在對鄂的佈局方面,海派棋子蔣超良先於京派棋子陳一新兩個月到崗並且是京派棋子的上級,根據關鍵時刻,湖北省出現重大人事變動!救火隊長來了? (2020年02月08日23:39:發布的)提到“2月7月晚23:12分,有官方背景的“陶然筆記”公號從有關渠道獲悉,中央政法委委員、秘書長陳一新將任中央指導組副組長,國家衛健委副主任王賀胜將任湖北省委委員、常委。”,在此不對陳一新從武漢到北京的經歷進行詳查,因為我認為這與本文的主線關係不大。但是陳一新重新回鄂也是京、海相鬥的繼續,只不過這一次陳一新依然是海派棋子蔣超良的下級。從這一點來看,京海在鄂的佈局中依然是海主京次。

繼續回到郭先生的視頻,郭文貴先生在郭文貴先生在2020年2月8日郭文貴先生直播回答武漢疫情為何是中國共產黨製造並釋入出來的 11:56時間點提到“一月初就已經警告所有人遠離湖北、遠離香港,到了一月中下旬已經明確得說,大家一致意見,棄鄂保京海,充鄂保京海!,,,, 所以說中央已經做出決定,棄鄂要保京海,棄掉湖北、保住北京和上海,當時非常清楚,一定要在香港,要把湖北的所有的(我這說得別說漏了啊) 那個那個什麼 ,弄到香港去!王歧山絕不是一般人,王歧山這一招確實是高,韓正絕對是要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是韓正想當黃雀呀!韓正和王歧山那絕對是生死兄弟,就像習和粟戰書一樣,你們未來會看到王韓還有王韓的結盟、上海幫的結盟,王、韓、孟當然包含了現在政法委書記郭聲坤了,那是曾家的人嘛,王韓孟郭,這些人,孫力軍那是執行者,會和習栗薛陳形成對抗,習、粟戰書、丁薛祥、陳曦會形成對抗,兩派已經形成,中間派汪洋、胡春華,這兩派任何一派倒下,汪洋、胡春華就起來了,當然啦,習這邊主要是有許其亮、軍方啊,但是許其亮畢竟是軍方執行者,上層決定,所以武漢疫情,中央決定保京海的時候,保得是哪兩派呀?保得是習王派,大家都知道,京在前、海在後,他不可能說只保京不保海,但是他沒想到的事情,制定政策沒幾天,北京城、北京市紀委大院,就死了人了,死了人了絕對保密,後來聽說有相關的醫生也死啦,但是到現在中紀委、北京市紀委、市委幾乎很少人知道,因為保京海、保京海,怎麼就第一個就傳染上北京呢!現在北京就在大屯旁邊的一個小區裡面,一個公開了,一個一家人四口兩個染上的,這一家人的四口兩個染上的都是當時北醫院的醫生,所以說,這兩個人還活著,還活著,但是在北京,也就是奧運村旁邊的一個亞洲酒店,在關著很多人,都是跟這有關係的,現在想鬧明白,咋這麼快、這些人,把這病情棄鄂保京海,怎麼就跑到北京這麼快呢?就跑北京去了,上海卻沒跑那麼多,甚至上海沒有官方被染,而北京第一傳上的就是中紀委、北京市紀委、北京市警察!再往上傳,直接到哪兒去了?是吧?所以說從那天起,習就不在中南海辦公啦!”和2020年2月8日郭文貴先生直播回答武漢疫情為何是中國共產黨製造並釋入出來的 19:37時間點“但是棄鄂保京海這個指示傳完以後,共產黨內部高層的鬥爭,已經不是白熱化了,已經綠熱化了,變綠啦,臉都綠啦!這個綠到啥程度,聽說還是老江厲害!朱鎔基這是個政治玩家,朱鎔基嚇得半死,全家都趕快弄走,快走、快走!都在紐約哪,都在紐約哪,都走人,把大門關上,這是朱鎔基。老江知道說這個棄鄂保京海很陰險哪!上海離湖北那麼近,你想保就保得了嗎? !到底是保京海還是棄鄂保京啊!老江還是老江,採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最最大的分水嶺,就是三天前(筆者註:2020年2月5日),川普總統電話之後,決定美國用科學家、美國的最高的生物科技的工程和科學人員來調查清楚這個疫情的真相和武漢這個病菌的真正來源,親愛的兄弟姐妹們,這可就事兒大了,文貴這些天沒直播啊,等的就是這關鍵一刻! ”

大家一定要把郭先生這個視頻裡的每個字都多看幾遍,表情也很重要啊,尤其是學江志城的那個握手的動作,在此不在贅述,那個將是下一篇的主題,接著說本文的京海鬥。我們再來說一說棄鄂保京海的執行方鄂方,鄂方在這次行動中,要讓所有的病毒到香港,再到不到其他的地方我還要繼續對照疫情地圖進行比對,在此也不多贅述,既然京、海兩派都是希望棄鄂、死對方、保自己,那麼執行就很關鍵,所以在這裡會提到王歧山仁波切的毒王——郭德銀,我們都關注郭德銀了,卻不知道郭德銀的妻子,在此感謝DT團隊的量子挖掘機,請看DT的挖掘情況—— 郭德銀的老婆:李春梅Chun-Mei Li,! ! !

2019年的鼠疫就已經讓京派在這場棄鄂、死海派、保自己的戰爭中先失一局,這才是剛剛開始,既然屬於海派的王歧山的毒王夫婦來執行放毒的任務,那麼海派會怎麼達到棄鄂滅京保海的戰略呢?那就是讓北京也成為武漢肺炎的疫區,而且必須是重災區!所以會有——

“制定政策沒幾天,北京城、北京市紀委大院,就死了人了,死了人了絕對保密,後來聽說有相關的醫生也死啦,但是到現在中紀委、北京市紀委、市委幾乎很少人知道,因為保京海、保京海,怎麼就第一個就傳染上北京呢!現在北京就在大屯旁邊的一個小區裡面,一個公開了,一個一家人四口兩個染上的,這一家人的四口兩個染上的都是當時北京醫院的醫生,所以說,這兩個人還活著,還活著,但是在北京,也就是奧運村旁邊的一個亞洲酒店,在關著很多人,都是跟這有關係的,現在想鬧明白,咋這麼快、這些人,把這病情棄鄂保京海,怎麼就跑到北京這麼快呢?就跑北京去了,上海卻沒跑那麼多,甚至上海沒有官方被染,而北京第一傳上的就是中紀委、北京市紀委、北京市警察!再往上傳,直接到哪兒去了?”

所以在棄鄂保京海的戰略執行中上海已經略勝一籌!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4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0469/ […]

0
trackback
9 月 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0469/ […]

0
trackback
10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will find 73176 additional Informati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0469/ […]

0
trackback
10 月 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10469/ […]

0

熱門文章

GM06

2月 1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