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改宿舍為方艙,我想對學生說

元宵節一過,要不要返工,社會人士都在頭疼,尤其是武漢本地人。要不要返校,武漢學子倒不頭疼,因為得知宿舍被強制改成隔離艙後,連返校的機會都沒了。


受迫於中共的勒令,校方先斬後奏,我要是武漢的學子,和知乎的很多網友一樣,同樣也無話可說。危難之際,和人命相比,我的筆記本電腦,beats耳机,還有那些昂貴的手辦又算得了什麼呢?頂多上知乎抱怨兩句,為自己的私有財產得不到保護喊兩嗓子。可以想到的是,馬上會有人站出來,斥責我國難當頭,還在為自己的那點東西抱怨,幼稚不幼稚。從此之後,中共改宿舍為病房這件事就和私有財產該不該得到保護焊死在一起,在中共輿論的引導下,跳都跳不出來。

照我看此事的核心,就在於這麼做是不是在解決問題。換句話說中共到底是在救人,還是在借救人之名,幹著殺人的行徑。沒有醫療配備,沒有醫護人員,甚至連熱開水都沒有,把人往宿舍一扔,下一站就是火葬場。如果這也叫解決問題,豈不寒了學子們的心?不經同意擅自徵用宿舍也就罷了,財產得不到保護,忍忍也能過去,但一番公益心最後換來這麼個結果,於情於理也說不過去。

我要是學生,就會看不過去。敢假設自己是武漢的學子,是因為我曾經就是,四年的學子生涯,讓我深愛著這座城市。三月快到了,如果不是疫情,人們應該會去江邊走走,放放風箏,有興頭的彈彈吉他,沿著堤岸瘋跑一陣;如果不是疫情,古琴台也是好去處,那裡有漂亮的桃花,輕撫過米芾的書法,劃破時光的防護,滴落在伯牙的瑟弦上;如果不是疫情,武大的櫻花下,又將迎來一年一次的摩踵比肩。

然而一切都毀了,我什麼都看不到,如今再提起武大,我只能看到一塊石碑,上書:六一慘案遺址。那是惡魔煽動學潮的傑作,順著歷史的軌跡,在中共眼裡,當年的學生很有用,一旦無用時,學生就成了天敵。在中共國,武漢是大學生最多的城市,一過橋到閱馬場,沿著卓刀泉一路到魯巷,到處都是校園。這還只是二十年前,今天把各校區都包括在內,全城幾乎遍地開花。開學季改宿舍為病房,遠離道德的高地,面對血氣方剛的學生,中共是否想通過防疫針對學生,我請學生們自行評判。

我現在早已不是學生,所以也該有自己的觀點。依我之見,中共打的就是這個算盤。主動出擊時,中共會借道義之名把學生打散,到了情勢所逼被迫出擊的時候,恐怕就不是打散這麼簡單。今天的學子都沒經歷過六四,同時受制於信息的封鎖,意識不到槍口和坦克的碾壓也是情理之中。但話又說回來,面對一個什麼都幹的出來的政權,出於安全的考慮,意識不到或許也不是件壞事。為此我愁腸百結,簡直想不出該怎麼往下寫。

只要中共不滅,別說改宿舍為方艙了,做什麼都解決不了問題,不但解決不了問題,還會製造一堆問題。然後每個問題都擺在面前,等著人們一個個去解,越解越多,直到把人整得麻木不堪,最後連問個為什麼都難於登天。我不喜歡道家思想,但它崇本息末的觀點卻深得我心。一切苦難的源頭都在中共,悟不出這點,不把中共的羊皮徹底剝掉,忙得再熱火朝天,毛也拔不完。

這些年中共整出一堆毛,把學生們忙得團團轉。好學的忙著拿學分、考學位、找工作,不好學的躲在宿舍裡,成天忙著打排位。當然了,我不是說遊戲壞,不但不壞,有些甚至還堪稱藝術。可惜的是不止藝術,什麼玩意兒一到中共手裡就變樣,成為達到政治目的工具。有人說電子遊戲能救世界,照這麼玩下去,不僅救不了世界,恐怕還得把自己的命搭進去。性命攸關之際,去不了學校興許也不是件壞事,哪怕不問為什麼,難得有點時間,起碼也能動動手,幫家裡屯點水和糧吧。

編者按:這個節骨眼,編者建議不要糾結上學的事情,保命最重要,自己的,家人的,然後有余力,再傳播壹下爆料革命,疫情真相。


0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 上篇写到改宿舍为方舱时 […]

0

熱門文章

GM09

2月 09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