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可恥”,誰才該補上道德一課?

作者:MH

最近,環球網刊載一篇署名作者為補壹刀的文章,文中指責香港醫護人員罷工“可恥”,其中有那麼幾點咱們就來說一說。

第一,補文一會稱那些醫護人員罷工者是因為害怕被抽中看護病毒感染者的生死簽而請病假離開醫院的,一會稱是衝著“修例”風波來的。這就奇怪了,如果是前者原因,“可恥”的指責尚可成立,但後者就未必了,既然港府不滿足港人的訴求,那麼港人作出不合作的反應也在情理之中。醫護人員首先是人,不是任人擺佈的機器,有優先爭取自己權益的權利,你做得初一,怎麼怪得別人做十五呢?其次,補文作者這時候才想起要醫護人員去背誦職業守則,可是一個涉及面更廣,更觸及港人切身權利和利益的港府權力怎麼面對幾十萬,甚至上百萬港人上街發出的訴求就不去要求它牢記自己“為人民服務”的初心和使命了呢?到底誰才需要補道德這一課?正如內地人普遍不敢在沒有旁證的條件下對事故者去實施救援,是人們缺乏愛心,同情心,道德不高尚,不予施救而“可恥”嗎?

顯然不是,而是害怕被施救者不但不去感謝救護人,反而反咬一口指稱是救護人所為,這種惡劣行為造成了人們普遍的寒蟬後果。再深究下去,這種反誣行為也還只是表象,而不是最終原因。那麼最終原因是什麼呢?一想就不難知道,那種反誣者並非生活在真空中,也不是天生就具有這種惡劣的品性,而是生活在一個充滿不公不義的製度環境下才造成這樣道德淪喪,毫無廉恥之心的惡行。一句話,惡政必然出惡行,惡政才是最終原因。比照過來,那個逼著香港人放棄職業操守的惡政才是最該譴責,最無恥的根源。對此,補文不僅視而不見,卻刻意把道德絞索往那些勇敢的抗爭者身上套,這種不看本源看表象,混淆是非的行為難道不可恥嗎?

第二,補文稱“隨著確診人數的快速增長,抗擊新型肺炎進入最艱難的攻堅階段”,可是補文就是不明確哪裡的人數在快速增長。人們查看全國疫情通告得知,只是內地很多省份的確診人數在快速增長,而香港的確診病例就那麼二十來個,與成千上萬的內地數字比較簡直就是天壤之別。補文舉了一個香港醫院的請假人員占到上班人數的一半,於是就用內地“快速增長”的勢頭來比對香港醫護人員的減少來彰顯那些請假者“乘人之危”的“無恥”了。俗話說,不明確時間地點的新聞就是耍流氓。這樣看來,補文不僅不明確情況緊急的地點是哪裡,而且還以此瞞天過海的來個內地香港兩地乾坤大挪移,偷換時空。在本人看來,補文作者就不僅是在耍流氓,而且還是在耍花招,騙取悲情,轉移最該受譴責的目標。事實上,香港醫療資源足夠充分,別說一半的醫護人員離去,就算三分之二,四分之三的離去也絲毫不影響那區區二十來病患的醫護。這種刻意人造的虛假悲憤,悲情在哪?

第三,補文在為港府拒絕港人合理封城的訴求辯護,辯護的理由是,如果禁止內地人來港,有違世界衛生組織的“不應主張歧視”條款,因此“全面封關的做法不可行”。這條理由就十分搞笑,內地眾多的城市都在對這個世衛組織的條款置若罔聞,不僅僅是什麼主張不主張的問題,而是在真真切切的實施這個歧視性封城,而且還出現封縣封鄉封村封家都有。內地歧視都在大行其道,香港怎麼就得去充當聽從世衛組織建議的模範了呢?這種理由顯然分量輕飄飄,似是而非,沒有任何說服力,你說得“夠清楚”又能怎樣?從香港目前的實際情況來看,阻止疫區內地人進入香港才是有效控制疫情最有效的辦法,這也從一個方面說明了主張香港封城的訴求更在理。

至此,補文作者在指責香港醫護人員“可恥”之前,是不是自己得首先去補一補道德這門課。

附補文網址: https://china.huanqiu.com/article/9CaKrnKpaYk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