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恥媒體,盡顯班農英豪本色!

評論: 海阔天空

https://spark.adobe.com/page/wtBJNK9A2znwS/

所有關注郭文貴先生引領的爆料革命的人, 無不久仰班農先生的大名。 班農先生和文貴先生,一個是東方人,一個是西方人,雖然有著不同的種族和膚色,但因為共同的信仰和對中國人民的深厚的愛,以及對邪惡的中共獨裁體制的深惡痛絕,成為志同道合的親密戰友。 他們以凜然正氣、卓越才智和堅韌不拔的精神與世界上最邪惡的恐怖組織及其藍金黃滲透到西方國家的黑暗勢力做艱苦決絕的鬥爭。 每當看到班農先生為中國人民謀福祉、為世界人民的正義而戰的時候,總會讓人對班農先生油然而生敬佩之心。 他那智慧清醒的頭腦、正義勇敢的心、沸騰的熱血以及深入骨髓的慈善悲憫,讓人禁不住感慨:不愧是天降神兵。 但反觀紐約時報和中共國媒體把班農先生污蔑為「班農之流」,給班農先生貼上最反華勢力的標籤,一些國際大媒體對班農也極盡污蔑、誹謗、貶損之能事,從各種角度無中生有、雞蛋裡挑骨頭,對班農先生欲加之罪,打壓班農先生的平民主義運動。 但正因為這些無德無良、無職業道德和操守的媒體的造謠抹黑,恰恰讓我們看到班農的英豪風采。

以下我們就以紐約時報2019年5月的一篇文章來分析,看看一些海外所謂的大媒體是如何圍掠攻擊班農先生,進行不實報導的。 紐約時報這篇文章題為《班農的民粹主義者們,一旦’運動’發生,請和他保持距離》中使用各種技巧抹黑班農,如同共產黨的大外宣,具體攻擊班農的措施如下:

第一,沒有事實,直接定性

在紐約時報這篇文章中,開篇就寫到,「巴黎——史蒂芬K·班農,百萬富翁,川普總統前智囊,現在是歐洲平民主義的煽動者」。 注意媒體用詞,平民主義運動的「煽動者」,這裡平民主義是什麼不交代,平民主義給人們帶來的是希望還是痛苦,也沒有說,直接下定義「煽動者」。

另外,紐約時報寫到,「班農先生在法國的出現危害巨大,勒龐女士這個前國民陣線領導人,現在改名為國家集會,都沒有見他。 儘管班農先生中布裡斯托會見了一些和她的同事夥伴,她告訴法國媒體,他在競選中沒有任何角色。 」 「班農先生在法國的出現危害巨大」,危害的表現在什麼地方? 有具體事實和資料嗎? 沒有,只有紐約時報作者的主觀判斷。 勒龐說,他在競選中沒有任何角色。 這是法國人的選舉啊,難道勒龐告訴媒體,美國人班農影響了法國選舉? 作為法國的政治家,勒龐會這麼說嗎?

紐約時報在評述班農對特朗普的支援時,用的詞是什麼? 「無休無止的鬧劇」,鬧劇? 這些沒有事實支援的主觀評價,都是在惡意攻擊班農先生。

第二,挑小刺,挑動民眾神經

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寫到,「班農本周在帕裡布裡斯托酒店定了豪華套房,住宿費每晚3萬2千美元。 」後面有多次提到班農住豪華酒店,並提出班農「拒絕透露房間的費用,並否認這與他論壇人物的角色相矛盾,而且堅持認為這些奢侈實際是效率。 」請問紐約時報,班農並非公務人員,住豪華酒店是自由選擇,紐約時報有權力干涉班農的自由嗎?

另外,紐約時報的報導中寫道:「伴隨班農先生的大部分躁動都是基於彼此的誤解-他不太懂法語使他對本地的政治生活的理解很不確定,法國人常常對美國政治也有著同樣的概念。 」 嘲笑班農不懂法語,導致對政治的誤解。 請問紐約時報,對政治的理解與法語能力有關系嗎? 一個人的智慧與語言有關系嗎? 不懂法語就不理解法國政治嗎? 班農不懂中文就不理解中共的邪惡嗎?

第三,誤導觀眾,挑撥是非

Getty Images

紐約時報寫到:幾個月以來,班農先生一直在歐洲遊說,他稱自己是平民主義革命的關鍵人士。 但在巴黎,對於馬林勒龐這個極右翼民族主義領袖來說,他只是一個顧問。 班農先生說,這些人不需要我的幫忙。 這很好,因為他們似乎也不需要他説明。

在這段報導中,紐約時報不斷暗示,班農在歐洲不受歡迎,即使是歐洲平民運動的領導人,都和他保持距離,而且這些平民運動的領導人,不需要他説明。 但報導中也勉強承認班農是勒龐的顧問。 顧問一詞,難道不能說明勒龐與班農的聯繫嗎? 班農說他們不需要我的説明,是班農的謙辭,紐約時報直接引用過來攻擊班農,有媒體的客觀立場嗎?

此外,班農的平民主義思想之所以受到很多人的呼應,是因為平民主義本身是對權威階層的挑戰。 權貴階層控制權力、控制話語權、控制資源配置權,這已經成為阻礙世界發展和人民獲得幸福的巨大桎梏。 但紐約時報在報導班農思想對法國的影響時,指出的卻是事情的另一個方面,在法國,認同班農思想的政黨會被認為受到美國勢力的影響,受到川普總統的影響,班農的平民主義是對歐洲主權和利益的干涉。 同時,紐約時報認為班農支援法國會讓法國的勒龐陷入政治被動,認為勒龐女士的黨派會被外國勢力所操縱。 這些觀念都會誤導觀眾,同時也挑撥班農與其盟友的關係。

第四,黑白顛倒,醜化班農

班農因其平民主義立場而廣受關注,但紐約時報卻認為班農是非常會政治炒作而廣受關注,認為班農給平民主義的最重要的教訓是,「媒體關注能產生政治能量。 有一陣,班農先生到哪裡都能引起媒體關注」。 紐約時報直接斷言班農「雖被川普總統解雇」,但他很會利用民意,很會炒作,「但他是一名玩家,他可以得到跟多報導。 班農是被總統解雇嗎? 中間的是非曲直只有班農與川普總統知道,紐約時報去採訪班農、採訪川普總統了嗎? 另外,紐約時報在報導中寫道,「儘管可能消費了他曾經的極右翼盟友,但是他成功了」。 紐約時報用消費一詞,來醜化班農的積極努力,用心險惡。

第五,沒有中立,拉偏架

西方媒體在報導時主張媒體中立,但對班農平民主義思想進行介紹時並沒有對平民主義的正面評價,反而不遺餘力地詆毀班農。 班農的平民主義是一種思潮,其核心是關注平民百姓的利益,為平民百姓呐喊,反對的是權貴和精英一手遮天,剝奪普通百姓的話語權和發展權力。 但在紐約時報的報導下,班農支援的黃背心抗議者是在進行暴力示威,並且摧毀了象徵法國富裕的地區。 紐約時報有沒有去聽聽那些黃背心的心聲? 有沒有去關注那些黃背心沒有流動機會、終日辛勤卻不能實現夢想的苦衷? 紐約時報這樣的報導何來客觀與公正之說?

紐約時報的報導極尽雞蛋裡挑骨頭之能事,但也只能挑出班農住房花了多少錢、會炒作、被馬克龍批判,這從側面看出班農是多麼英豪,幾近完美。 紐約時報作為一個國際性的大媒體,看不到班農對共產極權危害的宣傳,看不到班農為平民爭取權益的努力,看不到他揭露華為、驚醒西方世界的功勞,看不到他對中國人民和世界人民的博愛,看不到他對宗教問題的痛心疾首, 只是盯著一些小節絮絮叨叨,這也充分說明瞭這個大媒體的墮落、無良與無德。 媒體失去職業操守,也是令人扼腕!

戰鷹團中英翻譯鏈接: 班農的民粹主義者們,一旦’運動’發生,請和他保持距離

紐約時報原文鏈接: Bannon’s Populists, Once a ‘Movement,’ Keep Him at Arm’s Length

編輯:【喜馬拉雅戰鷹團】

2+
2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10 月 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58337 additional Info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06265/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t/106265/ […]

0

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