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製造瘟疫殺死白衣天使和百姓

作者:品行

郭先生爆料出來王岐山、郭德銀等以江澤民為首的滅集團製造瘟疫在殺人,說實話不再想寫文章啦。因為中國人抱著共產黨不放,自己不自救,神都救不了呢!何況我是一名草芥,面對外來魔鬼中共利用江澤民和王岐山這些鬼轉世殺同胞。不得不再次拿起筆來,告訴世界真相,喚醒中國人自救。

醫生李文亮醫生走了,被感染了武漢肺炎走了,而且是帶著迷茫走的,為什麼呢。他說了真話,他把中共瞞天過海瘟疫殺人的東西說出來了,還有七位醫生呢,安全嗎?實話說在中共魔掌裡,極其的危險。

聽說李醫生的父母已被感染,但還有證實,老婆也被感染,還有身孕在身,還有比這殘的嗎?在王廣髮用艾滋病的藥治好出院了,為什麼不給李文亮醫生用呢?呼喊呢?

這幾天查到:武漢瘟疫是中國製造,“石正麗” 2月2日,石正麗在個人微信朋友圈發文稱: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與實驗室沒有關係。奉勸那些相信並傳播不良媒體的謠傳的人,閉上你們的臭嘴。

武漢地方官媒《長江日報》稱,該報記者通過中科院武漢分院工作人員,向石正麗本人求證此條朋友圈消息屬實,並獲准發布。

2017年,她牽頭完成的“中國蝙蝠攜帶重要病毒研究”項目獲得2017年度湖北省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石正麗2018年11月曾在上海交通大學發表題為《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的主題演講。 《自然》期刊當年曾發表一篇名為“一種類SARS循環性蝙蝠冠狀病毒展現感染人體的潛力的論文, 武漢病毒研究所的葛行義和石正麗是該論文共同作者。該論文稱,研究團隊通過病毒基因重組技術,使用SARS冠狀病毒骨架和來自中國菊頭蝠的SHC014冠狀病毒表面蛋白進行工程化改造,創造了一種雜交冠狀病毒,可以與人體的血管收縮素轉化酶2(ACE2)結合,從而感染人的呼吸道細胞,毒性相當大。

如果說這次瘟疫出現和武漢病毒研究沒有關係可能嗎?也許是李正麗的實話,他們團隊研究出來後被中共高官當了貢品了,她不想死,可她偏偏做了墊背的人。請問李正麗你把這雜交的病毒給誰了。自己翻山越嶺找到的結果在殺人呢,武漢人啊。全世界的人啊。

還想知道那失踪的三十多個武漢大學生那裡去了,被活摘了,被你們誰做了研究實驗品了。不說沒關係,天會知道,俗話說的好,不是不報,時辰未到,時辰已到,現世現報。

是這幾個其中的一個嗎?長春市軍事醫學科學院軍事獸醫研究所,

成都軍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

湖北省中科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

北京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

上述四個中國生物病毒研究機構均在埃博拉病毒的背景下與邱香果合作。

有人總結了這個病毒的兩大特點:(1)“完美”的傳染性,包括無症狀能傳染,潛伏期能傳染,能空氣、接觸傳染,能糞口傳染,母嬰傳染,能人傳人,已出現4代傳染,即A傳B,B傳C,C傳D;(2)“完美”的致死率,到處出現倒地死亡案例,武漢公民記者方斌5分鐘拍攝到8具屍體,漢口殯儀館14台火化爐全天候運轉。若大的武漢只有方斌在告訴世界真相,他都處境很危險。

這也都是不爭是事實,從外交部華春瑩嘴裡說出來的是:“中方本著公開、透明和負責任的態度同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社會加強合作。自1月3日起,共30次向美方通報疫情信息和防控措施。兩國疾控中心就疫情相關情況多次進行溝通”。

武漢封城是在1月23日,這20多天里為什麼沒有向武漢市民通報,萬人會餐是陰謀,讓老百姓在吃喝開心中得這瘟疫。惡毒,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毒殺世人的陰謀開始,封城在夜裡發出,驚恐的武漢人拼了命的往外逃,無形之中成了瘟疫生化的傳播者,可伶的人們自以為逃出武漢就是生路,然而全中國把武漢人當成了病毒攜帶者,也的確如此,只要是在武漢出去的人就是如此,走到那裡就把病毒帶到了那裡,最終帶到全世界。

剩下在成裡沒有逃出去的人和醫生成了死亡路上的伴侶,醫生—白衣天使李文亮在外交部1月3日就像美國通報之後,而八位醫生自己說出了真話,李醫生一個眼科醫生就這樣被邪惡的推到了第一線。不但自己走了還連累一家人,什麼叫家破人亡,淒慘的結局,

為什麼很多醫生在前線沒有防護的用品物品,感染了的老百姓為什麼沒有呢,在家裡給你釘死大門,讓這一家人活生生的死掉。

不由的想到了活摘器官的醫生們,很久以前有人就勸解參與活摘器官的醫生一定要抓緊時間去舉報,將功贖罪,在國際上成立了五眼聯盟,英國成立了(活摘器官調查團)確認中共在長期活摘人體器官,中共為何什麼網絡封鎖金盾工程是江澤民家族花巨額金錢打造的,目的是不讓人們知道活摘人體的器官存在。八百多家醫院近一萬名醫生參與,每天加點加班做的都是腦死亡的供體,老百姓相信呢?

一篇名為“細思極恐! 武漢 30多名大學生為何神秘失踪?”的文章在大陸網絡上廣為流傳,然而第二天這篇文章遭到大面積的刪除,而官媒也發報導說“這篇文章是謠言,並且文章作者被抓起來刑拘10天”。諷刺的是,就在同一時間中共官媒正大力宣揚天網群監控系統,所以有網友說“找人不行,抓人在行,武漢的天眼系統瞎了”。

黃潔夫做一台手術一通電話就來了兩個備用,國內媒體曾高調宣傳2005年9月,黃潔夫隨以中共政法委書記羅乾為團長的中央代表團去新疆參加自治區五十週年慶,為一個患肝癌的黨官做手術,在一天之內就臨時分別從廣州和重慶找到、取來兩個匹配的活體肝臟!曾是中山醫科大學校長兼黨委書記和附屬第一醫院院長的黃潔夫積累了豐富的器官活摘實踐經驗,成為國家掠奪器官在衛生系統的帶頭人。

有一通電話錄音也是廣東中山醫學院的醫生李倫明電話錄音2015年12月21日,9點55分(86-503165709),廣東省江門市中心醫院心臟移植科值班醫生(男,李倫明?)接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電話時說,“做了(活摘法輪功器官)又怎樣?是法輪功的,又怎樣,”“我們做的多的是,你可能還沒調查清楚,那太多了。”(此錄音下載: MP3

2015年12月21日,22-54-46 (867503165709) 廣東省江門市中心醫院心臟移植科值班醫生(通話19:08秒),法輪功學員問他:你挖出了多少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他說:“數不勝數”。又問:你敢確定是“數不勝數”嗎?他又重複一遍:“數不勝數”。該醫生還直接威脅打電話的學員:“你敢來,我就把你殺了,我把你殺了,我看你是上天堂還說下地獄”。 (此錄音下載: MP3

還有610狂人,有一例最新活摘案例:牡丹江市“610”官員朱家濱親口承認活摘法輪功學員高一喜器官,器官“賣了”。

而和江澤民、王岐山一起的郭德銀任(中山大學醫學院)院長。對活摘醫生面臨舉報暴露活摘真相,在這次預謀中推到了第一線。

這些醫生才也是這次要被滅完的對象。 10多萬人次的舉報,很多參與活摘了醫生站出來開始舉報了,所以他們把眾多的醫生往第一線送,火線入黨的往武漢去。

天津市副市長-天津爆炸-湖北省副省長+湖北省紅十字會會長? … 魔幻的湖北官場武漢紅十字會會長趙海山也是湖北副省長,也是當年天津大爆炸事件的人物,為什麼… 副省長(之前天津大爆炸後換過來的)是紅10的會長,直接下命令下黑手。

紅十字會的捐贈物品為什麼堆積如山放在那裡,誰在管紅十字會呢,上面最大的是王岐山!

疫情肆虐 湖北紅會捐贈背後的黑幕

自1月30日起,武漢協和醫院,武漢大學中南醫院急救中心等多家武漢醫院發出物資缺乏的求助信,直呼“我們的物資即將全部用盡”“不是告急,是沒有了” 。

目前武漢瘟疫死了,被殺死了多少,沒有一個準確的數字。看到那些醫生在哭,在吶喊,能有個能活著離開武漢的。醫院裡到處是屍體,大數量的關在一起,不是也得被傳染到,新建的醫院一個是秘密的活葬場,一個成了待死場。

武漢人口1,100萬,位於江漢匯流處,水運便利,明清時期就有“九省通衢”的美稱。中共為什麼把專用於烈性傳染病研究的大型裝置,比如埃博拉病毒、天花和此次爆發的新型冠狀病毒等世界上最危險的病原體的實驗室,建在這樣一個人口稠密,交通發達的地方呢?

而火神山和雷神山位於江邊上。糞便的傳染和污水的處理將是長江流域水污染的根源。那又將是多大的災難呢?中共為了減少中國人口,這盤大棋在往下走。

香港不封關是給中國中共官員留的出逃口,而把香港人的生死置之度外。

中共要被滅了,拉人墊背是他的目的。那些還沒認清中共魔鬼面目的同胞,趕快的醒來吧!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7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