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疫情現狀——一個遠離武漢的戰友紀實(之一)

作者:馬小義

我所在的城市是位於華北一個人口上千萬人的城市,所生活的縣城總人口近百萬。關於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我是第一時間從路德的節目中得知的,當時國內的媒體還沒有什麼太多的輿論導向和所謂的抗疫戰爭,似乎所有的民眾都在期待新年的到來,都在為即將到來的新年而做著準備,我也不例外。

我們公司放假的時候是2019年1月21日,當時國內的媒體已經開始報導了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情況,所報導的內容也是遮遮掩掩,顧左右而言他,並沒有真實的反應疫情的真實情況。我一直在關注路德的節目,比身邊的朋友都提前得知了很多信息,也感到了這次疫情的嚴重性,但是我遠遠沒有意識到疫情會像現在這樣嚴重,人員死亡如此慘烈。

我的妻子是在超市工作,因為工作原因的性質,妻子要工作到除夕的下午,上午的時候妻子在超市問我還需要購買什麼東西,她的意思是問我是否需要買一些過節禮品,因為過年期間要走親訪友,我說不要買那些東西了,讓她從他們超市買口罩。

當時妻子說他們超市還有十幾包,每包十個,我說全部要了,妻子半信半疑,因為這種冷門產品平日里幾乎很少有人購買,我斬釘截鐵地說,全部買下,不要問我為什麼,妻子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全部買了下來。

當天晚上的除夕夜,一切也很平靜,因為我是在農村過年,農村里沒有城市那麼多規定,該放鞭炮放鞭炮,該吃年夜飯吃年夜飯,似乎今年的春節跟往年都沒有什麼差別。大家都在歡天喜地,慶賀新春,甚至討論著第二天拜年穿的新衣新帽,我這兩年因為跟隨爆料革命,每每給各路神仙燒香叩頭的時候,都要祈禱上天的神靈們幫助我們消滅中國共產黨,然後三拜九扣,誠心誠意。

時間到了新年的大年初一,當我們一行十幾人剛要準備拜年的時候,我們所在的村民群裡突然下發通知,說是鑑於新型冠狀病毒的眼下的嚴峻形勢,今年大年初一不提倡拜年,都呆在家裡不要亂跑,我一下子就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但是也沒往其他方面想,就在家里呆了一天。

到了年初二,按照我們這邊的習俗要到姥姥、老丈人家走訪,當我跟哥哥準備好要去鄰村看望幾位舅舅的時候,到了村口一看,我們村里的路口全部被農用三輪車封路了,外面的人進不來,村里的人出不去,只能作罷。

我萬萬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得如此迅速。

因為無法拜年走訪,我呆在家裡,感到事情的發展肯定會越來越嚴重,想到了之前路德和老江節目裡一直倡導的屯糧和提現金。前年的時候,我已經換了部分美金,過去的幾個月我們的銀行里幾乎沒有任何外匯。兩個月之前去換外匯,偌大一個縣城的中國銀行總行,竟然只有五英鎊、九萬日元以及若干港幣的外匯現金,我問什麼時候會還有,銀行工作人員告訴我,什麼時候有人存,什麼時候才能換,完全不像之前,只要不超出個人限額,提前預約,可以隨時換匯,由此可見眼下中共銀行系統下外彙的枯竭程度。

關於屯糧,我之前的時候也有過這個想法,但是都被家裡的人給阻止了,說了很多理由,我也覺得在理,畢竟我們縣城是屬於山東的糧食主產區,每家每戶幾乎都有存糧,我也就暫時放棄了屯糧的想法。

但是,當我看到我們村里封路的時候,我立馬想到了要屯下一點糧食,至少麵粉是有的,因為山東人幾乎都以麵食為主,屯下一點麵粉還是必要的。離我們村一公里的鄰村有幾家麵食作坊,平日里也有麵粉出售,隨即我便去鄰村買了兩袋五十斤的麵粉,當時我去買的時候鄰村人都很驚訝,問我大過年的買這個乾嘛,我說先買來放著。

因為嫂子也是在鄰村的超市工作,大年初二就上班了,上班之後打來電話,說大家都在搶購麵粉,也搶購了兩袋,由此,我感覺農村人開始感覺到這個疫情的嚴重性了。

到了下午,我們村里的路還一直封著,不得進出。因為村里很多人都是城裡回家過年的,要著急趕回去,所以跟村里商量了一下,村里把路暫時通開,讓大家回城上班了。我當天晚上也連忙收拾行李,帶著妻子跟孩子回城了。在回城的路上,我發現好多村莊的必經之路已經堵上了各種農用車、橫幅以及警告牌,不允許外來人員進村,我愈發發現問題的嚴重性了。

回城的第二天,我發現,昔日喧囂的城市幾乎沒有了多少車輛,幾乎所有的商舖都沒有開門,但是超市都營業,但是營業員都帶上了口罩。我讓妻子跟孩子呆在家裡,去小區門口的超市囤積了米、肉、油、調味品以及很多日常用的藥品,雖然妻子的超市正常營業,但是我已經勸說妻子哪裡都不要去,就是呆在家裡,每每有需要採購的物品,都是我一個人出去,買完就回來,整天呆在家裡,關注著外面的世界。

前幾天,我所在的縣城已經發現了一例確診患者,是一名在武漢上學的大學生,從官方通報上的內容說是病情穩定,但是是死是活,誰也不知道。這幾天我一直在關注國內患者的增多情況,隨著這幾天確診病例的大幅增長,很多人認為僅有幾天甚至是一兩週就會過去的疫情可能會繼續持續下去,按照國外媒體以及權威機構的分析,這場疫情的持續至少還會有三四個月的時間。

雖然疫情可怕,但是最讓我覺得可怕是我身邊的人對疫情的冷漠和毫不在乎,大家都抱著一種,反正又不是我一個人,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心態在自我安慰或者說是自我麻痺。我在縣城的路上看到好多人都沒有戴口罩,甚至帶口罩的那些也是自欺欺人,露著鼻子,拉到下巴以下,旁若無人的抽著煙……

中國人最可怕的不是感染讓肉體生病的病毒,更可怕的是腦海里永遠揮之不去被共產黨洗腦的病毒,大家寧願相信共產黨一萬句謊言,也不敢面對一句真相,這就是為什麼共產黨能夠盤踞在中華大地,欺侮中華兒女七十年的原因。

中國老百姓真的太愛幻想,太愛聽那些海市蜃樓般的許諾和謊言了,從來都不相信事實的真相,都覺得發生的災難遠在天邊,跟自己毫無關係,但是等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的時候,只能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真的是可悲可嘆可恨。中國人民若是再不從拜金、自私自利、盲目從眾的洗腦思想中走出來,這場瘟疫造成的人員傷亡將是我們無法想像的。

今天中共的股市開盤即暴跌,不管共產黨如何管控股市,都無法抑制人們的恐慌情緒,拋售變現——是國內現在所有投資人都想要做的。今天出門購物,看著那些大門緊閉的商舖,真的是感慨萬千,有多少商舖是年前備足了貨,想要年後大賺一筆的,有多少是年前剛剛裝修完成,想著年後大展宏圖的,結果突如其來的一場疫情,準確的說是共產黨定點投放、刻意隱瞞的疫情,讓所有人的幻想都變成了泡影。

這場疫情本來在十二月份甚至是早在十一月份就出現了,如果共產黨及時披露真相,會讓老百姓以及投資者造成這麼多損失嗎?那些對共產黨還抱有任何幻想的人,完全可以放棄了,因為在共產黨的眼裡,任何事情都抵不過他們政權的維繫和生存,所謂的中國人的福利,只不過是他們泡影般的謊言罷了。

這段時間兒子一直咳嗽、發燒,反反复复,我非常擔心,但是我判斷是普通的感冒,喝了幾次感冒消炎藥之後,他的症狀已經幾乎全部消失。前兩天我們小區還是可以自由進出,不需要登記和測量體溫,但是從今天開始,所有的出入人員必須測量體溫並登記,我們縣城這還是僅僅確診了一例,看看武漢、溫州、黃岡、北京等地,真的是風聲鶴唳,細絲極恐。共產黨公佈的數字僅僅是他們維穩的手段而已,如果在眼下這個疫情的災難面前,我們中國的老百姓還不覺醒,還抱著得過且過的心態,未來的災難一定會降臨到我們頭上。

昨天武漢火神山醫院已經交付軍方使用,我看了一下,這個火神山醫院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建成,所依賴的就是箱式房屋,而且這個火神山醫院使用的產品很多是我之前工作的公司生產的,我完全明白這種建築的優越性,說白了,這種建築完全就是為了隔離以及掩人耳目用的,所有的設備幾乎都不是永久性的。因為箱式房屋本身就是一種臨時建築,這種密閉性好,隔離性好的建築,絕對不是用來治病救人的,就是典型的一個隔離建築,準確的說是一種監獄式樣的集中營,真的不敢想像那些住進這些建築的同胞們會有怎樣的命運。

這幾天我在推特上也看了不少武漢同胞以及全國各地感染同胞的視頻,真的是心痛至極,天天吹噓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共產黨,連一個正常的口罩都無法供應,還指望他們來挽救中國老百姓的性命,真的是天方夜譚,善良、可悲的中國同胞真的應該醒醒了,共產黨的惡只有我們想不到,沒有他們做不到。共產黨口口聲聲的為人民謀福利,只不過是他們掩人耳目,維繫政權的一種謊言罷了,如果再不從共產黨的洗腦中醒來,我們必將成為共產黨覆滅的陪葬品。

要想消滅疫情,必須要消滅中國共產黨這個世界級的邪惡瘟疫!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熱門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2月 0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