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同胞们快清醒!魔鬼在敲门!

作者:品行

目前宣布从中国撤侨的国家名单更新: 英国、美国、日本、法国、澳洲、印度、伊拉克、俄国、韩国、比利时、德国、西班牙、荷兰…

网传疯传:“武汉市长 披露内情:1月20日前,中共中央不让披露疫情” 这是央视采访武汉市长,被删减的片段,其中透露武汉疫情被掩盖2个月的内情。

武汉市委不愿再当背锅侠! 1月20日前,中共中央不让披露疫情! 中共这次又要害死了多少中国人!百姓命如草芥!(CCTV,武汉直播间,专访武汉市长周先旺。

脸书的帖子证明:“2019年9月19日,就知道会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是强传染!为什么?”不得而知。

但此时各地都在按照中国公布或者网上的死亡数字在想象死了多少。

死几百个人就封城,居心叵测,几百万就在相互传染中死去。医院里的医生基本的常规的测试都没有,而相反的殡仪馆生意兴隆。

根据港大医学院院长梁卓伟的研究报告,估计湖北封城之前,武汉染病者2.5万多人,加上潜伏者1.5万人,也就是4万人左右。

根据病情传播系数,全世界估计2.5万至3.8万之间,以低一些的数目比如2.2万计算,如果没有大力的干预,即每6.2天就翻一倍。

而造成这场人类灾难的原因,他认为,「就在于信息不流通」。而本人认为中共党国政府有意制造。看看香港名人:“萧若元怎么说,他收到的消息是,年初一中共政治局常委开会,中共高层已经觉得疫情是会挑战到中共执法合法性,即到了亡党的阶段。

最新消息则称,中共将不惜代价、不惜牺牲其它的城市去保护11大城市,包括西安、乌鲁木齐、沈阳、哈尔滨、北京、天津、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和香港。如果是真的这样,这场灾难空前绝后。将有大面积死亡开始。很多专业也都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

虽然香港政府迟迟不肯宣布封关,他分析,是因为还没有拿到北京的指示,但预计深圳很快就封关,(因为很多高科技在深圳)

卫生防护中心公布本港至28日新增78宗怀疑个案。累积怀疑个案有529宗,当中189人仍须留院接受检查。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挤牙膏式的“封关”措施被指对控制疫情已无效实际效益,港大病毒专家袁国勇形容已经错过最佳封关的时机。

至于林郑28日所宣布的封关关口,只能截止11%来港的旅客,对香港的医疗压力未能得到实际的消减。

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表示,最佳封关时间应该在农历新年前禁止大陆人到港,因为春节假期届满最少将有20多万港人回流返港,“试问如何堵截源头?”

袁国勇又说,由本港发现首个病例起14天,若没有出现本地感染个案,就意味成功阻截社区传播。这14天内应采取一切可行措施防止病毒散播,要注意有否没有到过内地的港人受感染,感染前有否与武汉病人接触。

若不知病人从哪里感染,就意味病毒可能已在本地生根。

而28日特首林郑月娥表示,会在明日(30日)起关闭的高铁西九龙、中国客运码头、文锦渡、沙头角、红磡及屯门客运码头的口岸,28日全天合共只有2.5320人次入境,只占全日约11.3%入境人次。

内地今年的除夕夜,中国社交媒体被肺炎疫情淹没,一些医护人员情绪崩溃、低落的视频在微博上被大量转发。到处是走走就倒下的人。从网上看到的真的如此。

24日,中国解放军三支医疗队共计450人分别从上海、重庆、西安三地出发,前往武汉地区接诊病例较多的医院支持。

新华社报道称,医疗队分别由陆军、海军、空军军医大学抽调组成,每支150人。其中一些人有在北京抗击「非典」(SARS,又称「沙士」)或非洲抗击埃博拉疫情的经历。

也有一些内地医院派遣医护人员前往武汉支持,场面身临死别,哭声不断。

不由得想起2003年的萨斯,有亲戚在省医院工作,刚开始还没有太注重情况,等到有护士感染死后,医护引起了恐慌,每天上班都和家人死别,遗书踹在兜里。

一天回来崩溃了,他们的医院的好几个医生护士被感染,来了一辆中巴病人和感染的医生护士赶上车,车子窗户用黑布拉着,这辆车走了,去了那里不知道,而那些医生护士从此再也没见过,永远的消失了。

此次疫情首次出现医护人员因疑似感染去世案例。多家中国媒体报道称,位于武汉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耳鼻喉科医生梁武东因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去世。 而网络上医生传出来的信息超级恐怖:“一小时内两个科室医生护士和病人死光。疫情迅速蔓延,已威胁到医护人员的生命安全,有人说,医院情景“就像一部恐怖电影”。网传武汉五院一小时内死了70多个病人,两个科室的医护人员三小时内全都死亡。

武汉现在真实的情况不明朗,很多重要信息扼杀。

北京日报消息,29日,北京人大附中发出了关于该校高三一学生家长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有关情况的通报:1月23日接到海淀区疾控中心通知,该校高三某学生的父亲被确诊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最终医治无效病逝。

推特账户“An”表示,北京第一例死亡真的太可惜了。他女儿是人大附中的、也感染了,今年高三。要是疫情早点曝光出来,他肯定早早去医院了,没准能活、更不会传染给女儿。现在女儿病了,爸爸死了,妈妈还不知道能不能承受住。

北京另一位死者是原天合光能副总裁、中国商用价值群执行总裁杨军。年仅50岁。

杨军成为北京市首例因武汉肺炎死亡的病例,其1月8日前往武汉,15日返回北京后出现发热症状,22日确诊感染肺炎,27日病情恶化出现呼吸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后确认死亡。

昨天公布中共的军化组进入武汉,为啥要军化组进入武汉呢?,其实它们清楚知道这是它们的武汉最大的制毒实验室里出来的病毒,就是绝对不会给百姓知道的事实。

而中国政府三次拒绝美国帮助,军事化的进驻和拒绝美国帮助,令武汉肺炎更加恐惧。

周鹏的消息突然间出现在媒体聚光灯下,仍然显得有些蹊跷。或许中共推出一个可能其它大鳄顶罪的小漏虾。

先看看这位网友(零对冲),为具有16年历史的伦敦ABC Media Limited所拥有,「零对冲」指出,在新型病毒爆发前不久,2019年11月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了招聘启事,而发布招聘的学科组组长,周鹏研究的“项目”正是研究可以长期潜伏人体而不产生发病症状的伊波拉病毒,SARS病毒。

相关消息的公布把周鹏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零对冲」指出,谁是全球冠状病毒大流行幕后的人?病毒传播背后的真正原因是武汉的病毒研究所释放了一种冠状病毒的武器版本,可能最初是从加拿大获得的。一个顶级的四级生物危害实验室正在研究「世界上最危险的病原体」。

武汉病毒研究在2019年11月18日发布了《武汉病毒研究所周鹏学科组博士后招聘启事》。招聘岗位是1-2名博士后研究员,他们将「以蝙蝠为研究对象」,找出蝙蝠长期与「埃博拉、SARS相关冠状病毒等共存而不发病的分子机制」。

为什么这值得注意?因为这是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蝙蝠病毒感染与免疫课题组长周鹏博士实验室的工作职位。

周鹏于2010年在武汉病毒研究所获得博士学位,后曾在澳大利亚和新加坡从事蝙蝠病毒和免疫学研究。

2009年,他带头启动了蝙蝠长期携带和传播病毒免疫机制的研究。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发表了30多篇SCI文章,包括第一、通讯作者的《自然》(Nature),《细胞·宿主与微生物》。

文章说,据了解,周鹏是全球蝙蝠免疫系统研究的开山者,‘蝙蝠携带病毒而不患病,之前也并非没有科学家研究,肯定有其不同于其他物种的特异性,但这就好比你知道开头和结尾,却不知道故事是怎么发生的’。

经过10多年研究,周鹏发现,蝙蝠体内一个被称为「干扰素基因刺激蛋白-干扰素」的抗病毒免疫信道受到抑制,使蝙蝠刚好能够抵御疾病,却不引发强烈的免疫反应。

该成果被发表在《细胞·宿主与微生物》上,引起学界关注。」,这使他对病毒产生了兴趣:“「一种小病毒就能使世界混乱」。”这句话视乎应对了目前施虐中国大地的“武汉肺炎”。

他随后考取了中国科学院研究生,并在蝙蝠专家导师的带领下进修,专注于研究蝙蝠携带的病毒,周二(1月28日)晚些时候起,蝙蝠与病毒研究员的周鹏的消息开始在网络流传,引发了各界对武汉疫情来源的种种猜测。

而这些恐惧的缔造者 不得不说一个《天津女人?》

不过,早在一个星期前,就有网络爆料称:「武汉的类SARS冠状病毒就是来源于中共军方2018年从舟山蝙蝠身上发现并分离的新型冠状病毒。病毒序列可以在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基因子据库找到(NIH的GenBank),由南京军区军事医学科学研究所递交。

并且通过技术故意更改舟山蝙蝠病毒,适于人类传播的新病毒。」为什么爆发在武汉?知情人进一步解释,因武汉有中国唯一的P4生物实验室,在那里可进行人工基因变异。病毒爆发可能是发生意外导致病毒泄露或者是故意泄露。

结果表明,在野生型主链中编码SHC014,刺突的2b病毒可以有效的利用SARS受体人类受体紧张素转化酶2(ACE2)多个直系同源物,在原代人气道细胞中有效复制,并达到与流行病相当的体外滴度SARS-CoV株。

另一位网友:邱香果和老公陈可定 “中共掌握和开发致命细菌作为生化战争性武器 — (以色列军情局) 请看如何几十年如何培养输出“人才”偷窃西方知识产权“华裔细菌贼”邱香果和老公陈可定19年7月间谍夫妇及其中国学生被带离。

邱香果和老公陈可定

曼尼托巴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曼尼托巴大学宣布解雇邱氏夫妇 请往下看他们和这次武汉病毒的关系 邱香果所在的国家微生物实验室是加拿大唯一一家4级安全级别的病毒学实验室,是北美少数几个具备处理埃博拉病毒等要求最高密封级别病原体的实验室之一,也是全球15个具有四级生物安全水平的实验室之一,在整个加拿大也仅此一个。

MD Anderson引发的约印大通 大家看 这可是王岐山的 #wangqishan

这个邱香果夫妇一直和天津医学院有联系 https://twitter.com/mischaedm/status/1133490507433119745?s=21…

1月26日,加拿大媒体最新调查发现,在邱博士被带离前两个月,她所在的加拿大国家微生物实验室通过加航向中国发送活体伊博拉病毒和亨尼帕病毒,目的地是北京。 事发前邱香果担任实验室特殊病毒项目组——疫苗开发和抗病毒治疗小组组长,专门负责实验室伊博拉病毒相关研究工作。

1月26日,这批病毒是绕过实验室的工作程序,被运往中国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而且没有附带文件保障加拿大的知识产权。在国家微生物实验室从事尖端并需要高密闭High Containment研究的研究人员,不允许在未经谘询知识产权办公室以及未达成物料移送协议的情况下,将任何东西运送到其他国家实验室。

加拿大CBC所获旅行文件显示,邱香果,在2017-2018年至少五次前往中国,其中包括一次在中国新设立的4级实验室培训科技人员,该实验室从事最致命的病原体研究。 武汉P4实验室!?!

邱香果受资助 数次访华 培训病毒科技人员 – 加拿大CBC所获旅行文件显示,在温尼伯国家微生物实验室工作的华裔加拿大政府科学家邱香果,在2017-2018年至少五次前往中国,其中包括一次在中国新设立的4级实验室培训科技人员,该实验室从事最致命的病原体研究。epochtimes.com

看这儿! 武汉病毒实验室被认可从事三类病毒的研究:埃博拉,刚果-克里米亚出血热以及尼帕病毒。 这不都是香果同志偷运出加拿大实验室的?!

加拿大骑警今年7月份对邱香果进行调查,并将其带离实验室。新曝光的文件显示,邱香果曾连续两年受邀,前往中国科学院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一年两次,每次长达两周。加拿大公共卫生局称邱的行为有可能“违反政策”。

中国政府介绍她时误导人民认为香果同志是发明ZMapp的药物。

其实是不正确,她只是帮助研发,没有知识产权! 警方文件显示,在香果同志去中国访问时,还访问了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及中国医学科学院等学术机构,并在多个会议上发表讲话。

共产党露馅了 美国加拿大已经掌握了情报 CBC所获文件显示,“邱的访问由第三方资助”,但文件中第三方的名称被抹掉。在2017年9月19日至30日的行程中,她还会见了北京的合作者,会见者的名字也被抹掉。

这个2018/4/5 CCTV就是证明 病毒是从武汉毒库里流出 而且党有疫苗了 那为什么还不给病人? 准备什么时候“救火”?

CCTV 2018年4月5日的新闻联播。 说好的抗体呢? 说好的疫苗呢? 这证据还不够充裕从武汉P4病毒库流出来的吗?造成人为重大感染,我找了好久这影片。

2014年 加拿大政府声称,中国是加拿大国家研究委员会网络攻击背后主导 其实香果夫妇只是千人计划的两个人,还有更多科学家在为中共偷知识产权。

1月26日,英国《每日邮报》称,实际上,美国科学家早就警告,病毒有可能从位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P4实验室“逃脱”出来。 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Tim Trevan早在2017年就在《自然》期刊上发表评论说,他担心中共体制下所创造的文化会使这个研究所变得不安全。

1月26日,武汉P4实验室研究全球最危险的病原体。此外,实验室还进行动物研究。但和西方国家相比,在中国,动物研究的规则要宽松得多。这也是Trevan所担心的地方。 去年,美国国务院年度武器条约遵守情况报告指出,中共在从事一些可能支持生物战的活动。

从这些信息里看出了“王岐山”妖孽孟建柱的影子。

武汉有一家六口人:感染三种不同的病毒,这又说明瘟疫来源不在同一个地方或者会被不同人感染会产生不同的变异?深思医学界,真正考验你们的十四亿人民的生死。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30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