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棒槌:一味无视真相,人祸就成了理所当然

昨天战友发来截图,说武汉五院一小时死了七十多个病人,三小时内,俩科室的医生和护士全没了。今天是正月初四,我同济的朋友已经联系不上了。三天前他还在群里疯吼,现在不知道我要找谁疯吼。一张象征着资历,凝聚着多年临床经验的医师执照,到头来变成了一道催命符,唯愿无常还没把他带走。另一位朋友是从事金融行业的,前几年赚了不少,买了四套房子,本打算正月初一出境游,眼下为了一袋米正在疯吼。

为此我不知该说些什么。有位哲人说万物都有裂缝,那是光照进来的地方。这句话不仅能解决艺术和科学问题,还能解决当下的生存问题。每个人都能看到光,找一条最近的缝爬出去。这是他的倡导,然而对中国人而言,找缝和爬出去不难,难就难在抬头。真相和迷梦仅一缝之隔,因为洞里有光,迷梦就成了真相。钱、资历,一切再清楚不过,还抬头做什么呢?

照我看,中共能存在,正是由于这个疑问在起效。当年法老也让民众产生过疑问,结果一辈子埋头大兴土木,终生贫穷而不得闲暇。好在那时粥多僧少,用不着挤来挤去,总能有活可干。为了避免挨揍,起码不吭声总行,但在今天人口密匝的中共国,你不靠说谎,或者把别人揍一顿,你简直活不下去。目前这股世风正在向四围疯狂蔓延。中共不倒,未来就是可知的过去,越未来就越是不可知的过去。所幸现在还没到遥远的未来,少数人尚有意识,知道中共不等于真相。假如有人指出凶手是中共,铁定被抓起来挨揍,但也并不妨碍多数人得到真相,在棍棒和强大正能量的包夹下,他们认定被杀的同胞才是凶手。

灾难之际,武汉人就成了凶手。有了这个真相,一切都显得理所当然。中共打压法轮功,理所当然学员就是凶手;屠杀新疆和西藏人,理所当然新疆和西藏人就是凶手;杀香港人时,理所当然香港人就成了凶手……从大跃进到饥荒再到文革,直到今天杀武汉人,真凶一直站在面前,只是把迷梦当了真,常识才变成案件,理所当然地悬了七十年。

为了不破案,人们实在是没少忙活。五十年前中共搞大批斗,五十年后为了搞大隔离,全国各地摩拳擦掌,准备来场轰轰烈烈的大搜捕。户籍和出租屋,药店和旅馆等无一幸免,420开头的身份证堪比一张瘟神牌。小皮匠直播里说武汉人流落街头,我想说的是,如果当初实名制不被看作理所当然,是否不至于搞成今天这样?说白了,你搞你的实名制,我过我的匿名居。这种生活方式虽然老派,只要愿意抬头,也不是过不下去。多年来,我过的就是这种生活,安德烈·马尔罗认为衰弱才是真正的老,所以这样的生活只能证明我老派,证明不了我老。

实际上无论年龄还是心态,我都没到老。有些人年龄到了,退了休后开始嗜麻将如命,其他地方还好,唯独武汉的遭透了殃。刚走进茶馆,人家一看是武汉的,对不起,三缺一您也得哪儿凉快哪儿带着。然后老人不愿意了,埋怨道都多年老牌友了,何必呢?不行不行!那怎么行!您赶紧的!性子好点见状离开,遇到不好的,下一幕估计要骂街。病毒的阴云下,这种剧本恐怕正在多地上演。跟武汉人打牌会传染,此话没毛病,问题是跟被武汉人传染的外地人搓麻,难道啥事就没有了?

很多人死了,死得稀里糊涂;很多人还活着,活得也稀里糊涂。在中共国,六便士概括了人的一生,糊涂只是表面,根本的原因是害怕孤独。为了不孤独,搓麻将砸场子抓人唱国歌接受正能量,宁愿搞出一揽子荒唐事,也不愿抬头讨回真相。个别的真相营造孤独,被中共隔离追杀;普遍的真相打破孤独,被中共建墙封杀。中国的爱慈文化彻底被粉碎,只剩假惺惺的客套,骗来骗去,再不济互相骂一通,扭打一番后离开,再去碰上另一个。正因为看明白了这些事,我才决定离群索居,走上爆料革命的路。

一味追讨杀伐却对真相不闻不问,我实在不能说服自己,认为这种态度下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有关武汉肺炎,第一篇文中我曾问过自己,得出的结论是人活着就得理智;第二篇我又问环境,对中共的意图有了自己的答案;这次是从人与人的关系出发,说到这,也应该有一个答案:一味无视真相,人祸就成了理所当然。

0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09

1月 2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