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神山”医院的选址错误 ——中共应对武汉肺炎缺乏紧急应对机制和正确有力指挥

作者:WWL

一、“火神山”医院还是“知音湖”医院?

《大纪元》2020年1月23日以《武汉将以小汤山模式建立医院 要求6天建成》为题报道:“据大陆界面新闻消息,武汉市政府要求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三局)参照北京小汤山的模式建立医院,地点位于武汉蔡甸知音湖武汉职工疗养院” 。看到这个报道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紧挨知音湖畔建造传染病医院,哪怕是临时的,医院选址也是有问题的。

《美国之音》2020年1月24日在《复制小汤山模式,武汉“火神山”能否缓解疫情不容乐观》报道中指出:“处于中国新冠肺炎疫情中心的武汉市,为了应对各定点医院人满为患疫情难以控制的状况,周五(1月24日)在蔡甸区动工兴建一座有1000个病床的医院。这项工程计划六天完成。有关当局并在星期五正式将医院定名为‘火神山’”。在知音湖畔建一座建筑面积达到2.5万平方米的医院,却取名“火神山”医院。为什么取名“火神山”医院?是因为中医中的肺为阴,火为阳,武汉肺炎需要火神来攻?还是因为北京的小汤山是山,所以复制小汤山模式,也必须是某某山?中国人认为,名不正言不顺,而且水火不相容。在知音湖畔建“火神山”医院,暗示医院选址是有问题的。

二、武汉“火神山”医院是模仿北京小汤山模式

在2003年到2004年的萨斯病毒扩散期间,北京市在郊区小汤山修建起了一座有1000张床位的临时医院,以接纳大量的非典病人。小汤山是一个温泉区,北部是山区,有大杨山国家森林公园,蟒山国家森林公园等,森林覆盖率高,地势高爽。选择的医院建设场地本是小汤山疗养院的扩建预留地,已经有良好的基础设施条件,包括进出的道路、污水处理厂,垃圾焚烧场等等。小汤山临时医院距最近的村庄超过500米,对当地民众影响较小。而且北京最重要的京密引水渠在小汤山疗养院北面4公里,小汤山临时医院的污水道向东南排放,不会影响京密引水渠道,不会影响北京市水源。

而武汉“火神山”医院的选址与北京小汤山完全不同。虽然蔡甸位于主城区的西侧30公里左右的位置,而且武汉职工疗养院是一个类似半鸟的地形,多面是水,只有一个入口,便于全封闭式管理,可以隔离与外界联系。但是“火神山”医院直接位于武汉的知音湖旁,地势低洼,地下水位高,十分潮湿,应该是在五十年一遇的洪水淹没范围内。从传出来的施工图片中可以看出,这里本是一片湿地,长满芦苇,用老话说是瘴气重。而且附近就已经有居民多座居民住宅,相隔距离很小,不能满足传染病医院、特别是象武汉肺炎这种新型传染病医院隔离距离的要求。

“火神山”医院的位置

“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场址原为湿地,长满芦苇,地下水位高,瘴气重

“火神山”医院的建设场址附近就是居民住宅

有一位网友的评价十分到位:这领导们是中学地理都没学过吗?就算酒囊饭袋,地图上扔飞镖决定地方都不会这么坑!

其实,中共领导人缺乏基础地理知识是不可否认的事实。比如从湖北丹江口水库引水到北京的南水北调工程的水来自汉江,而汉江发源于秦岭南麓,是北水北调,不是南水北调。又比如在雄安新区的城址选择在宋代的水长城的范围内,在1963年海河洪水的淹没区内。

三、知音湖到底是不是武汉的备用水源?

当一部分武汉居民得知将在知音湖畔建造传染病医院时立即表示强烈反对,因为知音湖是武汉备用水源地之一。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知音湖的:“知音湖位于湖北省武汉市蔡甸区蔡甸街、大集街境内,东邻汉阳区、东南与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隔湖相望,京珠、沪蓉交汇于此,318国道、汉沙公路通达东西,属武汉新区开发的范围,距武汉市中心城区20公里。度假区内山水资源紧密相连,湖光山色相映成趣。贯穿旅游区的知音湖,以岸线曲折、水质至清至纯闻名”。知音湖原名为南湖,又称小南湖,是由后官湖、三角湖、南湖、百镰湖等诸多湖泊构成的水系,水体面积30平方公里。2005年更名为知音湖,为的是纪念春秋时期伯牙遇子期结为知音故事,高山流水遇知音。在中国,在长江流域,湖泊水质至清至纯闻名,应该是稀有物品,作为备用水源地是理所当然的选择。

对此武汉城建局负责人表示,目前汉阳片区供水水源长江汉江互补,管网已经连通,不需要该湖备用。

武汉城建局负责人并没有否认,知音湖是武汉的备用水源,只是强调,目前汉阳片区供水水源长江汉江互补,管网已经连通,不需要知音湖作为备用水源。

从武汉城建局负责人的表态可以看出,知音湖是武汉的备用水源,并没有通过任何规划程序将知音湖排除出备用水源的行列。只是在技术层面上来说,汉阳片区的供水水源可以引用长江或者汉江的水。但是最近五年来,汉江一部分的水从丹江口水库被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引走,丹江口大坝至武汉的汉江河段水量不足,水质变坏,绿藻常有发生,湖北省和武汉市也经常向中央政府抱怨。长江沿岸多化工厂,污染水质,外加三峡大坝的挡水,河流自净能力大减。特别是2019年入冬以来,由于三峡工程蓄水,下泄流量减少,长江在武汉处水位大降,大片沙滩露出水面。如果这种局面持续,从长江、汉江引水都会发生困难。

舍弃水质至清至纯的知音湖作为武汉的备用水源,而直接引用长江或者汉江的水,并非明智之举。而且,武汉城建局负责人也没有能够保证,“火神山”医院不会污染知音湖的水质。人们只是说,“火神山”医院将建设污水处理设施。从建设程序上来说,从工程建设技术的可能性来说,“火神山”医院可以在六天的时间内建成,但是污水处理设施,特别是传染病医院的污水处理设施,是不可能在六天的时间内完成的。武汉城建局负责人表态传递出来的真正信息是:已经来不及了,已经没有时间了,就是“火神山”医院选址错误,也是不可能更改了。没有时间了!

武汉的许多用地在历史上就是长江河道, 那时长江河道要比现在的长江河道宽许多。后来人们逐渐围垦长江的河漫滩,并用大堤将围垦的土地与长江河道隔断,但是长江大堤后面的低洼地依然保留为湖泊。人说湖北是千湖之省,在武汉最为著名的是东湖。后官湖、三角湖、南湖、百镰湖或者说知音湖就是保留下来的湖泊。这些湖泊与长江保持千丝万缕的联系,是联通的。一旦知音湖被污染,长江也会被污染。知音湖位于武汉中心的上游,无论知音湖是否继续保留为武汉的备用水源,知音湖被污染,长江也会被污染,对武汉造成的生态危机绝不会低于武汉肺炎公共卫生危机本身。

知音湖与长江河道以及武汉中心的关系

从武汉肺炎的“火神山”医院的选址错误中可以看出,在武汉肺炎所引发的公共卫生危机中,中共缺乏紧急应对机制,更加缺乏正确有力指挥,也缺乏有效的纠错机制。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Here you can find 35349 more Info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90374/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Information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90374/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