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新病毒背后的阴谋

新闻来源:dailymail.com,2020年1月23日

作者: 娜塔莉·拉哈尔(Natalie Rahhalal)代理《美国卫生》编辑

编译:InAHurry,TCC

https://spark.adobe.com/page/2qaCiwEOWgrzU/

导言: 在这个武汉病毒消息瞬息万变之际,我们反思,为何这个原来只感染动物的冠状病毒,在中共国唯一国家级的四级生物安全实验室所在地引发致命的疫情。该实验室距离武汉市仅20英里,是中共国唯一专门研究SARS和埃博拉等危险病原体的实验室。让我们来看看有关这个实验室的情形。

最新消息

中共在武汉建立了一个研究SARS和埃博拉病毒的实验室-美国生物安全专家在2017年警告说,病毒可能会“ 逃脱 ”该设施,而该设施已成为应对疫情的关键

  •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是中共国唯一专门研究SARS和埃博拉等危险病原体的实验室
  • 在2018年1月实验室开放式之前,美国的生物安全专家和科学家对病毒逃脱实验室的可能性表示担忧
  • 2004年,SARS病毒从北京的一个实验室“外泄”
  • 专家说,这个已经感染了800多人的冠状病毒在动物身上发生突变并在武汉海鲜市场感染了人类
  • 但是在2017年就有一篇文章对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打算向实验动物体内注射病毒可能产生的不可预测的结果提出了警告

科学家在2017年就警告说一个类似SARS病毒可能从那年在中国武汉建立的实验室中逃脱,这个实验室旨在研究世界上那些最危险的病原体。

如今,一种类似SARS病毒的冠状病毒已在武汉地区感染了800人,并传播到了至少10个国家,也已在武汉和周边省分造成25人死亡。

为了研究包括埃博拉和SARS在内最高风险病原体,中共于2017年在武汉设立了一个有最高安全设计的生物实验室,这是计划设立的5个到7个中的第一个。

马里兰州生物安全顾问Tim Trevan在去年的《自然杂志》采访中提到,当(武汉)实验室正当投入使用之际,他就担心中共国的文化可能会使该研究所不安全, 因为(研究所有一个)每个人都可以自由发言和信息公开的构架是非常重要的。

事实上,根据《自然》杂志中的文章披露,SARS病毒曾经多次从北京的实验室’逃脱’。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位于距华南海鲜市场约20英里的地方。人们怀疑病毒的爆发点在武汉是否是巧合。但是科学界目前仍认为该病毒是在产生突变后,通过在市场里的人畜接触传播给人类的。

但是,罗格斯大学微生物学家Richard Ebright博士对《每日邮报》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理由去怀疑”(武汉)的实验室与疫情有关联,除了该设施应该负责把关键基因组测序(公布)以便医生对能够对病毒确诊。

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设立在武汉病毒研究所内。设立的目的是希望它能帮助中共国在为针对世界上最危险的病毒的研究中作出贡献。

该实验室建于2015,目前仍在接受安全测试,但在2017年已接近完成。

这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按照4级生物安全标准(BSL-4)- 最高生物危害水平设计的实验室。这意味着它可以有资格处理最危险的病原体。

BSL-4 实验室必须配备密闭的危险防护服或特殊的“生物危害罩柜”工作区,以限制病毒和细菌的传播,这些病毒和细菌可以通过空气送到密封盒中,科学家们可以使用连身的高级手套进入这些密封盒中操作。

世界上共有54所BSL-4实验室。

中国的第一家BSL-4实验室位于武汉。该实验室在2017年得到了国家认证。

在实验室投入运行之初,它计划首先着手一项仅需采取BSL-3等级预防措施的项目:一种能通过蜱虫传播引起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的病毒。

它(出血热)是高度致命的疾病,感染者的死亡率达到10%-40%。

SARS,也是一种BSL-3等级病毒。根据《自然》杂志对武汉实验室负责人袁志敏的采访,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计划要研究SARS病毒。

吴贵珍在《生物安全与健康》杂志上写道,该实验室在2018年1月可以开展“针对BSL-4病原体的全球实验”。注:《生物安全与健康》是中国医药协会赞助的杂志。武贵珍是主编

Biosafety and Health杂志主编武桂珍研究员

在2004年SARS病毒从中国的另一个实验室的”外泄”事件逃脱后,中共官方虽努力提高安全性,但也扩大了中共国继续研究其实验室释放出的病毒的能力。

吴贵珍主编写道:“在2004年发生的SARS病毒外泄事件后,原中共卫生部启动了对高等级病原体,例如SARS,冠状病毒和大流行性流感病毒等的保存实验室的建设。”

这些保存实验室的情况和位置目前尚不清楚。

武汉实验室还配备了动物研究设备。

(武汉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在2017年与《自然杂志》对话时说实验室为疫苗和治疗方法的开发带来了机遇。

与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动物研究法规,尤其是针对灵长类动物的法规要宽松很多。这意味着这些动物研究的成本(在中国)较低,实验所受的限制或减缓(动物研究)等障碍会更少。

但这也是引起Trevan先生担忧的原因。

想要研究像209-nCov这样的病毒行为和为其开发治疗方案或疫苗时,需要让那些研究用的猴子感染上病毒。这是在进行人体测试前很重要的一步。

但Ebright博士警告说,猴子(实验)是非常不可控的。

“猴子会跑,会抓人,也会咬人。” Ebright博士这样说。而且猴子携带的病毒会被带到猴子的脚,指甲和牙齿的所到之处。

原文章出处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