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玩弄确诊数据 玩弄死亡数据 中共永远不会告诉民众疫情真实的数据!

疑似患者还有多少?

现在翻看许多武汉患者的病历,你大概率会发现一个词, 「病毒性肺炎」,而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多位武汉患者告诉《人物》,他们在医院都被确诊为「病毒性肺炎」。虽然能确定他们的肺部被病毒感染,但并不确定他们被哪种病毒感染,是不是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有没有这种可能?

有。怎么做检测?难。

32岁的患者黄子杰告诉《人物》,1月17号他开始有了感冒症状,发烧并浑身酸痛,
往常吃阿莫西林很快见效,但这次烧了三四天,一直降不下去。前几天他一直认为武汉肺炎态势平稳、乐观,直到20号听到钟南山讲话,报道转向、信息披露,才觉得事态严重,去医院检查。

21号他去武汉市第六医院看病,医院临时建起了发热门诊,建筑工人还在钉彩条布。
他查了血,被确认是病毒感染。又做了CT,医生告诉他,他肺部已经被病毒感染,
又加了一句: 「且不能排除是新型冠状病毒。」
他接着问: 「不能排除,那能不能确诊?」
医生回复, 这家医院无法确诊

按这位医生的说法, 整个武汉市只有汉口医院、金银潭医院和武汉肺科医院有资格确诊。

黄子杰打听了金银潭医院的情况,它是武汉第一家专门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医院。

但金银潭医院给黄子杰的回复是:只收确诊的病人——其他医院不能确诊,有确诊权的医院,又不负责确诊,只负责收治。在这样一个医疗资源极紧张的时间点,这样尴尬的情况出现了: 「究竟该谁来确诊?如何确诊?」到现在为止,是困扰众多老百姓、引起老百姓恐慌和不解的一个重大问题。

另一个尴尬的事情是医药费,之前曾有规定,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可以免医药费。但1月22日黄子杰去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看病时,医生的说法是:只有确诊了,才能免费。又回到了老问题:没有试剂盒,无法确诊,怎么免费?

疑似患者的隔离也是一个值得担心的问题。在武汉市第六医院排队做CT时,有一幕让黄子杰吃惊——当时前面一位患者做完CT走出来,医生也跟着冲出来,朝着大家喊:「这是一例高度疑似患者,请大家疏散!」然CT室进行了一个小时的紧急消毒。而这个高度疑似的患者,就这样大摇大摆地走掉了,现场的患者们觉得不可思议,「没有人把他拦住隔离,或者做其他深入检查。」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大多数通过试剂盒被确诊的患者,都是早已染病、病程相对长、病情相对重的。数量巨大的新发病患者,都先被定义为「病毒性肺炎」或其他,再待观察。但医生和患者都对此事表达了担心——随着病程发展,这个人群未来会不会成为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强大基数?

这几天,武汉的各个发热门诊都排起长队,但接诊能力有限,病情轻重不一的患者排在同一个队伍里等待。根据黄子杰的估算,在21日的武汉第六医院,从拿着调好的药包排队,到打上针,要40分钟。做皮试到交费、取药,要5个小时。他一边发着高烧排队,一边考虑着交叉感染的可能。

那么有武汉肺炎症状但被说是「病毒性肺炎」的病患,在中国到底有多少?
很抱歉,中共不会告诉你有多少人。

再来是死亡的部分,#武汉肺炎我姨妈遗体从昨天就放到汉口医院的病床上,医院不让进太平间。
要家属自己联系殡仪馆,自行消毒。

昨晚22:30人走后,就联系殡仪馆,直到今天中午11点,车都还没来。
因为一辆车全城拉死人!因为就这一辆车能消毒!昨天一天就拉了50个死人!
一家医院一家医院的拉!我心疼呀,人死就这样摊到没人管呀,医院不让进太平间,什么时候才好入土为安呀?

我也怕呀,人就这样丢在病床上,医院温度又高,病毒发酵、恣意扩散,会传染更多人,这情况肯定不止姨妈一家呀。

医院就是一个大毒窟! ! ! !小老百姓太可怜了,求助无门,太苍白可怜了。

那么这些拉走的尸体,有被反映到官方的数据吗?

答案是没有。也就是说,基于不明的面子问题,医院不肯将遗体放入太平间冷藏,而放置在室温等家属自行领走,且这些死亡数据也并未通报。在病情最严重的湖北省,疫情资料就有严重的失真。

说真的到现在还要弄面子工程,一个国家大概也就这样了。
笑话变成了真实就是一个国家的悲剧。

引自网路

GM15

2+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9079/ […]

0
WenPu
1 年 之前

邪惡CCP,一定要滅掉CCP。

0

热门文章

Gundam0078

1月 2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