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到访地球系列:对话郭文贵先生!

作者:Xingfffooo

注:本文字版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2020年的一天,突然有一艘来历不明的宇宙飞船到访地球。当人们用好奇、惴惴不安又警觉的眼光关注这个突发事件的时候,这艘来自外太空的宇宙飞船向人类发出了善意:他们来自潘多拉(Pandora)星球,受到了宇宙中神秘声音的启发和指引,到访地球的目的只是为了与人类进行一系列的对话。

谁将是人类与外星人首次对话的对象?经过双方代表反复的沟通和斟酌,潘多拉人从近几年在人类社会中有较大影响或争议的人物中选出一份名单。流亡美国的中国商人郭文贵先生赫然出现在名单的首位。

历史性的对话在一个小型、透明的飞行器里进行,全程进行现场直播。

直播一开始,地球仿佛停止了转动,世界各地的人们屏住呼吸,盯着直播画面。参加对话的潘多拉人颇有几分电影《阿凡达》中的模样。“郭先生,你好!你可以称我为潘先生。”“潘先生,你好!很荣幸成为第一个与你对话的地球人。”两人在开场白时寒暄了几句。

潘先生:

郭先生,你是将爆料和革命相结合第一人。在我们潘多拉人看来,类似于爆料这种的信息公开行为,已经成为每个潘多拉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像这种严重信息不对称的现象,在潘多拉星上已经不复存在了。所谓爆料,根据我的理解,应该是曝光那些肮脏、龌龊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非常隐蔽、复杂、掩盖了比较长的时间。

而所谓革命,应该是影响范围比较广、轰轰烈烈、能够产生史诗式转变的一场社会运动。地球人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两场典型的革命:光荣革命和法国大革命,一场没有发生流血冲突,另一场充满暴力和血腥。郭先生,你为什么要将爆料和革命相结合?我相信你是倾向于非暴力革命的,但是你是否有足够的把握去控制革命的方向和进程?

郭先生:

潘先生,这个问题问得好啊!首先,我很羡慕潘多拉人生活在信息非常透明的社会。

至于为什么将爆料和革命相结合,主要是中国共产党的邪恶是令人发指的,他们不仅仅欺骗中国的老百姓,欺骗全世界,更可怕的是,盗国集团竟然疯狂到用3F计划搞弱、搞乱、搞死美国,想要用统治全世界,用极权取代民主。当我把所掌握的料全部爆出来的那天,将震撼整个世界,所携带的能量将掀起狂风巨浪,足以灭掉共产党,绝对堪称是一场革命。

当然,就爆料的内容本身而言,并不会直接产生革命性的效果,也可能产生难以控制的后果。盗国集团每一次的疯狂表现,才是爆料的催化剂,可以将爆料的能量转换成更大的、导致他们自我毁灭的能量。香港、台湾、中东所发生一切就是明显的例证。

所以说,我只能竭尽所能与战友们一道控制好节奏,结合盗国集团的疯狂计划和表现进行爆料,这样才能控制好革命的方向和进程,避免出现大面积的血雨腥风。盗国集团并不愚蠢,不能低估了他们,在这场世纪较量的过程当中,可能会出现起伏和意想不到变数,我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但是,只要我们坚持唯真不破的信条,正义必将很快到来,革命也不会步入歧途。

再说,海内外战友们的支持和努力使得这场革命更加可控。盗国集团造假、贪婪和狂妄,以及他们一举一动一直都在我们战友的视线之内,我们更能从容地打击他们的七寸,减少革命进程中出现不可控暴力的可能性。

潘先生:

在地球人的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无数的大大小小的革命,虽然说每一场革命的确都推动了地球文明的进步,但到现在为止,也的确尚未杜绝地球上的践踏法治和人权、战争和大规模的杀戮、为权力和利益的相互欺骗和勾心斗角等诸多匪夷所思的现象。

即便在你所推崇的美国这样的法治完善、体现公正的国家,依然寄生着不少靠谎言为生的伪类。除了你近期一直在打击和控诉的背后有共产党支持的以华人为主的伪类,在地球人社会中应该还有为数不少的伪类。政治投机者、极权分赃者、打着各种旗号骗捐者仍在充斥于世,这么说你应该不会否认吧。

那么,假设有一天你所倡导的喜马拉雅目标完成之后,你是否觉得还会有下一场革命?如果是的,你有多少时间和精力去应对下一场革命?

郭先生:

这的确是我和战友们关心和不得不考虑的问题。灭掉共产党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在中国建立法治、民主、自由的社会才是。我们所做的就是在没有共产党的新中国,学习地球上各国的成功经验,在国际上正常国家的帮助下,建立抑制极权滋生的联邦和分权体制。这样,在喜马拉雅目标完成之后,伪类以及盗国集团背后的潜伏势力窃取我们革命成果的可能性是非常低的。

不过你说的对,潘先生。贪婪、虚伪和虚荣是地球人类挥之不去的阴影,不好确认在未来的有这么一天,社会是否会再度发生倒退。就我们的能力而言,没有办法完全做到阻止倒退的发生。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如果我还活着,我绝不会放弃下一场革命,不会让战友们的努力付之东流的。但愿在我有生之年,这种事情不会发生,我还希望和战友们一起享受安详、自由和幸福的生活。

刚才你提到的极权分赃者,是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应该是指那些生活在民主国家,却与极权统治者勾兑,从极权统治者获得的特权,明里暗里获得特殊好处的组织或个人。这些组织和个人暗地里支持极权统治,是阻碍革命成功的最大阻力之一。

你们潘多拉人对地球人的人性和社会了解很透彻,理解也很深,潘先生,你是怎么看的?有什么成功的经验可以与我们分享的?

潘先生:

纵观地球上所有的法律,的确是没有一个条款是针对极权分赃的罪恶进行整治。极权分赃在我们潘多拉人的历史上也曾经肆虐了上千年,当年对极权的纵容、只关心近在咫尺的利益,使得我们最终不得不痛苦地承担所造成的恶果。每当我们回顾历史,一场场与由极权引发的人为灾难,实在不堪回首。

我们潘多拉人在生命演化进程中,并不比你们人类更高级、更先进,只不过我们比你们提早获得了智慧生命的秘密。这一点我会在接下来的一系列对话中展开叙述。

极权分赃掩盖在正常的政治和商业交易之下,危害性是极其隐蔽的。它不仅会蒙蔽善良的双眼,缓解发自内心的罪恶感,而且会持续释放人性中的恶念,慢慢中毒,直至身不由己。在一个极权统治的政体中,无论统治者有多疯狂,如果没有外部分赃者的参与,极权统治的直接伤害最多只发生在极权国家之内。如果有外部更多的极权分赃者成为帮凶,极权的黑暗将笼罩更多的土地。

这首先体现在经济上,极权国家通过对内压榨的方式,强力侵蚀民主国家中商业实体的利润,继而破坏产业链,引发不对等的产业迁移;民主国家越来越多的商业实体受到极权国家市场准入的利用和威胁,资本也大规模地向极权国家转移;民主国家的经济则长期徘徊不前甚至衰退。民主国家又是极权统治者最佳的财富藏匿之地,推高了民主国家中的资产价格。

在此情形下,普通民众收入增长丧失,生活成本增高,生活压力变大。对于造成这一切的本质原因,一般人根本找不着北,反而被灌输许多过度抽象化的概念,如资本主义、种族主义、富人、气候变暖等,这些概念无不例外地起到转移矛盾、制造莫须有的仇恨和放大道德虚荣心等效果。

然后是体现在政治上,极权统治者看到民主政体的脆弱性后,更加肆无忌惮,越来越狂妄自大。普通民众的无知和纵容、极权分赃者的禁声和帮凶,使得极权统治者虚幻地感到:只要持有操纵人性和思维灌输的利器,就能无所不能、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于是,接下来的一次次的人道灾难,将无法避免。

接着,让我们回到下一个话题。郭先生,你曾经表示在喜马拉雅目标完成之时,你将隐退,远离政治的漩涡。可是,既然政治是肮脏的,那么在新中国、新政体成立之前,如果没有比你更好的总统候选人,而你又是民众呼声最高的,你会忍心拒绝,置之不理吗?如果政治肮脏的可能性达到无法令你放心的程度,你会改变主意,竞选第一任民选总统吗?

郭先生:

你对极权和极权分赃者的叙述真是一针见血,不过潘先生,你的问题实在太犀利了,让我内心多了些许纠结。说实在话,我本人的确不喜欢政治,也不合适玩政治。政治虽然普遍来说很肮脏,但是在设计良好的制度之下,无论是谁将来当上新中国的民选总统,起码不会变成像盗国集团这样邪恶,中国不会再度成为流氓国家,而是会成为正常国家,受到世界的尊重。

当然,制度设计好了并不意味着可以一劳永逸,好的制度仍需要合适的人选去执行,仍需要耐心地清除共产党留下的余毒,培育尊重法律、民主自觉的自愈机制。中国人当中仍然有很多正直、有良知、愿意为同胞谋求美好未来的人士,他们都比我更加胜任这些工作。

无欲则刚,无疑是我这些年来对付中南坑的假、黑、贪的最佳武器。发自内心地说,在无欲面前我不是神,我只是凭着当年的努力和判断幸运地获得了超出常人的物质条件,也与全世界杰出人士建立起广泛而紧密的连接,这就使得我更加从容地顺从天生的秉性和兴趣。正因为这样,在与中南坑打交道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被他们假、大、空的毒气污染到。

权力是一种扭曲人性的心魔,一个人对权力的欲望越强,权力对他的本性吞噬越厉害,人性扭曲的程度越可怕。我本人天生就对政治有免疫力,这种厌恶感让我一直有意地远离权力斗争的漩涡。这也是这些年来中南坑使的各种阴招,对我来说无懈可击的原因之一。

而中南坑里的盗国贼子们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完全良心泯灭,中毒极深,是一群行尸走肉的僵尸。他们的本性几乎消失殆尽,作恶是他们赚取、维持权力和财富的手段,一旦多次得手,结果往往是一路走到黑,只能用自我欺骗的名利、变态的性虚荣和嗜血的暴政表达他们的存在感。最可怜、最可悲的是,他们也不得不用一个又一个谎言对待自己的子孙,不断地灌输他们的邪恶观念,直至把他们的子孙也转化成僵尸。

潘先生:

在我们潘多拉人看来,共产主义、社会主义是最具毒性和破坏力的一种非生物瘟疫。我们也曾经经历过类似的极权瘟疫,它演变出过多种毒性不一的“基因序列”,在潘多拉星上肆虐的时候,我们也曾经不知所措。这是因为早期我们只是隔离、灭杀极权“病毒体”本身,根本不知道不同品种之间具有相互支持、相互转化的特性。

后来,我们终于找到了关键的“基因片段”,全体潘多拉人共同发起了一场宏大的反击行动,史称“终极革命”。极权瘟疫遭到了彻底的灭杀,也改变了有利于“瘟疫”滋生和传播的土壤,从此,我们终于获得了永久的和平、繁荣和幸福。

我们的终极革命与你们的爆料革命相比,在打击极权国家之间的勾结、在抑制和惩治极权分赃者上更有效果和意义。终极革命,这里面两层含义:一层是终止极权的革命;另一层是最后的、最彻底的革命。我想,地球人也应该需要这样的、最后一次的“世界大战”,地球上每个善良、正义的人士都应该投入到挖掘真相、曝光真相和传播真相的行动中,建立一套完善的信任体系,我相信未来有一天,地球也将会获得永久的和平、繁荣和幸福。

好了,时间到了,郭先生,谢谢你的时间!

郭先生:

潘先生,也谢谢这次不同寻常的对话,谢谢你的时间!

参考文献:

1. 《终极解读:探究生命、宇宙和人类社会的底层逻辑》 符信 美国学术出版社

2. 《潘多拉编年史:终极革命篇》 妮特丽 纳美人出版社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6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639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 he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6398/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Find More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6398/ […]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2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