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大恶:奴性教育

作者:Future

在这里,我不是想用一种恶毒的仇恨语气、或是一种因为对丑恶事物仇恨的愤慨来引起所有已经明白“生而为人”、或是想要追求“民主”与“自由”的人们的注意,而是单纯地想从中国如今这个冷漠、感受上如同地狱般的社会之所以形成的原因以客观的观点进行探讨。我曾经是一名中国“教育”下的学生,为了自尊而以优异成绩从高三辍学、果断放弃了自己的大学生活,所以我想我的观点肯定是对想要给予自己孩子良好教育的人有益并且不会让人读完文章之后感到浪费时间的。 ——前言

对一个单纯的孩子残忍地以“共产党至上”的原则加以镇压,“共产党至上”存在的前提就已经决定了“中国的教育”是一个“畸形”的“教育”。

“他们”就像是恶魔一样,对已经成年的大人继续施加自己金钱和权势的诱惑和权威,对刚刚出生的婴儿和孩子灌输自己肮脏、虚假的信念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

我之所以说他们是“恶魔”,是因为他们害怕所有美好的一切。

他们害怕那在刚刚出生的婴儿体内孕育的即将进化成形的才能。因为他们想把所有的人训练成奴隶,所以恰好明白需要剥夺一个人的骄傲和尊严。一个人自尊和骄傲的源泉就是他们独有的才能。

 画家以自己画画的技巧感到自豪、建筑师以自己独特的审美和能自我满足并被大众欢喜的作品感到骄傲,弓箭选手在每日的锻炼中获得以力量滋育的自尊并获得钢铁一般不屈的性格、跑酷选手在日常的刺激中深刻浸润在自由的美好中……

而这一切都有可能在你的孩子体内育成,却被共产党的“教育”残忍地“剪断”了。

我不承认中国存在“教育”,只有“教训”,也许在极少数的“贵族育成学院”的确有让“孩子成长为适合地位的人”而实施的“特定”的“教育”,但是也只是极少数而已。

我之所以说中国只有“教训”,不仅是因为我亲眼看到的光景,而是中国共产党治国的理念,那就是他们需要的是奴隶而不是公民。

“教育”教育出公民或个人,而“教训”教训出的只有奴隶。

他们几乎是闭着眼睛做出这样残忍的决定的,我不清楚为何这种事放在文明和艺术、科学如此进步的现代让人们默默忍受了,因为我觉得任何一个有良知和智慧的人都应该为此哭泣。

他们决定一个十几岁的人不应该享受自己自由成长的甘甜和体验只有在十几岁时经历给自己的美好,他们决定以严格的时间教会那些尚未成年的,被高度赞誉成“国家未来的花朵”的孩子们第一堂课——

那就是默默忍受痛苦。

晚上十点半或12点入睡,早上五点多醒来,迷迷糊糊的身体经历的事日复一日的灌输,知道完全错过或者完全扼杀了那在一个人与另一个人体内完全不同的应该成长成形的才能之后,共产党收割的时候才到来,在这个世界的痛苦还远远没有结束。

那被人们高度赞誉为“中国园丁”的自称“教师”的“残忍刽子手们”啊我祈愿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过错,因为如果他们意识到了还在这么做的话,那么我对中国人的人性将又更不信任。

一次次在课堂上撕毁孩子因为自然的天性而绘画或写出的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时,他们无助、哭泣、痛苦,但是迫于淫威,却默默忍受。

当他们回家,渴望在自己的家庭自己称呼为“爸”或“妈”的人那里获得安全感的时候,没有想到自己的生父母却跟教师站在同一阵线,确定了要扼杀、而不是帮助自己的成长。

随之一个在孩子内心灰暗的世界就已经悄悄形成,因为他们开始了自我怀疑,堕落了自己本应茁壮成长的能力,再他们那应该由自己本源诞生的自尊和高傲的胸膛中却空无一物,被国家按上了更加空虚的“爱国”和“爱国的自尊”。

这就是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盲目爱国的人的原因之一。

我们且先暂不讨论日后肯定会讨论的如今社会“母”不“母”、“父”不“父”、“子”不“子”、“师”不“师”环境下诞生的教师性侵、学生自杀、校园暴力和校园冷漠之一系列事件的茁壮成长,暂且看那只安装了“屠戮机”的屠宰场却被称之为“教院”。

他们甚至不允许发展像样的社团,只有共青团。

当父母没有办法为孩子旅行自己责任的时候,血液中的亲情也会在几年后消失,你又怎么能指望到时候只学会爱国却没有一技之长没有自己感兴趣的真正兴趣的人成长为一个高尚、具有品德、又能明辨是非的公民呢?

或又怎么能指望他她对你尽儿女的义务呢?

“不上大学你就没有出路”。

这是所有人,诞生在中国的人学会的第二堂课——“谎言”。

言论的说辞比不上“身体力行”的教育,不论在书上写一万遍“自由”与“民主”,身边的人愚昧的姿态也已经给了还在成长的生命过于深刻的印象。

我不为那“骨瘦如柴的大一新生”得不到“应该被得到的捐款”死亡而感到遗憾,我觉得这是本应在被称为“中国”的地狱发生的迹象,而且还会再发生。

我不为“大学生”的“无知”和“无力”而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感到遗憾。因为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正常的,没有人敢出声。

我不为人们对“达官权贵炫富”的愤怒而感到应有的愤慨,因为正是那些感到“愤怒”的“不愿意反抗的”“奴隶”滋养了那些“达官权贵”和他们的儿女。

我觉得这个社会病了,但是我又愿意相信《爱弥儿》告诉我的一句话:

我们身患一种可以治好的病;我们生来是向善的,如果我们愿意改正,我们就得到自然的帮助。

但是当我们因为被共产党统治的奴隶的“教训”而不能激发自然赋予我们的才能,不能获得属于自己的尊严和骄傲,不能以自我独立的态度判断世间的是非和善恶的时候,又怎么能期盼一切都能改正?并且矫正到我们期盼能有的姿态呢?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3+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23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