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资「大逃亡」, CCP回天乏术

https://spark.adobe.com/page/RwqHjqCqJwp9X/

作者:正道人 2020.01.20

内容摘要:围绕贸易战的中美博弈进行了两年多,在华外资纷纷撤离或计划逐步搬离到周边国家。虽然中共迫于无奈签了「一边倒」的贸易协议,但外企逃离的速度一点都不会减缓。中共希望通过让步、屈服、签定「丧权辱国」之约,能够暂时拴住那些准备撤离中国的跨国公司,结果一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越来越多的在华外企考虑离开中国市场,很多跨国公司已经做好了撤离准备,一大批外企基本完成了工厂的迁移。 2015年韩国三星把中国工厂转移至越南,2015年诺基亚关闭中国工厂,2016年飞利浦关闭中国工厂,遣散所有员工,2017年麦当劳出售全部大陆和香港经营权,2017年雅芳退出中国市场,还有尼康、日东电工、奥林巴斯、爱普生精工等多家世界级企业都在2018年宣布关闭中国工厂,以上只是冰山一角,已经逃离的外资企业远远超出了中国经济可以承担的重负,不仅外资撤离,还有内资也在外逃,失业大潮已经席卷全国,14亿人面临房贷、教育、医疗、养老、生活等方面的压力,命运堪忧。刚刚签署的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成了中共大外宣继续欺骗14亿老百姓的筹码,也是鼓励在华外企留在中国并追加投资的橄榄枝,更是中共高层权斗和利益再分配的关键转折点。签订了这个协议真的会减缓外资「大逃亡」的速度吗?答案是否定的。我想从5个方面来阐述外企将继续撤离中国,而且速度会越来越快,中共已经无力回天。

1、中共不灭,外商在中国的投资只能有去无回

a. 从改革开放、招商引资、加入WTO到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共当权者在自娱自乐的成就感中失去了自知和自省能力。对内,几个盗国家族利用手中的特权疯狂地掠夺14亿人民的血汗钱,不断加固让14亿人「装聋作哑」的防火墙,对外,中共全面实施蓝金黄和3F计划,借由「一带一路」输出红色病毒,让「厉害了-我的国」称霸世界命运共同体;

b. 郭文贵先生主导的爆料革命让中共从「拉动世界经济增长的引擎」这样的神坛上跌落下来,中共靠「假大空、偷抢骗、耍流氓、臭无赖」12字绝学行骗天下的时代被爆料革命终结了,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共才是世界和平的障碍和地区冲突的幕后黑手;

c. 中共的经济增长神话基本是靠虚假的数据编造出来的,中共国的信用评级已经在全球垫底,一旦谎言被戳破,中国的经济只能回到石器时代了。过去30年靠美国的纵容和滋养而获得的那点国际声誉,已经被盗国贼的贪得无厌和忘乎所以消费殆尽。一个失去了信誉的政党,基本已经被判了死刑,中国的唯一出路是灭掉共产党,这一点已经得到了世界的共识。只要CCP不灭,任何外商投资都只能掉入有去无回的陷阱;

d. 习王的兄弟双簧戏和暗地里的勾心斗角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实,中国人会成为他们内斗的牺牲品,外企在必要时会成为中共最后挣扎的人质。共产党这个邪恶政权不会顾及人民的生死,更没有人道主义的良善,他们眼中只要权力和利益。在内忧外患的压力下,中共必然要撕毁对外商的承诺,一定会翻脸不认人。越来越多的中外企业家被迫在电视上认罪,不需经过司法流程,在华外商的恐惧与日俱增,很多人甚至担忧生命安全;

e. 中共的以黑治国、以贪治国、以黑治国和以警治国已经让外企谈虎色变,很多人在中国的投资被非法侵占,但因为被威胁又不敢申诉。如果任何一点小事都需要靠关系和贿赂搞定的国家,还有谁敢去投资呢!很多外商抱怨,在中国基本无处讲理,遇到麻烦就只能哑巴吃黄莲,有苦无处说, 「什么时候撤离?」已经成了外企老板们见面时的问候语。很多外企无法再应对中共推出各类强制措施,例如外汇管制、外企财税规则、行业准入许可、强制技术转让、各种官僚体制等,中共对外商的「关门打狗」策略,让很多外商心灰意冷,不知所措,担心巨大投入无法撤回,无可奈何之下只有委曲求全。

2、中美贸易协议是中共和美国周旋的权宜之计

a. 贸易协议签订后,美国还是继续征收关税,只是少部分减免而已,而且随时会增加,因为关税大棒是美国确保中共兑现协议承诺的执行机制;

b. 中共并不是心甘情愿地签订这个协议,完全是缓兵之计更是权宜之计,所以中共应该不会积极兑现协议中承诺的内容;

c. 中共违约的后果会超出想像,美国的惩治手段应该是万箭齐发的雷霆方式,中共明知必遭灭顶之灾,但也要赌川普落选,中美较量才开始,外资只有尽快逃离才是上策;

d. 虽然签约的双方各得暂时所需,但川普大选后必然会全面绞杀中共,投资中国的风险不是在减少,而是越来越大。大部分企业即使不是百分百逃离,也会分批逐步转移到其它国家,在中国投资经营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e. 如果中共兑现第一阶段协议内容,中共就必须进行结构性改革,我们都知道中共绝不会真正修正错误、进行结构调整,只会加大「国进民退」的步伐。中共利益集团不会主动实现民主宪政,靠一纸协议来阻止外企逃离确实是天真可笑。

3、城市化陷阱和财政危机让外商望而却步

a. 城市化模式就是把老百姓赖以生存的耕地和最好的资源作价出售,政府所得收益没有为老百姓谋福利,大部分进入了各级官员的腰包,这种恶性循环的黑金模式,逼得土地出让价越来越高,中标企业需要预付的腐败成本也越来越高,房价和租金基数都超出中国经济的实际价值,靠房地产拉动、以借贷为基础的虚假繁荣如海市蜃楼一样毫无根基。虽然城市边界扩大了,高楼大厦增多了,但老百姓的衣食住行都被房产套牢,真实的生活水准在急剧下降,通货膨胀的噩梦随时会到来;

b. 在过去的30年,被中共吹嘘成经济奇迹的「城市化发展模式」已经把中国经济带入了「自欺欺人」的泡沫中,也让各地方政府官员走进了堕落腐败、虚夸浮躁的欲望黑洞,更让当地老百姓做起了「小康盛世、自欺欺人」的白日梦。从上到下都被洗脑了,整天自吹自擂、自娱自乐,研发创新的动力基本没有,奋发向上的劲头全部消失,一夜暴富的黄粱梦成为流行趋势,仁义礼智信的做人品格荡然无存,贫富差距迅速加大,社会不安定因素越来越多,中国人的苦难已经临近;

c. 地方政府为了完成GDP指标,必须伪造虚假经济数据,并建设各类开发区和产业园区来吸引外商投资,维持假大空的泡沫经济。地方政府通过影子公司或白手套们,以土地做抵押或利用手中的权力,从银行不断从贷款或发行地方债,但资金没有用来改善民生,而是被贪官或代理人卷走海外,留下的都是呆账、烂账和豆腐渣工程,最后官官相护,不了了之。地方政府的投入越大,最后无法偿还的债务危机越大,为了填补赤字,很多地方政府把养老金也非法占用,老百姓一生的积蓄所剩无几,很多地方银行纷纷倒闭;

d. 外商在中国经历了几十年的摸爬滚打,终于看清了中国经济的现实。被中共的面子工程蒙骗的外企都开始后悔,被「关门打狗」的无助、各类非经营成本增加、无法可依的混乱局面、当地政府官员的调转轮换等不确定因素等等,让很多外企对中国的营商环境非常失望,以最小成本逐步撤离已成外商的当务之急。中共依靠大外宣粉饰太平的手法已经失去效力,外资逃离的趋势已经不可逆转;

e. 高楼林立、金碧辉煌的开发区已经风光不再,到处可见一片萧条,很多产业园区已是人去楼空,庞大而盲目的投资和高额的地方债务已经宣告大部分地方政府基本破产,靠假大空的宣传带动的城市化发展模式走到了尽头,中共希望重现往日繁荣已无可能。

4、 「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已经完全消失

a. 中美贸易逆差和美国征收的关税、贸易谈判的不确定性前景、中共内部的明争暗斗、习王向左转的趋势和国际社会对红色集权统治的厌恶,都加大了外资在中国投资的政治成本,迫使很多企业把供应链和生产基地迁出中国以减少对中共国市场过度依赖的风险。虽然撤离中国市场将伴随人财物的巨大损失,加上重新建立多元化的供应链系统也需要时间、精力和巨大投资,很多外企陷入去留两难境地,但经历了这两年的深度思考和战略考量,从可持续性发展的全球市场布局来看,大多数欧美企业都下决心搬离中国;

b. 外资的大量撤离改变了中国30年形成的产业生态和供应链体系,重新搭建新的系统更是难上加难,所以那些本来不想离开的外企为了减少中国市场的隐性成本也开始计划撤离。外企大撤离已经成为一种自然惯性,中共真的无力回天了。那些还没有准备好离开的外商都是被套牢的中小企业,有能力的跨国集团都在积极地制定撤离计划;

c. 由于非市场规则的无序竞争和威权政治的巨大风险,在中国投资的综合成本确实越来越高,以往靠低工资、低租金、免所得税、免费土地和政府返税奖励等成本竞争优势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不仅如此,由于长期被洗脑,中国人的职业道德沦陷,吃里爬外、利益驱动、恶性竞争、假冒伪劣产品泛滥、知识产权偷盗等现象已经变得非常普遍。外资继续留在中国的信心和动力没了,长痛不如短痛,忍痛逃离已经是没有选择的选择;

d. 「中国制造」这个标签已变成了负资产,世界的消费者很容易联想到被压榨的劳工、恶劣的环境、人道主义危机、新疆集中营、香港被害的年轻人、防火墙、被洗脑、红色纳粹等负面形象。外企急于把原产地从中国变成东南亚、南亚甚至南美洲等国家,不仅可以减少被征高关税的风险,还可以换得民主、自由和公平等普世价值;

e. 中共不断更新劳务法规,令外企在吸引和培养人才策略上举步维艰,因为企业雇佣和解雇人员的法律不断变化,一不小心就会被起诉或被罚款,迫使很多企业放弃在中国培养忠心耿耿的核心团队。事实上,中国的人力资本已经越来越昂贵,除了越来越高的工资以外,还有道德沦陷导致的巨大隐性成本,如果再把强迫技术转让或者偷取技术的暗黑行为考虑在内,外企在中国长期发展的代价非常高。

5、中国消费者的「玻璃心」和畸形消费已成外商的噩梦

a. 由于长期被中共洗脑,中国人大部分都长了一颗「玻璃心」,动不动就敏感到被伤害而抵制外资产品,随便一句话,一个广告词,一件物品,只要被中共宣传机器一点拨,网络五毛水军一带风向,自干五和无知的百姓就开始无节制的围攻、谩骂、甚至做出极端行为,很多大品牌都尝到过这个「苦头」,有时候不得不「低头认错」 ,公开道歉,争取中国人的原谅,这种只有中共统治下的消费者才有的奇葩现象,已经成为外企在中国的噩梦。中共文革式的群众运动让外商感到了步步惊雷,那些靠中国市场生存的外企只能谨小慎微,谨言慎行,一不小心,就会触及像西藏、台湾、香港「反送中」、64天安门等「雷区」,遭遇无法预测的下场,有些品牌确实是一夜之间从天堂到地狱,灰头土脸地离开中国,血本无归还要蒙受巨大的人格之辱。前一段时间的莫雷事件就引发连环效应,祸及整个NBA,纪梵希、蔻驰和范思哲都被迫向中共低头认错了;

b. 中国人的「跟风习惯」、「面子文化」、「炫富心理」、「攀比嫉妒」、「情绪化消费」、「爱占便宜」、「爱好储蓄」等畸形特色,使中国的消费市场没有基本规律可循,都是阶段性和偶然性的消费表象,无法形成可控又持续的稳定市场。中国虽然有14亿人口,但真正有强大消费能力的还不足1%,有比较大消费能力的只有5%,其余94%的普通大众中,70%以上居住在远郊区或贫困省份,虽然农民工可进城打工,但收入微乎其微,只够在家乡宅基地盖房、娶亲、过日子,余下的24%属于所谓的中产阶级,靠每月的工资度日,大部分都是城里的房奴和车奴,一旦失业无法缴纳月供,就会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基本没有太多闲散资金消费。大部分外企都是被虚夸的中国市场诱惑而大量投资进入中国市场,结果发现大部分在中国生产的产品只能出口到美欧国家,为中共利益集团赚取外汇,而外商的获利部分又只能留在中国。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9+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sex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to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5980/ […]

0
trackback

… [Trackback]

[…] Read More Information he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85980/ […]

0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