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武汉肺炎的唯一方法

作者:匿名 (本文可能使你感到不安,请谨慎选择是否继续阅读)

网上全是关于如何防范武汉肺炎的信息,转了一圈,好像就是,买口罩,多洗手,不去人多的地方。

但是在中国,这些都没用,因为,你仅仅是发烧,你都可能被隔离。传染病被隔离理论上讲也是正常的,但是独裁的中国,‘隔离’很可能就是要你的命,还要你的家人的命。让我想起了2003年的北京SARS,2003年我就在北京,天天看新闻的时候,我是多么恐惧自己会发烧,会被抓起来隔离。那一年,北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胸科医院的隔离病房死了太多的人,究竟有多少人是真的非典,又有多少人仅仅是发烧也被扔进来的,不得而知。但是,扔进来是不治疗的,扔进来就是等死,等你死。下面灰色底摘录的是人民网自己登出来的记者采访日记。

下面摘自人民网)我们跟着一位流行病学调查员到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胸科医院,穿了他们的防护服。病区不在楼里,是一排平房。玻璃门紧闭,没人来开。调查员走在我前面,手按在门上,用了下劲,很慢地推开,留了一个侧身进去的缝。后来主编草姐姐说,进门之前,我回头向同事招招手,笑了一下,她在编辑台上一遍遍放慢看过,但我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门推开的那一刻,我只记得眼前一黑。背阳的过道很长,像学校的教室长廊,那一凉,像是身子忽然浸在水里。过道里有很多扇窗子,全开着,没有消毒灯,闻不到过氧乙酸的味道,甚至闻不到来苏水的味儿——看上去开窗通风是唯一的消毒手段。

病房的木门原是深绿色,褪色很厉害,推开时“吱呀”一声响。一进门就是病床的床尾,一个老人躺在床上,看上去发着高烧,脸上烧得发亮,脖子肿得很粗,脸上的肉都堆了起来,眼睛下面有深紫色的半月形,呼吸的时候有一种奇怪的水声。

“哪儿人?”调查员问。

“哈尔滨。”很重的东北口音。

“家里人?”

“老伴。”

“电话?”

“她也得了,昨天去世的。”说到这儿老人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整个上半身耸动着,痰卡在喉咙深处呼噜作响。

我离他一米多远,想屏住,却在面罩后面急促地呼吸起来。口罩深深地一起一伏,贴在我的鼻子上,快吸不上气来。背后就是门,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身体不受控制,脚往后缩,想掉头就走。

那个三十多岁的调查员,站在床头一动不动。他个子不高,离老人的脸只有几十公分,为不妨碍在纸上记录,他的眼罩是摘掉的,只戴着眼镜。等老人咳嗽完,他继续询问,声音一点儿波动都没有。

整整十分钟,我死死盯着他,才有勇气在那儿站下去。

这时,我才发现直觉里的诡异之感来自何处——整个病区里只有三个病人,没有医生,没有护士,没有鞋底在水泥地上的摩擦声,没有仪器转动的声音,没有金属托盘在什么地方叮当作响,这个病区没有任何声音。

胸科医院当时没有清洁区和污染区。出来后,我们站在门外边的空地上脱隔离服,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只能站着脱。我单脚跳着往下扒拉鞋套,踩在裤子上差点摔倒。抬头,才发现摄像陈威正拿机器对着我,红灯亮着,我才想起来得说点儿什么。边想边说我看到的情况,结结巴巴,没人怪我,包括我脸上口罩勒的一道一道滑稽的印子。

“疫情公布由五天一次改为一天一次;取消五一长假;北京市确诊三百三十九例,疑似病例四百零二人。”四月二十日的新闻发布会后,恐惧“嗡”一声像马蜂群一样散开,叮住了人群。

系统嘎嘎响了几声后迅疾启动,开始对疑似病人大规模隔离。海淀卫生院的女医生第一次穿隔离服,穿了一半又去拎一只桶,拎着那只桶她好像忘了要干什么,拿着空的小红桶在原地转来转去。我问她怎么了,她嘴里念叨着:“我小孩才一岁,我小孩才一岁。”

好了,现在再来看中共(就是所谓的国家)对于武汉肺炎的处理方法,他们关心的只是隔离。上面这个图是在镜头前的隔离。在镜头后,爱死死去,不是我说的,2003年就是这么做的,如果你刚才读了人民网自己的文章的话,而且你得注意,人民网是党的喉舌,上面的场景也是美化了的,我相信真实的患者和疑似患者要惨的多。所以呢,你发烧了,你即使没有得武汉肺炎,你到公共场合,检查人员都有可能把你拦下来,把你装进活棺材里,送到肺炎爆发的病房,跟肺炎病人关在一起交叉感染,没有医生护士给你治疗。然后。。。接着,再把你家人抓起来,因为社会主义中国,每个人都是要为集体牺牲的,万一你和你的家人,你妈,你爸,你的孩子,你的爱人,你的兄弟,你的姐妹,影响了集体的安全怎么办?抓起来也装进这样的活棺材,一并送到隔离房(就是交叉感染房),然后。。。

所以你再来看伪类西?诺的推文,王岐山是救火队长,懂了吧。王岐山把非典患者和疑似非典患者全部坑杀了!这就是王岐山的救火。现在西?诺说,王岐山又要出来救火了。你怕不怕?看看你身边的家人,父母,孩子,兄弟姐妹,你的爱人,你怕不怕?

来源

再回到武汉肺炎,治疗方案给出来了,医院应该怎么做?在治疗药物没出来之前,让病人通过充分的休息和支持治疗来尝试使病人康复。但是国家(中国共产党)是怎么做的?隔离,把你送到一个房间,那个房间里面全是武汉肺炎患者,然后你发现,没有医生。

所以呢,大家可能猜到我想说什么了?除了,戴口罩,洗手,不去人多的地方之外(这些不就是心里安慰么)。只有传播真相,传播爆料革命,灭掉共产党,你才能活命,才能活得好。如果不是这个独裁的党,武汉肺炎可能早就被压制住了,而不是拖到现在的爆发,然后再让王岐山那个阳痿的双修教皇带着他的变态走狗们来救火。

因为有点儿太激动,人民网里面还有一个细节,差点儿忘记了。就是医生,那个家里有一岁小孩的医生。在中共的灾难面前,总会有倒霉的医生被选中成为烈士,然后鼓吹宣传。天津化学品仓库爆炸的时候,年轻的消防员被中共送进去了十几个,死了,宣传。一年很多累死在一线的警察被做成了榜样烈士,宣传。这一次,希望不会再有医生被做成榜样宣传(其实就是标本),但有共产党在,肯定还会有的。

最后,个人观点,戴口罩,洗手,可以做,但是没用,因为:

1,你能保证自己不得肺炎,你能保证自己不发烧吗?能保证自己的家人不发烧吗?发烧一个就是全家被抓了去,不被警察抓去了,也可能被村委会居委会抓起来你信不信?不信看下面的通知。

2,所以呢,再看这个视频的时候你怕不怕?我猜你是怕的。所以呢,传播真相,传播爆料革命,灭共才是抵抗武汉肺炎的唯一方法。

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

9+
3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GM01
1 年 之前

战友们的力量太伟大了,看完之后背后发凉。?

1+
Olicity
1 年 之前

灭邪共是中国百姓唯一的出路!

1+
linli
1 年 之前

我记得老江说当年萨斯爆发的时候他也是跑出来才活下来的,配合治疗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1+

热门文章

GM09

1月 2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