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抑郁了,到底是谁的错?

作者:Diago

根据百度搜索得到的“央视新闻”于2020年1月17日19:28分发布的热评丨香港“抑郁”了!怎么破?的消息。

在该文中,香港大学医学院梁卓伟教授日前接受了中央广播电视总台CGTN记者的独家电视专访。梁卓伟说,“疑似抑郁症(的人数比例)在2009年,也就是10年前,是2%(1.9%)左右。直到2019年11月,这个数字上升了五倍,达到11.2%。创伤后压力症(的人数比例)在2019年11月攀升到12.8%”。对于抑郁症增加的原因,梁卓伟教授说“除了社会动荡别无他因。所以,我很确定这就是导致我们测量结果变化的原因。” 因为在香港,医生还是医生,所以我完全相信梁卓伟教授及其团队的研究成果和分析结论,香港疑似抑郁症患者比十年前增加五倍的病因就是社会动荡。    

由于医生只能治病救人,给生病的香港社会找病根,就不是医生的职责所在了,于是作者搬出了“香港中华厂商会永远名誉会长施荣怀”,施荣怀先生认为这病根就是“现在香港的教育、媒体都出了问题,天天给年轻人灌输歪风邪气,很多年轻人压根都没去过内地,哪来的仇恨呢?”。看施荣怀先生的“永远名誉会长”的头衔,我想应该没有邓永锵先生的爵士头衔(Drthe Honourable Sir David Tang Wing-cheung)高贵。我就斗胆问一下施荣怀先生,现在香港的教育是“林郑月娥上来以后,把废除香港的当时学习的英语、英国人在的时候的教科书,然后全面开始来学习大陆共产党的这个恶教育。”(笔者注:引用内容为郭文贵先生2019年6月14日文贵直播:林郑月娥提出辞职,取消”逃犯条例”;叶刘淑仪提出硬挺通过”逃犯条例”20:17时间点),如果是林郑上台以后改制的教育“天天给年轻人灌输歪风邪气”,那么就必须要把这害人的教育改回港英时代的教育,如果是港英时代的教育“天天给年轻人灌输歪风邪气”,那么为什么十年前的疑似抑郁症比例那么低,依此看来必须把祸港乱港的林郑月娥千刀万剐,不过咱们是文明社会,也不能把她给剐了,就等着她接受香港民主人权法案的制裁吧!

说到施荣怀先生提到的媒体,我们知道在香港除了《大纪元》和《苹果日报》是有独立担当的媒体之外,其他媒体都已委身中共做了婊子,这鼓动香港年轻人的媒体如果是《大纪元》和《苹果日报》,那中共为控制香港媒体而投入的人力、物力和金钱莫非都是肉包子打了狗了?如果是《大纪元》和《苹果日报》之外的媒体鼓动了香港年轻人,那是不是要把这些投共求荣的媒体通通毙掉?

在对香港疑似抑郁症患者激增的现象望闻问切之后,该文作者就开始“对症下药”了,这药方就是:“坐下来,抱着让香港更加美好而不是‘揽炒’心态,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春节将至,这是中国人团圆的日子,也是一家人、朋友间谈谈心的好时候。持续半年多的‘修例风波’,使香港繁荣面临挑战,每个人都站在历史的十字路口,不妨敞开心扉,好好谈谈如何让香港摆脱现在的困局。相信大多数香港市民都是理性的,不支持暴力行为。但心里想的要说出来,沉默的大多数要敢于站出来发声,这些声音和行动多起来,对解决当前困境非常重要。”看完这个药方以后,不由得长叹一声,作为党的好记者,这药方太贴心了,这分明就是让抑郁的香港变成重度的斯得哥尔摩呀!

我想问问中华厂商会永远名誉会长施荣怀和作者知非:

在721元朗事件中,那些被黑社会无差别殴打的无辜请愿同胞能不能对时下的香港局势安之若素?

在太子站被殴打致死的香港同胞的家人和所有香港同胞能不能对时下的香港局势安之若素?

被淹水自杀的游泳健将陈彦霖和她的家人以及所有香港同胞能不能对时下的香港局势安之若素?

被跳楼的周梓乐同学和他的家人及所有的香港同胞能不能对时下的香港局势安之若素?

所有被黑警抓捕后被性侵、被虐待、被轮奸、被鸡奸的手足和所有的香港同胞能不能对时下的香港局势安之若素?

所有莫名消失的手足和他们的家人能不能对时下的香港局势安之若素?

大家都知道,让香港抑郁的是试图把玩和蹂躏这个东方之珠的中共和卖港求荣的林郑当局,不埋葬中共,香港无法不抑郁,前路虽很崎岖,但仍需走下去。

为了香港的不抑郁,香港手足们已经安排好了给中共送终的日程:

用爱国者和暴君的血浇灌的自由之树即将开花,让我们共同见证光复香港、荣归香港!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2+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8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