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乌合之众背后星火燎原的恐惧心里

作者:sojourners

近日在郭媒体看到宣传部长的《香港反送中运动为什么没有出现“乌合之众”现象》一文。心里早有话想说,犹豫间,已见有关乌合之众一文发表。

郭先生首先提出乌合之众理论已经不合时宜,被心理学界所批判。既然一个不合时宜的理论为何仍在中国内地经久不衰地使用呢?先是不以为然,后来百思不得其“姐”,如今是“思细”极恐。缘由何在?这让我脑海反复出现我的一位某科工集团的朋友说的话,“香港暴徒都是乌合之众”。我一时无语,立刻知道此君乃暴君心态也。虽然不能以偏概全,但我的确多方多处听到类似话语,如内地某地某处出现群体事件、抗议事件等,最后都是一句乌合之众盖棺定论。为什么共产党的一些高官和普通党员们总是喜欢以乌合之众来给抗议政府的群众定性呢?那个令我细思极恐的原因怕是恐惧“星火燎原”。试想,当大家都在唱衰抗议群众时,此类调门会在抗议群体中产生消极心理,如果这种心理暗示波加以大外宣强有力的操控和纪律部队的强力干预,它很可能使香港时代革命内部出现分化瓦解,这就是为什么说中共喜欢操控“乌合之众”心理学理论。我敢说,王岐山就这么认为。

因为中共执政以来成功灭杀了数不清的大小规模抗议事件,包括毛泽东操控的文革。最让CCP得意的就是六四事件,在他们眼里,群众,无论是被执政者利用操控的工具,还是逼上梁山起义“造反”的好汉,他们都认为是一群“不善推理,急于行动,只会被极端感情所打动”的简单人类,换言之,操纵乌合之众大帽子的人是一种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霸凌者狰狞的病态的畸形的面目。正如这个帖子所言,“我们曾经经历那群体狂热年代,至今也时常见证‘暴民’的破坏性”,这句话就已经暴露其野心,何为“‘暴民’的破坏性”?到底是谁破坏了谁?被压制的不得以任何武力对抗集权,凡反抗者就是“不善推理的暴民”。

笔者想说的是,集权者的暴行天理不容;而“易学易用”更是露骨地操纵利用此类乌合之众的舆论工具。遗憾的不是西方抛弃了此类理论,而是一切暴政、专制主义集团都在屡试不爽地操纵被压伤的芦苇。(参考 圣经.以赛亚书 42:3)正是西方文明社会敬畏上帝,以圣经价值观为社会服务和国家治理的基石,扶持弱小受欺压的,捍卫百姓利益,被打压的正义得到法律的伸张,将“神爱世人”的普世价值传遍万方。这就是“以赛亚书 四二章3节经文所说:“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他凭真实将公理传开。”

公理必昭然天下,香港抗议者持续坚持到今天的力量正是来自上帝同在的力量,当他们举起大卫的甩石器时,十四亿大国领导者的风范立刻颜面扫地。

中共赤色政权建立者之一,毛浙东在写给林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信中就认为老百姓是可以利用和操纵群体,毛泽东强调发动暴乱,是可以建立政权的,而林彪的意见是要争取民众支持才能建立政权。毛的阴险是利用假民主欺骗所谓的乌合之众,以期达到所谓民意支持,于是毛利用星火燎原论说服林彪,成功夺取政权,正是基于此点意见,几乎所有共产党员都认为群众是可以操控的。现在执政的CCP们正是出于这样心里,才惧怕香港时代革命者,因为他们绝对是采取了心里重视香港抗议者,眼里藐视抗议者的战略。

为此,笔者认为,大谈乌合之众者,绝对是出于心里恐慌或盲目自信,不进装尸袋不落泪的顽固派。但后续一系列阴谋和杀戮绝对体现出他们的恐慌,因为他们正在看到一场星星之火已经燎原之事实,并且正在向内地、向北京有迅速蔓延之危险。当然,这里也不否认北京当初对香港抗议者所谓的“轻敌”造成了严重的误判,以至于时代革命之火延烧今日,CCP们反倒被“乌合之众”了。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相关文章:

3+
1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davidsmith
1 年 之前

CCP 今年必灭亡!

0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5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