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是怎样把党文化强加给香港学生

作者:品行

1997年香港回归,对香港人来说是无奈的伤痛, 1997年6月30日晚很多香港人铭记那一刻,那天就连老天爷都在落泪,移交仪式在大雨中进行完毕,看着最后港督彭定康和家人离去,他的女儿泪撒现场,很多爱港的人也泪痕婆娑,包括自己在内。

在港的亲朋好友都已移民其它国家,很多香港人在回归的那一刻已对中共不信任,因为香港很多人是在中国被中共迫害,欺压为了自由、活命逃到或偷渡香港,所以有一个名词叫落来香港。

1997年,当香港从英国手上交还给中国时,只有四分之一的人口能说一点普通话。

现在,二十多年过后,这个比例有所提高。

但对于很多人来说,普通话变成了一种象征,香港“大陆化”的不安提醒。

香港理工大学的汉语及双语传译教授陈瑞端表示,对于她其中一些学生来说,讲普通话几乎可能成为一种禁忌。

但就在人们越来越能够用普通话交流的时候,香港的一些人正在对此失去兴趣,甚或直接拒绝说普通话。

去年六月,香港大学一项年度调查发现只有31%的人说为自己是中国人感到自豪,比之前一年有显着下降,也是自这项调查于1997年开始以来最低的一次。

因为孩子在香港出生,香港的文化、教育是我非常关注的主题。查阅过很多有关文化教育的资讯和信息。

认为中共在回归后中共对香港有两套机制,一方面在表面维护着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国两制,其实在实践中,香港在回归时就做了特殊的安排,另一套把中共的一切邪恶在往香港输送。强制性的把一些不好东西给香港同胞。就像70年来中共潜移默化的给我们灌输无神论一些,从文化教育上强加给你。

在回归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99年精心推广(普教中)普教中:“(以普通话教授中文)”进行取消粤语讲课,香港政府以培育市民的两文三语(粤语、普通话和英语)能力作为最主要的语文教育政策,中文包括粤语和普通话都是学校课程的学习领域,而且中文课程教育改革一直成为教育局的重点。

香港课程在《香港学校课程的整体检视报告》提出,要“在整体的中国语文课程中加入普通话的学习元素,并以:“用普通话教中文”为远程目标。对香港年轻的一代或者一些家长加以洗脑。

因当现时的环境各种情况都不具备的影响,实行(普教中)行不通,被迫停止,但那些被共化的或者直接就是地下党者,在2003年提出议案,当时有两种声音,一是支持普教中的人士认为,普教是为了能建立国民身份认同,主张学习中国的规范语言,作为学习媒体介绍语是必然是事,除加强国民身份外亦能建立国家意识。

相反,粤教中支持者则认为粤语教授古代经典和文言文会较为押韵,学生容易吸收而香港一直是以粤语作社会的主导语言,在缺乏社会实践的情况下突然全面地推行普教中并不可行,在未有完善配套下推行计划亦带来隐忧和局限,如实行(普教中)时是否有足够具备普通话资格、通过语文基本准试的教师。

特别是部分年龄较大的教师、普通话能力较逊色的教师坚决反对,而当时没有培训教师的普通话和一些基础认识,加上师资教材等等这些是反对的主要议题。

到2008年利用政府公帑,再推出“普教中支援计划”,为有意实行普教中的学校提供支持,分4期支持,共支持了160所学校,其中28所是中学,但结果是相当比例的学校以各种借口退出此项计划。一般普教中只于中学初中实施,高中课程因应“中学文凭试”所需要而再确定。

直至2012年后,德育和国民教育科成为争议,这也是普教中当中的国民教育成分和教学成效问题和影响,才开始受到广泛关注。

当时教育局2014年1月24日发表过一篇题为《语文学习支持》文章,文中说虽然《基本法》规定中英双语为本港法定语言,但接近97%本地人口,包括部分香港新移民都习惯于广东话(一种不是法定语言的中国方言),指广东话“非法定语言”,又指中国法定语言为普通话,引起很多港人不满,关注普通话教学的组织,就此以(港语学)“粤语中文”去信时任教育局局长吴克检指“在语言学上大家视粤语为语言,广东话是粤语的标准语,定性为‘方言’有矮化粤语的意思,促教育局澄清为何广东话非法定语言。

(港语学)发动一人一信促教局澄清。这件事被报道,教局罕有回应,承认有关“广东话”的注释出现“含糊不精准的地方”,对引起误会“深表歉意”,并把涉事原文“移除”。发动一人一信要求教育局澄清广东话法定地位的“港语学”,批评教育局未就广东话是否法定语言作出明确回应,而且当时还关闭网页,这让“港语学”觉得他们在“毁尸灭迹”,要求当局要作出严正澄清;而《两文三语正面睇》内文仅称事件是“注释引起的误会”,批评当局儿戏。

质疑及问题屡见不鲜

以普通话教学中文科的成效和后果遭到一些学者向学生质疑有很多声音反对把语言教学政治化,把原有教育矮化现在也有不少学校反对或不推行(普教中)。

当时香港大学中文教育研究中心名誉总监,同样认为香港语境以粤语为主,普教中使学生难在日常生活应用中文有研究指普通话教育未见成功例子,研究指普教中对改善语文能力的成效不大,说、写方面成效更随年级增加而递减另外,国际教育成绩评估协会“全球学生阅读能力进展研究显示,(普教中)以普通话教授中文学生阅读平均分,比非“普教中”学生低尽管如此,香港政府已投入大量的资源推动(普教中)计划,并且有声音批评港府花掉数亿元、推行超过10年都未能为(普教中)的成效得出一个好的结论。

但未因此停止,香港政府近年急推普通话,香港粤语与普通话之争一浪接一浪。

2017年9月新上任教育局副局长蔡莲如,不少人担心她强推(普教中)用普通话教中文。这些担心并不偶然,当时为了配合她再加强进一步的推广,党媒舆论口舌有一篇文章(香港人说普通话不容剥夺)混淆视听。

到2018年初,就有把(浸大)普通话豁免试是否过关,以及应否把普通话考试作为毕业资格,但可悲的是把校务纠纷上升为「港独」

在(浸大)风波稍微平息之际,一篇文章(补一刀)再次严厉的把香港学生和不支持(普教中)的教师进行评讥:在这块中国的土地上,普通话,怎么成了三等公民?认为只有说普通话才有「做中国人的自豪感」。〈浅论香港普通话教育的性质与发展〉

最近又有「粤语是不是香港人的母语」的争议。香港教育局网站上刊登内地学者宋欣桥的文章是:浅谈香港普通话教育的性质与发展,教育认为不能把粤语称作「香港人的母语」,进而认为应该让(普通话成为教学语言)。在议员与媒体三番四次追问下,特首林郑月娥与教育局长杨润雄都不肯说:香港人的母语是粤语”,用语言艺术,又只承诺(这一刻)没有推行普教中的计划。这进一步引起港人对粤语被贬低的疑虑。

学习普通话可以提高自己语言技能与沟通能力,这对学生都是有益的,但那些一刀切地把「撑粤语」视为港独,说什么,说粤语者就没有:“做中国人的自豪论调”,纯属为政治利益而扣帽子。

这一路的强行推广和各种体制的渗透,四任特首都对中共俯首称臣,给香港年学子强行的推广中文,从身心感到中共在把党的文化和专制强推给他们,从而使得很多香港人反感,本能的抗拒一党专治,捍卫香港自己的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在2019年6月返送中开始不久,6月14日,有一名叫徐焰国防大学教授、少将军衔、军事史专家、博士生导师的讲话视频,就能清楚看出中共从回归或回归前,中共体制以对香港同胞的仇恨,从他恶毒攻击的言论,也道出中共仇恨香港人的原因。这也让香港同胞,特别是年轻的一代学子冒死抗争,对极权说不,捍卫民主自由,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用他们的善展现给世界看中共的恶。赢得世界的赞扬。 https://twitter.com/i/status/1139533195064406016

就在不久前 香港80多名教师的滥捕,6月以来,香港逾6,000名被捕人士中,有约四成是学生,全港更是有超过300间中学都有学生被捕。

香港警务处处长也曾坦言,自9月开学后,中学生占被捕人数由之前的28%急升至40%,情况令人担忧。

大陆有关党媒说:“首先是香港的教育者出了问题,其次是教材出了问题。

香港回归需解决国家观念,但由香港学校教师组成的人数达9万,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早已“被反对派势力把持,更成为一个鼓吹反党、反政府的组织”。

文章还批评香港高校的学生会,认为其滥用言论自由,宣扬“港独”,而香港高校管理者不仅不批评,甚至放纵,说明这些人存在严重问题,“是多么无能与失职”。

这也许就是中共对教育界教师的一个秋后算账。这也返送中残酷对香港中文大学,理工大学等强攻高攻,势必灭之行为的一个定论。

(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

4+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热门文章

GM30

人生就是一场修行...... 1月 11日,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