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还是我原来的那个家吗?

作者:正道人
https://spark.adobe.com/page/ZI2G0TsbuewV2/

一个朋友的儿子小陆同学刚刚从香港来美国读书,他的父母托付我照顾他,看到这个老成得让人心酸的小伙子,我心情非常复杂,当然更多的是感动和敬佩。顾不上让他休息,我就带着一大串问题和他长谈了3个小时,真是受教了,这个刚过18岁生日的年轻人,让我看到了香港和中国未来的希望!下面以问答的形式,分享一下这位香港年轻人的心声。

正道人 :告诉我,你为什么参与了“反送中”抗议活动?

小陆 :我的同学和好朋友基本都参加了,我也毫不犹豫就加入到这个大队伍中来,一开始就是为了跟随,后来就成了一种使命和责任,因为自由和民主是我们生存的空气,失去了,人生就如同行尸走肉了。

正道人 :7个月的“反送中”抗议示威活动,你最开心的是什么?最沮丧的又是什么?

小陆 :最开心的是我们这一代人没有放弃对自由的渴望,没有得过且过满足于温饱、时尚、恋爱和娱乐。虽然靠父母的支援我们的日子丰富多彩,但危难关头不可以漠视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最沮丧的是我们眼中的偶像和明星们, 包括那些政经领域的大佬们。他们大部分选择了妥协,很多人甚至站在了正义的对立面,心中的失望大于恐惧,很多同学已经烧毁了以前收集的很多明星偶像的物品以示唾弃和厌恶,伤心过后我们选择向前。

正道人 :在这7个月里,你最恐惧的经历是什么?

小陆 :2019年8月31日,我和4个同学被3个乔装成示威者的流氓挑衅,要我们摘下口罩并报上姓名。两个高个的男同学让我带两个女同学先离开(抱歉,因为我比较瘦小),他们拼命地拖住了那3个人,虽然最后他们俩回来了,但浑身都是伤,休息了两个星期才基本恢复。我有几次被催泪弹伤到了眼睛,也是过了很久才好起来。其实经历了这些电影般的惊险之后,反倒没有了恐惧,那种内在的抗争本能和勇气都被激发出来了。

正道人 :你想过放弃吗?

小陆 :我没有想过,但我父母天天劝我,几乎是哀求,因为我是家里的独生子。我的外婆见到我就哭,每次都是撕心裂肺,好像我已经牺牲了一样。所以他们不惜一切代价安排我来美国读书,我一开始拒绝参加托福和SAT考试,因为我不想被同学看成逃兵,我要和他们一起抗争到底。但去年9月初,我外婆因为忧虑过度导致心脏病住院,外婆本来就有糖尿病,最后由于并发症去世了。她老人家在病床上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快去美国吧,不要让我死不瞑目啊!”。现在我人是在美国了,非常惦记香港的父母、朋友和同学们,最思念的是已经在天堂的外婆。

正道人 :你的同学怎么看你出国留学?

小陆 :大部分同学都支持我的选择,而且一部分同学也同样在计画来美国或者英国留学,部分同学的父母在积极安排移民欧美事宜。可以说,香港已经完全沦陷,中共已经控制了香港,港府彻底失去了执政的合法性。我所认识的同学至少有三分之一在安排离开香港,剩下的伙伴都决定抗争到底,我们这一代香港人不太容易屈服于强权。

正道人 :你怎么看香港的未来?

小陆 :我个人认为香港人一定会赢,但这个过程会比想像的漫长,还会有更多人被杀害。当然也会有人妥协甚至放弃,但邪不压正,因为香港人站在了正义一面,老天会给我们力量,全世界正义的力量会和香港人站在一起。

正道人 :你认为美国等国际正义联盟可以帮助到香港吗?

小陆 :我们这一代香港人虽然没有吃什么苦,但都是非常有担当的人,我们需要国际力量的支援,但我们从来没有等在那里,我们愿意承担起自己的责任。美国为首所有正义力量支援和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给了我们巨大的信心和安心,就好像一座大山靠在背后的感觉,我们都感恩美国和所有支援香港的朋友。我们逐渐明白了这场“反送中”运动已经不再是香港人自己的事,香港已经成为普世价值的一面镜子,可以照出世界正义力量所在, 也可以呈现公道人心所向。

正道人 :你们被大陆人称为“废青”,你怎么看?

小陆 :其实我们从走上街头那天起,就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或者怎么看我们了,因为我们是为7百多万香港人发声,为全世界自由民主价值呐喊,所以不会计较所谓的“废青”骂名。我承认,“反送中”以前,我们这一代香港人有点养尊处优,过着自在悠闲的日子,虽然也刻苦读书,但对香港的未来思考甚少,甚至对几年前的“雨伞运动”只是参加但也没有太走心,这个“反送中”运动不一样, 它彻底把我们从天堂般的日子里唤醒, 为了避免走入没有民主和自由的地狱,我们选择了抛开小我、成就大义。

正道人 :你想对在香港抗争第一线的同学们说点什么?

小陆 :我虽然人在万里之外,但我的心和你们同在。坚守信仰和希望,黑暗不会长久, 光明一定会到来。我为你们和香港祈祷!我会在美国用另一种方式传播香港真相。

正道人 :你知道郭文贵先生和爆料革命吗?

小陆 :当然知道!我和同学们也会经常看郭文贵叔叔的直播,我父母更是经常看,好在香港还没有防火墙。郭先生的视频很具有正能量,特别他一直提及的灭共和喜马拉雅目标给我们很多鼓舞,我们也从他的视频里了解更多中共的邪恶。

正道人 :你来美国一周了,是否想念你的家香港了?

小陆 :不瞒你说,我以前每年暑期都会去不同国家旅游,离开香港几天就开始想念家人,想念香港,那里的美食、夜景、高楼、商场、同学和那里的一切。这一次,我却有种释怀的感觉,有了一种逃离后的解脱,甚至有一点点的庆幸离开了那里。我这几天也在问自己,香港还是我的家园吗?那个让我无法割舍的家,香港还在吗?我不知道答案,我很多的同学也开始对原来心中的那个家园模糊了。

正道人 :那你将来有什么打算?

小陆 :心灵的痛也许会慢慢消失,忙碌的学业也会让我的人生有个新起点,但我生活了18年的香港却永远印在了我的生命里。我正在思考如何以全新的方式在美国继续为五大诉求奔波呼吁,我也会联合更多已经离开香港的伙伴们在多媒体发声。我们这一代香港人不会轻言放弃,更不会停下追求自由和民主的脚步。我们坚信那个我们心中最美丽、最自由、最祥和的香港一定会回来的,这样的香港才是我们永恒的家园!

原创作者:正道人
编辑:【喜马拉雅战鹰团】

1+
2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7196/ […]

0
trackback
7 月 之前

… [Trackback]

[…] Find More on that Topic: gnews.org/zh-hans/77196/ […]

0

热门文章